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依靠强力的法术在这场战役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此刻他的能力却未能有效。

  元天真人双手结印,缓缓站起身来,自信的笑道:“我们已经输了?无必哦。”

  理树玄女也站起身来道:“杯伯拿,你已经使不出法术了。”

  杯伯拿一愣,吃惊的看着自己手心:————自己手心确实失去了对元素力量的控制。

  心中回忆起刚刚大招硬憾前元天夫妇的几次跳动,杯伯拿微微吃惊道:“你们的步法……。”

  巨大无比的六芒星图案出现在了杯伯拿脚下,将杯伯拿与元素的联系阻隔开来。————————元天夫妇竟限制了真理化身的法术。

  “没错,面对你的强大,风火劫·二式也只能做一个幌子……。”

  杯伯拿脚下六芒星的六个角上有三红、三青的亮点间隔排列。

  “……将你困在这个‘六芒星阵’中才是我们的目的。”

  杯伯拿一颦眉角,低声道:“可惜,我应该想到你们在我身边跳来跳去不是为了好玩。”

  “还有那个小火球,在硬撼的时候你已经将它打碎了,而它正是启动‘六芒星’的钥匙,并且打碎它的人将会成为被‘六芒星’的封锁对象。”

  “看样子我是无法离开这个‘六芒星’的,而在这个‘六芒星’内也无法使用法术。”杯伯拿很快想到了自己尴尬的处境。

  元天真人微微一笑,用衣袖擦去嘴角的鲜血道:“没错。”下足血本的战术到底成功了,不由得他不笑。

  战势格局被改写了:杯伯拿终究是个法师,不可以使用法术的他就如失去了自己的剑和盾。

  仙子早已经抡起巨剑,猛然斩下道:“死吧!”一道火光射向杯伯拿。

  元老头无语:——太心急了。

  火光被六芒星震开了。

  理树皱眉解释道:“因为封印的原理是隔开元素的波动,所以这个结界有个不足:‘阵’外的法术是无法进入阵内。所以远距离耗他体力行不通的。”

  “那也好多了。”坤庐一笑,方正自己也不怎么依靠法术的力量,大步上前道:“杯,你现在还敢说自己是真理的化身吗?”

  杯伯拿傲起双眼,环顾四周。活动一下双手手臂,眼中夺目的光芒乍现。微微一笑道:“真理就是真理,无论如何境地下我也永远都不会输的。另外一讲,限制真理的自由可是超重的罪名的哦!”

  山谷中的历风呼啦作响,战事一触即发。

  “少狂了。”仙子第一个跳入“阵”内,对着杯伯拿就是一阵猛斩,杯伯拿冷静举起左臂一一挡下。招式一老,仙子旋身就是一个“旋斩”,杯伯拿退身闪过,一退即前,扫腿攻向仙子的立足点。众人一惊:他的武学修为竟也是大乘。

  仙子身形失衡的同时,坤庐闪电出动,双剑使来,“皇”是挥洒得干净利落,“死翼”是招招杀气毕显。仙子也在这一刻斩龙支地,双腿从另一方进攻杯伯拿:————左右夹死他了。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微微露齿一笑,疯狂的影子闪耀在他的嘴角。他道:“————————千年武技!”

  同时向坤庐与仙子隔空打出一掌,仙子与坤庐只觉得无形中有一股气劲压来。急挥斩龙,速组剑盾,两声闷响,两人都被撼退几步。

  “怎么回事?”仙子站稳下盘吃惊道。

  杯伯拿收手,平静道:“我熟悉了一下久未上手的:——‘千年’。”

  “不可能的,在阵内不可以使用法术的啊。”元天一惊。

  杯伯拿一笑,道:“谁说我使用法术了?千年属于武系啊!”

  众人更是一惊:从来没有人知道一招一式的武系,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居然可以随意使用,而且在六芒星中。

  理树忽然反应过来道:“奇袭队友中有一名年纪很大的队友会使用将斗气施放体外,如实体一般可以伤人的技巧。那便是‘武系’法术吗?”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又是不经意地一笑,扭头对理树道:“不要这么惊讶嘛,其实你们都会啊!”

  什么?

