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亲,看着顺眼就收了吧。。。)

  送走了十四阿哥筱白就有些神不守舍,青梦看在眼里,却未曾开口,只是默默的换上一身宴会装,素雅的颜色。

  “格格?”间儿小心的问筱白要不要换衣服,一会儿宴会就要开始了。

  筱白点头,任由间儿与文红把自己打扮成艳丽的蒙古公主。

  “筱白,这是不是太惹眼了?”青梦黛眉轻皱,看着一身玫红的筱白,后者仍然是神不守舍的模样。

  “呃?”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间儿换那件淡粉的。”对青梦露出微笑,“我没事,只是在想,我,到底要不要踏进这漩涡,抑或,我根本无法逃脱。”

  间儿与文红已经对筱白这些‘新潮’词汇免疫了,也不去深究说的是什么,只是低头干活,以往筱白低落的时候总是会说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让人听着都唏嘘不已。

  “筱白,上天给了你一个不用考虑现实,追随自己的心的机会,我只希望,你不要伤害到胤禛,他是真的疼你。”知筱白者无出青梦,她明白筱白的性格不会这样一直摇晃在胤禩与胤禛之间,早在之前,她就说过她会不悔的陪胤禩去死,只求能相守,她这么说,只是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怎么会呢,四哥对我就如生命中的阳光,不可或缺。”筱白笑。

  “八爷呢?”青梦歪头,苦笑。

  沉默,寂静。

  “空气。”

  “好了,不讨论这么沉重的事情了,今晚本来就够沉重的了,我的对手已经出现了哦。”筱白挥挥手,像是要打散眼前的阴霾。

  “今晚?”难道十四真的跟她说了什么,“太子?”

  “哪能啊,是那个‘千古一帝’,今晚安排我跟八爷同桌,看,咱的同桌级别一下子提高了不知道多少档次呢。”尽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情,用玩笑来调剂下气氛,整装待发。

  “唉,要提防皇上,又要顾虑太子与十五阿哥,你还真是嫌精力过剩啊。”青梦无奈,现在筱白的境况不想不知道,原来也是险象环生,真不知道之前她自己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是怎么过来的。

  “姐,其实,我跟八爷现在还没什么,顶多了就是暧昧。”筱白苦着一张小脸,幽怨的回话。

  “好吧,还要抽出精力谈恋爱,不,准确的说是勾引八爷,你是我偶像!”青梦扶额,她现在知道若曦为何早逝了,累的啊!

  “勾引也得有胆量啊,你敢跟八福晋对着干啊,我这可是舍了命的!”想起八福晋筱白就打一次颤,那女人才是她的偶像啊!

  哈哈哈哈~

  这笑声还是跟大学时一样,怎么才来不到半年,就觉得两人都老气横秋了似的,青梦更是有种看破世俗的气质。

  “宋婷要是知道我们现在在干什么会怎么想?”筱白兴趣昂然的想象着宋婷穿越成宫女的样子,“最好穿成宫女,哈哈。”

  “不,这有什么意思啊,最好来个反串,比如太监啊、将军啊之类的。如果我见她,我能活活笑死的,哈哈~”

  “青梦,你属闷骚加腹黑的,哈哈,将军,哈哈,太监~”

  【宴会】

  歌舞升平、人声鼎沸,康熙笑问查鲁王子可曾看上哪位阿哥、王爷,大可向他提亲,只要筱白不反对,他就把这事准了。

  查鲁站起身,恭敬有加,“皇上,阿哥们实在是优秀了太多,臣怕妹妹配不上呢,还是全凭皇上做主了。”满含敬意的把球踢回给康熙,然后大方的落座,那份气质,连十阿哥都有些自叹不如。

  这次康熙右边是太子,下面是四阿哥与青梦,紧挨着的就是八阿哥与筱白了,对面的是大阿哥、五阿哥与蒙古王爷等人,再靠下些的是剩下的年轻阿哥与大臣们,查鲁王子的位子与太子相对而坐,格外高贵。

  眼见过了一会儿康熙再也没提过指婚的事,筱白的神经才放松下来,这事儿算是翻篇了。

  “这么下去不行啊,每次都这么刺激,我早晚得心率失常了,刚才都有好几次早搏呢。”筱白刻意求胤禩调了些座位,算是与青梦挨着了,说话也方便了很多。

  筱白说话时并未回避胤禩与胤禛,惹得两人不住的往她与青梦这边瞅,尤其是胤禛,生怕这丫头再生出什么事端,更何况这次还带着青梦,如果出事,他也跑不了干系。

  青梦莞尔,“你这真是拿八阿哥不当外人啊,看他看你的眼神,有戏哦。”压着嗓音,青梦偷窥胤禩的方向,看到后者看小白的眼神里有着浓浓的担心,“早搏好办啊,给你开几剂药就行。”

  “包治死,是吧?我还不知道你,切。”丢给青梦一个大大的白眼,就她俩的水平,医人可以,但医死、医残的可能性绝对靠谱!

  “筱白,哪里学来的词,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像什么样子。”胤禛怒视筱白,这自从见了青梦,真是越来越随便了,早知道绝对不能让这俩人见面的。

  “知道了,四哥。”吃了瘪,不服的看一眼青梦,转头调戏八爷去。

  看筱白一脸讨好的样子就知道有事,“说吧,什么事?”

