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洛天将花亦飞安置妥当久久不见慕娉婷请得曲竹前来,便亲自前去。

  花厅之中苍松,曲竹,叶明珠,云姽婳,扬子龙,个个神色凝重,扬子龙长长一叹道:“沈兄行事向来有度,我想他自由分寸,花亦飞突然悔婚也不一定就与他有关,明珠你又何苦钻牛角尖呢?”

  云姽婳亦是劝道:“公子并非薄情寡义之人,他既然与你结百年之好,就不会负你,你这副模样叫人看了心疼呀!”

  叶明珠目中噙着盈盈粉泪,咬了咬唇,幽幽地道:“我为何不能像她那样呢?她总是无怨无悔的付出,而我却总想着回报,只要他对我一个人好,我的心窄到容不得他对任何人好,我这么自私,也难怪他要对花亦飞念念不忘了。“

  云姽婳微微一笑道:“话不能这么说,你容不得他对别人好那是因为你爱的热切,要的强烈,公子他心细如尘又怎会感觉不到呢?你这样热情如火的姑娘,天底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否则公子又怎会选择你呢?“

  曲竹颔首道:“他已娶你为妻,你难道还放不下么?亦飞毕竟是他的旧爱,更何况是他负了人家,如今自然也希望她能有个好的归宿,婚礼骤然发生变故,他又岂能袖手旁观?你心中不快,待他归来,二叔让他给你道个错,解释清楚,可好?“

  叶明珠神色黯然,摇头悠悠地道:“我嘴上虽是埋怨,其实心里一点儿也不怪他,只是觉得对不起花亦飞。一路回来,她那副凄冷的神情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她几次救我性命,而我不仅之恩不报反倒横刀夺爱,我真的恨我自己!“

  扬子龙道:“她…她救你性命?“

  叶明珠喃喃地道:“不错!她也曾去天山为沈洛天寻找雪莲,我在天山脚下遭猛虎围攻,是她舍命救我的,而冰雪连也是她给我的,当日她托燕归来送我会襄阳并谎称她被猛虎吃了,我以为她死了,未免沈洛天伤心便对此事只字未提。洛阳牡丹花会再见,我心中虽是惊恐,担心她又来抢沈洛天,但更多的却是惊喜,锦湖花园我们被曲流觞设计,也是她拼了命救下我与慕容晟的,她心中虽是恨我,却几番救我,而我…”说到此处她已潸然泪下,无法再言语。

  扬子龙浑身巨震,失声道:“她果真有上天山?”

  叶明珠哽咽道:“我…我亲眼所见,又岂会有假?”

  扬子龙面色大变,讷讷地道:“算算时间,她根本无暇会襄阳暗算朱颜,如此岂不冤枉了她?”

  叶明珠泪雨如下,自责道:“这都怪我,我若早些说出这些事,也不至于闹出误会。”

  曲竹闻言接口道:“她被冤枉的事情又岂止这一件?”他长叹口气道:“去年端午那夜所发生的事也非她所为。打伤明珠,害扬夫人流产的另有其人。那晚我在院子里随便走走突见三条人影相继飞掠而出便跟了上去。那第一条是扬少侠,第个便是洛天,至于第三个却是亦飞姑娘,我一直盯着她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碰过明珠与扬夫人,想来真正的凶手必是易容成了亦飞姑娘,伤害明珠与朱颜再嫁祸给亦飞姑娘。

  良久未发一言的苍松忍不住厉声道:“二弟!这等重要的大事你为何不早说?”

  曲竹轻轻叹息道:“我只道亦飞姑娘会给洛天解释此事,我再从旁作证,谁曾想她们几个对此事都闭口不提,竟似未发生一般,再后来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许多事情早已将此事撇到了一遍。亦飞姑娘离开襄阳以后我见众人对此事都已释怀便未再提起,只是暗中调查,扬夫人遇害我虽怀疑是同一人所为但却无确凿证。当日那人大哥你也见过,简直与亦飞姑娘一模一样,若非我已有先见之明,也绝对不会怀疑此人的身份。”

  他语声微顿又接道:“去年九月初,她与洛天一道来襄阳,扬少侠找她报仇她亦未做解释,这使得我不由产生怀疑,那假冒她的人会不会与她有关,否则那人又怎会与她神似而她又任由那人栽赃嫁祸,而不做任何解释呢?”

  叶明珠哽咽道:“当日她已改名换姓,自然无法解释,却不知她隐瞒身份为的是哪一般!”

  “自然是为了沈大哥,你以为她向你一样挟恩自重么?”众人闻声望去,慕娉婷已朝着花厅走来。一双明如星辰的眼睛睥睨着叶明珠,目中尽是不屑神色。

  叶明珠见她如此言语也顾不得的问她为何来此,只道:“为了沈洛天?”

  慕娉婷转眼望向一厅诸人颔首为礼,方幽幽地道:“黑雪莲内含剧毒,亦飞姐姐以内力将花中毒素尽数吸入体内,以真气将它聚在丹田之中,却明白不能久长,所以才诈死。洛阳巧遇,她自知命不久矣,自然不肯惹沈大哥伤心,于是便改名换姓,否认自己便是花亦飞的事实。”

  众人闻得她这番言语,无不为之怆然,曲竹心头一动,皱眉道:“不该如此呀?”

  慕娉婷道:‘此话怎讲?“

  曲竹叹道:“当日洛天被亦飞姑娘一剑穿心,性命已休,亏得亦飞姑娘将真气尽数输给他,他方才得意起死回生。亦飞姑娘内力尽失,又何以支撑三月时长重返襄阳呢?“

  苍松失声道:“真气尽数输给洛天?二弟!你怎知此事?“

  曲竹神色颇为黯然,语音中带着不易觉察的颤抖,道:“洛天起死回生当晚我在松涛馆发现了正欲离去的亦飞姑娘,交手之际我发现她内力尽失,意欲问个明白,她却已决然离去,后来想到洛天伤的那般重却还能起死回生方才明白过来。“

  苍松黯然长叹道:“她将真气尽数输给洛天,内力尽失,独自离开襄阳,拖着虚弱的身子上天山,寻得百年难得一见的冰雪连,历经的磨难是我们无法想像的!”

  扬子龙的眼圈竟然红了,叹道:“她必定有什么奇遇,否则怎能寻得雪莲呢?

  叶明珠泪如涌泉,颤声道:“不错……洛阳再见之时,她的武功较之以前更加的高深莫测了……“

  慕娉婷咬咬唇截口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亦飞姐姐人那么好,自然会有善报,而你这种恩将仇报的人,就算是走一时好运,到头来也终究不会有善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