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嗯,虽然不能够保持太久,可也算改变原力成功了!”骆方满意的躺回床上,早已忘记了上午发生的一幕,只是带着微笑很快进入了梦乡……

  五天后,练武场修炼室内。

  骆方盘腿静坐着,而温茂则是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骆方。

  过了一会儿,骆方睁开了眼睛,温茂询问道:“怎么样,又冲断了几根封印网丝?”

  “五根。”骆方笑道。

  自从骆方可以让原力变形以来,每天白天与温茂一起在修炼室运转原力冲击封印,而晚上则是继续研究原力变形,如此反复,如今骆方印记里第一道封印已经被冲断了三十多根网丝,而那变形过后的原力也可以保持近八秒不逸散开。

  所以,这段时间里,骆方修炼的更加勤奋,劲头十足,温茂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嗯,照这个速度,每天原力递增,再不停的冲击封印,又用药物辅助,应该再过两个月就能冲破第一道封印!”温茂肯定道。

  “还要两个月!”骆方听了温茂的话,却是感到心里发酸,“太慢了,要是一个月能突破就好了。”

  温茂听见骆方抱怨,笑骂道:“你个臭小子,要不是有盟主青睐,给你药物不停的辅助冲击,而且从来没有间断过,你能两个月就冲破?若是换做其他异能者,哪有你这么奢侈,那可是一颗药物也没有,一个月能靠自己冲断一根封印网丝就算不错了。”

  骆方不禁咋舌:“原来我这还算快的,呵呵!幸亏有这些药物辅助,否则现在恐怕能冲断一两根封印网丝就算不错了。”

  话音一落,骆方又想到了伏伯,心里不禁期待再次见到这个神秘人:“嗯,我这原力变形保持的时间越来越久,应该这两天就可以达到维持十秒钟不逸散,伏伯要我十天之内成功后去找他,看来马上就能见他了!”

  晚饭后,骆方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后院,就那么直直的站着,两眼平视前方伏伯所在的那片树林,而意识却在印记里熟练的勾勒出一个三角形的空心图案,一道原力对着三角形图案滚滚而去,呼的一下穿过图案,只有很少的原力被图案切割溢出,大部分原力变成了一个原力三角形柱,飘浮在印记空间的半空。

  五秒……六秒……七秒……

  骆方心里一阵紧张,但意识却出奇的集中,巧妙的控制着原力三角形柱在空中缓慢飘浮。

  八秒……九秒……

  十秒!哈哈,成了!

  骆方顿时狂喜,终于成功了!这八天来,骆方日夜操练,不断练习着原力的变形控制,现在终于可以维持变形后的原力十秒内不散开,骆方心中兴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哥,你一天不是站在院子里嚎叫,就是站着傻笑,是不是你们修炼异能的,练多了脑袋都开始出毛病啦!”

  骆情站在后院门口,抱着手一脸笑容注视着骆方,骆方转过身来,不禁苦笑道:“小情,我在笑什么你又不知道,别瞎说啊!嗯,在学校里怎么样,还习不习惯?”

  骆情就读的查尔斯曼中学是一个寄读式学校,学校里面提供了成套的高级公寓供学生住宿,而学费也高的离谱,每个月都要向学校交纳一万加元,但现在这点钱对于骆方一家已经不算什么。骆情现在和其他学生一样,也是每个周末才回一次家。

  骆情闻言,蹙着一双秀眉对骆方撒娇道:“哥,学校一点都不好,老师讲课的时候语速飞快,我跟都跟不上,还在琢磨他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他已经窜出去好几句了!”

  骆方不禁莞尔:“没事,小情,刚开始是这样,慢慢的等听力好了就习惯了,你没看见老妈这几天在街上也开始跟那些外国人冒几句外语了吗!”

  骆情一脸吃惊的笑道:“真的,连老妈也开始发飙啦!你听见没有,她都说些什么?”

  “哦,可厉害了!”骆方故作神秘道:“比如,‘oh’,‘sorry’,‘bye’等等这些。”

  骆情刚开始还挺吃惊,闻言撇撇嘴道:“哥,老妈会说这些不算什么呀?这些词连……咦,这些词好像……”

  “你也猜到啦!”骆方笑道,“那天老妈在商店里不小心踩到一个外国人的脚,脱口就是这三句,那叫一个流利啊!地道的加拿大本地口音,当时就把老爸吓得一愣一愣的。哈哈哈……”

  骆情笑得捂住了肚子,再也站不住蹲在了地上,骆方也大笑不止。

  “嗯,你慢慢笑吧!”

