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天辰
作者: 皓都
字体: 特大
颜色:          

  吉布廉这一拳是算计好的,他让城卫军去偷袭阿辰,目的就是让阿卓分心,自己却暗中将全身的地元之力凝聚在右拳之上,毫不犹豫的砸在阿卓的胸口,这一拳确实让阿卓受了不轻的伤。

  阿卓带着阿辰跳窗逃出后,一路不停迅速跑向城南方向来到城墙脚下,找了一处没人看守的地段一个纵跃越过墙头,阿卓本就受了伤再加上带着阿辰翻墙在越过墙头时提着的一口气突然之间涣散,又是一口血从口中吐出接着直接晕了过去,两人直直向地面坠去,阿卓受伤让阿辰很是内疚,二话不说扭着身子垫在阿卓身体之下摔向地面,一声沉闷的声响过后没了动静。

  “来人,那小兔崽子受了伤还带着一个人,不会走多远的,发动所有城卫军挨家挨户的搜,本城主在此发出城主悬赏令,有擒获他们两人其中任何一人者,可得赏黄金千两另有意向者可顶替铁威话事人之位,为城主府办事!”吉布廉当众悬赏。

  千两黄金对一些好事之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吸引力,但是另外一条‘承诺’,上心的人就多了,‘顶替铁威,为城主府办事’这句话的意义可就深了,完成悬赏任务的要是一个组织的话,那完全可以在城主府的扶持下成为另一个黑龙帮;就算是单人的话,那也算是城主府在外面的话事人,铁威的权利,那可是所有除城主府以外的人都羡慕和垂涎的。

  吉布廉话毕,便有头脑灵活者追向阿卓两人逃跑的方向。不过喝口茶的时间,周围所有人便都散去,最少有八成人是去追捕阿卓两人。

  一盏茶的时间,足够一个地帅带着一个人跑出很远,更何况阿卓了拼了命憋着一口气直接出来城墙,代价却是伤上加伤。

  城南城墙外侧,阿辰首先清醒了过来推了推阿卓,见其没有任何反应叹了口气,阿辰看了看眼前近三十丈宽的护城河,皱起了眉。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是无双城,不是我们日升城,有些事还是避嫌的好!”护城河对岸,一个老仆劝说着自己的小主人。

  “不嘛,秦爷爷,人家好不容易乘爹爹出去办事骗了娘亲才跑出来的,人家还没玩够呢,我不依,我不依嘛!”一个八、九岁身穿一套粉红色锦衣,留着马尾、鬓侧扎着麻花辫的超奶气小女孩正嘟着嘴耍着小脾气,另看此女孩衣上少许名贵佩饰就知必是某大富大贵之家的掌上明珠。

  看着女娃委屈的快掉下眼泪的表情,秦姓老者朗声大笑:“好好好,依你就依你,不过三天之后你爹爹就会回到日升城,到时候你必须跟爷爷回去!”

  “恩,爷爷真好,咯咯咯……”奶气女孩破涕为笑。

  “咦,河里怎会有两个小孩?”秦姓老者看着对面正拖着阿卓在护城河里折腾的阿辰疑惑道。

  阿辰知道想要逃出去就不能被人发现,城桥方向肯定是不能去了,必有人在那守着,目前只能强行度过护城河,以前乞丐爷爷强迫着自己学一些野外求生技能,现在看来是很正确的决定,只要过了河去城南破庙找到乞丐爷爷就没事了。

  “秦爷爷,他们要跳河,快救他们!”奶气女孩急得直跺脚。

  秦姓老者稍一犹豫,便一提气施展轻功水上漂向阿辰他们方向渡去,老者费了好大力气才将阿辰两人拖上岸来。

  “咳咳,卓老大,咳咳……”阿辰强忍着呛水后的难受,第一件事便是查看阿卓的情况。

  老者一只手搭上阿卓的手腕号起脉来,只见老者的眉头一会皱起一会舒平,阿辰的心也跟着提起、落下。

  这时老者才想明白为什么刚才这个小孩为什么一直没有挣扎,原来是受了不轻的伤已经昏了过去,看着阿辰眼巴巴的盯着自己,老者没好气的说:“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伤又被水一呛,气息有点乱,静养几天就好了,明知到他受了伤,你怎么还把他往水里送。”

  “不是这样的……”阿辰刚想解释一下,就见远处城门有一群人正乱糟糟地向城外追来,“老爷爷,现在我们正在被别人追杀,我卓老大又受伤了,我没办法带着他安全离开,我去引开那些人,请您务必将我卓老大送至城南破庙,那里自会有人答谢两位,拜托!”

