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说得好听!

  冷非鱼轻飘飘地哼了一声。

  “鱼鱼,要不要吃点冰淇淋?”君无厌拿着未开封的冰淇淋盒子从船舱里钻出来,冲冷非鱼晃了晃。

  “我家鱼鱼不喜欢凤梨口味的,鱼鱼,你等着,我去给你拿香草味的。”

  君无瑕放下手里的鱼竿,朝船舱走去,与君无厌擦身而过的时候,不经意地撞了他一下,不重,只是擦着了他的肩头。

  冷非鱼漆黑的眸子紧了紧,君无瑕也太沉不住气了,先前他莫名其妙昏迷的事没有任何证据指出君无厌就是幕后主使,他这么明显地针对他,只会让君无厌更容易知道他的弱点,更清楚他在戒备什么,甚至更明白他追查凶手的事进行到了哪一步。君无瑕越是急躁地暴露自己的情绪,君无厌越是胸有成竹。

  “鱼鱼。”

  她还在胡思乱想,君无厌已经坐到了她身边,将手里凤梨口味的冰淇淋朝她面前递了递,“不尝尝,或者,比香草味更好呢。”

  “不了,”冷非鱼脸上的笑容淡雅且疏离,“我怕麻烦,习惯了的,不想轻易再去改变,凤梨……”

  她眼珠一转,扫到船尾处穿着比基尼,独自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的申洪珊,努了努嘴,“凤梨适合她,我还是喜欢香草。”

  君无厌无所谓地笑了笑,自顾自地撕开冰淇淋盒子的封口,舀了一勺含在嘴里,待它们化开之后,才喉结一动,慢慢咽下。

  MD!

  冷非鱼黑脸,吃个冰淇淋都这么骚包,这家伙最近是不是欲求不满?

  “无瑕的身体恢复了,最高兴的就是爸,这段时间爸的精神不错,看上去年轻了不少,脸上的笑容也多了。我想,过段时间爸就会将无瑕带到门里,让他熟悉各种事务。爸一直都有退休的心思,无瑕上手之后,爸就会彻底退下来。”

  君无厌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暗示什么,双眼平静地盯着手里的冰淇淋,嘴里碎碎念叨着。

  冷非鱼冷笑,是啊,君不诈是轻松了,轮到你紧张了,谋划了十多二十年,费尽了心思也坐不上那把椅子,你一定不甘心吧?

  在无瑕上手之前,你还会动手,只是这次没那么容易了。

  君不诈这次下了血本揪出凶手,他一定会让君无瑕毫无后顾之忧地坐上那个位置,否则他不会安心,“千手佛”也会倾囊相助,而君无瑕自己也有了戒备的觉悟,君无厌纵是有三头六臂,同时对付他们几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那几个老东西是何等聪明狡猾的人,一个初出茅庐的人要与这群以偷盗为生,诈骗为辅,顺手牵几副赝品的人斗智斗勇,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君不诈,不诈?

  呵,当年他就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以舌灿莲花的本事骗得了第一桶金,以此为资本,将“君子宴”壮大。

  三大门派各有所长,“君子宴”靠的是嘴上功夫,以一副君子的模样在温文尔雅中让对方双手将他们所求送到自己面前。在整个游说过程中,他们讲究“君子不妄动,动必有道;君子不徒语,语必有理”,他们会要求自己谨言慎行,凡事讲求合乎礼仪,不随便,每当有所行动,必定有其用意,至于话里究竟是真理还是歪理,全凭他们控制自己舌尖的心思了。

  “千手佛”,千手的意义不在“盗”,“造”才是千手的目的,剩下的“双子门”才是以亦真亦幻掩人耳目的方法偷龙转凤。

  所以三大门派不仅没有利益上的冲突,还因为利益而纠缠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垄断了东半球的黑暗事业。

  君无厌动君无瑕,无疑是在这群太岁头上动土,除非……

  冷非鱼蓦地紧了紧眼,斜睨着慢慢吃着冰淇淋的君无厌,难道他藏了一手?

  “鱼鱼!”

  君无瑕拿着紫色的冰淇淋盒子站在船舱口,面色不善地看着对面两人,良久,才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喏,给你的。”

  他将冰淇淋往冷非鱼怀里一塞,自己坐到了一旁,埋头继续捣鼓鱼竿。

  生气了?

