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雪琰纵是厉害,却已在这猛烈的车轮战下成了强弩之末,终于在面对一个蒙古大汉时身形一滞被逮到个空子,那大汉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掌将她打下了擂台,众人欢呼出声,只可惜那大汉还没高兴多久就被上场的一人给丢了下去。

  众人只觉得笑声卡在喉咙中,出也出不来,咽也咽不下去,一个劲儿地咳嗽。

  就在这时,那人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全场寂静。

  他说:“血鸢在此,敬请指教。”

  血鸢眯了眼睛,敢冒充她的人还真不多,毕竟杀了那么多人的她也算得上是千夫所指了。观察完那人后,她不禁在心里苦笑了下,还真让宁东篱说对了,这个“血鸢”还真是一个受过情伤的中年魁梧有疤男子······

  这句话一出,一时之间再没人敢上去,连宁东篱也死死长大眼睛盯着台上那人看,就在血鸢因为他的眼珠子要掉出来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道:“他是假的,他身上的杀气是散的。”

  那人愣了下,似是没想到有人会出言反对他的身份,而众人也忙着再看了看那人,果然是虽然有很浓的杀气,但却是散着的杀气,按道理说血鸢杀了那么多人,身上的杀气早已能够凝聚,收发自如,不会如此人一般杀气散在周围。

  那人也发现了身份被识破,一时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圆过去的理由,但众人哪里会给时间给他圆谎,马上就有人上了台去,但是另众人没想到的是上去那人很快就被扔了下来,众人傻眼了,纵使他不是血鸢,但武功也不容别人小嘘,哪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默然间,一道身影从众人头上飞过,足见轻点,降在那台上,笑意盈盈地望着那“血鸢”,却吐出从地狱来的冰冷话语:“你这混小子,血鸢大人是你这般污浊的人能假扮的么?死不足惜啊······”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那人身影突然出现在假血鸢的身后,一把冰冷的金属扇子在他脖子上轻轻一划,再一闪身,离开血液飙出的范围。

  “噗”地一声,假血鸢的血从他脖子处向外冒出,就像血喷泉一样,咕噜咕噜地流着,那人在血液的冲击下也就这样倒下了擂台。

  又是全场寂静,虽然这次比武没规定不能杀人,但是这样明目张胆的杀人这人还是头一个,不看他的面貌,只看他的武器也能猜出这人便是望雪楼的左护法“罗刹扇”萧蒙。

  虽然这萧蒙比不上血鸢和万青山出名,但是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名魔头了,杀人不眨眼,全凭心情,扇子一抹便带去一条性命,而且连女人也杀,所以造成了没女人敢对长得玉树临风的他表露爱意,只因表露了爱意的都被他杀了。最变态的是他极为爱慕血鸢,爱慕到血鸢出现过的地方他必要去走一遭,但是就算这样他也和江湖人一般没见过血鸢,纵使没见过,他也爱得极为疯狂,放言“若是血鸢为男子我便为其断袖”,让江湖人为之侧目。

  听完耳边宁东篱小小声的介绍,血鸢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这萧蒙对她的“爱意”她也只是在万青山打趣她的时候听说过,没想到这么“浓烈”,这万青山派他来不是为难自己吗?

  寂静过后,还是有那不怕死的,刚飞上去就被萧蒙秒杀下来,血飞舞在空中的景象极为恐怖却又极为美丽,像极了名为曼珠沙华的地狱之花。

  看萧蒙下死手,本来还想上去拼一番的人都不免退缩了。

  正当众人以为萧蒙拿到了这个名额的时候,却突然飞出两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个人提着另一个人上了台。

  宁东篱还在发愣间就被血鸢提着上了台,看着离得越来越近的萧蒙的那张极具男子气魄的俊秀的脸,他只觉得有一种一条小虫从他脚底窜到脑门的感觉,不自禁打了个寒战。

  看着眼前的两人,萧蒙觉得有些好笑,但没等他笑出来就感到了血鸢的不对。

  完全不存在!这个人的气场完全不存在!

  就算是武功再差的人也是会有只属于他的气场,但是血鸢没有!这是因为她当杀手的习惯,她在杀人的时候从来都是当自己不存在,特别是当她杀了那么多人后,杀气都凝聚了,更加让人感受不到她的存在。但是没有气场不代表没有实力。

  萧蒙也想到了这点,于是将全身的神经调到最紧张,注意力完全放在眼前那人身上,虽然他不清楚血鸢为什么带一个武功平平的人上来,但是那不重要,眼前这人让他感到极度危险!

  萧蒙先忍不住了,可以说他现在血都是沸腾的,他极度想要让自己的扇子染上这人的鲜血,热腾腾的鲜血!

  “唰”地一声,轻功运用到极致,瞬间出现在血鸢身侧,扇子一划,心中狂喜,得手了!

  下一刻,“叮”的一声,扇子被一股力量带着向前移了几寸却马上又旋了个弯向萧蒙的方向伸去,萧蒙抵达不住扇子后扯的力量,一松手,那扇子就飞了出去,他一眯眼,忙跳起抓住扇子。

  他竟连对手的武器都没看到就被打掉了扇子!奇耻大辱!

  在空中一个翻身,使出一招“井底照月”,刺向血鸢,这招看似是直直刺向对方的,但是这却只是一个虚招,在即将被对方挡住时手腕一转打开扇子便能将对方手腕给截断。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血鸢,这招“井底照月”她倒是听万青山讲过,于是不慌不忙地向右跨出一步,避开萧蒙直接的攻势,脚尖一点跃起,下落的萧蒙没想到血鸢会飞到空中,手臂无法立刻转过来,眼睁睁看着血鸢一掌出手便将他推出了擂台。

  十招之内胜萧蒙,众人今天第三次寂静了,眨大眼睛想分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宁东篱也一副痴傻样,他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萧蒙就被丢了出去,这是梦吧?这一定是梦·····不然就是那萧蒙是假的······对,那萧蒙一定是假的!

  宁东篱内心的小宁东篱捂脸流泪,他自己都不信啊······他就这样得到这个名额了?!

  血鸢看了看眼神涣散的宁东篱,正欲提着他走,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血鸢转头看着缩在角落的如蘑菇般的记录员,丢下“武林高手”四个字就抓起宁东篱走了······

  从此,江湖上没有武林高手这个人,却流传着关于他们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