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血鸢走出烛火的包围,果然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些模糊的影子,看那轮廓似乎是一些植物,屏住呼吸,挥刀将其全部砍下,然后又去其他地方看了看,没再发现有那种植物,料想不会再被迷惑,便回到原位坐下静静调息。

  过了半刻钟,被砍晕的三人先后醒来,看到对方后脸上均是惊疑的表情,想必在幻象中对方都化作了自己的敌人。

  明苕的脑子转得最快,瞬间想明白前因后果,问血鸢:“我们刚才都进入了幻象?”

  血鸢睁开眼睛,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没中招?”雪琰脱口而出,说完便后悔了,这句话摆明了不相信她,但要是她真的想下手的话他们现在也不可能还活着了。

  “我也中了,但脱身得比较快。”血鸢静静地看向黑暗的虚无中,淡淡地说道。

  见她没有动恼,雪琰松了口气,忙开始打坐调息。

  宁东篱醒来后就一直傻傻地望着血鸢,听着他们一问一答,虽然明白了自己刚才处在幻象中,但那梦太过惨烈,甚至可以说······太过真实,所以他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努力地将脑海中还残存的影像赶出去。

  血鸢当然注意到了宁东篱的眼神,结合劈晕他前听到的那番话,知道他必定是在幻象中被自己伤害到了,虽有心说些什么,但转瞬又觉得不说也好,不管是对自己而言,还是对他而言,离自己远些总是要好些,也许······自己下一刻就会像他幻象中一样动手对付他罢?

  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尴尬,因着幻象残存的影子,四人互相间的隔阂顿时显现出来,猜疑弥漫在每个人的心间。

  在这中环境下,静坐也起不到什么效果,商议片刻后四人便启程向前行去。

  越往里走,路上出现阻碍他们的乱石越多,这些乱石排放得没有丝毫规律可言,于是四人就弯弯拐拐地绕开那些石头向前行进着。

  “嗷吼”,一道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四人一惊,转头去看,脚下丝毫也不敢放慢速度,一边向前快速走着一边看清了身后的那个庞然大物。

  两只铜铃般大小眼睛一片灰白,应该是因为在地底生活久了缘故,没有鼻子,只是在鼻子的地方有两大大孔,往外冒着白气,上下两对锋利的大尖牙呲在嘴巴外面,猩红的嘴唇边缘还挂着一道白涎,一滴一滴掉在地上,发出“滋滋”的声音,恶心之极,而它大约有一个半人那么高,四个人那么粗,也许四人全部进了它的肚里才刚好能满足它的胃口。

  四人均是第一次见到这中怪物,不免都有些发软,就连血鸢也觉得喉咙有些干,强咽了一口唾沫。

  就在怪物和四人面面相觑时,不知道谁喊了声“跑!”,然后四人用尽全身的力量向前狂奔,就连面对那些挡路的石头时,反应速度都快了不止一倍,左拐右拐地向更深处冲去。

  那怪物在一开始的时候愣了一会儿,然后发起狂来,似乎他们这种狂奔的作法十分不满,紧紧地跟在他们后面。

  黑暗中,那怪物前进得丝毫不费力,一会儿跳到这块石头上,一会儿跳到那块石头上,渐渐要赶上前面几人了。

  突然,四人眼前再度出现两个洞口,没有时间耽搁,随便闪进一个洞口,而明苕在进洞前飞速将身上的外衣解下丢在进了另外一个洞里,落在后面的雪琰见状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也马上脱下外衣丢进那个洞里,心里祈祷着那只大怪物走进另外一个洞里。

  四人进了洞里后还是没敢停下来休息,不要命般向前奔着。

  宁东篱最先受不了,刚才勉强逃得和其他三人一样快完全是超出了他的超水平发挥,此时体力耗尽,再也没办法往前走,只好停下来大口呼吸着空气休息,转眼间竟似睡着了。

  血鸢见状也停了下来休息,而其他二人早就是强弩之末,见那怪物一时半会也不会追上来,便也不再赶着逃命,停下来恢复体力。

  而在洞口,那怪物似乎有些彷徨,因为两个洞口都有它喜爱的血腥气味,于是它不知道该往哪边走好了,转头一下看看这边,一下看看那边,半天下不了决心,气得它大吼了一声。

  听到那声吼叫,四人尽皆变色,雪琰看了一眼明显再也跑不动的宁东篱,心中杀意尽起,手中剑随着她的想法而动,刺向毫不知情的宁东篱。

  血鸢察觉到她的杀意,心中燃起一把火,叮!将她的剑挡了开来。

  雪琰见状,冲着一旁惊愕地看着她们的明苕叫道:“留下一个诱饵我们才有机会逃出这里!这人再也跑不动了,为何不将他牺牲了来成全我们?!”

