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步惊云被烈火烤得着实不轻,外焦里嫩的,眼看就快熟了。况且,取剑时,剑气肆虐,他怎么可能毫发无伤地躲过。聂风小心地扶着他赶路,看起来伤势比预想中的重多了。也是,到底是万剑之剑,得来怎么会不费功夫。聂风道:“云师兄,你忍着点,我们先找个地方养伤。”如今他们还没有走出傲剑山庄的势力范围,平白无故抢了人家的剑,难保不会被追打。呃,不是难保,是一定会啊!只是没想到,傲剑山庄的人还没追出来,他们就给另一拨人拦住了。啧,聂风都快忘了这茬了。对方人数不少,聂风掂量着,一刀砍下去,能死几个?==!乌貉笑得漫不经心,轻快地说道:“风儿,真巧啊,我们又碰面了。”聂风抿着嘴,不答,咱最好还是不要见面了。乌貉似乎看出了聂风心中所想,一笑带过,对步惊云道:“把绝世好剑交出来,或许我还能看在风儿的面子上,这次不杀你。”步惊云冷冷地看着乌貉,杀气四溢:“看在风的面子上,我也会了结你。”这家伙基本是死鸭子嘴硬,都快烤熟了,也不忘对敌人露出獠牙。乌貉冷笑,一伙人霎时便一拥而上。聂风赶紧上前,雪饮刀出鞘,一招傲寒六诀之沉霜对着众人毫不留情地斩下。一刀收势,死伤无数,躲闪不及的,修为不高的,皆命丧刀下。乌貉也没想到,短短几日,聂风的武功竟然精进这么多,当下诧异不已。别说乌貉了,聂风自己也没想到,想不到雪饮刀和傲寒六诀威力这么大,就是当年的聂人王也未必有这等杀伤力。凌云窟一行,真是收获颇丰。只是这样的威力,让聂风又惊又喜,又恐又慌。乌貉掩过惊诧,仍是笑悠悠道:“唉,如今看来我是打不过你了。不过,绝世好剑我还是要带走的。”聂风正纳闷时,乌貉便扬手示意手下押了个人过来。那个逐渐走近的人,可不就是许久不见的秦霜吗?步惊云信誓旦旦说不会有事的人,看起来是没啥事,只不过被人抓了,只不过脸色憔悴,只不过受点伤。步惊云你还可以再胡说八道一点!“怎么样,用绝世好剑换秦霜,还算合算吧?”可是眼下,就是交出绝世好剑,也未必换得回秦霜。怎么办?聂风眨了眨清澈的眼睛,然后犹豫地看了眼乌貉,双眼希冀地望着他:“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啊!”乌貉笑着点头。聂风拿走了步惊云手中的绝世好剑,一步一步慢慢向乌貉走去。乌貉看着聂风道:“慢着,你把剑扔过来就好。”聂风看了一眼乌貉,只得答应道:“好。”说完就把剑向乌貉扔去,说实话,这剑简直重得可以,平常人根本举不起来。乌貉接住剑时,也差点失手掉地,就这刹那的失神,雪饮刀已经架在他脖子上了。聂风的速度简直迅如闪电。乌貉扯扯嘴角,道:“风儿不是说要谁话算数吗?”聂风真诚地看着他,说道:“我只说你要说话算数,没有说我啊。”他毫不客气地拿回绝世好剑,又示意乌貉的手下把秦霜放了。乌貉脸色不大好,道:“差点忘了,猫还是有爪子的。你们赢了。”秦霜安全地走到聂风身边,同时聂风也放开对乌貉的挟制。聂风临走前,还不忘对乌貉道:“你不是差点,你就是忘了,还有我属虎的。”乌貉竟是一笑,看着他们离开。聂风三人就近找了家农户,准备短暂修养。聂风好歹还是会点医术的,处理起步惊云的伤,还是绰绰有余的。因为之前食过血菩提的关系,步惊云的伤实际上比看上去的轻多了,聂风也就安心了。聂风见步惊云已经睡着,便和秦霜两个人出了门,边走边聊。聂风道:“霜师兄,自凤溪村失散后,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被他们抓去了。对了,霜师兄你有没有受伤?我看你气色不是很好。”秦霜清俊的脸上一阵恨色,不太自然地扯扯嘴角,道:“没事,无非拿我来威胁你们罢了。刚才我看你的武功大有长进,真是可喜可贺。”聂风笑道:“是有段奇遇了。霜师兄,我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等云师兄病好了,可要好好喝上一杯,不醉不休啊!”