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青依一声末日道出,沈星心中一怔,顿时不安起来,也许青依所说的会成为现实。

  “傻丫头,你多想了,很快会过去的,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会为你顶着。”沈星笑了笑安慰着她,但他的心里却异常沉重。

  沈星是一个孤儿,年值十八,无亲无故,他不想再失去什么,他要珍惜着眼前的一切。

  之后沈星带着青依回到了宿舍,四位兄弟手足正惊慌地看着沈星,他们宿舍的窗也被打碎,寒风凛冽,一个个抖动着身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少年余淮颤声问道。

  “估计天要变了,我们现在马上收拾东西,立刻起程,前往南方,也许岭南地区会好一点。”沈星赶快收拾着行李道。

  “到底天怎么变了?沈星,跟我们仔细说一下啊。”他的另一个兄弟问道。

  “这天气估计会越来越冷,到时候人们会陷入恐慌,如同世界末日。赶紧准备吧,再晚的话我怕车都走不动了。”沈星催促道。

  青依紧张地抓着沈星,小手一直颤抖不安,几位少年也感到天气太过异常,随后与沈星收拾行李,搭车南下。

  当他们到达岭南之时,他们听到了新闻发布着北方一些城市的惨景,面面相觑,庆幸不己。

  但是好景不长,不久之后全球都陷入了冰寒时代,人们虽然还可抵御,但一些好暖生物植物等已经开始死亡,整个生物链开始崩溃。地球陷入了黑暗,人们开始不安,动荡已是不远。

  再之后,有些地区被强制控制供电,保暖也成问题,生计已是妄想。

  人们的负面情绪开始激化,黑暗一面不再隐藏,各种暴力举目可见。抢劫、背叛、亲离……

  也许拥君入怀,感受到的只是胸口的冰凉,与霓虹尽灭的都市的夜晚一般,寒心彻骨。

  也许转身辞别,就淹没在川流不息的人流,再难相见……

  当时,沈星看着这些已经开始变得麻木,力量太过薄弱,既是尽力一拼,也只能淹没在浩荡的人流,不起浪花。

  沈星带着几位兄弟和青依,跟随着人群,聚集营地,取暖求生。望着挤攘的人流,他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变得陌生,变得没有人情味,也许会回到冰川时期。只有身边还拥有着兄弟与至爱,让他坚持下去。

  种种异变,带来的不止震撼,更可改变一个人。沈星已不再是青涩孩童,年少轻狂,也不再是花样年华,无所畏惧。他要无时无刻警惕,打算着下一步,算错一步,万丈悬崖不是虚夸,即刻可降临己身。

  为了生存,已无退路。

  地球异变让他看到人的内心黑暗一面,自私自利葬送亲朋好友,无情无义抛弃昔日手足。也是那场异变,让他懂得生存,让他知道世事,让他变得成熟。适者生存,权益永远把握在强者手中。

  也是因为黑暗的降临,他知道以前不知道的事,看到以前没见过的东西。例如知道某某地方出现绝世强者,力可排山倒海,纵身飞天入地。虽然有些夸张形容,但也不排除强者临世。因为这是一个他们不熟悉的世界,发生的这一切他们如梦似幻。

  生在这一世,是一个悲哀!

  在黑暗的第二个月,地球已经是满目疮痍。漆黑之夜,沈星的心开始不安,这不是沿自外界,是从他内心最深处发出,他站起来,不知所向。

  “啊……”

  这时身旁的青依也是惊叫了一下,之后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

  “没事,没事……”沈星环顾四周,抓着她的手道。

  “我不远千山万水,送你一世情缘,而你说过会保护我一辈子的,一辈子。”青依似是看到了什么,痴痴地看着沈星。

  “无论今生还是来世,你都是我唯一的至爱,你就是我的命运,无论你在何方,我都会找到你,还你一片真心。拥有你,我才是完整的我。”沈星轻拥着青依柔声道。

  “你要记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你,我也会支持你的。你不要恨我,呜呜……”青依痛苦地呢喃着,双眼流出了晶莹的泪珠,她拥有着可以看到一些未来的情景,就在昨晚她看到了一些事情,此时心神不宁。

  “你看到了什么……”沈星从她语中听出了一丝不安问道。

  但在此时,整个地球似乎要爆炸一般,从地底发出深沉闷雷,地面摇摆不平,楼层尽数轰倒,有些地面似乎要冒出什么。

  同时,沈星只觉自身有什么被触动一般,自灵魂深处破封而出。

  “不要忘记我……”沈星耳边只听到一声细语,便再也没有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星再次有了知觉,但此时的他却是身处一个万丈深渊之上!

