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九月一,曾经在唐皖的记忆里,那就是个万恶的日子,收作业!作为一个很懒的人,唐皖通常会在假期结束的前两天开始疯狂补作业,挑灯夜战,坚持奋战20小时,完成老师布置的所有假期作业。其实跳级上二年级也是挺不错的事情,至少少奋战了两回假期作业嘛。望着熟悉的校园,唐皖很想大喊一句:我唐皖又回来了。可惜事实是她在赵璐的指引下找到二年二班,自己所在的班级后,就和姥姥还有赵璐挥手再见了。上一世的唐皖是在二年四班,那是个普通班,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可以上回尖子生班。

  “皖皖,你怎么才来啊。”江妮娜站在二年二班的门口正焦急的等唐皖。奇怪,江妮娜怎么在这?她不应该念幼儿园大班的吗?

  “你是唐皖,对吗?”同样站在二年二班门口的女班主任问唐皖。

  “对,我是唐皖,老师你好。”唐皖回答。还没等唐皖问江妮娜,她为什么在这时。女班主任就领着唐皖和江妮娜进入了二年二班。

  “各位同学,这两个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唐皖和江妮娜。大家欢迎。”在唐皖的诧异和众位同学中鼓掌声中,江妮娜和唐皖正式成为了二年二班的新成员。

  “好了,由于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所以等下同学按之前的分组进行大扫除,嗯......唐皖和江妮娜就去沈野逸那组,负责清扫室外分担区吧。”沈野逸?要不是女班主任提到沈野逸,唐皖居然差点没有发现沈野逸居然和她同班。因为二年二班清扫分组是和座次的一起的,所以那就意味着沈野逸身边的两个空位置是唐皖江妮娜的了。哎,没想到躲过了有着恐怖回忆的四班,却没躲过和怪脾气的人一座的厄运。

  “娜娜,你怎么会来念二年级啊。”唐皖很不解的问江妮娜。

  “因为皖皖在哪儿,娜娜就要在哪儿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所以我让妈妈去拜托三爷爷,让我和你一班啊。”看着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的江妮娜,唐皖突然觉得好幸福,因为自己被江妮娜当作了最好的朋友。忘了解释了,江妮娜的三爷爷,是锦博小学的校长,是个憨态可掬的老爷爷。

  “嗯,娜娜和皖皖是最好的朋友。我们开始清扫吧。”唐皖笑着接过江妮娜递过来的夹子,和沈野逸一起清扫室外分担区,江妮娜负责收垃圾。其实所谓的室外分担区,就是曾经唐皖的秘密基地,校墙右侧的榆树林。榆树林里很凉爽,阳光透过树叶缝隙静静的洒在草地上,留下一个个的光斑。几只喜鹊在树上叽叽喳喳的歌唱秋之歌。

  “哎,你,你怎么回事,垃圾怎么可以扔到我们班的分担区。”女生甲尖着嗓子打破了这人与自然和谐的时刻,树上的喜鹊都被惊吓飞走了。女生甲用夹子指着江妮娜。而她说的江妮娜扔的垃圾,就是张用过的面巾纸,而江妮娜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就被风刮到隔壁班的分担区了。

  “我才没有。”江妮娜说。其实江妮娜很委屈,自己明明想把那块纸捡起来的,可是风把它刮到别的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还说没有,不然那纸是怎么出现的,风刮的?”女生甲不满地说着。

  “就是风刮的啊。”江妮娜嘟着嘴回答。

  “呵,你怎么不说是天上掉的啊,强词夺理。”女生甲撇着嘴说着,走过去用力推江妮娜的肩膀。

  “你干嘛啊,想找茬啊。”唐皖见江妮娜被女生甲推了下,就将江妮娜护在了身后。看着女生甲说。

  “是啊。怎么地啊。”女生甲得瑟的笑着。

  “那你是想打架喽。”唐皖看着女生甲的样子很不舒服。不就是块纸吗?有着必要这样吗?

