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花亦飞身子一颤,凄然一笑,却听得一阵杂嘈的尖嚷叱咤之声自门外传来,淹没了花亦飞那微弱的语声。只闻得一声巨喝传来:“本座要看自己的外孙,谁敢阻拦!”声如洪钟,震人耳鼓。

  沈洛天失声道:“雄霸天!”话间花亦飞已自怀中取出那具精致的黄金镂空面具戴在脸上,沈洛天这才松了口气。转眼雄霸天已踏入了松涛馆。瞧见花亦飞,雄霸天的脸不禁变了颜色,再也笑不出来了,瞧着花亦飞的双目更是充满杀机,怒喝道:“花亦飞!”

  花亦飞的脸隐藏在面具之后,瞧不见表情,但想来也是冷然的。她泠泠一笑道:“真是他乡遇故知呀!雄爷敢情是来看你那杂种外孙的?不过可惜迟了一步,我刚拿他练完手!”

  雄霸天闻言,目中凶光毕露,暴喝道:“找死!”蓦地大喝一声,声如霹雳震空,一双蒲扇般的大掌已拍将过来,一前以后,一左一右,一迅一缓,一阴一阳,散发着寒如冰,烈如火的掌风,沈洛天眼见花亦飞顷刻剑便要尸折骨飞,一颗心已被血淋淋地撕裂了,欲起身阻挡却因失血过多而力不足,不禁失声惨呼道:“不要!”

  沈洛天的一颗心已被撕碎了,花亦飞却似对那夺命的双掌毫无觉察,只是静静的站着,看不清表情,她该是对这世界已绝望了吧!竟似一心求死。一个人若想在这血雨腥风的江湖中求生是件极不容易的事,但若想求死却是件极容易的事,无论你是想死的安乐,还是惨烈。

  沈洛天看在眼里心痛的几近昏厥,暗道:“亦飞,你是要以你的伤痛甚至生命来报复我么?”

  “你不想见你儿子么?真想你们雄家自此断子绝孙么?”就在沈洛天绝望之际,花亦飞淡淡的声音想起,虽是淡的几不可闻,却给了沈洛天无尽的希望,只要她还未失去生的欲望就好,那么自己就还有机会,哪怕穷尽一生,也要好好待她,用自己的爱来抚慰她受伤的心,给她温馨的生活,哪怕平淡,但绝对有爱。

  “本座若随便便被你糊弄了,又岂有今日的霸业!受死吧!”沉喝声中,双掌毫不留情的拍了下来。

  花亦飞身形鬼魅般的一闪,已凭空后移数丈,毕竟广寒宫的轻功是无人企及的。几乎同一时间两条人影一前一后“嗖”地飞起,又晃晃悠悠的坠了下去。一被寒冰裹住,一被烈焰烧焦,双双毙命。却是被苍松收养的那对双胞胎姐妹芷兰,芷苓。自小在龙吟山庄长大,乖巧伶俐,对沈洛天这位庄主倾慕有加,也常为他与花亦飞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悲惨命运唏嘘惋惜,却不想今日竟为了花亦飞双双赴死。

  沈洛天已痛苦的闭上双目,再睁开时,双目之中已蒙上了淡淡的水雾,注视着两具尸体,心剧烈的颤抖着,到最后已不忍去瞧。

  闻讯赶来的苍松见得这番景象,也不由惊呆当场,木立半晌,已是老泪纵横。他这一辈子并未娶妻生子,唯收养这对姐妹,将她们视如己出,可如今….

  他怆然长啸一声,意欲为她们讨回公道,但雄霸天一击未遂,怒气更胜,大喝一声道:“本座不信代你去死的人无穷无尽,此刻看谁还要为你送死!“话间微错双脚,双掌划圈,纵声长啸“嗖”地拍出,浩瀚掌风已如巨浪般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绝的朝花亦飞袭去。

  花亦飞那纤弱的身子已被掌风卷飞,犹如狂风中的蝴蝶,她仍未做丝毫挣扎。苍松虽对雄霸天恨之入骨,但对花亦飞近日来对武林人士的大肆杀戮也耿耿于怀,眼见她身处险境还在犹豫要不要施以援手。无意间一瞥却见沈洛天满身是血,面无人色,伤口处的血液更因身子剧烈的颤抖而加速流出,不禁失声道:“洛天!”

  沈洛天一心记挂着花亦飞,对他的呼声全然未闻。他匆忙奔了过去为沈洛天封住几处大穴,止住血流道:“你怎么伤成这样?”

  沈洛天神色惨然,额头上因强忍疼痛而迸发出粒粒汗珠,勉强抬起头来,指向花亦飞吃力地道:“救亦飞!”

  苍松本就因以前对花亦飞的误会而给她造成的伤害心存歉疚,再加之沈洛天死心塌地的爱着花亦飞,也不忍看他痛苦,就暂且将她对武林人士杀戮之事搁下,欲对花亦飞加以援手。然他方自起身已有一条人影一闪挡住了雄霸天那刚猛无俦的一掌。

  花亦飞被狂猛的掌风卷了开去,那条人影却被雄霸天的铁掌震飞出去,重重地撞在墙壁上,只将那墙壁撞出一个窟窿,而他已“扑通”一声摔落下去。

  雄霸天失声唤道:“归来!”人已惊呼着扑了过去。沈洛天见得,双目一涩,差点落下泪来,勉强撑起身子却又颓然跌了回去。

  苍松忙将他扶了起来,举目望去,花亦飞呆呆地望着中掌倒地的燕归来,身子不自主的颤抖着,张了张口意欲劝慰却感觉喉头一热,一吐出一口血来。

  苍松面色惨变,失声道:“洛天!”

  沈洛天强然一笑,摇头道:“我..我没事!”

  花亦飞回首瞧见他那副模样,心中抽搐了一下,遂转身不再瞧他,毅然离去。

  雄霸天正将燕归来扶了起来,此刻正以掌心贴着燕归来的背心,将绵绵不断的内力输入他的体内,而他面如金纸,气若游丝,一条命已去了十之八九。

  叶明珠将孩子交由奶娘带入密室便匆匆赶回,见得这副景象不禁呆住。

  雄霸天怎会在这儿?燕归来又是何时来此的?花亦飞去了哪儿?沈洛天怎么也不见?而燕归来怎会伤及至此?

  她一眼瞧见燕归来伤成这样便再也顾不得多想,失声呼道:“哥!”人已飞也似朝燕归来奔了过去,扑倒在他身上痛哭道:“哥…哥你怎了?是谁伤了你?”

  雄霸天沉声道:“明珠!别动他!”

  叶明珠身子一颤,忙抽回身子,痛哭道:“是谁伤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