秦霜露出久违的温柔之色,微笑道:“好。”聂风一直觉得以前在天下会那段日子,和众人嬉戏玩闹的那段时光,轻易是不能忘怀的。可如今孔慈已死,与断浪也已经决裂,好不容易他们三兄弟还能把酒言欢,便愈加珍惜这个机会,打算赶明儿就要备上几坛好酒。他忽然又想到什么,对秦霜道:“霜师兄,前些日子我遇到一个女孩,她竟然跟明月长得一模一样。我想,如果没有意外,她就是那个要和我相伴一生的人了。”秦霜没有立刻说什么,沉默了半响,才道:“那你喜欢她吗?还是你始终忘不了明月,她只是替身。”聂风难得觉得沉重,望着远方的天际,日落西山,一如那个和明月在一起的黄昏,他摇摇头,痛苦地说:“我不知道,梦很适合……明月,我还是不明白对明月到底是种什么样感情,只是每次想起来的时候,都会觉得愧疚不安,也难以忘怀。为什么就不能再多给我和明月一些时间呢?”秦霜在心里感慨,她是用死,才在你心里留下了位置。他对聂风道:“风师弟,感情的事容易伤人伤己,你定要想清楚。”聂风转头看着秦霜,似乎不解,带着残忍的天真,道:“霜师兄,人生有很多条路可以走,为什么不能选择简单一点的那条。”聂风的眼神永远那么清澈,无论他做什么事,都仿佛理所当然,无愧于心。即便是错的,都令人无法苛责,深觉无力。你的路,却是别人的归宿。秦霜只得叹道:“走吧,但愿有个人能让你真正知晓,重要的,不是路的尽头,而是一路的风景。”两人一路往回走,不在多言,各有所思。只是,一回小屋,两人便惊诧不已。聂风担忧道:“云师兄怎么会不见呢?我们就在附近,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啊。”秦霜道:“而且连绝世好剑也不见了,云师弟伤不轻,不会不告而别,必是有人来夺宝剑。一定还没走远,我们分头去找!”聂风点点头,两人分开行动。聂风跑了没多久,便闻到一股血腥味,而从山林里留下来的小溪,竟然都是红色的,这是……血?聂风不及多想,连忙往山林里掠去。聂风不是没见过死亡,他也早已背上血债,而如今见到这般不加掩饰的杀戮时,还是觉得胆寒。空气中飘着血的气味,久久不能散去,地上散布着人的残肢,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他们都是傲剑山庄的人,其中甚至有少庄主傲天。傲剑山庄向来跟人无冤无仇,却有此遭遇,不觉令人扼腕。而他们死前的恐惧,都可以在未能瞑目的眼中直白地看到,深刻地感受到。步惊云持剑站在众人的死亡中,一如沾血的修罗。而他身上的伤,也竟然奇迹般地好了,甚至都看不出来受伤的痕迹。聂风突然想起,无名曾经告诉他,步惊云是个只会带来死亡的人,一个不慎便因杀成魔。从前他做事就向来不留活口,名号不哭死神,真的很贴切。聂风遥遥喊道:“云师兄……”步惊云一颤,立刻回头,看到聂风时,露出笑靥,在这样的血和杀中竟然都显得柔情四溢,“风,你来了?我们回去吧。”聂风犹豫地说道:“可是,没有必要杀绝了,赶走就可以了啊。”步惊云道:“他们咄咄逼人,只好动手了。”聂风不再多言,也不问他伤好的缘由,一路沉默着回去了。快到农舍前时,步惊云忍不住道:“风,你是不是不高兴了?”聂风看了惴惴不安的步惊云一眼,道:“只是希望你不要滥杀。”步惊云笑道:“我会注意的,好了,不要再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伤神了。”他好奇地举起绝世好剑道,“刚才握着这把剑的时候,觉得全身一热,身上的伤竟然全都好了。而且,无论它在哪里,我都能感觉得到。”聂风道:“难道这就是锺眉大师说的,心剑相通吗?”话说,怎么不见雪饮刀有这等效果呢?不过也还好了,起码随叫随到。两人在屋前碰到秦霜,见大家都无恙,便都放下心来。只是聂风这回会思考,步惊云是不是真的杀戮过重。可江湖中,怎么可能不见血呢?步惊云只要心智不失,也便不会有大碍,这么想便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