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日午时末,一群人来到了赵家祠堂,三叔来了,四叔来了,爷爷来了,大伯来了,赵威和虎子也来了,道长和云瑶带着思雨也来了。

  不多时,老太爷领着柳氏以及四个长老也来了。赵氏祠堂的大门轰然关闭,门外一片寂静,只有老槐树的树枝在风中微微摇曳发出沙沙地声音。

  祠堂内,老太爷领着在场的赵氏族人,参拜列祖列宗;道长和云瑶带着思雨在边上观礼。

  那块置于高位上很特别的灵牌还是那么漆黑发亮的刺人心魄,那个没有灵牌的供位上却安放了一块灵牌。

  灵牌左右雕刻着两行小字,正中间的六个大字看在赵毅眼里分外刺目:赵耀武之灵位。

  老太爷接过点燃的细香,默默祷告一番;然后开口说道:“今日颌阳赵氏第一十九代重孙——赵毅,来践当日祠堂之约;天地有灵,列祖列宗有灵,当见证之,护佑之。”

  上完香,老太爷领着族人对着上面供奉的灵牌磕了三个头;未及起身,只听“啪”地一声响,赵毅父亲的灵牌牌首向前触地扑倒在供位上,犹如叩首一般……

  赵毅目瞪口呆的看着父亲的灵牌翻到在供位之上,虽然娘已经和他说过这个事情,但是真当这个事情发生在眼前的时候,赵毅还是心中巨震惊诧不已。

  “这……”赵毅的爷爷和大伯也是张口结舌的用手指着翻到的灵牌,惊疑不定的看向老太爷,很显然,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

  老太爷不理他们,只是回过头来对柳氏做了个手势。

  柳氏慌不迭地跑上前去,将灵牌取了下来用一块红布包裹住,抱在怀里,一边抽泣一边将灵牌送进旁边的侧房。

  赵毅疑惑地看向老太爷,只见老太爷的脸上古井无波,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颌下胡须不停地微微抖动。

  看柳氏从侧房出来,老太爷挥了挥手,带着众人往祠堂后院而去。

  ……

  此时的太阳正位于头顶而略略偏西,高大的西山绝壁挡住了阳光。

  来到后院,老太爷对着西山绝壁仰头端详了一会儿,轻轻地问道:“毅儿,准备好了没有?”

  赵毅一边脱外衣,一边回答道:“太爷爷,毅儿准备好了。”

  老太爷轻轻点头,说道:“那好,你去吧!山顶之上有一面旗子,你上去把它扔下来。”

  柳氏顿时“哇”地一声哭出声来,又赶忙用手将嘴紧紧捂住。

  赵毅脱了外衣,一身紧身衣裤,额上带了个棉布制成的抹额,一头长发扎成一个发髻,肘肩膝盖关节处,套上了用老牛皮自制的护具,脚下布鞋外面绑了块老牛皮,老牛皮上匀称而细密的烫了一些沟壑和细齿。腰间挂了一个小布袋,布袋中装的是一些石灰。

  走到绝壁之下,赵毅望望犹如刀削的岩壁,又抬头望了望覆盖其上的壁顶,伸手攀住岩壁上一处缝隙,深深吸一口气,双臂一使劲,双脚便踏上了西山绝壁。

  ……

  祠堂后院鸦雀无声,呼吸之声相闻。

  众人都紧紧地盯着那个在绝壁上渐爬渐高的人影。

  不多时,赵毅便爬上了这四十余米绝壁的顶端,来到了壁顶之处。

  赵毅略作调整,双脚尽力向上;将整个身子都蜷在了壁顶那个九十度角的地方,然后左手探出,扣住了壁顶一处缝隙,慢慢将身子贴着壁顶探出,同时右手继续向前伸,又扣住了另一处缝隙,而双脚直直地紧绷着,踮住落脚之点;如此,赵毅的身子已经背朝下平行于地面而紧贴在了壁顶。

  赵毅略略松了松手臂,将左脚提到左手处,脚尖卡进了左手所扣的缝隙;手脚用力,略提略松,右脚也提了上来;整个人便像一只硕大的蜘蛛一样,挂在了壁顶。

  赵毅松开左手,右手扣紧缝壁紧缩肘部,身子再度提起而双脚用力蹬,赵毅的身子便向壁顶外沿又前进了半个身子,空出的左手继续向外攀展……

  在众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赵毅在壁顶或直线,或曲线,缓慢却又匀速的攀爬着,五分钟后,赵毅已经攀到了距离壁顶外沿约莫两米不到的地方,从这里到外沿,完全是光溜溜的石头,没有一丝缝隙。

  只见赵毅右手伸进一处缝隙,摸索了一下,反扣住缝隙内靠近壁顶外沿的地方,略略的拉了拉;左手和双脚突然离开壁顶,整个人便向左旋转着垂直挂落下来。

  后院的人大惊之下,齐声惊呼;呼声刚一出,顿时觉得不妥,连忙强行止住,这发出的声音便像一群刚要引吭高歌的鸭子,被人生生扼住了咽喉一般。

  云瑶素手一抬,一朵极小极小的云朵便出现在指尖;道长的印堂处也略略的闪动着光芒。

  只要赵毅坠下,道长和云瑶便准备救人了。

  赵毅右手扣着缝隙,单臂挂在壁顶,此时,因为反扣的缘故,赵毅的身子凌空半转,已经面朝壁顶外沿了,刚好和后院的众人成了面对面的姿态。

  赵毅低头看了看惊呼失声的众人,咧着嘴向大家笑了笑,还非常骚包的挥了挥左手,示意自己没事。

  老太爷用手抚着胸口,低低的骂道:“这小兔崽子,尽会吓人。”

