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天下会,这个在近几年来迅速崛起的帮会,俨然有逐鹿天下之势。江湖上十大名门之五落入其手,剩下的不足为惧。反倒是另一大派无双城,与天下会遥遥对峙。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如今,天下会三百个分坛遍布中原,天下第一楼为天下会总坛,坐落在天山无荫城。坛舍依山而建,巍峨壮观,气势宏伟。天下第一楼内也雕梁画栋,极尽奢侈。。天下第一楼名副其实的主人也正如天下第一楼一样,睥睨天下,俯瞰茫茫苍生之态。他正是天下会的帮主,雄霸。一身黑缎锦衣,以金丝绣成蟠龙游走其上。后来聂风见到这件衣服的时候满脸黑线,他还以为自己真是皇帝了!能进天下第一楼的人不多,文丑丑绝对算一个。他作为跟着雄霸多年的心腹侍从,年近三十,成日巧笑奉承,行为举止也有意无意搞笑滑稽,倒是可惜了那张还算清秀的脸。

  “帮主,那两个我帮众救起的小孩已经醒了,此刻正在风云阁。。雄霸沉吟片刻,问道:“就是北饮狂刀、南麟剑首之子?“正是。“正是。”“好,很好。”风云阁内。。聂风甫一醒,步惊云就上前道:“不要告诉别人我替你接下断帅的剑。雪饮刀我留在江中,他日你可以去找回。还有雄霸……”他已经对雄霸撒谎,死、囚双奴被杀,聂人王和断帅被凌云窟中异兽所杀,火麟剑和雪饮刀皆被留在凌云窟。没想到,雄霸似乎并不不悦,也没说什么,反倒对聂风十分在意。步惊云不知其意。“我知道。”聂风打断了步惊云。他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步惊云住了口,不再说什么,倒是立在一边没有走开。丧父之痛他也经历过,清楚地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同睡在软榻上的还有断浪,没过多久,他也醒了。睁开迷蒙的眼,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聂风,欣喜地抓住他,说道:“聂风,我们没有死?”他向四周一看,又惶然道:“这是什么地方,我爹呢?”。聂风怜他幼年丧父,正要安慰,却听到步惊云冷冷地说道:“这是天下会,你爹他死了。”断浪听了,哭喊道:“你胡说,我爹不会死的!你胡说!”。“他没胡说,南麟剑首、北饮狂刀死于凌云窟。”一个沉稳的却还带着少年的声音线传来,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推门而入。他面目没有聂风精致,也没有步惊云俊俏,却奇异地给人如沐春风之感,令人不知觉想要亲近。绝对是步惊云的反面,步惊云那叫一个令人退避三舍,周身三尺难有活物。。。少年看到步惊云,点了下头:“云师弟。”步惊云不声不响不动,他也不在意,素来知道这个师弟不好相与。。“你是谁?”段浪问道。。聂风却心想,这一定是雄霸第一个入室弟子秦霜了。。“我叫秦霜。”少年笑容可掬。。果然!。“你们谁是聂风?”秦霜询问道。。“我是。”聂风看着他,他差不多知道接下来秦霜要说什么了。。“哦,是这样的,帮主要你去见他。”又果然!断浪听了,急道:“聂风,我要跟你去!”他八岁稚龄,早年丧母,又刚刚丧父,身边认识的就只有聂风了,生怕被人抛下。。聂风看到断浪楚楚可怜地看着他,眼角泪滴未干,也狠不下心肠。。他看着秦霜,眼睛带有隐隐哀求之意。秦霜对聂风这样的漂亮可爱小孩,完全没抵抗力,而且他素来心软,瞬间就被聂风的小眼神给秒杀了。于是聂风、断浪随秦霜一同前去。步惊云背倚门扉,双手抱胸,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神色不明。。风云阁建筑不少,有着长长的回廊,长满奇花异草的庭院,和众多房间,他们随秦霜来到大堂内。大堂内一眼就可以看到的牌匾上只有浑厚苍劲的两个字——“风云”。而令人无法忽视的是那个三四十岁全身上下充满霸气的男子,目光有如实质,正威严地看着他们。断浪畏缩地向聂风背后靠了靠。。雄霸看到秦霜身后跟着的两个小孩,侧问文丑丑:“哪一个是聂风?”。“是那个长发小孩。”。雄霸仔细看了看聂风,发现聂风宠辱不惊,不止不像断浪那样崇拜敬畏地看着自己,更难得的是他竟然还在打量自己!看他骨骼奇清,是难得的练武之才,不比步惊云差。假以时日必定不凡,“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泥菩萨真是一点没说错。有这两子,何愁不平天下。雄霸丝毫不介意聂风放肆的眼神,反倒觉得,这孩子天真可爱,讨人喜欢,你跟步惊云对比一下你就知道了啊。。聂风对于雄霸接下来要说什么,也差不多知道了。。“聂风,好孩子,今日起你便是老夫第三个徒弟,老夫必将‘风神腿’倾囊相授。来,给老夫行拜师之礼即可。”。再果然!。