  “其实武系不是法术,武系分为‘斗气施放’和‘精神强化’两种。斗气施放就是将斗气、剑气或刀气之类从招式中施放与体外凝聚成型伤人的技巧;而精神强化就是靠强大的精神意志来催生肉体的力量,就像坤为了报仇而激发的杀意,可以在一招内发挥平时五倍的威力。而元天夫妇是将责任感转化为战意,可以在较长时间内发挥1.5倍的威力,仙子比较特殊,他是用多种感情来激起愤怒的力量,力量不确定,1.1—3.5都涉及。最后是我……。”杯伯拿眼神一傲,举起右手对准上天,忽然一阵狂风自他身上炸起,强烈的气劲由他手心喷射而出,圣地上一片乌云被轰出一个空孔,气劲的反冲力引起地面持续震动。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淡淡道:“由足以坚持一千年的强大信念来激发肉体的不败力量,力量增加3倍,时间不限,并且可以随意控制体内的气劲。这才是武系的上品,明白了吗?嗯!”

  一条黑影闪来,杯伯拿举臂一挡,金光炸起,轰然炸响,杯伯拿竟被震退一步。

  是斩龙。

  仙子撤剑收式,怒呵道:“闭嘴,人类的感情不是你说的用来换取力量的法码。”

  坤庐眼神一寒,同时亮剑闪到杯伯拿身后,这一次,他使用的是“戏水”。——————大战一触即发。

  “等一下,仙子。”元天喊道:“不要打了,快出来。”

  “何解?”仙子双眼紧盯着杯伯拿,紧盯着一个他要的机会。

  “六芒星内只是不可以使用法术,不是破坏法术,所以,杯伯拿依然有‘三圣衣’。”

  “我知道。”

  元天皱眉道:“再加上他的千年武技,你们赢不了的。”

  “师父,你想让我先攻城吗?”仙子仍盯着杯伯拿,不作丝毫大意。

  元天看着仙子执着的眼神叹气道:“这才是我们的目的啊!”

  “抱歉,我做不到。”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一笑,渺视道:“被你看穿了?没错,三圣衣的最后一个能力就是——生命契约。”

  杯伯拿身上闪出一道黑光,同时,比卡圣殿四周一圈也闪出一道黑光环绕。杯伯拿道:“只要我不解约或死去,谁也进不了圣殿。”

  仙子一笑,长发飘摆,露出尖尖的虎牙。道:“我不可以先攻城的原因是:——我想先痛扁你这混蛋啊。”

  杯伯拿一愣:“好有趣的回答啊!”

  仙子举起巨剑,但坤庐已先一步攻过去。

  戏水一出,没有半点力道,剑路自行婉转,如信手涂画一般刺向杯伯拿后背。要斗技吗?

  杯伯拿微微侧身,伸出右手食指一花,也如信手乱点,正点在剑尖上。斗技竟是平手,但斗力的话……?杯伯拿略一发力,坤庐的剑身一弯,——————被压制了吗?

  坤庐一笑,一振手,一下子从他胳膊到剑尖整个活起来,整把剑忽的有了情感一般,从各个角度刺向杯,手法之漂亮,真如“游龙戏水”一般飘逸洒脱。————谁说要斗力啊。

  杯伯拿面不改色,微吐一字:“慢。”身形一模糊,穿过重重剑锋来到坤面前。杯伯拿不与缠斗,以快破技了。————坤庐命悬一线。

  坤庐回手一扫,杯伸出两根指头夹住剑身,冷冷道:“空有其表,剑身无力。就算让你刺上百剑也伤不了我。”

  话落,杯伯拿一脚踢去,坤沉身闪过道:“谁说我想伤你。”

  “什么?”———那他一味斗技是为了?

  仙子已打出起手式:“旋————。”

  旋斩吗?杯伯拿心中暗寒:是为了给这小子机会吗?杯伯拿眼睑一跳,连忙回头应对仙子。

  黑色旋风自仙子脚下激起,斩龙剑锋来袭。杯伯拿小心躲过,心道:真的是旋斩吗?

  “——————斩————。”仙子旋斩之后却不收式,忽一松手,手腕在剑柄上一带,接着旋力还在,斩龙转了一周再次斩向杯伯拿。

  “——————舞。”

  旋斩舞?