  又听见赵毅在壁顶喊道:“太爷爷,娘,你们先进祠堂去,等会儿再出来。”

  老太爷坚决的摇头,柳氏两只手捂着胸口,盯着赵毅,也是摇头。

  赵毅又喊道:“那么,你们先低下头,数二十下再抬起头来。”

  老太爷和柳氏疑惑的互相看了看,低下头来,在心中默数。

  “一,二,三……”数了五下,没听见动静,再也忍不住了,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向赵毅。

  只见赵毅双手扣着缝隙,整个身子正在前后悠悠荡着。

  荡了三下,向外沿荡起时,赵毅腰腹一发力,身子便贴在了壁顶,双脚刚刚超出外沿。

  赵毅双脚脚尖向内一扣,扣住了壁顶的外沿,像张纸般贴在了壁顶,不知道赵毅接下来要干什么,老太爷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心都要跳出来了。

  道长在老太爷耳边低低说了句话,老太爷朝云瑶指尖处那极小的云朵瞄了一眼,顿时眉开眼笑的放下心来。

  这时,赵毅脚在外沿向左右探了探,双脚钩实了一条浅沟,双手一松,整个人头下脚上的挂了下来。

  一看到这个,下面的人又禁不住地惊呼出声,柳氏双眼向上一翻,晕倒在地。

  赵毅直挂下来的当口,膝盖一弯一直,腰腹间一阵诡异的扭动,身子倒竖着挂直时,居然没怎么摆动,就这么成了倒挂金钟。

  略停,赵毅单靠右脚钩在岩壁上,左脚松开岩壁,向下直直地摆动,上半身随之向右上跷起,整个人像一具风车一样以右腿为轴转了上去。一伸手,右手抓住了右脚钩住的浅沟,左手随之而上,也攀住了这个浅沟,双手用力向上,便攀上了那十米左右向外略略倾斜的直壁,众人无不松了一口气。

  这时,柳氏在云瑶的施为之下,悠悠醒转,一睁眼的当口,便看到已经攀上直壁的赵毅,不由的又是哭又是笑。

  这块微斜的绝壁大约十米,赵毅在略略休息了一下后,只花了三分钟便攀到了上端,一伸手便触到了那块十五米向下倾斜的岩顶一块凸起的石头,用手试了试,抓着石头的双手不松,脚下一蹬,便跳了上去。

  这块壁顶虽然有十五米,但就赵毅攀爬的难度而言,还不如第一块八米的壁顶,很快,赵毅便爬到了岩壁外援,在出岩壁时,总算没再出现诸如“单臂吊挂旋转”、“倒挂金钟”、“单腿大风车”的惊险场面。而是从从容容的翻了过来。在下面看着的众人无不松了一口气。

  当赵毅攀过这块斜顶爬上直壁的时候,在后院已经无法看到赵毅的身影了,众人在老太爷的带领下,纷纷往祠堂内走去,因为只有站在祠堂天井靠大门口的地方,才能看见了。

  往祠堂内走的时候,小思雨对云瑶说道:“这个小毅哥哥好厉害,他爬山的动作也很好看,好像在跳舞一样呢。”

  众人闻之,无不莞尔,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是,赵毅攀爬的身影尽管缓慢,但是,每一个动作,每一次蓄力和用力,可不都充满了节奏感?

  看着或伸展、或紧缩、或直上、或斜行、或踯躅、或跳跃,宛如绝壁上的精灵一般渐行渐上越来越小的身影,大家的心情都是澎湃异常。

  很快,赵毅的身影消失在云雾之中,众人这才低下头,活动活动酸涩的脖子。

  老太爷笑呵呵的看了一圈,忽然对道长耳语道:“你那师妹呢?”

  道长用手向上指了指,笑而不语。

  老太爷抬头望天,只见云雾之间,有一朵云比较特别,比较厚重;不由开心的咧开了嘴。

  ……

  在离赵氏祠堂不远处,有一幢二层小楼,那是王家的产业。

  在第二层楼内,也有两个人正通过一个小窗口眺望着这面绝壁;楼内相对昏暗,看不清是什么人。

  当看到赵毅的身影消失在云雾中时,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轻轻地说道:“这小畜生居然真的爬上去了。”话语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另外一个人似乎在思考,过了片刻,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他们这是想要小畜生去找他爹的遗骨,或者还想去找找是不是有什么证据。”

  过了片刻,这个苍老的声音又说道:“要么不做,做就做绝!这个小东西小小年纪,便有此胆量,有这本事,当真是谁也没料到,此子日后必成大患!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们想个办法,送他去和他爹到阴间团聚去。”

  那个年轻的声音应道:“是!那我们是不是要去府城请那几个人回来做了这个小畜生?”

  苍老的声音骂道:“白痴!那些人是轻易能动用的吗?这么个小东西还需要请动他们?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了去!”

  那个年轻的声音肃然应道:“是!”

  ……

  半个时辰之后,一面带着旗杆的红旗从山巅翩然而落,飘飘荡荡落在了祠堂天井之内。

  三叔捡起一看,向老太爷激动的点点头,这面旗子是三叔今天一大早绕道插到山顶的。

  旗子这时落下来,便说明赵毅已然登顶成功!

  众人顿时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