  被看穿了心思,筱白赶紧把表情往回收,死不承认,“哪有!我是想关心下八哥的伤势的,看到八哥恢复的这么好我可高兴呢。”

  “哦~,想让我带你打猎是吧?”八阿哥笑起来很好看,笑中的宠溺这次连筱白都有所察觉。

  “真的没有,就是问下八哥的伤势的。”看八阿哥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干脆转头不理他,爱咋咋地吧,反正也是没谱的事,这四哥是绝对不会让她接近野猪一百米的范围的,除非,那只野猪已经被困在坑里,当了箭靶。

  连日里被十阿哥他们的猎物染绿了眼睛的筱白对打猎有一种疯狂的热爱,可每次都被禁锢在一个看客的距离上,心痒难搔的感觉也灰常不爽,尤其是,十阿哥与十四阿哥还阵发性的刺激她一下,这才想让八阿哥快些好起来,说不定他算是个突破口呢。

  “上次的事,皇阿玛没有怪罪我是你求的情吧。”两人的目光没有交点,都是直视场中的歌舞,“说服四哥不容易的,谢谢。”

  “这事本来就跟八哥没关系,反而是我连累了八哥,我只是照实禀了皇阿玛。”筱白醒来后古尔泰已经畏罪自杀,她略微把事情说了一遍,稍微添一点油,加一点醋,就把自己说成了一个被古尔泰蛊惑,八阿哥奋身搜救的故事,听得四阿哥也是无法再说什么。

  “跟着皇阿玛的话是没机会了,”看到筱白暗淡下去的笑容,八阿哥适时的加上一句,“改日我带你去打熊倒是可能,但是前提是,你得听话。”

  这种坐了过山车直接从谷底直升山巅的感觉,让筱白有些眩晕的感觉。高兴的想大叫,可场合实在是不合适,筱白紧紧的抓住八阿哥的手臂,笑的连大牙的都快出来了,灿烂如花。

  胤禩含笑,任由她抓着他的手臂。

  胤禛回头,交代青梦与蒙古王爷们的礼仪,“与他们就与王爷的礼仪就可。”然后,他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喘息的声音也粗了许多。

  “怎么了?”青梦顺着胤禛的目光看去,筱白灿烂的微笑正对上胤禩温润的目光,由如一对恋人般温暖。

  看到胤禛目光如剑的看着自己,胤禩挑衅的含笑回看,四目相对,隐隐的一股气势碰撞感蔓延开来。

  筱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把手收了回去。

  “筱白,陪我去换只手帕好吗?”青梦轻问筱白,没有给她任何眼色,可筱白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就振起了余波。

  两人来到外围,青梦疑惑的看着筱白,不明白刚才的一幕是怎么回事,“就算你要大胆爱一回,能不能不在胤禩和胤禛之间做导火线?”

  “什么?刚才?”想了一会儿,终于恍然大悟,一敲脑袋,“你是说四哥看到我抓着八哥的手臂了?糟了,这刚一松神儿就惹出大祸了,这搞得,还没开始就转入地下了。”

  青梦就知道筱白无意,可做者无意看者有心啊,现在虽然胤禛与胤禩只是暗中敌对,可将来的雍正毕竟是胤禛,筱白一心往胤禩身边靠的话,难保将来不会招来杀身之祸。在这权利大于一切的阿哥们眼中,亲情都可以丢弃,何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呢。

  “青梦,希望将来我们不会成为敌人。”筱白仰头望月,月光皎洁。

  “我们永远不会是敌人,只是希望不要站到相对的两方,放心,我拼了这条命也会保你周全的。”青梦微笑,再次倾城。一个本可以站到权利巅峰的机会,被筱白干脆的丢弃,为的是一份没有保险的爱情,作为她最好的朋友与唯一的依靠,她也会倾注一切的帮她的。

  “谢谢年妃娘娘。”

  “你啊,永远不靠谱。”

  哈哈~

  两个人打闹了一会儿就回去了,筱白果然迎接了胤禛不满的、低于冷冻室的温度目光,没办法,心虚的笑笑,赶紧坐下。

  “刚刚,皇阿玛看你不在问起你了,想必是要你献歌了,可有准备?”八阿哥温柔的声音响起。

  看他温柔的模样,略略的担忧中还带着些许期盼,自己那放在现代都算跑掉的歌曲在他心里竟有期盼,也许,这就是自己曾经憧憬过的八爷吧,现在近在咫尺,恍若隔世。

  胤禛并未询问青梦与筱白做什么去了,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狠意的看了看胤禩的方向,便自顾自的赏歌、饮酒。

  “筱白,上次中秋家宴,你与老四侧福晋唱的那歌朕觉得甚是好听,这次可否再予查鲁王子与王爷们献唱一回呢。”康熙本在与太子、查鲁谈论,看到筱白回来,倒是有些炫耀的意思。

  筱白现在很不喜欢成为焦点,包括各种场合,可偏偏每次人多的时候康熙都会记起她,让她想低调都不行,只能回回都自己出来顶雷。不过,今天不同,因为青梦来了,那么,顶雷的就多了一个。

  “皇阿玛,这次筱白与侧福晋准备了个新歌,恳请皇阿玛准了我们献唱。”筱白使个眼色给青梦,后者把歌词又默看一遍。

  胤禛看到青梦手里的歌词,好奇的多看了几眼,看到最后一句时一下抓住了青梦的手,“这词有问题,不能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