只是拜师之礼不会是要跪下吧?要是现在自己说个“不”字,看雄霸的样子也不是个好脾气的,搞不好一怒之下就把自己给咔嚓了。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就当给雄霸的遗像拜吧。想好后,就对着雄霸单膝跪下,双手握拳,用还没变声的童音粉嫩嫩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乌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眼神中还带着点孺慕之光。于是雄霸也被聂风的小眼神给秒杀了,根本不计较聂风的跪拜之礼有没有到位。“好,好,拜师之礼即成,从今天起你就与你二师兄住在风云阁,你们要好好相处。还有你大师兄秦霜,有什么不懂的就请教他吧。”雄霸心情十分好,难得笑容满面,风云得手,天下指日可待啊。。本来这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断浪心里就不好受了,他跟聂风同是高手之后,凭什么雄霸就对聂风一个人另眼相看。如果自己能成为雄霸的徒弟,有天下会做靠山,谁还敢看不起他,看不起断家。这么想着,他上前一步,对雄霸跪下:“帮主,我乃南麟剑首之子,断浪,请帮主受我为徒。”。雄霸不再说话,威严地看着断浪,空气刹那仿佛静止,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断浪后背被汗浸湿,却任倔强地跪着。雄霸平生高高在上,能成为他的徒弟是何等恩宠,因他膝下无子,徒弟便是天下会的少爷。有资格做他徒弟的只有风云,自己早年收的秦霜虽天资不比风云但进退有度,处理事务有条不紊,也是百里挑一的人才。他雄霸的徒弟岂是谁都能做的?南麟剑首算什么?一个没落的剑客罢了。良久,雄霸对文丑丑说道:“丑丑,这里就交给你了。”说完就转身离开风云阁。文丑丑别的本事没有,最会察言观色,看到雄霸这个样子,心下了然。他对断浪说道:“断浪是吧?这里呢,叫风云阁,只供风少爷、云少爷居住,闲杂人等一概不得留宿。”。言下之意是赶断浪走了,可断浪一个八岁孩子能去投靠谁,他只认识聂风一个啊。他不比聂风。聂风当初流浪的时候,除了他有着成年人的灵魂,还有聂人王。聂人王岂会真的不管不顾自己的亲生儿子?。“那,那我怎么办?”他拉着聂风的手,急问。他除了不知道该去哪里,也真的舍不得聂风。。想不到事情真的到了这一步,聂风仔细想了一下,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改变一下事情发展也不是不可以对吧?他问文丑丑:“断浪难道不能留在天下会吗?”。“也不是不可以,他可以留下来充当杂役啊,你看天下会这么大,总有人要扫扫地啊干干活什么的。”雄霸今日对断浪动了怒,留在天下会都是开恩了。文丑丑这么做也绝对是合了雄霸的心,南麟剑首之子也只配给雄霸做做杂役!。。“那怎么可以?”断浪悲愤道。。“那你现在就可以走啊。”文丑丑满不在乎地说。。。断浪看了看聂风,后者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断浪不得不低下头,红了眼睛,低声说道:“好,我做。”。。“那好,随我去杂役房吧。”文丑丑露出微笑,对断浪说道。。。聂风看着断浪不住颤动的小肩膀,心疼不已,这也不过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子啊,自己八岁的时候可是全家人宝贝着,什么也不用做。学校里读书时也是老师的好学生,同学们佩服着。他叹了口气,对文丑丑说道:“文总管,我可否跟断浪说几句话。”。文丑丑听到聂风这么客气地跟他说话,高兴不已:“风少爷唤小的丑丑就好,那丑丑就在门外候着了。”。等文丑丑一走,聂风就温柔地替断浪擦掉泪珠,郑重地告诉他:“断浪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我要告诉你,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不是谁都会好心帮你的。你听着,这段时间里无论发生什么时,你都要好好忍着。”。断浪红着眼睛说道:“我难道要一辈子忍着做杂役吗!”。“很快就不用了。断浪你知道无双城吗?”聂风安抚他“就是那个与天下会相提并论的无双城?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很快无双城主就会来天下会,你天资不差,到时候你在他面前好好表现,就可以拜他为师了。断浪讶异得长大了嘴巴。看着聂风温柔的眼神,他不自觉地安静了下来。。“聂风,我相信你,只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