  过了一会儿,骆方止住了笑声对骆情招呼了一声,随即翻身跃出了后院护栏,向那片神秘的树林走去。

  骆情仍是满脸笑容,站起来对骆方叫道:“哥,天都黑了,你上哪儿去?”

  “去散散步。”骆方头也不回,几步就消失在黑夜中。

  神秘树林的深处。

  骆方四处转头东张西望,不一会儿看到了那些东倒西歪的大树。

  “嗯,对,这些树是被我打倒的,那天是在这儿碰到的伏伯!”

  骆方怔怔的站在倒下的树旁,眼睛却不时瞄向周围那些参天大树的树枝上。

  “怎么,你以为我是猴子啊,每次出来都是在树上?”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骆方心中惊喜,但却不敢笑,一侧身看到一个人影站在不远处,依旧是一身黑色装扮,那道黑色纱布仍是挡住了他的脸。

  “伏伯好!”骆方恭敬弯腰。

  “嗯!”伏伯似是很享受骆方对他的尊敬,随口问道:“我叫你可以控制原力变形了才来找我,怎么?难道你可以控制了?”

  “可以了!”骆方点头肯定。

  “希望你不要骗我!”伏伯沉声道,忽然人影一晃不见了踪影,骆方吃了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只大手又按在了自己的背心。

  骆方心中一定,知道伏伯是要试探他有没有说谎,当即不再说话,而是沟通意识,在印记中默默勾勒出一个空心圆,突然运起原力,控制着原力“嗖”的一下穿过空心圆,一道圆柱形状的原力瞬间形成……

  一秒、两秒……八秒、九秒……十秒……

  “呼!”

  那道原力形成的圆柱忽地飘散开,骆方长长的出了口气,转身看向伏伯。

  两人就这么对看着,伏伯却一直没开口,骆方感到诧异,但并不敢询问,只得就这么站着。他却不知,此刻伏伯那黑色纱布挡着的脸已经惊讶的扭曲变形,张着大口瞪着自己。

  突然,一阵暴笑声从伏伯口中传出,“哈哈哈哈……”,笑声震耳欲聋,周围大树发出“沙沙”响声,两人脚底周围覆盖的树叶直接被这笑声产生的气劲吹拂开去,骆方感到两只耳朵被震得发出“嗡嗡”的耳鸣声,慌忙用手堵住。

  过了片刻,伏伯止住了笑声,周围突然寂静下来,正捂着耳朵的骆方只感到忽然一静,像是什么也听不到了,过了一秒,“嗡……”,四周的风声、虫叫声再次出现,耳朵这才恢复正常。

  骆方被这一幕吓得呆住:“这伏伯的实力太强了,光是笑声就能要我的命!”

  伏伯却是丝毫不觉,自言自语道:“我徒儿出现了,我的徒儿出现了,终于让我伏承天等到今日了,哈哈哈!”

  此刻连骆方都感觉到了那黑色纱布下的张狂笑脸,不禁道:“前辈……”

  “不要叫我前辈……”伏承天突然喝道:“从现在开始叫我老师,你这个徒儿我收定了!”

  骆方顿时觉得一阵为难,正准备说话……

  伏承天似是看出骆方为难,马上换了一口和蔼的语气道:“徒儿,不知道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拜我为老师,你应该高兴才对。嗯,这样吧,做我的徒弟后,你依然可以到温茂那儿学习,让他教导你,怎么样?”

  骆方不禁苦笑,这伏承天也太霸道了,不但拦路抢了人家的徒弟不说,还故作大方同意骆方以后也可以到温茂那儿学习,倒像是他还识大体顾大局一般。面对这样一个怪人,骆方也只能苦笑。

  但骆方却不知道,此刻的伏承天已是心花怒放,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高兴过。伏承天找一个可以让原力变形的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整整二十年,从他认为该找一个人传授这套方法时起,他无时无刻不在指点那些年轻的异能者,而且都是还没有成为武者的异能者,但这些异能者根本不能像他那样用意识勾画出图案来,而是一个接着一个被淘汰,让他既伤心又愤怒。

  那天,伏承天只是看见骆方的印记怪异,又还没成为武者,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让他回去试一下,谁知无心插柳柳成荫,骆方竟然成功了,这怎么不让他高兴。

  “行了,就这么定了!”伏承天一锤定音。

  骆方只是沉默,心中却打鼓:“眼前这伏承天比温茂老师还强,跟着他也不见的有什么坏处,而且他这套原力变形的方法也确实别具一格。”

  想到这,骆方躬身道:“前……老,老师!我这刚刚才能变化的原力,还请你多多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