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收藏呢?咦?)

  胤禩忍着疼翻身下床,胤祯看他下床直接拦到了身前,“八哥,你若真喜欢筱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何必将她往外推呢。”想起今晚胤禩与筱白的那番话,胤祯就气的慌,筱白无意还好,万一有意,这以后恐怕都不会再与胤禩有任何瓜葛了,看来还得感谢古茶呢。

  胤禩看着胤祯一会儿,看他仍然拦着不让道,径直回去躺下了。

  这算什么?沉默抗议吗?胤祯急的团团转,想知道胤禩到底怎么想的,可看后者那紧闭的双眼,明显是不想谈。绕着内帐转了会儿圈子,胤祯也是一股倔强上来了,来到外面会客厅里,坐在椅子上不动了。

  “八哥,我等你的回话。”说完还真就喝茶看书,不急不躁。

  胤禩看着屏风外模糊的身影,摇摇头,睡去了。

  清晨的阳光还没撒透大地,胤禩模糊的恢复了意识,无意的转头,屏风外那毅然不动的坐姿,不是胤祯还会是。

  叹气,无奈,胤祯也是个倔强的孩子,如果不给他的答案,看来是不会善罢甘休了。小六子伺候着胤禩更衣,简单的洗漱。

  听到胤禩起床,胤祯就一直盯着内帐的方向,一脸凛然。

  刚踏出屏风就迎接了十四阿哥凝视的目光,苦笑,“一夜没睡?”

  胤祯点头,不用说也知道,浓重的黑眼圈与无意间流露出的疲惫都是无法掩饰的,但他的倔强与坚持更加说明了他听不到答案不会离去的意图。

  “我喜欢她,但我无法给她幸福。如果我们相遇的时间再早些的话”

  胤祯突然站了起来,打断了八阿哥的话,“我只听第一句,其余的我没兴趣。再说了,八哥,怎么早?你大婚时别说筱白还没来到宫里,就算来了也是个两三岁的丫头。我只知道,喜欢就是喜欢,筱白的背景是有些麻烦,可也没有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既然太子想染手,那就肯定知道皇阿玛有松口的机会,只是,他走错了一步。”

  “哪一步?”

  “他不知道最近皇阿玛那里参他的折子已经堆成山了,这种时候开口,落得这下场也属正常。”胤祯的心思比十阿哥细腻,又没有九阿哥的狠辣,实在是个适合做大事的人才。

  “依你看,我有机会?”

  “也不一定,那得看筱白愿不愿意。现在最大的阻碍不是皇阿玛,而是筱白。只有筱白说不,你就是求破天也没用的。”

  看着胤禩后悔的模样,胤祯嘴角泛笑,怎么,知道昨晚自己的做法有多傻了吧。

  “笑,还笑,快去把十弟叫来,昨晚他不是去问了吗?”胤禩很少这么急躁过,看的胤祯乐呵呵的,仿佛一个赢了游戏的孩子。

  胤祯对筱白一直当亲妹妹看,八阿哥又是他最尊敬的兄长,如果两情相愿,他自然乐得相见的,昨晚看到八阿哥骗筱白的一通话差点跳起来。

  “好,我去找十哥,八哥你先休息吧。”

  看着一溜小跑逃跑的胤祯,咀嚼着大早晨起来就让他休息这句话,分明在说你是伤员嘛,这不是变相挖苦吗,看他回来怎么责骂他。

  胤禩没有注意到,在筱白的影响下,本来一本正经,甚至有些死板的他开始变得活泼起来。

  【十阿哥营帐外】

  “十哥,在吗?”外面站岗的侍卫见是十四阿哥,还风风火火的样子压根就没敢拦,就这么看着他走了进去。

  十阿哥正在喝茶看折子,一回头就看到十四阿哥站到了身后,吓得茶杯都掉了,弄湿了衣服,“什么事啊,大早晨的就吓人。”

  不等十阿哥问完,十四阿哥拉着他就往外走,“八哥叫你呢,快走。”

  “走什么啊,我先去换身衣服,茶水撒上面了。”十阿哥挣脱十四阿哥的手就往里走。

  “换什么啊,大事,快走,不走就来不及了。”

  看到十四阿哥真的是焦急万分,胤誐犹豫了一下,眉头一皱,“走。”

  【八阿哥营帐】

  九阿哥坐在椅子上,品着茶,抬头看看十阿哥裤子上难看的茶渍,摇摇头,“唉,总是这幅模样,丢脸啊。”

  十阿哥不干了,嘟着嘴回道,“十四弟说八哥有急事才没来得及换衣服,谁知道就这事啊,再说了,这也怪十四弟吓我,他不一下子出现在我身后我能吓得掉了茶杯吗?”

  “怎么,一个大男人后面站个人就吓掉了魂还值得炫耀吗。”九阿哥语气不急不慢,还又嘲弄的很明显。

  十阿哥是个直性子,这种骂人不吐脏字的活儿干不来,就知道气的跺脚。

  十四阿哥躲在一边品茶,看着十阿哥被九阿哥挤兑嘴角含笑,待十阿哥的目光扫来,又急忙收起来,看的八阿哥也是无奈。

  “好了,先坐吧。”胤禩发话,十阿哥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

  十四阿哥最先耐不住,最先向十阿哥发难,“十哥,昨晚筱白可曾说了什么?”

  十阿哥适才还是恼的不行,听到十四阿哥的问话反而支支吾吾说不出连贯的句子。看到他这模样,八阿哥的脸色暗淡了下去,九阿哥倒是不语,十四阿哥有些不相信,以他对筱白的了解,筱白八成也是喜欢八哥的,怎会不同意呢,难不成有苦衷?

  “我去了筱白的营帐,可还没进去就被间儿打发回去了,说是格格睡了,不方便见客。”十阿哥撇撇嘴,表示毫无办法,他也在迷茫着呢。

  八阿哥脸色回暖,心事重重的样子。

  十四阿哥实在等不下去了,他与九阿哥不同,看九阿哥的态度就知道他不十分赞成这事,起码还有顾虑。其实要真是向皇上提了这事,境遇比太子还差的概率是相当的大的,九阿哥必然是不想八哥被感情坏了大事。

  看出了九哥的顾虑,十四阿哥开口解释,“九哥,我知道你的顾虑,可咱们做事也不是那种莽撞之人,固然不能如太子般行事的,反正皇阿玛也允了筱白等十五弟他们弱冠之后再做抉择,时间还是有的,寻着个合适的机会也不是太难的。”品一口茶,语速放慢、放柔了一些,因为他接下来要说的是八阿哥最不想提的,但此时却不得不说了,“八嫂的厉害已经是人劲皆知的事情,虽然八嫂的家族对八哥有帮助,可看皇阿玛的态度并不欣赏八嫂的行事的,但若换个人的话。”

  话到此处,已不必多说,胤祯紧张的看着八阿哥,后者的态度是事情的关键,原来他对胤禩与筱白的事情如此关心是藏了这个心思,可他这毕竟有挑拨夫妻感情的嫌疑,虽说是为了八哥好,但八哥与九阿哥不同,这事不一定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