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阿尔杰并没有开口说话,倒是他身后的红眉男子直接走上前来,口中道:“你就是骆方吧!刚才我们赶到高速公路时,你已经走了。不错,一个人把对方全杀了。看来,我也小瞧你了!”

  “啊!”

  皇甫弘包括其他家人和亲属大吃一惊,纷纷拉过皇甫紫逸问起事情经过,而那管家却把古雷拉到了一旁坐下,一名皇甫家的私人医生忙给他的伤口消毒包扎。

  “你怎么来了?”骆方没有回答那名红眉男子,而是对阿尔杰问道。

  阿尔杰嗤笑道:“当然是想你了。你一声不吭的跑来执行任务,我疗好伤后,返回蒙特利尔去找你却没有找到,所以跟你到这儿来了。”

  说着,阿尔杰伸手一指红眉男子,道:“这是我大哥,韦伯斯特。烈武者,异能跟我一样,也是大力者。”

  骆方暗自点头。他曾经听说,这修炼为烈武者的异能者中有一套极为厉害的功法,叫作“烈焰手”。这烈焰手刚开始修炼有成时,挥掌能产生一道烈焰状的火海灼烧四方,此为“一云烈焰手”。烈焰手分为一、三、五、七、九共五等,若是挥掌能产生九道烈焰云海,就为最厉害的“九云烈焰手”。但修炼这套功法最为奇怪的是,烈焰手修炼到五云以上的,异能者的眉毛会逐渐变为火红色。

  骆方微微一笑,道:“韦伯斯特,英国盟会副会长,不知怎么盟会中的事务不管,跑到我们这儿来了,不会是专程来见我的吧!”

  在蒙特利尔修炼期间,骆方经常与温茂闲聊一些异能者中的事,特别是对自己所在联盟的盟会中一些基本情况都有所谈及,所以骆方瞬间就知道了韦伯斯特的身份。

  韦伯斯特两手抱在胸前,闻言哈哈大笑:“对,骆方,我就是专程为你来的。听阿尔杰说,你那次和他决斗所发出的原力竟然钻进了他的身体里。这对一个刚武者来说是多么的不可思议!所以我决定陪阿尔杰来看看我们联盟的绝世天才长什么模样。”

  阿尔杰在一旁嘿嘿笑道:“骆方,你上次差点把我杀死。要不是有我家族族长给我提供珍贵的药物治疗,我恐怕已经不能来见你了。”

  “怎么,特地跑来找我报仇?以为我会害怕吗?”骆方揉揉手道:“只是这里不方便,我们选个地方再较量如何?”

  一旁的狄同、朱乐闻言,慌忙走了过来。狄同急道:“骆方,不要和他们比,阿尔杰专门叫韦伯斯特来找你报仇,我可不能看你让人欺负!”

  “对,又不是傻子!一个刚武者能打赢劲武者就已经很不错了,还会是烈武者的对手吗?”朱乐也道。

  此时,一旁正叽叽喳喳的皇甫一家安静了下来,似是发现骆方这边火药味弥漫,都纷纷看向骆方等人,没有谁再说话。

  骆方心知在这里怎么也不能与阿尔杰两人打起来,缓缓道:“这里是我们执行任务的地方,好像与你们无关吧!阿尔杰,请你们现在出去!”

  阿尔杰像是没有听见,看也不看骆方,径直走向前,来到皇甫弘身边,道:“我和我大哥今天救了你的家人,你的家人也看见了,我们的实力绝对可以更好地保护好他们,至少……比这几个人强。”

  阿尔杰说到这儿,转头看了看骆方、狄同和朱乐。三人除了骆方外,狄同和朱乐听到阿尔杰所言,都低着头甚觉尴尬。的确,在他两人的保护下,今天皇甫济和皇甫文涛差点就被抓走,要不是阿尔杰二人及时赶到,他们可能已经直接被当场斩杀了。

  阿尔杰继续道:“而且,我们两人提供的保护不收任何费用。我只是想呆在这儿与骆方无事的时候切磋切磋,绝不会打扰到你的家里人。请老先生考虑考虑!”

  “这……”皇甫弘略微错愕,低头思考起来,显然他是被阿尔杰的话说动了。

  阿尔杰和韦伯斯特两人的实力的确强悍,至少比狄同和朱乐要强。现在两人不收分文,免费为皇甫一家提供保护,目的只是为了和骆方能切磋一下,人家还答应了不打扰皇甫弘的家人。这些条件一综合起来,确实值得皇甫弘考虑。

  皇甫弘一辈子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已经猜到了骆方和阿尔杰之间有一些瓜葛,只是为了家人的安全,能多得到两个异能者保护固然是好事。

  这位白发老人略一思考,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只是不能光做样子,必须好好保护我的家人,事后我也会给你们酬金,不会让你们白干的。还有,你们切磋归切磋,请别打扰我一家人的清静。”

  “那是当然,那就多谢了!”阿尔杰弯腰道,随即转过身来一脸恶笑看着骆方。

  “爷爷,我不要他们保护!”