  冷非鱼额角抽搐地看着又进入僵持状态的君家两兄弟,认命地起身,走了过去,“无瑕,我一个人吃不完,你帮我吃一点。”

  拿起塑料勺子舀了一勺,直接递到了君无瑕面前。

  似乎是迟疑了一下,君无瑕就着她的手吃了。

  “我不喜欢你和我大哥在一起。”将冰淇淋含在嘴里,他小声嘟囔道。

  “我也不喜欢,”冷非鱼自己吃了一勺,温润的舌尖乍一下接触到冰冷、软腻的冰淇淋,还没分辨出它的味道,就愉悦地颤抖了一下,惬意地舒了口气,她慢悠悠地说道,“想个办法把他和申洪珊凑成一对儿吧,这两人看着就讨厌。”

  君无瑕乐了,朝她身上靠过去,狗腿地说道:“我知道有一种药,可以……”

  “嗯?”

  迎上冷非鱼犀利的眼神,君无瑕心虚地别过视线。

  “你在床上也没白躺啊,还知道媚、药,说吧,藏了多少,看上谁家姑娘了,什么时候动手?”

  听到冷非鱼阴恻恻的声音,君无瑕慌忙解释道:“不是那样的,是、是……”眼角瞟到莫曹端着饮料走过来的身影,君无瑕大义凛然地指着他,“是他,他告诉我的。”

  冷非鱼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冷辰旭一手拿着鱼竿,一手提着工具箱走了过来,“鱼鱼,爸给你钓金枪鱼,晚上我们加菜。”

  君无瑕忙不迭地狗腿道:“还有我,我也能钓。”

  几人说笑间,远处出现马达的声音,众人齐刷刷地抬头,循着声音望去,这是深海区,是钓金枪鱼的最佳场所,不过,这片海域很大,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同时垂钓的情况,所以当下众人心里都十分好奇。

  由远及近的并不是游艇,而是快艇,乘坐快艇垂钓的人很少,毕竟快艇的空间有限,垂钓者带不了太多的东西,而且快艇没有游艇平稳,遇到块头大的金枪鱼,很有可能连人带船被拽回海里,就连老手,也不会选择快艇垂钓。

  “诶,是百里锁。”苗佛苓将手放在额头,遮住头顶的太阳,眯着眼睛看着快艇上的人。

  “把他们叫上来。”

  冷辰旭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百里锁是钓金枪鱼的高手,有机会切磋,他自然兴致勃勃。

  苗佛苓用力挥了挥手,船上的三人似乎看到了她的动作,驾驶快艇的人减慢了速度,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问过他的意思之后,将快艇靠向了游艇,三人上了船。

  “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既然大家这么有兴致,怎样,比一局?”

  冷辰旭冲百里锁晃了晃手里的鱼竿。

  百里锁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面无表情地将手伸向身后,接过了渔具。

  冷非鱼站在人群最末处,顺着他的手望向那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是他!

  那日她在沙滩上遇到的冷漠男子!

  他是“双子门”的人?

  可是……

  冷非鱼皱起了眉头。

  她在“双子门”十多年,从未见过这号人物,他也不可能是大当家最近才招募进来的。

  三大门派对成员的筛选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所有的门徒都是在三岁前进入门派进行训练,彼时他们的记忆尚未完全开化更容易被洗脑,也可以更彻底地与过去断绝联系,真正成为以门为依仗的“门徒”,孑然一生,依附“门”而生。

  “双子门”除了“明派”和“暗者”,还有更隐蔽的一支,他们被唤作“刺”,相比“暗者”在夜间的行动,“刺”的行动更为诡异。“盗”当中,有“明偷”,这种任务金额都在百万以下,由“明派”接手;“暗抢”,有巧取豪夺的意思在里面,见不得光,而且暗抢的一般都是百万以上的东西,由“暗者”完成。除此之外,还有种任务,也是最为神秘、最为凶残的一种——“刺”,“刺”的不是物件,而是人,清除物件的持有人,彻底改变它的主人,“刺”者,从小接受炼狱般的训练,在“炼狱岛”上环境最恶劣的地方生存。

  冷非鱼确定这名男子一定是“刺”,他身上的气息足够表明他的身份,只是大当家带个“刺”到岛上做什么?

  他们不是一直都呆在“炼狱岛”上自生自灭,只在有任务的时候才被接出岛吗?

  冷非鱼对冷漠男子的兴趣很浓,一来因为他是同门,有亲切感,二来,她在门里十多年,第一次接触传说中的“刺”,好奇心大甚。

  感觉到她不加掩饰的目光,冷漠男子突然抬头,连眼帘都没抬起来又埋下了脑袋。

  冷非鱼失望地眨了眨眼,要知道他身上的气息虽然淡漠了点,可养眼啊,居然连个正面也不给她。

  “鱼鱼。”

  君无瑕猛地牵起她的手,将她往自己身边带了带,一双微愠的眼睛瞪着她。

  没心情解释,冷非鱼挣脱君无瑕的手回到了躺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