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舜景嘴里吐出的话语越来越快,这声音像小虫子般钻如血鸢的耳中,听得血鸢心烦气躁,想冲出去一把堵住他的嘴,又想将面前的一切全部撕裂,全部毁灭。但靠着那残存的意志力,她还是把这股冲动给紧紧地压抑住了。

  剧痛再次一波一波地像她袭来,这次的剧痛让血鸢不再是感觉像劈开了脑袋一般,而像是整个地将她的身体劈开了一般。但是,她的心脏还在跳动,她还在呼吸着,还能感受到一切,然而身体却动弹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消失在这世上,就像从来未出现过一样。

  巨大的无力感让她眼角滑下一滴泪,却在滑出的瞬间被热浪蒸发得干干净净。永别了,这个世界······

  当最后一丝火光熄灭,当最后一句话语从舜景嘴里吐出,巨大的气势从血鸢身上传出,就像是欲火而生的凤凰般,她缓缓睁开因为被汗打湿而变得黏.腻的眼皮,失去焦距的眼睛在看到舜景的瞬间汇焦,微笑出现在她脸上,她缓缓唤道:“舜······”

  舜景的眼中写满了惊喜,他喜极而泣,眼泪夹杂着汗水在脸上变得模糊。

  飞速上前将血鸢,不,现在称其为“凤”应该更为妥帖,紧紧拥入怀中,嘴里不停地叫着那个他永远也忘不了的名字,“凤,凤,凤······真的是你吗?我真的等到了你?我不是在做梦罢?千万不要是梦,这样的梦我已经做了千年,我等不下去了······”

  凤也是热泪盈眶,双手将舜景的脸捧起,“如果这是梦,那也是在我的梦中······千年了,你已经等了千年了,我再也不会让等下去了······我都知道了,因为血鸢的记忆。你说我们只剩四年了,舜,我再也不想和你分开了,就让我们好好珍惜这得之不易的四年罢······”

  舜景用力点头,两人再度紧紧拥抱在一起,就像千年前的那般······

  大陆南方,万青山军营。

  看着眼前风尘仆仆的木儿,万青山震怒,一拍桌子,厉声道:“血鸢呢?为何只有你一人回来?!”

  木儿面无表情地回到:“想知道她的下落吗?可以,将小姐还我。”

  木儿已经筋疲力尽了,如若不是这样,她也不会直接来找万青山,而会先去救下杨五,事到如今,只有靠谈判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万青山怒极反笑,“好呀,来,把她小姐带上来!”

  马上出来两个侍卫抓着服了软骨散的杨五上来,而杨五在看到木儿的瞬间大叫起来:“木儿,你怎么来了?快走,不要傻了,你斗不过他的!小姐我死了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木儿眼睛扫了杨五一遍,见她没有受到什么苦头,这才将头转向万青山,“把解药给小姐服了,再让少爷派人来把小姐接回去,我再慢慢跟你说。”

  万青山眼睛一眯,“我怎么会知道你不是骗我?也许血鸢等会就回来了?”

  木儿木然道:“你觉得血鸢会将我放走吗?如果不是她出了什么事我有可能活着回来吗?”

  万青山默然,“你先告诉我血鸢是死是活?”

  木儿眼中出现片刻晃神,“不知,要是你去得早了就能活,要是你去得晚了就只能替她收尸了。”

  万青山闻言暴怒,“是谁干的?”

  木儿没有再说话,抬头点了点杨五,“先把我家小姐安全放回去,我再回答你的问题,我也不想拖时间耽误你救血鸢的时辰。”

  万青山心中的怒火得不到释放,只好一挥手,“照她说的做!”

  “可是,皇上······她留着还有用啊。”有胆大地出声到。

  万青山从未感到这么恼怒过,将桌上的墨砚一丢,正中那人太阳穴,可怜那人当场毙命,血溅三尺。

  “既然知道朕是皇上,那就赶快去做!”万青山一直都未用过“朕”这个字,只因他觉得自己现在不过是个假皇上而已,等将这大宁帝国的土地全部征服,他才能名正言顺地自称为“朕”,但是今天实在是被那人气到肝火大动。既然你不是叫我“皇上”么?那你还敢忤逆我的命令?!

