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嗯,好好。”王伟凡连忙收起来沈野逸递过来的杏,看着愤怒中的沈野逸,王伟凡感觉自己怎么那么的愚蠢,没有考虑清楚就乱给唐皖东西吃。哎,而且还被沈野逸逮个正着,这自己想和沈野逸打好关系的想法,该不会是就此胎死腹中了吧。王伟凡越想越郁闷,看着还在生气的沈野逸,还有用哀怨的眼神一直瞟着自己收起来的杏的唐皖。王伟凡彻底郁闷了。

  “铃铃......”这时,王伟凡的座机电话适时地响起来了。

  “嗯.......好好.......嗯。”挂了电话的王伟凡感觉自己今天还是做了件比较正确的事情,就是帮了唐皖办好了入学手续,省的沈野逸和唐皖去东跑西跑的去办手续了。这样沈野逸会念自己点好,而倪补下自己刚刚的错事吧。

  “那个.......小沈啊,唐皖的入学手续已经办好了,这.....”王伟凡想说请沈野逸和唐皖去吃顿饭,可是感觉请吃饭的这种事情又不该自己这个校长去做。所以就一个‘这’字说了半天,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王校长,我和唐皖还有事,就先走了,不打扰您办公了。”沈野逸冷冷的说道,然后拉着唐皖的胳膊,还不等王伟凡做出反应,就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下到一楼的时候,沈野逸见走廊的人流稀少,就把唐皖一把摁在了墙壁上,用自己的胳膊把唐皖圈禁在自己的怀里。

  “以后,除了我给你的吃的,别人给你的,你不许吃,听到了没有?”沈野逸用力地咬着自己的下唇,想了半天,终于把自己一肚子的话,装换成了让唐皖比较好理解的话。其实他想说的是不许她接受别人的东西,她是他的。可是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自己心里的实际想法,并不是沈野逸一贯风格。所以唐皖从来都不知道,面无表情的沈野逸的肉身下,隐藏着这么个爱吃醋的小气男人。

  “哦。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要你天天的训话呢。”唐皖虽然不太喜欢沈野逸这么严肃的和自己说这种话,但是她却莫名其妙的又有些喜欢沈野逸这么的对待自己。哎,纠结死了。

  “沈野逸?!皖皖??!!”江妮娜在找教导处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了走廊尽头有对男女特别亲密的抱在一起,刚开始她没有特别的在意,但是当她听到沈野逸说话的声音之后,她就条件反射的开始注意起走廊尽头的动静了。

  “呃,娜娜?!”唐皖惊讶的说道。然后下一秒她就发现江妮娜小脸煞白,眼圈红红地,气鼓鼓的看着自己,她还没来的及问江妮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感觉到沈野逸的帅脸,煞那间的放大了好几倍。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唇瓣带着沈野逸独有的香味的时候,她才反应到沈野逸居然当着江妮娜的面亲了自己。天啊,羞死了。

  “你们......”江妮娜看见沈野逸用胳膊圈着唐皖的时候,就感觉俩人的关系有点不对了。她刚开始的时候,还在不停地欺骗自己说,‘不会的,唐皖不会反应过来的!不会的......’可是当沈野逸当着自己的面前,吻了唐皖的时候,她的自我欺骗的谎言彻底的破碎了。心特别的痛,就像被生生的撕裂开了似的。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内心感受,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是祝福?还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自己一直都活在自己的谎言之中,以为沈野逸有一天会明白自己的心意,沈野逸会是自己地的,而唐皖则会一直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可是事实为什么是沈野逸是唐皖的吗,而自己却是唐皖最好的朋友呢,为什么?!

  “唐皖应该答应做我媳妇了。”沈野逸再说‘媳妇’的时候,特别的咬了下重音。他希望江妮娜会因此而明白自己和她是不可能的,自己的心里只会装唐皖一个人,没有其他女生的位置。他从很早很早之前开始,就知道江妮娜一直都喜欢自己,可是自己一直都有意或者无意的避开江妮娜,而江妮娜就像是笨到不能再笨了一样,无论自己怎么的暗示,她都没有明白过。到了最后,沈野逸干脆就懒得给江妮娜暗示了,直接用肢体语言表达了。

  “.......哦。”江妮娜的一个‘哦’字,说得她心痛得特别的厉害,比刚刚看见两人接吻的情景还要痛得厉害,她不想承认刚刚见到的一切都是事实,但是那却是最真实的事实。眼泪顺着她的嘴角不断的往下落,泪咸咸的,她感觉自己此时心裂的痛感,就像泪水一样,咸咸的,好苦啊。

