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天空的云雾慢慢的增多了,云雾底下的碧绿森林仿佛感觉到了空气中突然弥漫的湿气,喜欢水分的树木们纷纷在细润的风儿的吹拂中轻颤着,诉说着自己心里的愉悦。

  森林里的一间小屋子,一名青年人跟一名女子对望着,这可没什么含情脉脉之说,相反的两人还有看似还有些矛盾,女子的粉嫩的唇微微撅起,眼睛略带一丝水雾,但那坚定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女子的倔强。

  望着眼前的女子,天瑕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早上到现在,天瑕子几乎用了自己知道的一切方法想让这个女子离开,但这女子就是不离开,就算用自己的武力逼迫,女子也只是被吓的挂起泪珠,但却还是倔强的跟她对视,仿佛不惧怕他似的,虽然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好吧,你可以留下来,不过问我有个条件。”天瑕子略有些无奈的说道。

  冷翎微蹙了下眉头,眼睛盯着天瑕子,见到天瑕子无奈的脸孔,嘴角才微微的勾起:“什么条件?别说又让我离开羽墨哥哥,我不会离开他的。”说着,女孩还故作紧张的望着天瑕子。

  天瑕子摆了摆手道:“你可以留在这,不过你必须退出离我们三尺以上。”

  “为什么?”冷翎疑惑的望了下天瑕子一眼。

  天瑕子瞥了她一眼,随后缓步走向羽墨:“如果你想继续留下我也无所谓。”说着也不再理会冷翎了,他直接把躺在床上的羽墨扶起。

  冷翎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的望着天瑕子的举动,他要干什么呢?虽然有些担心羽墨,但看天瑕子刚刚对自己的凶不过不敢下手的摸样,她隐隐的感觉天瑕子不会对自己等人起恶心,所以也就由着他了。

  天瑕子手放在羽墨身上,第一个动作就是……。

  “啊!你要干什么?”冷翎猛的用小手捂住了下,转过了头,小脸红彤彤的,天瑕子居然把羽墨的衣服给脱了。想到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裸体,冷翎的小心肝不由的躁动起来。

  就在冷翎不知该如何做的时候,脖子一疼,眼睛便慢慢的暗了下去,身躯也慢慢的往下倒去。一双白皙的手迅速的将其扶起,天瑕子笑着望着怀中的冷翎,摇了摇头,心道:果然还是个小孩。不管她有多倔强,但经验不足永远都是一个巨大的缺点,如果说刚刚天瑕子是她的敌人的话,恐怖,先现在她便不再人世了。

  天瑕子扶起冷翎,缓步向床上走去,他起坏心了?错,活了几百年的人妖,哦,应该是妖人,才不会对一个差自己几百岁的小女孩有感觉呢。

  来到了床边,把昏睡过去的冷翎放在羽墨身边,然后不理会冷翎,目光重新投向了一边的羽墨,手一动护起羽墨,一松,羽墨的顿时盘坐起来,眼睛微闭着,显然还处于沉睡状态。

  只见天瑕子手掐着手诀,嘴里念念有词,大手缓缓的伸出,抓住羽墨的手,另一个凌空虚点几下,羽墨如同糟了重击,身体轻晃,仿佛就用往后飞出,但在天瑕子的手的控制下倒也退不了。

  随着天瑕子的的手的起落,羽墨的脸涨的越来越红,身体也从开始的微微颤抖变成了剧烈颤抖,见到这情况,天瑕子的手也不放慢,反而更加的快速,慢慢的从羽墨的身体溢出了一些淡淡的金黄色气体,羽墨的脸涨的跟牛肝似的,身体不断的挣扎着。

  天瑕子见到这种情况,顿时微微一笑,手一动,戳中羽墨的额头,刚一被戳中,羽墨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其身体外徘徊的金黄色气体便如同遇到黑洞一般,疯狂的向羽墨的额头冲去,一道道的气体全部化为一道道的液体进入了羽墨的额头,随后在他额头上停了一会儿,便隐入羽墨的经脉中,被其吸收了。

