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阳关城内,一众武林人士和关中将士们大战告捷,都稍稍舒了一口气。阳关城内,阳关守将们得了些许的胜利就在沾沾自喜,大排筵席庆贺。而流星堂弟子和中原武林联盟则聚在一起商讨着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虽然朝廷已经知道阳关受敌,即将派遣援兵,但是杀敌三千,自损八百也是不人们所愿……”在一座府邸之中,北堂流星对东方烈阳等人说道。“那不知北堂堂主有何良策?”东方烈阳问道。“擒贼先擒王!……”北堂流星果断脱口而出。“敌军数量众多,北堂堂主切莫以身犯险!……”东方烈阳担心道。“东方堡主放心,今日一役蒙古军必然锐气大减。趁蒙古军如今军心不稳,一鼓作气枭贼首,则必可令蒙古军溃不成军。雨真,和为师一起闯入蒙古大营。”北堂流星对司马雨真说道。“是!……”“北堂堂主,既然如此抉择,不妨让我也随你一同前往。”东方烈阳说道。“北堂堂主,我也去!”“我也去!……”南宫牧野,唐胤,飞星等血气方刚的男儿也意气风发地说道。“难得各位不畏艰险,真是壮志凌云。只是人多口杂,我们俩师徒足以完成任务。各位看着我们凯旋而归吧!……”说罢,北堂流星和司马雨真离去。

  北堂流星和司马雨真来到蒙古大营外,见到哨岗之上只有两名疲惫的士兵在目光呆滞地看着远方。军营附近皆是一片黄沙,北堂流星两人不敢轻易上前,唯恐被居高临下的哨岗守卫兵发现。里蒙古大营最近的一处潜伏地相距还有三百多步,用指劲投射出暴雨梨花针的话,恐怕不能打击到哨岗上的卫兵。幸亏北堂流星早有准备,此次前来带上了自己的军事发明——一个连弩似的东西,能够把细小的暴雨梨花针精准地发射出去。因为金针细小,而且这个连弩似的发明弦是用稀有的金属打成细线,力量比一般的弓箭,连弩要大上数倍。

  北堂流星轻易地暗杀掉两名站岗的卫兵,而且由于是精准地瞄准对方的穴道攻击,两名卫兵死后依旧直立地站在哨岗之上。哨岗的卫兵已死,北堂流星两人便可以大步流星地潜入军营了。军营之内,巡逻的蒙古军也是少之又少。他们发现,同一个地点,平均一盏茶的时间才有第二名巡逻兵出现,而且他们精神状态也是很差。北堂流星两人又杀了两名蒙古兵后,换上他们的军服,静静地潜入粮仓……

  粮仓的守卫相对比较森严,但是对于北堂流星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由于北堂流星两人身穿蒙古军服,装作蒙古军巡逻,并没有被发现。他们两人在巡逻之间不断投射暴雨梨花针攻向粮仓守卫兵,一枚击向守卫兵后颈,一击致命;另一枚击向守卫兵中院穴,保持致命后身体依旧僵直不被察觉异样。不一会,粮仓数十名守卫兵皆毙命于他们俩精炼的暗器手法之下。北堂流星此时抽出腰间的烈阳酒,洒在粮食之上,接着抽出火折子点火,并制造混乱道:“起火啦!……”

  此时军营之中每个营帐都点明灯火,手忙脚乱。北堂流星两人趁乱离去,搜寻主帐的下落。大营之中,每一个营帐都有士兵跑出来救火,唯独一个大帐之中灯火通明,里面没有什么异动,只是很吵闹的样子。

  “粮仓何故无缘起火?!……”阿尔苏博罗特在主帐之中大骂道。“……”通传的士兵并没有任何回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阿尔苏博罗特领着十万大军攻克阳关,不仅一无所获,撤退时还被釜底抽薪。如今粮仓还被烧毁。阿尔苏博罗特是带着父亲的士兵打仗的,如今情况如此惨烈,到时候他回到蒙古必然会被父亲和其他兄长耻笑。想到这里,他的怒火更加旺盛了。

  “啊!……”阿尔苏博罗特还没骂完,忽然间他的喉咙就已经不能再发出声音了。通传的卫兵和阿尔苏博罗特旁边的两名侍卫朝帐门望去,正是北堂流星投射出暴雨梨花针一阵封喉。三人正要拔刀砍向北堂流星,司马雨真紧接着投射出几枚暴雨梨花针,一瞬之间,三人的百会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北堂流星和司马雨真杀死阿尔苏博罗特后走出主帐,恰好与古清仞,祝婉儿和破浪三人狭路相逢!双方见到对方都大惊失色。北堂流星怒视了一下古清仞,紧接着和司马雨真踏着凌云步离去。祝婉儿和破浪正要追赶,古清仞伸出手臂拦住了他们。

