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突然,前方出现了骆方曾经在第一道透明封印前见到过的飘浮云海,只是这次的云海异常浓烈,翻腾的也更加汹涌,似乎骆方都能闻到一丝云雾的气息。

  “嚯!”陀螺原力钻进了云海内。顿时,骆方感到了一股似乎原力被黏住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后面拉扯衣服不让他前进一样,每前进一分,都要用出比平常多四五倍的力量。

  不过,骆方控制的变形原力非同小可,随着前进不住旋转,就好像探井钻头,在这浓稠的云海中如鱼得水,周围的云气被转的不停往旁边涌去。

  “哗啦啦……”只是一会儿云海就消失无踪,一张黄白色相间的巨大蜘蛛网出现在原力前,整张巨网犹如一座牢不可破的城堡盘踞在狭隘的通道上,牢牢的堵住了去往前方的去路。

  骆方看向那一根根犹如钢筋粗硬的网丝,意识一动,释放开变形原力使它回归成了一团,好使原力能保持更久。

  “这封印看上去很结实啊!嗯,不管了,先冲击试一试。”

  骆方控制原力又变形为陀螺状,“呼”的一下对直封印击撞而去。

  “铛!”

  犹如金属般碰撞的响声传出,随着陀螺原力的高速旋转,“嘣嘣嘣”,三根网丝被原力崩断,陀螺原力也消散开。

  “只断了三根,嗯,比我想的要少了两根!就算借助开天丹也最多再多断一根而已,而这道封印密密麻麻起码有五六千根网丝。”

  骆方也不气馁,他心中已经算出,按照这样的冲击速度,冲破第二道封印至少要花上两三年的时间,而一般冲击第二道封印的普通异能者却要花上至少六年,自己已经算快的了。

  骆方却不知道,他的封印足足比其他异能者要大了一倍,就连伏承天当初察觉到后也惊讶不止。骆方能两年就冲破这么巨大的第二道封印,不能说快了,而是非常快。

  这几天,经过与温茂的详谈,骆方也知道,这冲击封印并不能靠其他高等级的武者帮着冲击。因为除了四级究武者的高手外,别人的原力是冲入不了对方印记的。也就是说,在一个人有防备的情况下,别人的原力根本进不了对方的印记内,如果乘对方不注意或者对方愿意你冲入自己印记的话,这只能毁坏掉对方的印记原核,原核被毁将直接导致该异能者死亡。

  但是,究武者高手却可以用自己的原力冲入别人的印记,只要小心翼翼并不会毁掉对方原核,但帮着冲击封印也是不可能。因为要冲击必然要发力,一发力对方原核也会马上毁掉。

  至于五级皇武者却是可以帮助其他异能者冲击封印,但有几个人的老师是稀少的皇武者?就连温茂自己都没见过,所以就算有皇武者也根本请不动人家帮着冲击封印。当然,也说不准有这么一个幸运儿能得到皇武者青睐的,但依旧是太少太少。

  经过与温茂详谈,骆方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天伏承天把手印在自己背上查探原力,有可能就是把他的原力冲入了自己的印记中查探,这份能耐连温茂这个烈武者也办不到。那就是说,伏承天至少是究武者后期以上的高手,至于伏承天身怀哪种异能,骆方并没有看见他展示过,所以还是猜不到。

  “嗯,慢慢来!有的是时间。我现在先琢磨琢磨用变形原力创几招运用原力的招式,在刚武者阶段把我的原力威力发挥到最大。现在我虽然可以打败普通的劲武者,但若是碰上个懂得使用原力招式的劲武者,就说不准谁输谁赢了!”

  骆方缓缓伸直盘得有点发麻的双腿,感到印记内一阵空虚,原力漩涡处虽然汹涌澎湃,但凭借现阶段的实力,再也调用不出丝毫原力,只有休息一晚等待原力慢慢恢复。

  “若是有几颗温茂老师说的回原丹就好了,现在吞下后原力马上恢复,又可以继续冲击封印!”骆方不禁幻想起来,“不过老师说,因为没有药师,回原丹非常稀少,在整个联盟内也不多了。只能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才能带一两颗用来救命用,一般任务根本想都不要想。”

  骆方双手枕着头躺在床上,两眼盯着窗外浩瀚的星空,双耳听着不知名的虫叫,翘着二郎腿不停晃动,脑袋里胡思乱想着。

  六天后,武场大厅内。

  一群人正围着骆方你一言我一语谈笑欢畅,狄同和阮正恩赫然也在其中。

  一个高个青年手搭在骆方肩膀上,开玩笑道:“骆方,你什么时候教教我们怎么使用原力啊!听他们说,你的原力威力惊人啊!连阿尔杰都挡不住被你打败,不要一个人藏着掖着嘛!”

