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道长急匆匆的带着四叔便要走,忽然停住脚步,想了想又回转了来。

  吩咐一个道士拿来一件道袍让四叔换上,还给四叔扎了个道髻,乍一看,便是个留着满脸胡子的道士。

  扎发髻的时候,道长吩咐四叔道:“待会儿到你家太爷那里,我不让你说你就别说话,要不然,你家太爷急死了得算你头上。”

  四叔满头雾水的答应下来,心下却在琢磨着,这老道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

  ……

  到了老太爷的居所,道长一行三人那是长驱直入,根本不用通禀,直接来到了后宅。

  老太爷刚处理完族务,正在厢房休息,待会儿便准备午饭了。

  四叔和云瑶呆在门口,道长自己推门进了厢房。

  一见老太爷,道长便拱着手,满面笑容的说道:“赵老哥,大喜!大喜啊!天大的喜事啊!这不,害得我没吃饭就往你这儿跑了,你得管饭啊。”

  留在门外的四叔一听这话,气的满脸通红,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这牛鼻子老道!就这,还大喜?还天大的喜事?”

  老太爷一听这话,站起来惊讶地问道:“陈老弟,说说,是啥喜事?”

  道长满面红光的说道:“老道那师妹刚刚回来,她说了,小毅已经从天沟上来了。”

  四叔在门外一听,心里立刻破口大骂:“这牛鼻子,简直胡说八道!”便要跳进去拆穿道长的谎言;又想起道长说过万一急死太爷,帐要算在他头上的话语,不由的又停住了脚步。

  却听得道长又兴奋地说道:“还有你家耀武还活着,也一起上来了。”

  四叔实在是忍不住了,“噌”的一下就窜了进去,大声说道:“爷爷,这牛……道长骗人!”幸亏脑筋转得快,刚说了一个“牛”便改口了,要不然,这“牛鼻子”仨字便要脱口而出了。

  老太爷刚听到道长这震撼性的消息,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激动呢,倒是被后面跳进来的四叔给吓了一跳。

  老太爷一看居然是四叔,不禁惊讶地说道:“这不是承志吗?你怎么回来了?还穿成这个样子?你三哥和毅儿他们人呢?”

  又看见四叔忿忿不平地瞪着道长,老太爷疑惑地问道:“承志,你说道长骗我?道长骗我什么了?”

  四叔指着道长,愤愤地对老太爷说道:“爷爷,陈道长刚才跟你说的,是骗你的。现在小毅在天沟之下,那绳子也没了。小毅没办法上来,三哥叫我们回来求救的,这事可是十万火急啊。”

  老太爷诧异的问道:“什么绳子?”

  四叔焦急地说道:“就是那根攀岩用的绳子啊!没那绳子,小毅怎么上来啊?”

  老太爷“哦”了一声,一个头两个大了,一边是相交多年的老友,一边是自己的亲孙子;照理两边都不应该骗自己啊?

  老太爷看看道长,又看看四叔;到底该听哪边呢?

  这时,道长微笑着说话了:“老哥啊,先听承志说吧。”

  于是老太爷对四叔说道:“承志,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叔横了道长一眼,心道:“这可是你让我说的,真要出了事可别赖我。”当下,把赵毅什么时候下了天沟,半夜里绳子被人砍断了,三叔认定是王家那个王豹干的,然后三叔让他们回来求救,半路有人脚崴了,自己一个人昨天下午就赶回来了,按照三叔的吩咐,先到道观里找了道长,结果被道长忽悠着拖延了这么长时间的经过说了一遍。

  说完,很是担心地看着老太爷;生怕道长说的话变成真的,这老太爷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什么的,那颌阳赵氏便如天塌一般啊。

  却见老太爷听完四叔的话后,只是略有些愤怒,倒没有如预料般的诸如当场昏倒之类的事情发生。

  老太爷疑惑的看向道长,道长捋捋胡子,笑着说道:“我那师妹刚刚到的。”

  老太爷又看向云瑶,云瑶在四叔窜进来之后便也跟着进了屋;看老太爷看向她,眯着眼睛笑着点了点头。

  一看云瑶点头,老太爷哈哈一笑,说道:“哈哈,果然是喜事!是大喜事!天大的喜事呐!陈老弟,你这回得陪我喝两杯。”

  四叔一看,纳闷的不行,自己这一通说,说的可全是真的啊!这老道不过只说了一句话而已,那什么师妹的也不过点了点头,老太爷怎么就信了呢?