  “娜娜,你怎么了啊?生病了吗?”唐皖在最不该天然呆的时候,天然呆了。她以为江妮娜生病了,根本都没有往别处想。

  “娜娜,娜娜,娜娜???”唐皖看着江妮娜逐渐消失在走廊里的身影,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越叫江妮娜,江妮娜跑的越快了呢。难道自己今天很磕碜吗?江妮娜这么的不待见自己。

  “好了,不要叫江妮娜了。我怎么平日没见你肯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叫过我名字呢?”沈野逸一副‘我吃醋’的样子看着唐皖。

  “切,你吃醋了啊?”唐皖借机用力地捏了下沈野逸的鼻尖,然后靠在沈野逸的怀里,听着沈野逸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她感觉此时最动听的音乐,就是沈野逸的心跳声了。

  “哎,娜娜,今天是不是生病了啊?”唐皖靠在沈野逸的怀里半天,终于想起了今天江妮娜的反常了。

  “不知道。对了,你那会儿,不是吵吵饿了吗?回家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顿好吃的,怎么样?”沈野逸一听唐皖提起江妮娜的名字,顿时就感觉头痛死了。连忙转移了话题。

  “好啊,我要喝山药汤,吃南瓜饼,还有你包的饺子,馄饨,小笼包,红烧肉,糖醋排骨......还有.......”唐皖还想接着说,可是一看见沈野逸逐渐变得面无表情的样子,她就不敢接着往下说下去了,生怕沈野逸一个不高兴,就撂挑子不干了,不给自己做午饭了。

  “咋不接着说了?”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

  “呃,暂时就想吃这么多了嘛。”唐皖抱着沈野逸的胳膊,用撒娇的口吻说道。

  “就这么多?你没点个满汉全席,外加法国大餐。”沈野逸用手指弹了下唐皖的额头,唐皖吃痛的捂着自己的额头,眼泪汪汪的眨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沈野逸。

  “呜呜,你欺负我。”唐皖嘟着嘴巴,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沈野逸。

  “哎?我啥时欺负你了啊?有证据吗?”沈野逸赖皮的问道。

  唐皖看着沈野逸耍赖的样子,‘扑哧’的一声就笑出来了,沈野逸还是笑起来的样子最好看,唐皖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她知道沈野逸的笑容只会展现给自己看。

  “行,行,行,我欺负你了,好沈野逸快点回家给我做吃的吧,我都快饿死了。”唐皖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的说道。其实唐皖不算太饿,但是就是特别的喜欢吃沈野逸亲手做的吃的,无论沈野逸每次给自己带的吃的有多么的精致美味,自己都还是比较喜欢沈野逸亲手为自己烹饪的菜肴。喜欢沈野逸用心,用爱意为自己做的吃的,即使只是一碗简单的泡面。

  “哎呀,朕突然不想走路了,不如爱妃背朕一程吧。”沈野逸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然后笑眯眯的对沈野逸说道。

  “我背你?!”唐皖惊叹道。这货做梦呢吗?沈野逸的身材虽然不算是太胖,也不算是那种骨感的美帅哥,但是也是有重量的啊!自己这娇弱的身躯,怎能背起这么个庞然大物嗯。

  “嗯。”沈野逸说着就把唐皖背上了自己的背上。看着唐皖惊讶地小嘴不记得合上的样子,特别的有趣。

  “不是说要我背你吗?”唐皖纳闷的问道。唐皖把头慢慢的放在了沈野逸的背上,她很喜欢沈野逸背着自己的感觉,特别的有暖暖的安全感,就像妈妈的怀抱一样的温暖而富有安全感。

  “你不就是我,我不就是你嘛。我背你,不就是我背你嘛。你背我和你背我,有啥区别啊?”沈野逸再次赖皮的说道。

  唐皖听了沈野逸的话之后,顿时感觉特别的无语,这货赖皮的功力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唐皖可是自叹不如啊。

  沈野逸背着唐皖走路的速度不快不慢。而且特别的稳。远清大学的校园风景很秀丽,唐皖看着中午阳光静静地播撒大地的样子,感觉此时特别的高兴。随着性子就开始用鼻音哼唱着一首无名的小调。

  沈野逸听着唐皖哼的乱七八糟的小调,虽然感觉一点乐感都没有,但是却感觉听起来特别的舒服。沈野逸就听着唐皖哼唱的小调,慢慢的走在了回家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