  “去!”狄同一脸笑意,伸手打下了高个青年搭在骆方肩膀上的手,“我说你啊,天资没有骆方好,就别在这儿讨教来讨教去,你的本事本来就差,跟你讲顶个屁用!”

  高个青年毫不在意,嬉笑道:“我这人就喜欢好奇嘛!要不然,我还一直想问你,这几天上公共课的时候,盯着人家小芸看什么?你是没看见自己那副饥渴样,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口水流了一地!哎,你到底看上我们苦命的小芸哪点啦,我马上让她改总可以了吧!”

  众人哄堂大笑,骆方也捂着肚子哈哈大笑:“我说这几天狄同是怎么了,连与他异能无关的公共课也跑去上,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狄同一脸尴尬,但因为脸皮厚,脸红别人也看不出。此人虽然性格豪爽,但一提起男女这方面的事就如同被骨头卡住了喉咙,此刻一被旁人嘲笑,站了半天也放不出个响屁来。

  阮正恩和狄同要好,见狄同尴尬,忙岔开话题:“哎,骆方,那阿尔杰听说醒来后就被送回英国养伤去了,都说他虽然受伤重,但他的家族要治好他的伤却很容易。你说,他会不会对你怀恨在心啊!”

  “怀恨就怀恨呗!”骆方摸了摸棒球帽,毫不在意道:“既然要和他对战,早就想到了结果。不管谁输了都怀恨,难道就不战了吗?”

  “本来就是嘛!”

  “对,怕他就不会接他的挑战了!”众人七嘴八舌附和。

  此时,大厅内的显示屏画面忽然一换,一道白色背景占满了屏幕,“嘟嘟嘟”,三个红色大字显了出来——任务令,下面又是一排同样意思的英文。

  骆方等人全部静下声来,包括武场大厅内的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向屏幕……

  “第1326号任务令:任务一,寻物,王夏飞、阮正恩、柏克三人接令;任务二,刺杀,理查德……五人接令;任务三,保镖,朱乐、狄同、骆方三人接令;任务四……”

  随着任务不断显示,骆方等人眼睛也开始发亮。

  “喔,我有任务!”

  “我也有任务了,终于等到了!”

  “啊,刺杀,不知危不危险,这次麻烦了!”

  大厅内,议论声此起彼伏,有的人高兴,有的人担心,而骆方也显得很兴奋,与一边的狄同、阮正恩还有那高个青年朱乐不断交流着……

  随着十个任务分发完毕,屏幕上显示出最后一段话:请接令者三日后到武器室领取武器装备及药物,领取后即刻出发。

  “我们三人一组,不知这保镖任务是保护谁啊?”高个青年朱乐兴奋道。

  “你们千万别给保护到那种大胖子!”接到任务一的王夏飞讪讪地道:“上次我去给一个大胖子当保镖,那死猪什么都要我做,什么端茶倒水、洗碗擦地,差点没把我累死。有时候真想给他那胖脑袋上来一拳!”

  “这次你就轻松了嘛!和阮正恩他们去找东西。”朱乐羡慕道。

  骆方只是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调侃,并没开口说话,这接任务他还是第一次,所以对什么任务他都有新鲜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麻烦。

  五洋联盟分派任务给各个异能者,不光有锻炼异能者的意思,更多的是,能要求联盟办事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人。这些人可以给联盟提供充足的资金来源,而且每一件任务也利润可观。既有钱收,又能锻炼联盟的成员,所以五洋联盟何乐而不为呢?

  “那我们有没有什么报酬?”骆方此时想到了这个问题。

  “你还想要报酬,联盟每年给你一千万还不够你老人家花啊!”朱乐嬉笑道。

  “嗯!呵呵……”骆方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骆方住宅。

  “哥!”

  骆方一进门,骆情就欢快的飞扑过来,骆方看着一脸高兴的骆情,道:“怎么,现在学校里没人敢惹我的妹妹了吧!

  “谁还敢!”骆情笑嘻嘻地道:“那霍伯特还没来上课,可能在家里养伤吧!但他的那帮手下,昨天在学校餐厅里遇见我,吓得躲得老远,还时不时偷偷看我坐的这一桌,一脸的惊恐模样,好像我长得像妖怪似的。哈哈!”

  “我看你不像妖怪,倒有点像是妖精!”骆方打趣儿道。

  “哥……”骆情露出埋怨的眼神,随即把骆方拉到一边,悄声道:“哥,你那天不是打电话问我,那些课桌椅被毁坏,学校要我们赔多少损失费吗?我后来亲自找校长询问,校长却说那个蒙特利尔分会长伯恩已经全部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