  见万青山的脾气如此暴戾,杨五吓到不敢再出声,听话地张嘴被人塞下解药。

  不到半刻,杨威那边就派了人来,带头那人被这营帐中阴沉的气氛吓了一跳,正想拱手行礼,就被迎面的一人砸了个头晕眼花,原来是万青山直接伸手把侍卫手中的杨五给丢到了他怀中。

  “再不快走就别怪我反悔连你一起留下了!”万青山喝到。

  那人也不管男女大防了,抱着武功还未恢复的杨五就往回奔去,身后带来的侍卫一边跑一边谨慎地观察着他们的动作,见他们没有追的意思才撒开腿努力往回跑去。

  万青山站在上面,居高临下地看着木儿,沉声道:“现在你可以说了罢?”

  木儿点点头,脑海中不知为何出现血鸢那张带点憨态的脸,眼角一酸,忙开口道:“那边的首领是一个被称作‘军师’的人,我们进入军师府的地下大厅,却没想到我和血鸢联手都无法打过那个‘军师’,那军师将我的穴点住,后专心对付血鸢,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突然将我的穴解开了,然后让我一个人回来,并且让我告诉你‘血鸢不会再回去了’,看他的样子倒不像是要杀了血鸢,不然他早就可以动手了,但是你还是早点派人去救血鸢为好。”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木儿大叫到:“我想起来了!在我被点穴前血鸢的面纱还是戴着的,但是当我被放的时候血鸢的面纱已经被去掉了,而他在一开始的时候本想招揽我们的,还是‘要么进入他的麾下,要么进入他的后院’,他不会是看中了血鸢的容貌想要将血鸢纳入他的后院罢?!”

  万青山的眉已经皱成了大大的“川”字,闻言反倒将眉松开了。只要血鸢没事就好,如果真是如她所说,那他反而不用着急,但是就怕那所谓的‘军师’见血鸢不从给她下药或者直接用强······但是只要血鸢还活着就好。

  淡淡扫了木儿一眼,见她正满脸戒备地看着自己,万青山开口道:“你走罢,虽然我本应该杀了你,但是既然血鸢没有在那‘军师’放你走的时候出手杀了你,想必她的意思就是要我放了你,因为就算你不来报信我的线人也会传回消息。看在血鸢的面子上我便放你一马,但是下次要是再被我逮住我绝对不会再手软!”

  木儿没有想到这层深意,不过确实如他所说,若是血鸢不想让她活着,她早便死了不是?

  点了点头,木儿头也不回地飞奔出了这片营地。

  在她走后,万青山陷入沉思。那所谓的军师的武功竟强至斯,连血鸢都无法顺利逃出,这样的人突然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是要干什么?他留下血鸢真的是因为看中了血鸢的美貌吗?还是说······另作他法?关键是,如果要救血鸢的话派谁去救,连血鸢都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世上还有谁能打得过那个军师?况且,若是自己派出大量人手的话,宁东篱那边必然是会大举向这边进攻的罢。那么,便只能先将血鸢放在一边了······

  作出这个决定以后,万青山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他突然觉得,他正在慢慢失去血鸢······

  而在遥远的皇宫之中,宁东篱正慢慢批着奏章,血鸢的消息他一点都不知晓,也许只有在午夜梦回之时,那个女子的容颜才会肆意地出现,只对他一人笑着······

  当舜景和凤再次来到村内时,村民们早已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妥当了,在老村长的呼唤下一个个整装待发,眼睛晶亮地看着中间的舜景和凤。

  凤温柔地跟舜景相视一笑,而后转头面对着这些和他们的先祖相似的容颜,威严地开口道:“吾民!本尊重新降临,当报吾仇、归吾地、弑吾敌。但是,我要的是你们能幸福地生活,这是比仇恨更紧要的事情,这是我们凤国坚守的信念!”

  在听到开始那句话的时候村民们纷纷感到热血沸腾,这是凤尊!这就是凤尊的至上威严!他们终于要结束这传承千年的仇恨了!

  在血鸢后一句话出口之后,他们的内心无不充满了感动,凤尊心心念念的竟然是他们的幸福!从凤的话语中他们感到的是无比的坚定与大山般的自信。得君至此,何其幸也?

  凤微笑地看着这些人脸上出现的激动与释怀的神色,缓缓开口道:“船准备好了吗?”

  老村长擦了擦热泪盈眶的眼睛,大声道:“准备好了!”

  凤满意地点点头,一举右手,声音洪亮如锣:“我们出发!”

  “是!”声音直入天际,惊起群群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