  心下正觉得委屈呢,老太爷对四叔说了:“承志啊,别愣着,一块儿吃饭去,吃完饭好好歇两天。”

  四叔拉着太爷的手,着急地说道:“爷爷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啊,你得抓紧想办法啊,迟了,就没办法救小毅了啊。”

  老太爷拍了拍四叔的手,慈和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急,只是有些事情,爷爷不方便与你说。你大可放心,陈道长是绝不会骗我们的。”

  听老太爷这么说了,四叔也只好放下心中的焦急和疑惑,闷闷地随着三人到外间用饭。

  道长此番布置,可谓用心良苦。这两个消息,无论哪一个单独抛出来,以老太爷七十多岁的高龄,都不一定能承受住。

  所以,便有了来之前对四叔的那一番吩咐,因为算准了四叔会在自己抛出那个喜讯的时候跳出来发难。

  只要四叔一跳出来,便能打断老太爷的思绪,再让四叔将不好的消息叙述一番,老太爷犹疑一下,再由云瑶来确定,老太爷便应该能承受得住了。

  此刻看来,果然如此;虽然老太爷还是高兴并略显兴奋,但完全没有那种大喜大悲神志受刺激之后的异常。

  道长捋着胡子微微而笑,很是欣慰。

  ……

  刚出厢房,便看到柳氏牵着思雨的手正走过来,一看见云瑶,思雨便放开柳氏的手,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脆生生的叫了声:“娘。”

  云瑶笑着抱起思雨,捏了捏思雨的小脸蛋,宠溺地问道:“小雨,娘这两天不在,你乖不乖啊?”

  思雨忽闪着大眼睛,仔细地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娘,这几天雨儿都很乖,很听小毅妈妈的话。”

  柳氏也在一旁笑着说道:“思雨很懂事,很乖呢。”

  云瑶笑眯眯地问道:“这几天有没有想娘啊?”

  思雨搂着云瑶的脖子说道:“嗯,雨儿白天不太想,因为白天小毅妈妈带着雨儿和小伙伴们玩;雨儿晚上睡觉的时候倒是会想娘,不过小毅妈妈每天都给雨儿讲故事,哄雨儿睡觉,所以也不是很想。”

  童言无忌,童言最真,听着思雨这实打实的大实话,众人大乐,连心中憋闷的四叔都咧着嘴呵呵直笑。

  自从赵毅住进老太爷的宅子开始,食不言寝不语的这条家训就被废了一半,用餐的时候,餐桌上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这几天虽然赵毅外出未归,但却来了思雨;思雨充满童稚的话语总是带给人欢快与轻松,所以,餐桌上的气氛依然如故。

  吃完饭,云瑶和柳氏哄着思雨去午睡。

  柳氏和云瑶一边哄着思雨一边絮叨些闲话。

  云瑶生来便在宗门之内,少有接触世间俗务,所以纯真依旧。

  柳氏知道,这位道长的师妹对赵毅青眼有加,也隐约知道,这次将思雨交给自己带,便是因为云瑶暗中前往保护赵毅;所以心中感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赵毅还没回来,暗中保护的人便已经回来了;也未曾听云瑶提起赵毅的情况,但是看云瑶的脸色和神情,应该没什么问题,所以也是只字不提。

  看柳氏如此沉得住气,自始至终只是温言细语,云瑶心中也自赞叹不已。

  思雨毕竟还只是个八岁的小女孩,有云瑶和柳氏两个人陪着,心里便踏实安定的很,听了一会儿两个人的闲聊,觉得无趣之极,慢慢的便睡着了。

  待得思雨睡熟之后,云瑶招呼着柳氏来到了对门老太爷的房间。

  老太爷房内,道长和老太爷正低声商量着什么,见云瑶和柳氏进来,便停了下来。

  老太爷招呼着云瑶坐了,对柳氏说道:“有个事情要和你说说,你坐下来吧。”

  柳氏敛衽一礼,说道:“谢太爷。”在下首找了张凳子坐了,等候老太爷吩咐。

  老太爷略作沉吟,似乎在考虑着如何说才好,过了一会儿,老太爷咳嗽一声,说道:“耀武还活着……”

  一听见这句话,柳氏“腾”地站了起来,看着老太爷。

  老太爷又说道:“毅儿把耀武救出来了,他们几个人,再过个四五天便能回镇子了。”

  柳氏看着老太爷,用手扶着椅子的扶手,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张开嘴艰难的问道:“老……太爷……,这是……真的吗?”

  老太爷点点头,慈和而肯定地说道:“是真的,这是道长的师妹亲眼所见。千真万确!不过具体的,还得等他们回来才能知道。”

  听着老太爷斩钉截铁的话语,柳氏又转头看向云瑶,见云瑶微笑着望着自己点了点头,柳氏脚一软,“嗵”地一声坐回了椅子上,拿手捂了嘴,“呜呜”地哭了起来。

  老太爷看着柳氏激动的样子,忽然想起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好像没有多大的反应啊?仔细的想了想,抬眼瞪了瞪道长,心里哼哼道:“这牛鼻子,居然把我也算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