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十四章失财又失人

  一天落市时老张又瞌睡了,一个可怕的恶梦,一惊,头磕在盘称上,醒了,睡意全无。妹妹拿去钱已五天了,该有她赎回房的喜讯,他三步并作二步赶去打电话,沒人接,他不由自主往妹妹家中赶去。走在路上如醉汉,一会儿与人相碰,一会儿被自行车撞倒,还闯了红灯被罚款。好不容易来到妹妹家门口,他当当当地直敲门,隔壁的人听得发火,忙探出头来气呼呼地说,“没鬼。”如被蝎子蛰了,他突地缩住了手。下午他已无心卖菜,如呆子一样在过道上坐着等着。这事不能让家中知道。天黑了,不得不赶回家去。他强作镇定,泰然处之。第二天一大早他还是踏着菜往城中赶。他把菜三钱不值二钱批给了小贩,然后上妹妹家。一敲门还是没人应。“一夜未归。”他心中嘀咕。他麻木不仁,昏昏沉沉,一天下来竟不觉饿。天又黑了,他又只得赶回家。晚上不能入睡却不敢翻身,唯恐妻子问这

  问那漏出破绽。他只觉白天黑夜出其地漫长,仿佛无边无涯的天际。用钱买折磨,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天复一天,第十天早晨老张又到了妹妹家门口,“咿呀”,门虚掩被推开,“妹妹!”他叫着,没人应。他慌了,面如土色精神崩溃,如触了电,全身一麻,一个踉跄,“嘶啦!”衣服带在门锁上撕成二片。他见客厅台上有一封信,忙走过

  去拿起来打开读着:

  哥:

  我明知明犯,误入歧途,又输了,我无脸见你……

  天塌了。地陷了。好心没好报,烧香惹鬼叫。火可救,命可救,赌博只能禁,

  救不了!惊天大祸降临,一片混沌,风在吼,耳在叫,脑中在咆哮,万物在转……老张眼前一群金苍蝇乱飞,遮没了他的视线。纸上的字一个个地跳跃着如寒光闪闪的尖刀,直刺人的心房。字迹被打湿过,出现了一团团墨迹,可还隐约可见。老张抑着绞心的痛,读着妹妹的遗书——

  读着,老张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灰,由灰变黑,他的灵魂已出窍,嘴中竟喷出了血……遗书的结尾是:

  我明知明犯,误入歧途,自入火抗,罪该万死。哥,临死前我有些狠你并冤你,你明知赌博不能救,可也误入歧途,明知明犯一次又一次救我,使我越淹越深,如果你铁心不救我,也许我就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一步,可惜哥哥你辛苦了一生,节约了一世,所存的钱成了我的陪葬品。别了,好哥哥!——让我最后叫你一声。哥哥,请代我向社会狂呼呐喊:“赌徒身旁有魔鬼,嗜赌必亡!”

  …………

  读罢,老张的眼泪已如断了线的珍珠,他打开客厅窗户,头伸出窗,声嘶力竭狂呼呐喊:“赌徒身旁有魔鬼,嗜赌必亡!”喊声阴森森颤心惊,在早晨特别响,声音传得特别远……他连呼了十遍!老张推开房门,只见妹妹已悬梁自尽。身子已僵硬。

  一心想救妹妹反害得她死,误入歧途,既失财又失人,赔了夫人又折兵,用钱买罪孽,毁名声得罪家人,罪逆深重。老张昏倒在妹妹尸体下。

  一大早,黑当店年轻美貌的老板娘赶来收拾屋,十万元典当到一间价值二十多万的赌屋,她开心得哼着小曲。门开着,进到里面,她望见吊着一具尸体,脚下横着一人,阴气逼人,大惊失色,拼命往外跑。“死人了,这鬼屋不能要。”她边跑边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