  杯伯拿再一闪,仙子手腕再一带,斩龙再一提斩。

  杯伯拿扭身第三次闪过。仙子眼神一寒,双手握剑,接着最后的旋力,全力横扫,杯伯拿正欲闪开,忽然四周剑花浮动,正是坤借此封锁杯伯拿的退路。

  不得已间。杯伯拿一仰头,斩龙将杯伯拿金色宝石花冠斩下,杯伯拿一头金发散乱一团。

  “可恶。”杯伯拿心中一怒,双手一花,无数斗气自他身上震出。力道干扰下斩龙准心全无,坤庐的戏水也被打落。

  仙子、坤庐同时咬牙心道:不可以放过这机会。斩龙失衡,仙子强行用左拳打来,坤庐再使“皇”攻上。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眼神一寒,拳头一握,腹中一沉气,同时硬受两招,却不见半点效果。

  “小鬼们,闹够了没有?”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发怒了。

  “蜂——皇——弹。”

  杯伯拿挥手出招,阵内一片闪光和爆响,仙子与坤同被轰飞。

  “又是气浪攻击吗?”元天一惊。

  坤庐在地上挣扎一下,——战甲上面全是裂口,他的肌肉大面积震伤。

  “怎么回事?”理树玄女吃惊问道。

  坤咬牙强站起来道:“这家伙,把斗气压成弹珠大小,再一次性把上万弹珠打出来……,幸好保住了眼睛等要害。仙子呢?”

  元天真人回头一看,大惊:仙子竟倒地不起。——这笨蛋把自己与杯伯拿的距离拉的太近了。

  杯伯拿乘胜追击,对着仙子横扫手臂,一排大如球的气弹已经在他手下形成。

  “排——爆。”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裂开嘴角道,双眼满是嘲笑。

  这家伙到底会多少招式?

  反一挥手,一排大如球的气弹奔向仙子。

  “仙子。”元天一呵。

  仙子缓缓睁开眼睛。————来不及了!

  轰————,闷响不断。

  六发炮弹救了仙子一命,正是强力的支援到了。

  “界叔,地叔。”仙子反应过来。

  卫界、卫地两人从谷口奔出,豪爽的笑道:“不好意思,来晚了。”

  元天松了口气,笑道:“还算及时。”

  仙子持剑站起道:“淑灵呢?”

  卫界道:“正在处理王室谷中伤员的伤势。”

  卫地打量着杯伯拿片刻道:“这家伙就是杯伯拿吧!”

  仙子好奇道:“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卫地笑着说道:“理树姐一直同我们联络着呢!”

  杯微微不满,看来自己的“道具”是真的出问题了,仔细拍掉身上的灰尘道:“又来了两个低能的生物。”

  卫地哇哇叫道:“少看不起人了,大家一起上吧!”

  杯伯拿露齿一笑,忽然狂笑起来道:“恐怕你不能如愿啊。”

  “什么?”

  “还没发现吗?元、理一直都没动。”

  元天夫妇微微皱眉。

  杯伯拿笑道:“没错,这个六芒星是诅咒之星,会吸取他们的力量和精神来延续,除了他们现在不可以移动外,时间一长甚至还会虚脱至死。”

  “没那种事。”仙子摆出攻击姿态,平静道。

  “为何?”

  “因为我会在这之前斩杀了你。”

  杯伯拿皱起眉头,厌恶道:“哼哼,凭什么?说大话也该有个根据吧。”

  “就凭我是:奇袭部·灰章士兵——赤道火·仙子。”纵声怒吼间,仙子已冲身上去。

  竟要单战。

  “仙子,小心啊!”理树大喊,仙子不答,斩龙直刺过去,挑衅道:“接我一剑吧!”

  杯伯拿自信地伸出三根指头,一出手,已经牢牢拈住斩龙剑尖。力道游走,四周沙石飞溅,斩龙却再难前进。

  “果然没法伤到他!”元道。

  仙子微微一笑,弃剑沉身,他的身后——————紧跟着的是卫界。

  “十万马力右拳。”卫界怒吼,机械右拳全力出击,打在斩龙剑柄上,十万马力之下斩龙————再作寸进。

  “何?”杯伯拿亲眼看到左手掌被斩裂,震惊的表情无以复加。

  千机变。

  战争的天平————不再一边倒了。

  “雄不起来了吧!”仙子俯身冲到杯跟前道:“再来一击。”

  “哇啊啊啊啊啊!”杯伯拿狂吼中抬脚踢飞仙子,同时卫界跳起,十万马力的机械右臂再次砸下。

  这时斩龙已落到地上,杯伯拿左手血流不止,不见犹豫,杯伯拿举右手挡下这一拳,狂风爆裂,激起地面一片震动。————竟有挡下十万马力的力量。

  杯伯拿眼中狂态毕现,反扭手腕一带,卫界身型如风车急旋。

  “废了你的手!”一声金属的轻响从卫界右手传出。

  卫地与坤庐同时从两面攻上。

  杯伯拿眼神一寒,随手一带,急旋中的卫界一头撞向卫地,卫地沉重的身体竟被接连震退。

  坤庐不做犹豫使“皇”直刺杯伯拿后颈,杯举手过肩抓住皇,连坤一同举起,一旋手,坤身型不受控制,飞旋起来。

  卫地翻了个底朝天,总算刹住了脚,却没办法再把身体放正焦急道:“大哥,帮个忙。”