  说完雪琰再度亮出招式,和血鸢缠在一处。

  看了看确实已经没有体力再跑的宁东篱,明苕心中暗道了声对不住,挥剑斩下,叮!又是血鸢将他的剑挡开。

  看了看吃力的雪琰,听着耳边从洞口传来的吼叫,明苕下定决心,挥剑加入雪琰,和血鸢厮杀起来。

  雪琰和明苕动起手来才发现血鸢早已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完全处于被压制状态,但一旦他们的剑要刺中宁东篱时,血鸢就会马上回身相救,不顾自己身上被另一人刺中。

  不多时,血鸢身上已经多了几个血骷髅,而雪琰和明苕身上也挂了不少彩。

  血,全是血······血鸢的眼睛像是被眼前的血染过一样,也变成了血红,突然,她的心被痛苦蔓延,她怨毒地盯着眼前两人,冷冷吐出一字:“死!”然后全身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冲向二人。

  雪琰和明苕被这股强烈的力量冲得一滞,收剑回身抵挡。

  血鸢快速地出手,两人身上顿时出现两个血骷髅,雪琰心中怒气更胜,也不管什么招式了,挥剑就刺向血鸢。

  血鸢脸一转,避开那把要将自己的头贯穿的剑,但脸上突然一凉,愣了愣,那把剑又回转过来,又是转头一避,感到脸上有些不对劲,伸手一摸,原来是易容被划开,假皮此时卷在脸上,难怪会觉得有些不舒服。

  手上利落一扯,将那碍事的易容扯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正在这时,累得意识有些模糊的宁东篱无意识地喃喃道:“血鸢······”

  先是被血鸢划破了脸却不出血的事情震撼到,后又被露出真容的血鸢的绝色震惊到,雪琰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形有些不稳,颤着声音道:“你······你是······血鸢?!”

  明苕虽然早就猜到了血鸢的身份和她的女儿身,但还是被她的真容震惊住,原来魔鬼都长着一张绝美的脸么?

  血鸢可不会因为他们的震惊而停手,相反,他们的震惊刚好给她提供了可趁之机。

  利落地贴近雪琰,那双瞪大了的眸子里映出自己的身影,冰冷如死神。

  正当血鸢要下手时,脑袋却突然像要撕裂般疼痛起来,手一松,剑掉在了地上,响起了清脆的声音,身体也往后退了好几步。

  雪琰心中一喜,天不欲亡我也!

  挽了个剑花,雪琰直直地刺向血鸢的心脏。

  “噗”,剑入血肉,却不是血鸢。

  雪琰有些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宁东篱,他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宁东篱趁她分神,手一抬,一包粉末笼罩住雪琰。

  雪琰双眼不甚进了这粉末,一阵剧痛,竟留下了两行血泪,再也看不见。

  剧痛中,雪琰将手中剑一收,宁东篱“噗”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身上那个大骷髅不停地涌出温热的鲜血。

  缓缓转身,宁东篱完全不在意身上的血液正在飞速地流出体内,展开手臂抱住血鸢,在她耳边喃喃道:“没事了,没事了······”

  “砰”,再也支撑不住,倒在血鸢面前。

  混乱中的血鸢突然感受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暴躁的心静了下来,但不过一息,那个怀抱便没了,冰冷的空气将她惊醒。

  睁眼一看,正好是瞎了眼的雪琰毫无章法地刺向她。

  感受着在看到宁东篱倒在自己面前时心尖上传来的痛苦,血鸢眼睛一闭。

  手起剑落,收割走一条生命。

  明苕眼中写满震惊,他没想到血鸢真的把雪琰给杀了,而且如此轻松利落。背上一寒,他开始担忧自己的生命了。

  死神之剑再次伸向明苕,明苕心下焦急却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收割生命的剑离自己越来越近。

  就在他的脖颈处,那把剑突然停了下来,本来已经闭上眼睛的明苕猛地睁开眼睛,只见血鸢绝色的容颜上浮现出痛苦扭曲的表情,然后颈间一松,血鸢抱着头痛苦地挣扎着。

  心下一松,也不管现在是杀掉血鸢的好时机了,他猛地向远离洞口的方向狂奔而去,他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这条小命,而至于那乾图,就算是现在就放在他面前他也不要了,因为他相信如果他拿到了乾图,血鸢会毫不犹豫地抓住自己然后成为她的剑下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