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战火纷飞的战场中,奋勇杀敌的东方烨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刺破凌霄的吼声。东方烨侧过头一看,正是古清仞来势汹汹地朝自己攻来。只见他使出的正是少林七十二绝学之一的龙爪手,一把扣住自己的左肩。东方烨顿时感到不妙,抽起寒赤剑往背后一削。眼见古清仞就要废了东方烨的左臂,然而面对东方烨寒赤剑的凌厉,古清仞的龙爪手也只是用了三成功力。

  “嘶……”随着古清仞龙爪手的爪劲,东方烨的左肩被抓得生疼,趟着血,衣服还被撕破一大片。“火莲花?!……”古清仞见到东方烨左肩上的火莲花胎记,大惊说道:“孩儿啊!你是我的孩儿啊!……”古清仞的双眸忽然间从仇视变成一种沧桑的感叹神情。东方烨对于古清仞的态度转变顿时是愣了一愣,紧接着,从旁传来一道大喝声:“楚河汉界!……”正是唐枫使着霸王枪扫向古清仞。古清仞惊梀了一下,反应稍稍迟钝,右肩被霸王枪划出一道伤口。古清仞顺势把被划破的衣袍撕毁,露出背脊朝向东方烨说道:“孩儿,我是你的父亲啊!你看!我们都有火莲花在背后的印记!……”唐枫见到古清仞一反常态,并没有那股凶狠的劲,讶异地看着他。

  “……”东方烨见到古清仞原本凶神恶煞的样子忽然转变得如此和善,心中一愣,然后怒吼道:“不!你绝对不会是我的父亲!……”说罢,东方烨一把紧握寒赤剑削向古清仞。古清仞愣在当场,所幸方才被唐枫击倒的破浪及时使出快剑挡在古清仞前面,否则古清仞会被寒赤剑当场削开两半。“义父,撤!”祝婉儿此时冒出来挽住古清仞臂膀离开,破浪也耍着快剑挑起地上的沙尘,让沙尘在空中飞扬,遮挡住东方烨等人的视线。

  北堂流星等人随着东方烨四人的奋勇击杀,在战场中也是越战越勇。战场中的局势顿时如排山倒海般倾向中原大军,蒙古大军已经开始全面撤退。血煞教已经无力回天,唯有走为上计。

  “东方兄,古清仞说,他是你父亲?……”唐枫见到东方烨的眼神迷离,问道。“……”东方烨没有说话,心中思绪万千,接着便独自踏着飞云步离开战场。

  “唐少侠,烨儿人呢?”战事完毕后,东方烈阳箭步走到唐枫旁边,问道。“东方兄已经离开了……”“……”东方烈阳沉默无言,炯炯有神的双目凝视着远方,仿佛在呐喊:烨儿,为什么总是要离开……唐枫见到东方烈阳的眼神,安慰道:“东方堡主,东方兄只是为了不让你难堪。如果他回到你身边,一众武林同道一定会另眼相待,届时对东方堡,对堡主你的声誉都有所受损……”“嗯……”东方烈阳无奈地点点头。

  蒙古大军撤退数十里后安营扎寨,古清仞欲拜见阿尔苏博罗特,但是却被阿尔苏博罗特拒之门外。阿尔苏博罗特心中的怨念,除了是对自己的自负——妄想一举攻克阳关,藐视了武林同道的力量比守城军官更要强上数倍而懊悔,还有的就是对古清仞没有查明阳关守城虚实的怨恨。但尽管如此,归根究底都是自己太过于自负,以至于阳关城下蒙古军人尸骸遍野。

  “义父,东方烨,他真的是少主吗?……”古清仞回到自己军帐,便见到祝婉儿早已经在等候他,问道。“嗯啊,绝对没错!他那左肩上的火莲花印记,是我们凤翔古家特有的印记!”

  古清仞原属经商世家,家中财产富足天下。其族人体格也异常精壮,是练武的好材料。然而在古清仞十二岁那年,因朝廷贪官觊觎古家财产,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古家抄家。古清仞的爹娘,祖父等人拼死让古清仞逃脱,而其他人则全部罹难。尔后古清仞流离失所,四处游荡。所幸古清仞有武功根基,实在饿了,就抢别人的东西吃;累了,就找到破庙,义庄留宿。接着他步入边疆,遇到一群被朝廷莫名充军,同病相怜的人们,便组织人们杀掉那些限制他们自由的官兵,逃到西域后渐渐壮大自己的势力,建立血煞教。也正因为血煞教初期是由乌合之众组成,教中风气有些不正,才会被天王等人所鄙夷。

  “义父,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祝婉儿问古清仞。“唔,我是与孩儿要会一会了……”

  入夜,万籁俱静。唐枫三人回到之前留宿的客栈,不见东方烨。史灵茵关切地问东方烨的下落,唐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劝慰史灵茵放心。史灵茵和丁晨今日游走在蒙古大军之间,并不知道古清仞与东方烨的事情。

