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猎猎西风,呜咽窗外,漫天冰雪,纷纷扬扬。

  北方一所大学之中,整个校园银妆素裹,月色也暗淡了几分。

  在一个新生宿舍内,一名少年忽然从梦中惊醒过来,脸色有些发白,神色惊骇地望着前方,在这天寒地冻地夜晚竟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沈星你丫的,大半夜起来干嘛,不知道这鬼天气很难入睡吗?嘶……冻死我了。”他旁边的一位少年在被子里滚动着,嚷道。

  “你个小白,是你在嚷嚷把我吵醒的。”宿舍之中一个少年打着寒颤哆嗦道。

  “哥叫少白,崔少白,不是小白,懂不!你个南瓜头。”全身披着棉被的少年气道。

  “沈星,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怎么啦?脸色这么苍白。”这时宿舍里另一个少年着衣起身,来到沈星身边,看着脸色苍白的他问道。

  “没事吧?”其他三个少年都是看向沈星问道。

  “没事,小天,阿淮,你们都去睡觉吧,我只是做了个恶梦,大家都睡吧。”沈星缓过神来,擦了擦额头冷汗,对走过来的少年道。

  几个少年放心睡去,随后宿舍又陷入了寂静之中,但此时沈星却再难以入睡。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他见到了一个炼狱般的场景,应是上古神战!

  沈星似是站在无尽虚空之处,俯瞰着下方一切。

  苍茫大地,阴风怒号,莽莽平沙,漫天尘土。

  灭世悲歌,天地共呤,葬世之礼,天地泣血。

  岚雾缭绕,弥漫天迹,可见云中浮现一座浩瀚无边的古城,烈焰焚体,此时流淌着道道神秘星光,连接着大地。

  “吾,心有不甘……是谁以帝脉为诱,陷我等于此?”

  古城之中,一个蓬头散发壮汉仰天大吼,他脚下是一座被推倒的巨峰,霞光暗淡,有如迟暮老人,神魂尽失,力竭身死。

  “可悲,可笑,徒作嫁衣……帝皇之殿?窃以为登峰既可传承帝脉,帝临天下!却不知登临帝皇之殿方可。”倒卧巨峰边上,一个傲然身姿的汉子惨笑悲呼。他全身闪烁着万丈炽焰,可焚尽诸天,但血泪之雨下,此时却似风中火烛,随时熄灭。

  沈星目光转向古城边上,一个魁梧巨人无力垂下双手,手中重斧骤然落地,锤击着大地,发出一股沉闷之音,响遏行云,回荡天宇。

  “你究竟要做什么,是要这破碎的天,还有那孤独的帝?”魁梧巨人看着血色天迹喃喃问道。

  此时下方有着无数之人在登天之路上争渡,还有撕杀,他们都是一代雄主,但所对之人一样是绝世霸王,打得天苍巨颤。一个个神情痴狂,争渡途中只有踩着对方尸骨方可踏临彼岸。

  “你可知此举为天地之不容?你定会后悔。”巨人将重斧再次抓起,怒指天苍,顿时沙尘避易,云雾散淡,露出空洞的苍穹,有一道身影似是而非在那片天地之后与他对望。

  “此举之后,吾既是天!”天边回荡起一道神音,天再次沙尘漫天,远不可视。

  “无尽岁月之后,凡俗相传的便是你的开天之壮举,你将永垂不朽!哈哈……”天边再次传来一阵刺耳神音,不知天边是谁在大笑,也不知他是男是女。

  “恐怕我也会受万世所唾骂吧!”巨汉轻笑道,随后看着下方万丈深渊之边。

  沈星目光也随着看向深渊之边,正见到血光冲天而来,沈星顿觉混身寒颤,惊醒过来。

  “我梦到的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有那么恐怖的景象!”沈星心中暗道,之后摇了摇头,当作一场恶梦甩在一边。

  过后两天,他的生活一如既往,与宿舍的四位兄弟一起举杯畅爽,一起谈天说地,与他的至爱青依月下幽会,听着她的碎碎念。

  他是在高中之时与四位兄弟相识,情同手足,也是在那时与青依相遇,最后相知相爱。最后他们六人都志愿了同一所大学。

  在这平静之中他以为那只是一场恶梦,但第三天,他又在梦中陷入了炼狱的场景……

  梦境之中,他一样在无尽虚空中观看着这一切。

  古城之下,一个万丈深渊边上,那里有着无数强者在永无休止地撕杀着,鲜血化为血河涌向下方深渊。

  万丈深渊就像一头吞天巨兽,吞吐着血光,而且同时勾动日月星辰,垂落万千光辉,融入血光之中,直冲天宇,将古城围困在里面。

  在月圆之夜,万丈深渊爆发出璀璨血光,淹没了天地,在深渊之上仍在争渡的所有强者尚未知觉便被这灭世之力撕碎,化作血光。

  血光直接扑打在古城之上,古城之外的血色之壁在一瞬间凝实,古城在这一瞬间冲向了星空深处。

  沈星见到古城之中,所有的争霸者都望着下方,痴痴相望,尽是落寞,黯然神伤。他们知道这一刻定是天崩地裂,时空更迭。

  “自此,天地缺,星神损,浩劫临,万世殇……”古城一边,魁梧巨汉一声叹息远传而去,这也代表着他们将背井离乡,也许身损当场。

  之后,天旋地转,沈星再也看不到任何事物,只觉自己在无尽高空之处重重跌落。

  “不可能……”

  “竟然是真的!”

  在那一瞬间,沈星听到了几道凄厉之音,震荡尘宇。

  也在这时,沈星梦醒,这一段梦境再难忘记,深深刻入了他的脑海。

  此时的他,呆呆在躺在床上,惊骇到了极点,双手都在颤抖不安。这是自他内心散发出的寒意,诉说着往后可能会发生不祥之事。

  “刚刚开学,九月的天这里就下起了雪,而且温度一直在下降,这史无前例的事,难道是到了冰期?难道那梦境是要告知我,天要变了吗?”沈星暗暗猜想。

  “浩劫临,万世殇……”沈星喃喃细道,回想起梦境那沧桑的话语,沈星便混身冰凉。

  这时窗外的风声不再只是轻柔地呜咽,而是狂暴震怒一般肆虐着整个天地,到处尽是呼啸之音,其中还参杂着些许玻璃破碎的声音。

  这时整个校区都开始沸腾起来,宿舍的少年都惊醒起来,眼中充满了不安与疑惑。

  “出事了,你们等我回来……”沈星心中不宁,他快速跑下楼去,向青依所住的那边跑去,路上只遗呼啸的风声与残败的枝条,尽显萧瑟。楼上无时有玻璃破碎之音,同时无数的碎物砸向楼下。

  在快到女生宿舍之时,沈星见到了向他跑来的青依,清秀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青依见到沈星后,小脚跌跌撞撞,加快速度跑向沈星,然后扑在他的怀里。

  只有拥抱着青依,沈星才放下心来,才觉得自己拥有一切,即使末日也可以力相抗。

  “没事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的身边保护你。”沈星安慰地道。

  青依依在沈星怀中,摇头摇,没有说话,她不知道如何去表达,但她颤抖的身体和啜泪的双眼让沈星知道她一定也经历了可怕的事情。

  “你是不是梦见了什么?别怕,我能明白的。”沈星轻声询问道。

  “我能看到一些未来的事情。”青依看了看沈星,神情慌张,之后颤声道出。

  “那你看到了什么?”沈星大感意外,但他选择了相信青依,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不得不信。

  “末日……”青依双眼之中含着丝丝惊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