  皇甫紫逸急了,她刚才已经看出来,阿尔杰和韦伯斯特此番前来对骆方怀有恶意。此刻皇甫弘答应了他们,那骆方就一定会遭受到他们的威胁,所以她再也不顾开口出言阻止。

  “行了!”皇甫弘一伸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紫逸,爷爷也是为了你们能更加安全。在这件事上,你们谁也别想说动我,就这样!管家,你安排这两位先生住在主楼的旁边,就与你一起住,万一发生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爷爷……”皇甫紫逸急得直跺脚,却是毫无办法,被身旁的母亲一把拦住。

  “那我们先告辞了。”阿尔杰得意洋洋的与韦伯斯特一起,随同老管家走出了客厅。

  “骆方……”皇甫紫逸一脸担心的看向骆方。

  骆方笑道:“没事儿,你也知道我的实力,我会怕他们?”

  皇甫紫逸点点头,但依旧还是不放心。

  “走,我们回去休息!各位,告辞。”

  骆方也知道这皇甫弘打得什么如意算盘,向狄同和朱乐使了个眼色,二人忙跟在骆方后面一起离开。而一旁伤口已包扎完毕的古雷也站了起来,紧跟着骆方三人走出了客厅。

  客厅中,除了皇甫弘外,其余人做事的做事,回房的回房,全都散去。只剩下皇甫弘坐在客厅内,眼角挤满了皱纹,静静的注视着骆方几人离开的背影。

  “今天,谢谢你!”古雷与骆方并肩而行,表情不自然的对骆方道。今天要不是骆方挡住了狙击子弹,他恐怕早已上阎罗王那儿报到去了。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骆方挥挥手。

  古雷突然一脸惭愧地道:“哎,我当初把你当成我的情敌,知道打不过你,但却一直不拿正眼看你,你不会怪我吧!”

  骆方微笑道:“其实你会错意了。我对皇甫紫逸只有兄妹之间的感情,并不是你想的那种!我其实一直拿她当自己妹妹看待。”

  “真的!”古雷眼睛一亮,像是已经忘记了伤口疼痛,高兴道:“你说你没和她在一起?你们不是在谈恋爱?”

  骆方哈哈一笑:“当然不是,谁告诉你的?平常在工作中,她有点依赖我这倒是真的,但我却只想更好的保护她,所以才与她靠的那么近。”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哈哈!我古雷在这里郑重向你道歉!”

  话音一落,古雷停下脚步,低下头对骆方深深地鞠了一躬。骆方忙伸手扶住了他,一把搂过了古雷肩膀。一旁的狄同和朱乐看得哈哈大笑。几人搂着肩摸着头不时传出笑声,早已把阿尔杰与他大哥的到来抛到了九霄云外。

  紧靠着宁洋市的另一座城市内,此刻四通八达的大街上车水马龙,人头攒动。

  一个十字路口的街角,有一间宽敞的充满古色古香的古玩店。古玩店内,此刻一道黄色身影窜到墙角一个雕刻有五只金龙的巨大木柜旁,一开门跳了进去,木柜门像是安装有自动装置,重又轻轻合上。

  一边闲着无事的商店老板从木柜处收回眼光,转过头看向门外,像是习以为常一般,毫不在意的瞧着从门前来往的路人。

  黄色身影钻进木柜后,进入一条只有微弱光亮的通道内,一路疾行,不一会儿来到一道铁门前,一伸手推开了铁门。

  八条一模一样的通道呈现在眼前,黄色身影轻车熟路选定一条通道“嗖”的窜了进去。如此不断反复,一连选了八次通道,黄衣人每次进入的通道都不相同。

  片刻,一道与众不同的红色合金门挡在了前方,门边一排电子光不断闪烁。黄衣人伸手快速的点击发光处。

  “哐……”红色合金门缓缓打开,一个宽阔的大厅显现出来,大厅正中的墙壁上,一个大大的“血”字雕刻其中,笔画苍劲有力,血气森森。

  大厅中,不少穿着暴露的妖媚女子四处走动,大厅后端的中央摆放着一张宽大的皮沙发。

  此刻,一名身披貂皮大衣的鹰钩鼻男子,左手拿一杯红酒,正一脸邪笑的揉搓怀中躺着的妖媚少女。那少女不停扭捏,嘴里发出勾魂叫声,而鹰钩鼻男子不时淫笑,脸上毫不掩饰的显出陶醉模样。

  宽大沙发的两端垂手站着两名恭恭敬敬地白衣男子,两名白衣男子俯首一直没有抬头,显然是这名鹰钩鼻男子的手下。

  “会长!”黄衣人快速来到鹰钩鼻男子身前,恭敬的弯腰行礼,心里却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鹰钩鼻男子侧头看向这一身黄衣的中年人,发出犹如钢锯似的刺耳声,冷冷道:“怎么只有你一人回来,胡青他们人呢?”

  “他们……全死了。”黄衣人不敢隐瞒,只感到自己后背已经冒出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