  阿辰神情一定,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女孩,“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上官静儿,我爹爹是……”上官静儿只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那懂得那些尔虞我诈,便随口说了出来。

  “小姐!”老者连忙打断小女孩的话,“老夫秦耀,小兄弟拜托的事,老夫记下了。”

  “我秦爷爷不会不管的,爷爷是吧?”上官静儿笃定的说,一边可怜巴巴的望着秦耀。

  秦耀叹了口气,苦笑着摇摇头,算是默认了。

  阿辰冲老者点了点头一转身向城门跑去,就算只套出此女孩的姓名,看她的打扮穿着必是有权有势之人,日后如果需要寻找应该也不难。

  老者盯着阿辰的背影暗叹,这小子小小年纪心机倒是蛮深的,看来老头子得要走一遭城南破庙了。

  秦耀转身将阿卓托上后背,用力颠了一下,像是极不情愿去背这个小屁孩,要不是看小主人心软他才不会管这档子事。

  “秦爷爷,你看,这个哥哥又吐血了。”上官静儿慌张道。

  “唔……我看看。”老者将手再次搭上阿卓手腕之上时,震惊了,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地帅!”

  原来之前阿卓胸口憋了一口淤血,导致气血不通、气息紊乱,老者查看之下也只是认为阿卓是一个地兵境界左右的练家子而已,很是平常,而这次阿卓却把憋在胸口的淤血吐了出来,气息平静,功力自然是显而易见,只是把了会脉,秦耀的眉头紧紧的皱到了一起。

  “现在看来这个小孩确实受了不轻的内伤啊。这两个小孩都不简单啊,如果我放任他在这里不管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日后这小子必定会把这帐算到小姐头上,如此,老夫就必须得跑一趟了。”秦耀自言自语,上官静儿瞪着自己的大眼睛费解的看着自己的秦爷爷。

  “喂,我在这里!”隔了近百丈的距离,阿辰对着城门方向叫了一声,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认出他来,扭头就跑,追来的人哪个不是地境好手,将地元之力运用于腿上从而提高速度的能力谁都会,如果距离近了那不是把自己往别人刀口上撞嘛,还好出了城门没多远就是一片森林,阿辰直接钻了进去。

  “秦爷爷,怎么了?”上官静儿歪着小脑袋问老者。

  “小姐,我们还是先把这个小哥送回家吧,然后我们也该回家了,一个十多岁的小孩都能到达地帅的境界,看来外面的世界有点乱了!”秦耀大有深意的对上官静儿说道,也不管她明不明白。

  看着秦爷爷严肃的表情,又加上被吐血的阿卓吓的不轻,上官静儿乖乖得点了点头。

  “走吧,小姐。”秦耀重新背起阿卓向无双城的南边方向走去,上官静儿默默的跟在后面。

  城南破庙。

  “有人在吗?来人啊?有人受伤啦!”上官静儿稚气的童声在城南破庙周围飘荡,“秦爷爷,破庙里面怎么没人啊?”

  “不会啊,那个小兄弟不是说有人接头的吗?”秦耀皱了皱眉,那小兄弟不会无缘无故的骗自己来这里,“小姐,你在这等下,我进去看看。”

  秦耀放下阿卓,警惕的走进破庙大门,破庙之内确实没见到一人,只有一堆火在燃烧着,火堆旁放着一壶酒和一只烤鸡,像是有人准备在这开饭却又没来得及吃就离开了。

  “哇!好香啊,秦爷爷,是不是有好吃的,静儿好饿啊!”上官静儿嗅着小鼻子溜了进来,“烧鸡!我要吃。”还没说完一双小爪子就抓上了烤鸡费力地扯着两只鸡腿。

  “哎!小姐,你怎么能偷吃人家的东西呢?”秦耀假怒道,同时集中防备着四周。

  “秦爷爷,你怎么能说我是偷呢,白天时间那叫‘拿’,夜里才叫‘偷’!”上官静儿口齿不清的争辩道。

  “呃,小姐,原来你是这样理解‘偷’和‘拿’的啊?”秦耀哭笑不得。

  两个时辰之后,吃饱喝足的上官静儿正靠着阿卓两人躺在一块用稻草摊平的地上睡着了,秦耀在一边闭目打坐。

  一夜静悄悄的过去了,没有任何一个人来过破庙。

  “一夜都过去了,看来这不会来人了,这小哥估计一两天之内是不会醒来的,只好带着他一起回日升城了,小姐……小姐……我们该回家了!”秦耀缓缓睁开眼睛,推了推边上的小主人。

  上官静儿打了个哈气,带着少许床气,昏昏迷迷的拉着秦耀的衣摆踏上了回程之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