  “打就打,怕你啊。”女生甲无所谓的说道。

  “那你是单挑,还是群殴?单挑是你一个人单挑我们三个,群殴是我们三个群殴你一个。”唐皖指了指正在清扫的沈野逸。她想既然要打架,就得打赢了,她上一世可以算是个乖宝宝,到现在还从来没打过架呢,三打一肯定胜。

  “你怎么可以这样?耍无赖嘛。”女生甲看了眼沈野逸,又想到自己是一个人,势单力薄的,根本不是她们三个人的对手。

  “是啊,我就是耍赖啊,你能怎么地我啊。”看着女生甲吃憋的样子,唐皖突然觉得耍无赖,还是件蛮有趣的事情嘛。

  “你。”女生甲从地上捡了粒石子向唐皖扔了过去。

  “啊,好痛。”唐皖没想到,女生甲能这么没品,居然说不过人,就用石子扔人,扔完就跑。结果唐皖就被尖尖的石子在胳膊上划破了个小血道。

  “给你,先擦下血,等会我带你去医务室。”沈野逸从口袋里拿出块叠的方方正正的格子手绢,递给了唐皖。唐皖简单的用手绢系在了伤口上。

  “皖皖,你还好吗?都是因为我。”江妮娜看着唐皖胳膊上被血染红的手绢,眼圈红红的,鼻子很酸。

  “没事啦,只不过是个小伤口啦,一点也不严重的。”就是有点痛,出的血有点多。后半句唐皖没敢说,她知道以江妮娜的风格,听到后句肯定会哭鼻子的。

  “走吧,沈野逸你带我去医务室。”唐皖说。

  医务室里很安静,空气里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而唐皖是个天生对气味很敏感的人,空气里的消毒水味弄得她很头晕。

  “皖皖,校医不在,怎么办啊?”江妮娜在医务室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校医的影子。

  “那等等吧。”唐皖很无奈的说道。看着胳膊上不断出血的伤口,唐皖更加的无奈。

  “你先坐着,我帮你上药。”沈野逸说完,就在医务室里轻车熟路的翻找消毒止血用的药品。

  “等下碘酒和云南白药擦到伤口上会痛,你忍忍。”看着小心翼翼的给自己上药的沈野逸,唐皖突然觉得沈野逸这个在她印象里怪脾气的人,实际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嘛。

  “皖皖,你还痛吗?”江妮娜嘟着嘴看着唐皖已经上好药的胳膊说。

  “当然不痛啊。我现在好的很呢。”唐皖用手指比了下‘耶’的姿势,可惜动作幅度太大,弄得伤口很痛。

  “我们回去吧。皖皖,我很不喜欢这里。”江妮娜皱着鼻子说道。

  回到班级正好赶上发新书,看着无比熟悉的课本还有练习册,唐皖觉得头更晕了,无奈的将课本收进书包里。看着旁边正在望天的沈野逸,她突然觉得和他一座还算不错。

  毕竟还只是二年级学生,自习课刚上课不到十分钟,教室里就有同学聊天,打闹,哭泣的声音。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弄得整个教室就像个无人监管的市场一样。唐皖无聊的趴在课桌上,和江妮娜玩翻绳。

  “铃铃......”时间就在这不知不觉的一点一滴中静静的流逝,终于扛到放学时间了,所有同学一下子都处于亢奋状态,快乐的道别,收拾书包,踏上回家的路。

  “皖皖,你看,那个女生是不是今天那个用石子扔你的人。”顺着江妮娜手指的方向,唐皖在班门口看到了那个令她胳膊出血的凶手女生甲。

  “唐皖,对不起。今天的事情,我,我不是故意的。”唐皖没想到女生甲是过来和自己道歉的,她还以为女生甲是过来找麻烦的,所以下意识的就把江妮娜护在了身后。

  “嗯.......没关系啦,既然你都道歉了,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唐皖很大方的接受了女生甲的道歉。其实女生甲的做法在她看来,不过是小孩子脾气罢了,没什么可计较的,就是可怜自己的胳膊了。

  在校墙的一角,站着两个人。

  “沈野逸,我已经和唐皖道歉了,她也接受我的道歉了,麻烦不要把我抄作业的事情告诉我的班主任。”女生甲说。

  “嗯。”其实沈野逸只是正好在六班路过,没想到却撞见了女生甲和同学借假期作业要抄。结果女生甲就主动说让沈野逸替她保守秘密,不要告诉班主任。而交换条件就是她去给唐皖去道歉。

  *************

  马上月考了,看着挑灯夜战的赵璐,唐皖很是心疼,虽然赵璐的有些地方自己很不喜欢,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姐姐。不喜欢归不喜欢,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可以不注意睡眠呢,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挑灯夜战,难道高考的时候要24小时奋战吗?那人不成超人了!

  “璐璐姐,早点睡吧。”唐皖从床上拿了条毛巾毯给盖在了赵璐的身上。看着赵璐写的一篇的演算纸,和她握笔的地方红红的手,唐皖很是揪心。她知道赵璐的脾气,她是想和自己一较高低才这么拼命看书的,可是自己毕竟比她多了一辈子的上学考试经验,她想在小学期间高过自己,那是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她很想劝赵璐放弃,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