  就在这时,羽墨的眼皮动了动,猛的一睁开,羽墨的表情略带一丝警惕,随后变成疑惑。

  羽墨记得自己在与鹰爪老人的战斗中,负了伤,身体里的灵力也乱成粥,据他的估计正常的情况下,他想安静的恢复身体,需要的时间绝对不会少于一个月,原本还以为自己参加不了独罗宗试炼,现在他居然感觉身体有些已经恢复了,灵力也不在像打斗过后那么凌乱,虽然实力还是需要时间恢复,但最少能自己已经能行动了,也就是说独罗宗的试炼还是有机会的,羽墨的目光落在眼前的这位青年身上。

  “你……”羽墨想了想,仿佛想记起眼前这略有些熟悉的人似的。

  天瑕子也不道破,只是含笑的望着羽墨。

  突然羽墨猛的惊醒:“我记起你了,你是在我晕过去的时候看到的人。”

  “这么说来,我是被你救了?”羽墨脑中一转顿时道。

  听到羽墨的话,天瑕子微微的惊讶了下,羽墨那时受到那么重的伤在加上灵力透支,居然还能在昏迷前记住自己,这可不是一般的体修能做到的事呀。想着想着天瑕子不由的抚摸起自己手中的羽扇。

  羽墨望了望周围,见到自己床上同样躺着的冷翎,羽墨微微一惊:“她怎么了?”,他记得自己晕过去的时候冷翎还在一边躲着,莫非自己晕过去还发生了什么?

  手伸了过去,在冷翎的身子上翻动了下,仿佛想找出冷翎的伤口,但不管他怎么找都找不到。

  咳咳,就在羽墨的大手在冷翎身上摸索的时候,一阵不适应的咳嗽声传出了。

  羽墨转了过头,一副警惕的望着天瑕子:“这是什么地方?还有她到底怎么了?”虽然自己可以肯定自己是这人救的,但是他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要救他,在加上冷翎的昏迷,这就让他更加的警惕了。

  “呵呵,她只是暂时昏过去而已,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这你可以放心。”天瑕子说着手中不经常扇动的羽扇也开始轻轻的摆动起来了。

  闻言,羽墨微微松了口气,只要冷翎没事,那就好说,回头望了望四周:“其他人呢?”

  “你说的是那几个小子是吗?他们现在已经去休息了,也就这个小丫头不去休息,明天的独罗宗的考验可不是那么好过的哟。”天瑕子含笑道,他倒是提醒羽墨独罗宗的事。

  羽墨微微一愣,随即默然了,遇到朱洛霸那些人的时候,就知道会影响到去独罗宗的进度,却没想到自己居然一时大意,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感觉到羽墨的心理变化,天瑕子暂时也说什么,就静静的等羽墨从那种状态回过来。

  过了良久,一句轻飘飘的声音从这间不大的房间内响起,“你是什么人?”回过神来,羽墨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天瑕子的身份,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天瑕子,仿佛想看穿天瑕子的心理似的。能从朱洛霸等人手中救下自己,此人固然不会是泛泛之辈。

  天瑕子微微一笑,遇事波浪不惊,是个好苗子,心想着,嘴上道:“独罗宗水月峰天瑕子。”

  闻言,羽墨登时露出了一丝惊讶,天瑕子这名字他自然听说过,水月道人的大弟子!惊讶了下,羽墨随即便露出了疑惑,按理说天瑕子应该是一直呆在独罗宗内修炼,如若没有师门的允许他是不可能出的了独罗宗,而当时自己却是在独罗宗的外界,他不应该出现在那里才对。

  仿佛是读懂了羽墨的疑惑,天瑕子含笑道:“本人奉师尊之命前往罗森林寻找有缘人,收其为徒。”说着天瑕子的目光闪烁着一丝狡诈望着羽墨继续道:“现在我问你,你愿意你愿意成为我的徒弟么?”

  微愣了下,羽墨心念一转道:“成为独罗宗的弟子不是要通过试炼么?”