  “唔,怎么他们没有追上来?……”北堂流星和司马雨真都在不解。另一方面,祝婉儿也问道古清仞:“义父,为什么不追?!”“……”古清仞没有说话,走入主帐,发现阿尔苏博罗特已经死了。便摇头叹息对祝婉儿和破浪说道:“我们回去吧……”“……”祝婉儿和破浪发现大势已去,古清仞又一副无心恋战的样子,叹了叹气,点点头。

  古清仞率领一众血煞教弟子离开蒙古军营。刚离开不久,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他们的面前。大漠的天空异常灰暗,古清仞定睛凝神了很久,才发现来者正是东方烨。

  “孩儿!”古清仞见到东方烨后脱口而出道。祝婉儿和破浪见到东方烨习惯性地从腰间抽出兵器,紧接着见到古清仞的神情,垂下兵器凝视两人。“爹……”东方烨木讷地对古清仞说道。古清仞听罢,心头一暖。“不要再徒添杀戮了好吗?”东方烨恳求地说道。东方烨被古清仞点明后,就清晰知道:自己一直以来所做的,也就只是为了公义,为了维护正义。哪怕是牺牲了自己的亲情,友情,爱情……所以如果如今能让血煞教和中原武林联盟握手言和,则可以避免生灵涂炭。古清仞所恨的,无非就是朝廷贪污腐败的狗官,以及中原武林中以侠义为名却做些鸡鸣狗盗之事的人们,矛头所指并非是东方烈阳等一众英雄豪杰。东方烨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游说古清仞与中原武林联盟言和。

  古清仞听罢,鉴于亲情,鉴于大义,古清仞都同意了。于三日后阳关城东门外和谈。东方烨见古清仞同意后,便转身离去,寻找东方烈阳等人商议此事。古清仞在依稀夜色下看着东方烨的背影渐渐远去,心中一阵安慰:一个能定国安邦可靠的人……

  深夜,阳关城别府内,一众武林联盟都居住此中。北堂流星和司马雨真刺杀阿尔苏博罗特成功的消息已经传遍武林联盟。尽管已经夜深,人却未静。武林同道们皆为北堂流星和司马雨真摆上庆功宴。宴席之中,人们都为北堂流星和司马雨真的能力感到诧异,敬佩——两人独闯数万蒙古大军军营,不仅能够成功刺杀主帅,并能全身而退。这种胆气,这种实力,纵观天下武林,还有谁能居其左?

  夜已经是如同死寂般安宁,唯独阳关城别府内依旧灯火通明,人们敬酒声不绝于耳。正当大家沉寂在这欢快的气氛中,忽然一不速之客从天而降。武林同道们顿时有的抄起兵器,有的凝聚起内劲,狠盯着不速之客来者的方向。

  众人定睛一看,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东方烨!东方烈阳和南宫牧野等明智之士顿时放下警戒,并很惊讶。“烨儿,你怎么来了?!”东方烈阳表示很震惊。东方烨正要说话,忽然背后飞来几枚暗器。东方烨顿时气御丹田,稍稍侧过身子,用背上的寒赤剑格挡住飞来的暗器。东方烈阳见此大怒,挡在东方烨面前,怒斥道:“谁敢伤烨儿一根毫毛,就是跟我东方堡过不去!……”说罢,东方堡弟子也高居兵器,大喝道。那些许的武林鼠辈慑于东方烈阳的威严,静默无声。

  接下来东方烨讲述了自己的用意——欲使武林联盟与血煞教言和,避免生灵涂炭。此言一出,激起一部分武林同道的愤慨:“吾等侠义之士,岂能与血煞教等魔人同流合污?!……”东方烈阳和南宫牧野等人听罢倒是很安静,细心听着东方烨接下来的话。“血煞教刀下冤魂无数,尔等背负侠义之名,难道就不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东方烨高声疾呼,一群武林同道顿时鸦雀无声。东方烨紧接着说道:“当年崆峒派灭门之事,实属血煞教所为。然若非崆峒派一弟凌辱古清仞之妻,他岂会因此愤灭崆峒派?再者当今朝廷看似兵强国盛,然而大部分地方官员脑满肠肥,腐败无能,置黎民百姓生死于不顾。血煞教因一时激愤,才连同蒙古军意欲推翻朝廷,重建大好河山。”“你这个卖国贼,竟然意欲帮助外人推翻大明朝廷?!”一些武林人士的怒火更加高涨了。

  “若国泰民安,百姓们安居乐业,又有谁会有这种念头?!……”东方烨也稍稍发怒道。“这些年来我游历大江南北,所见贪官污吏不计其数。死在我手上的狗官不可胜数。然而替任的官员,依旧是腐朽无能,欺诈百姓。对于这个朝廷,我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再者……”东方烨缓了口气,说道:“我此次前来只是希望两家和睦,并非意欲推翻朝廷。而是希望借助武林之力,能够改善朝廷如今的弊端!……”

  东方烨说罢,武林群雄安静下来,东方烈阳三人为首三大家族纷纷点头,高举兵器应和。东方烨见到支持自己的人们,心中一阵安慰,说下联盟时间地点,便一溜烟地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