  “恐怕不行,”卫界看着自己右手,他的手腕——变形了——。

  坤庐在空中被转得像破败的风筝,仙子咬牙再次冲上。

  “接住哦!旋——肉——弹。”急旋的坤庐被砸向仙子。

  仙子伸开双臂抱向坤,冲击力令两人一退再退。

  “大——爆——球。”杯伯拿单手画圆,手中已形成如车般大的气弹,不等仙子停下退势,已经打过去。

  “招式真的用不完吗?”仙子一咬牙,松开坤庐,准备只身迎接大爆球。

  “七重结界身。”

  轰——————!又是惊天巨响,一轮狂风炸起,大爆球引发的大爆炸将仙子震飞老远,结界在空中一一裂解。

  杯伯拿淡淡一笑,收敛住自己的疯狂道:“我赢了。…………力量就是最真实的真理,无敌就是真理的证明。”战争的天平原来一直都握在他的手中。

  可笑。

  “可恶!”卫界左手打裂地面的碎石道:“真的没办法打败他吗?”

  “我是真理啊!”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再次骄傲的扬起了下巴,举手对准元天真人道:“立即解阵,不然要了你的命。”

  “……。”元暗暗无语,却不解阵。

  “不知好歹!”一枚气弹开始在杯伯拿手中形成。

  元天不由出汗,心道:我要如何接下这一击呢!

  杯伯拿的周身忽然无端炸起。

  嗒嗒的机枪声传入众人耳朵。

  是卫空赶到了。

  火力强大的双机枪猛烈射击,地面尘沙片片激起,渐渐笼盖了杯伯拿的身影。

  卫界对着通讯器大喊道:“卫空,快走吧,没用的。”

  “我看最好不要。”天生喜欢出格的卫空坏笑着对着尘沙一阵乱扫。

  尘埃中闪过一丝金光,三发斗大气弹轰中卫空,直升机顿时支离破碎,一片爆炸之后,直直的砸了下来。

  “卫空,卫空。”大家对着通讯器大喊。

  …………在远离妖界的三号神域。…………

  三号神域有一处常年无人问津的地方,——————众坟。众坟内阴森恐怖,满是高大的坟墓。其最深处有一座雕像,盘腿而坐,眼中满是无尽的哀伤。

  一阵金风缓缓吹散地面的枯叶,一老者身着一身白袍,漫步走来。老者身材高大,气度不凡,一双俊龙眉吊起好是潇洒。

  老者缓步向前,口中低语道:

  “千载风雨千载秋,

  红尘俗世几多休。

  手中承泽皇天意,

  方圆世道不敢咎。”

  言罢,老者来到石像跟前道:“年轻后生,吾又来了。这几百年来吾一直研习‘秩序之力’近两年来终于小有所成,该是我回应年少时的诺言,救济天下的时候了。我看你执念未了,一直在喉头憋住一口气,灵魂不肯离体死去,便帮你一把吧!”

  说着,老者出手按住石像头顶,一声轻喝,石像爆裂,显出赤道火·连云真身。老者将自己力量源源不断注入连云体内,这神奇的力量扩散开来,四周花草顿时回春,一片生机盎然。

  老者一面持续输入自身力量,一面道:“这些年我一面修行‘秩序之力’,一面用自己所掌握的秩序力量的少许心得修复你的肉体,如今你的肉体应该好得七七八八了。今天我与你一起全力以赴,刺激你全身筋脉,运气活血,再生骨肉,闯一闯这生死关。…………至于最后能不能起死回生,就要看你的执念有多深,意志有多强了。”

  ……………………

  圣地内,飞机的残骸吱呀响动,卫空探出半个身体。

  “好……没死就好。”卫界站起身来准备再战。

  杯伯拿冷冷一笑,挥手道:“十——亿——分——子——弹。”

  十亿分子大小的气弹射入高空,再一阵雨一般打下。

  “哇,哇,啊。”众人如受千万花针刺体,一一倒下,只有元天夫妇靠着过硬的修为硬抗了下来。在此无上打击下,地面无数的小型爆裂有如一片花地一般的铺满这片大地,落在杯伯拿脚边斩龙巨剑也被打入地底。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击了。”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再次集起气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