  万丈深渊!

  他看到这万丈深渊之时,混身冰凉,这与梦境之中的深渊有一丝的相似!

  他不明白为何之前还在听着青依的喃喃细语,如今却在这万丈深渊之上,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过去了多久?

  “我感觉我在段时间内不是昏迷不醒,而是记忆丧失掉了,或者被人控制了?青依他们呢,在哪里?在哪里……”沈星心中迷茫地道,这个深渊让他心中难以静下来。

  沈星向天空望去时,在虚空之上,两道霞光轰然而下,迎面而来,席卷大地,不可阻挡,一切都是枉然,两道霞光直接轰向沈星。

  而天苍之上,无尽深处,似乎有只独眼在窥探着什么。无情无义,漠视苍生,藏于混沌中,不可与之对望,不能窥其形体,更像不存于世,泡影环身,梦幻一场。

  再之后,沈星就陷入了黑暗……

  两道霞光直接带着沈星身体穿越宇宙,漂流在星空深处。

  也许那里不属宇宙,没有时空,枯寂、黑暗、浩瀚。

  此时的他,全身护在神光之下,七彩缠身,五色炼心,眉毛紧皱,满脸蹙容。混身红热,体内更是翻滚不止,不断在分解重组重复着,不断地排挤体内杂质,体表所渗出的杂质也在七彩中瞬间消亡。

  这似是修道路上的洗经伐髓,脱胎换骨,但他好像没有休止,无限重复着。其中痛苦非常人能忍,更似是在承受极致酷刑。

  就这样漂荡于混沌之中,无声无息,却是身怀无限生机,没有任何人可敌,任何人!

  在这枯寂时空里,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亿万年,也许是一瞬,这个宇宙深处的独行者体表不再分解重组重复着。

  七彩消沉,五色入体,红紫浅淡,一切归于平静。

  他睁开眼睛,面容舒展,神俊非凡,双眸闪现慑人光彩,几可耀亮了这片黑暗的宇宙。望向这浩瀚宇宙,而在这一瞬他又变得迷茫不解,深思回想,不知是在想着这枯寂时空还是他的身世。

  “我叫沈星?在地球公元二零五零年发生了异变,而流落至此,是吧?”沈星看着孤寂的星空喃喃道,深思未获,前程不明,迷茫充斥身心。

  “这是哪里?为何我会缺失了那一段记忆?不知青依与四位兄弟现在身在何处,是否安然……”

  他挣扎过,但是没用,连手指头都难以动弹。任由命运摆布,身随命运而行……

  这种滋味,绝不好受!

  身经之处,流光闪烁,生毁不息,就像人的一生,一切都有生命周期。沈星盯着前方,不为诞生而感叹,不为毁灭而嗟唏。仿佛他只是一个苦行僧,漫步于星空之上,这一切与他毫无相关。

  “为何?为何……”沈星神情痛苦,轻呼出声:“每次我回忆过去,我都有撕心之痛,是我过去痛失珍爱还是不堪回首?”

  “地球是我故乡。”沈星目光如炬,紧握双手,神情坚定地道:“我定再回地球,无论前程是否山水相隔,亦或仙神相阻,我一定要探个究竟。无论我痛失之珍爱,还是不堪之过往,我都会寻回来,青依,等我。”

  沈星决心下定,却不知这岂止千难万难!若想回去,只怕不比长生不死容易!但凡事皆有可能,也许他会成功,也许他会粉身碎骨。

  “天苍之上,那模糊的独眼,是什么?是天苍之眼?老天有眼无珠,这世间相传难道就是真的,难道是你放逐我的吗?我到底犯了什么样的罪状!”

  “为何不属于我的梦境会深深刻入我的脑海,而我所经历的一切又模糊不清,那段梦境有着什么样的秘密。”沈星满脑迷糊,一直呢喃着不停,他现在最清晰的反而是那一段上古神战的梦境情景。

  流光仍在流逝,寂寞继续上演,炼身无休无止,痛苦已成习惯。

  体表不再皮肉相混,血水模糊,但体内却是更加汹涌澎湃。无时如空谷绝音,回荡不止。五脏六腑在重重苦炼下逐渐通透如玉,宝光四溢,烁烁生辉。

  多重炼身,往复锻体。沈星可以说完全超脱凡尘,不再是凡体,超凡入圣也不一定有如此坚厚的体质。一指之力或能断金砌玉,一怒之吼或能飞沙走石。

  沈星对此行无能不力,只得回思前事,这也是漫无目的的飘行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思忆能解他孤苦,可有些记忆就像飘散的枫叶,散落天涯,再难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