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向前行到一处宽阔草地,宁东篱停下马,任其自行吃食。

  翻开车帘,替血鸢把了下脉,见脉象平稳,知其无事。但那双红色眸子一直在宁东篱心中晃,然后宁东篱细细想了下血鸢出状况前后的状态,难道是中了什么奇怪的毒?摇摇头,如果真是毒的话那自己也解不了,连把脉都把不出,想必是相当罕见的毒。只是在那闹市之中柳言哥是如何中的呢?明明他一直和自己走在一起,而且也没人撞上他······吃错东西了?也不对,柳言哥和自己吃的东西一模一样,没道理只他出现状况自己没有。过敏?嗯······这个倒是有可能。

  正想着时,忽听得隐隐约约几声打斗声,宁东篱虽然想避开麻烦,但是血鸢现在的状况不宜颠簸,而且也听声音也躲闪不及。于是点了血鸢的睡穴后跳下马车,将马车牵到隐蔽处栓好,自己则隐在一边。

  呼救声和打斗声越来越近,从另一边的树林中飞出来一人,那人直直地摔在地上,“哎哟”了一声便被一把剑给抵住了脖子,那人马上噤声,但明显害怕得浑身发抖。

  宁东篱透过树叶间隙看了看,一狠厉红衣女子正拿剑抵住摔在地上那人的脖子,后面跟了几个身穿粉红色衣服侍从模样的女孩子,她们紧紧盯着地上那人的举动,手按在剑柄上,要是那人一有行动便围攻之。

  地上那人见无法逃脱,干脆硬着头皮说道:“地图不在我这里,放了我就带你去放地图的地方!”

  那狠厉女子冷笑一声,剑一闪,将他的衣服划开,只有一些银子之类的小物品滚出,果真没有什么地图的影子。

  地上男子见状嗤笑一声,道:“我没有骗你,要是拿不回地图你会死得很惨吧,所以先放了我!我再带你去挖地图。”

  狠厉女子沉默了一会,缓缓将剑收起,地上男子舒了口气。

  谁知女子的剑再次袭来,将他的裤子给划碎掉,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腿。而上面一道一道的痕迹,不是地图是什么?

  那男子脸色一变,声音都颤抖了:“这······不是······”

  可惜话还没说完便被女子一剑给封了喉。

  女子对后面使了个眼色,于是那侍从模样的女孩子忙从后面走上前来蹲到那男子身边开始割大腿皮。

  宁东篱躲在后面隐隐约约看见几个天真无邪的童颜神情严肃地割着手下的大腿皮,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好似被割的人是自己一样。心里苦恼地想着早知道就一直往前走了,这下要是被发现就惨爽快了。

  割人皮的活动用不了几个人,还有两个小女孩在那狠厉女子的指示下向旁边的树林搜去。

  宁东篱赶紧捂紧了嘴巴,生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同时祈祷马兄也乖乖保持沉默。

  悄悄向前移去,想到还好自己点了柳言哥的睡穴,这样要是自己被抓到她们便会放松警惕,不会再注意到后面了,柳言哥兴许能逃过这一劫。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小女孩终于还是往宁东篱这边走来了,宁东篱只感觉心脏狂跳、瞳孔也放大了一圈。眼睁睁地看着小女孩的手拨开身前遮挡身形的灌木林,宁东篱猛地伸出手劈向小女孩的后颈。

  下一刻,“啊——”地一声,宁东篱双手被反扭在身后,被宁东篱劈的小女孩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说道:“抓住一个。”口气就像是在和邻家小孩玩躲猫猫一样。说完就扯着宁东篱的手往那边的草地走去。

  到了草地上,那小女孩一甩,就将宁东篱丢在了地上,把宁东篱的屁股摔出朵花来。

  宁东篱苦笑着揉了揉被摔疼的屁股,一边抱怨了下小女孩的暴力,一边脑子飞速转着怎么才能保住这条性命。却不想那狠厉女子猛地一出声:“嗯?他的外衣呢?一定是给了某人,快再去那边找,一定还有人!”

  宁东篱瞳孔一缩,还是把柳言哥给拖进来了啊。

  不到一会,那小女孩牵了那马车过来,道:“车里还有一男子,不过已被点穴”

  狠厉女子点了点头,看了看眼珠子转着想保命方法的宁东篱,出口道:“长得不错,留下活口,带回去送给阁主。”

  “是。”小女孩从身上摸出根绳子,将宁东篱捆好,又把血鸢从车上拖下来捆好。

  那狠厉女子看了看血鸢,明显不满意血鸢平凡的长相,又出口道:“这个杀了。”

  “慢着——”宁东篱忙出口道。

  抽出剑的小女孩停了下来,看着狠厉女子,等着她的指示。

  那狠厉女子皱了皱眉,道:“何事?”

  “其实······我哥长得比我好看多了,从小就被说是红颜祸水,所以一直都会戴面具遮掩到,而且这面具你们是撕不下的,只有我哥用他的独门秘法才能去掉,所以你也别杀他了,一起带回去给你们阁主吧!”宁东篱脑袋一转脱口而出。

  那狠厉女子朝小女孩点了点头,小女孩将剑收回剑鞘,立在一边。

  女子亲自走上前,蹲下仔细查看着下血鸢的脸,这里捏捏,那里扯扯,然后道:“确实易过容,而且相当高明,不仔细探查还发现不了。那么——你们是何人?”

  宁东篱愣住了,柳言哥真的易过容?那么他到底是谁?突然又想起他那漂亮的手,宁东篱纠结了下,想到:柳言哥不会是女人吧?男子的手骨架不会那么小,而且柳言整个身形在男子中都是最小号的······又想起柳言说到血鸢时那淡然和不在乎的样子,宁东篱蓦然一惊,难道柳言就是血鸢?!

  宁东篱还在那纠结柳言的身份,浑然忘记了那女子的问话,那女子见宁东篱如此为难,哼了一声,想着到了阁里管你是谁都没用了,便没再管他们。

  又过了一会,小女孩终于把那大腿皮给完完整整地剥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卷好避免肉的部分沾染上血迹,然后交给了那狠厉女子,最后又把那男子的面貌毁去,尸体找了个隐蔽地方埋了起来。

  收拾完毕后,女子一声“走”,宁东篱便被劈晕,不省人事。

  将宁东篱二人放入他们原来的马车,一个小女孩看住他们,一个小女孩驾车。狠厉女子带着其余小女孩率先用轻功飞入树林中,不见踪影,马车也飞速地向某地奔去······【第二更送上~~补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