  一座土山之上,东方烨静静地望着远处,脑海中思绪万千。一缕微风拂过面上,感觉是那般的凌厉。“孩儿,我总算找到你了!……”东方烨一惊,回过头一看,正是古清仞。东方烨咬牙切齿,抽出背上的寒赤剑,踏着飞云步箭步冲上前要砍向古清仞。“孩儿!你是要连父亲也砍杀吗?!……”古清仞声嘶力竭。“不!我没有你这个大魔头父亲!……”东方烨也声嘶力竭道。古清仞挡住了东方烨的攻势,拆解他的招数,推开他一旁,说道:“不愧是我们古家的人,武功进步如此神速!尽管我被段冷凝废了五成功力,但是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仔细听我说……”“你杀害了我的师父,害死了西门庄主,屠戮了这么多武林同道,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父亲?!……”东方烨大骂道。“那你呢?!……你当日加入‘弑’,不也是残害了许多武林人士吗?!……”古清仞反驳,东方烨顿时愣了一愣。

  接着古清仞语重心长的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当日你的杀戮,就是以些许的牺牲换取昌盛的和平。为父现在也是!”古清仞把心声吐露出来,东方烨感到惊讶,也感到迷惘,情绪比方才冷静得多了,静静地听着古清仞说话。“我承认,当日害死段冷凝和西门冷月的确是罪无可恕,我对此也感到非常不安。但是,例如崆峒派的人,是死有余辜!当年你的生母,就是遭到崆峒派的弟子所凌辱,羞愤自杀而死。还有当今朝廷,腐败无能,官官相卫。原本我们古家是经商世界,家财万贯。但是由于朝廷狗官贪念,以莫须有之罪名将我们古家抄家,为父十二岁那年就流离失所,如同浮萍般四处漂泊。这些是拜谁所赐?!……为父如今做这么多事情,都是为了天下安宁。甚至改朝换代,只要能让黎民百姓生活安定,为父背负着万世骂名又如何?!……”

  “……”东方烨听完古清仞的话后深有感触,的确,当今武林,朝廷,腐朽不堪。就阳关一役,未战之前武林联盟有多少逃兵?东方烨都清清楚楚。东方烨问道:“尽管如此,你就要以暴易暴了吗?”“世间万物都是平衡的!有正必有邪!如果说你们这些中原武林人士自命正派,那么举世只有我能主宰这股邪!当年励精图治的天龙教教主厉苍天,为什么会被龙王排挤,尔后导致天龙教覆灭?因为他不懂得统筹兼顾!更多的时候除了仁德,还要懂得以战止战,才能维持天下大同!”古清仞的话回答得更加铿锵有力了。“……”东方烨依旧沉默着,他在深思着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一直坚持所谓的正义,其实和最终的目标和古清仞是一样的。既然如此,这些日子以来与血煞教的对立,不就是毫无意义吗?

  古清仞见东方烨静静地思考着,对他说道:“孩儿,你的原名叫古正棠,你拥有我们古家优良的血统。来吧,跟为父一起拯救这片土地……”说罢,古清仞伸出一只手,作势要带领东方烨离去。

  “霸王卸甲!……”宁静的夜空被洪亮的吼声打破,古清仞循声望去,正是唐枫高举霸王枪往自己身狠狠地砸下来。古清仞使出逍遥游步瞬间离去,地面被狠狠地砸了一记,沙尘飞扬在空中。此时东方烨依旧沉默地思索着,古清仞见到怒气冲冲的唐枫,并没有如同以往一般凝聚内劲于掌心泛起杀机,而是思索了一阵时候,踏着逍遥游步遁去。

  唐枫见到东方烨神情有异,没有去追赶,便问道东方烨:“东方兄,怎么了?”“唐兄,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些日子以来,千里迢迢赶赴西域与血煞教作对,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剿灭血煞教,还我一个武林盛世!”唐枫回答得毫不犹豫。“归咎到底,目标就是四个字:天下太平……”东方烨念叨道。“对!”唐枫铿锵有力。“那如果我们和血煞教的目标是一致的呢?”“怎么可能?!”唐枫大惊:“血煞教的人们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刚说完,唐枫见到东方烨神情平淡,想到自己诋毁了他的亲生父亲,便转口弱弱地说道:“抱歉……”“当年我又何尝不是双手沾满血腥?而我一时的杀戮,就是为了换取一世的和平。最后,‘弑’不就成功地被瓦解了吗?现在我们和血煞教走着相反的路,但是目标却是一样的。”“但是血煞教还连同蒙古大军欲攻克我们中原,改朝换代!”唐枫的心情开始激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要黎民百姓可以安居乐业,他们岂会在乎当今为什么朝代,皇帝姓什么?不过为了避免血流成河,我会再找父亲谈谈。”东方烨竟然称古清仞为父亲,说罢,转瞬离去。

  “唔……”唐枫听后,也倍感深思:的确,天下何人称帝,何人称王有何干?只要国泰民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