  天瑕子含笑道:“以你的天赋,我想着小小的试炼也只是小孩玩过家家而已,没什么可取之处,不过你的那几位朋友倒是要经过试炼,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这是已经是独罗宗界内,也就是说你们已经通过了罗森林的试炼了。”

  闻言,羽墨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喜,不过也就一丝而逝,忽然想到了什么,羽墨挂起一贯的微笑,抬头:“我想知道,成为你的徒弟有什么好处。”

  听到羽墨这一句话,天瑕子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以天瑕子的实力,如果要收徒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修真者会连滚带爬的跑着、哭喊的要自己收他们,但由于天瑕子生性不喜受约束,几百年来也从未收过一个徒弟,今天难得的想收徒,却遇到了这么个活宝,一上来就要好处。

  不过羽墨个性还是对着天瑕子的胃口的,他最讨厌一些扭扭捏捏的人,所以对于羽墨的问,天瑕子倒是没有多少反感。

  “呵呵,你小子到挺直接的,不过也挺对我胃口的”说着天瑕子手一动,一道白色的光芒便被其抓在手中,羽墨在刺眼的光芒下略有些不适应的眯起了眼,从眼角的余光羽墨惊讶的发现,在白色光芒的四周居然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波动,武器能散发出波动的不多见,波动的产生主要就是武器灵气对空气的天地元气所产生共鸣所引起的,会有灵气的武器,最低的级别也是在二品灵器左右,莫非,天瑕子拿出的是一把灵器?

  光芒慢慢的弱下来了,羽墨这才看清了天瑕子手中的物体,两个白色的套子,如同白玉一般在阳光的照射下,隐隐的有道道流光流动,羽墨微眯了下眼睛,他发现这物体果然是一把灵器,而且品级还不低,居然是一把三品灵器!要知道想羽墨的父亲,微凌门的掌门人,羽怒手中最为宝贵的武器也只是一把不入流的七品法器而已,而天瑕子一出手就是把灵器,这不由的让羽墨对这个独罗宗印象再次的加深了一点。

  其实羽墨不知道,天瑕子在独罗宗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牛人,再加上他是水月道人的得意弟子,其所有的武器自然不会是凡品,能拿出这种武器给自己徒弟的人在独罗宗中也就是那么寥寥无几。一般的进入独罗宗的哪会有这么好的机会啊。

  见到羽墨略有些惊讶的脸,或许是没看到自己想像中那么兴奋,天瑕子不由得一征,心道:“这小家伙的胃口看来不小。”

  “剑修者注重的武器,而体修者则相反,体修最注重的是防具,这双护腕,名为:流光护腕,三品灵器,防具嘛,最主要的作用自然就是防御,这可是件不可多得的防御利器,想当年老子还被这小东西救了几次呢。”天瑕子的手轻轻的抚摸着。

  三品灵器自然是好东西,不用某人说羽墨也知道,其实羽墨身上的武器倒是多的去了,而防具倒是一件也没有,见到流光护腕,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在经过天瑕子的解说,羽墨的眼睛就顿时放光了。

  “嘿嘿,小子别着急,这件只是为师的见面礼而已,如果你答应跟着为师,为师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这妖人的话,怎么这么像黑社会老大说的,羽墨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我得不怎么喜欢吃香,所以就免了。”闻言,天瑕子微皱了下眉,突然羽墨话锋一转:“不过如果你能让我的伙伴陪我一起进入独罗宗修炼的话,那倒是可以考虑。”

  闻言,天瑕子笑了:“哈哈,小子,老子答应你了。”

  听到天瑕子居然这么爽快,这下轮到羽墨愣住了。

  见到羽墨的表情,天瑕子更得意了,心道:知道师父我的厉害了吧。

  “现在你也算是我的人了,接着。”把流光护腕交给羽墨,天瑕子笑道:“你的那几个朋友早就已经有人关注了,就算没有为师,他们也可以不经过考验进入独罗宗,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也挺累的吧,明天的试炼,你也可以去看看,虽然也没你什么事了,不过历练一下也不错,今天你就先休息吧,我还要去把任务完成呢,嘿嘿。”

  一道水蓝色的光掠过,天瑕子的人影顿时消失了。

  瞬移?!羽墨微愣了下,随即一笑,望着房顶。

  独罗宗的考验呀,也许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