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听到宁东篱一字一句地说出那句话,凤的心神又出现一丝裂缝,忙轻咳了一声压下自己的不适。

  见凤的表情不太对,宁东篱疑惑道:“不舒服吗?你怀孕了要多休息。”

  凤故作忧愁道:“本来想休息的,结果不是你来了吗?”

  宁东篱闻言微微感到有点抱歉,犹豫着要不要跪下行礼,就听到凤的声音传入耳中,“直接下去罢,你以后都不用行礼。”

  宁东篱想了想,还是行了一礼,抬头坚定地对凤道:“这一礼,是感谢你将血鸢的消息告诉我的。”

  凤无奈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再给我们三年罢,三年就好······”

  舜景闪进房内,抱过凤,装作委屈地道:“你们说了什么啊?连我都不能知道。”

  凤微微眯了一只眼,凑近舜景耳边,“你真的想知道?”

  舜景犹豫了一会,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凤嘻嘻一笑,揪住他的脸向两边扯,“就不告诉你!我只告诉我们的孩子!”

  听到“孩子”,舜景本来有些微酸的心情马上变好了,伸手摸了摸凤的肚子,控诉到:“孩子啊,赶快出来罢,爹被你娘欺负得好惨啊······”

  凤咯咯一笑,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歪曲到:“孩子,不要听你爹说哦!要好好保护娘才是个好孩子!让我们一起欺负你爹罢!”

  两人嬉笑了一阵,凤才突然想起对宁东篱的承诺,忙叫了人来拟圣旨,取消了杨五和宁东篱的婚礼,并让人给杨建武送去了信,让他换一个要求。

  舜景略带醋味地道:“君无戏言。”

  凤扳过他一副闹别扭的样子的脸,认真地道:“我爱你。”

  舜景脸唰地一下红了,看着她认真的眼睛,轻轻道:“我也爱你。”

  凤满意地笑了,挥手让人去办刚才交待的事。

  见舜景脸上还有一丝未褪尽的红色,凤撒娇般钻进他的怀里,“我累了,今天的奏折都由你来批了,我要和宝宝说悄悄话去了!”

  舜景一脸宠溺地笑着点了点头,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好好休息罢,有我就行了。”

  凤甜甜地笑着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杨母喜气洋洋地拉着已经打扮妥当的杨五看了又看,感叹道:“我家五儿已经长成这么大了!马上就要嫁人了!可惜在这异国异乡的······”

  见杨母要掉泪,杨五忙安慰到:“没关系,四海为家嘛,亲人全在身边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杨五的话音刚落地,只见一丫环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嘴里说着:“圣旨来了,夫人小姐快出去接旨罢!”

  杨五和杨母对视一眼,均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奇怪眼色,但还是没有耽搁,出得门去。

  听着圣旨的内容,杨五的心情有点复杂,既松了一口气,又有点失落,还有点担心他们一家人的前程。

  而杨母听着要取消杨五跟宁东篱的婚约,几近昏厥,还好杨建武一把扶住了她,但是杨建武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没想到这女皇如此反复无常,说出去的话还能变更。

  但是当听完圣旨的完整内容后,心中的不满都变成了惊讶:杨威和杨五都被任命为了将军!莫说他们现在还是俘虏的身份,杨五可是女子啊!这可是几百年以来的第一位女将军!

  杨家人在浑浑噩噩中领了旨,这突然掉下的馅饼将他们砸晕了,冲去了不少因取消婚约而带来的失望。

  杨五心中兴奋异常,她能当将军了!这比嫁给宁东篱带给她的快乐多得多了!

  杨建武和杨威都没有说话,他们都在思考凤这样做的用意,两个将军的衔位下来,比让杨五嫁给宁东篱的损失要大得多了。

  杨母有些不满,哽咽道:“一个女儿家家当什么将军!这不是让你嫁不掉嘛!她要是让我家五儿嫁给贤王的话,威儿去当将军才会给她好好效力嘛!可怜我的五儿了,如此好的姻缘就这样被破坏了······嘤嘤嘤······”

  杨五见母亲又在抹泪,忙安慰道:“娘,其实凤尊给我将军位比让我嫁给贤王更让我开心,谁说当了将军就嫁不掉了!凤尊当了皇上还不是一样嫁掉了!娘你就别担心了!”

  杨威突然出声道:“其实这样也好,如果五儿真的嫁给了贤王的话对贤王和对我们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罢。”

  杨建武沉吟道:“没错,如果五儿嫁给了贤王,那贤王恐怕要承受更多的监视,我们一家人也不会再有出头之日了,而且······他们不杀贤王,不代表不杀贤王的儿子啊······”

  杨五疑惑地问道:“那为什么凤尊突然改变了主意呢?给了我们这么好的待遇,她就不怕我们领兵将贤王救出,然后叛变吗?”

  “我······刚刚悄悄问了下那个太监,他说贤王刚才去找了凤尊,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出来后凤尊就马上命人拟了这圣旨。”木儿突然说道。

  陷入沉思的杨建武和杨威恍然大悟,原来是贤王的意思!

  这样以来他们就连最后一点心结都解开了,既然这是贤王的意思,他们便好好当着这将军罢,贤王这样做自然有他的深意,如果能帮到贤王,那么他们到了九泉之下也可以在面对先皇之时不用那么内疚。

  将杨建武和杨威齐齐松了一口气,表情也放松下来,杨母忙问道:“这跟贤王有什么关系?贤王难道是看不上我们五儿吗?”

  杨威见杨建武没有解释的意思,只好开口道:“贤王这样做自有他的深意,我们作臣下的好好遵守命令就好,至于他的深意······我一时还猜不透。不管怎么样,这样的下场还是不错的了,至于看不上我们家五儿,这又是哪里来的说法?我们家五儿这么倾国倾城,是罢?哈哈。”

  五儿见自家兄长拿她打趣,瘪了瘪嘴,没理他。

  杨母总算明白了不是贤王嫌弃自家的女儿,而是其他的想法,便没再作声。自家的女儿总是最好的,就算嫌弃的是贤王她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