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四月末的颌阳镇人很多,很热闹。

  因为五月初七便是颌阳镇大比了,这可是全颌阳镇人的大日子,所以全镇的人都推迟了外出的时间,留在镇子里了。

  这时候三个家族也纷纷决出了本族参加此次镇比的三个名额。

  除了这个族比决出名额,引起众人关注外,还有一件事也一直吸引着众人的眼球。

  那就是赵家的赵岳武隔三差五的带人跑王豹家去闹事,而王豹却一直没有出现;虽然每次赵岳武只要一听说王豹还没回来,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但是这件事却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王豹的两个儿子恨不得抄刀子和赵岳武拼命,但是却苦于没有这个实力,赵岳武连鸟都不鸟他兄弟二人。

  而到了五月初的时候,赵家老太爷的病突然好了,居然已经能够出门走走了。

  五月初五上午,赵毅的爷爷赵唯诚带着大儿子赵耀宗又回颌阳镇了,当然这也可以说是因为赵耀宗的大儿子赵勇也要参加镇比的缘故。

  同日下午,王豹也回来了,和他一同来到颌阳镇的还有两个人,只是这两个人一到颌阳镇,便被迎进了王老太爷的宅子;没有人知道这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只知道这两人自从进了王老太爷的宅子之后,便没有踏出宅子半步。

  原本大家估计王豹一回来,赵岳武一定会找上门去狠狠的干上一架;但奇怪的是,自从王豹回来后,赵岳武忽然偃旗息鼓,不再跑王家那边去了。

  至于王家居住的范围内,这几天经常有鸡鸭失踪,几个婆娘跳脚大骂偷鸡贼的笑话,只不过是一桩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

  五月初六下午,代表府尊前来,负责监督和公正此次颌阳镇镇比的春江府长史大人,带着几个人到了颌阳镇。

  在当日晚宴宴请长史大人的时候,赵老太爷红光满面,精神健旺的很,就算在宴席上和王老太爷吵架,那也是语音洪亮思维敏捷,哪里有先前传说的浑浑噩噩奄奄一息的样子?

  一顿晚宴就这样在两位老太爷的争吵中不欢而散。

  但是,这并不影响第二天如期举行的颌阳镇镇比。

  初七上午,颌阳镇镇子中心的池塘边锣鼓喧天,鼓号齐鸣,镇比开始了。

  镇比的场所便在镇子中心池塘边的广场之上,用以比斗的场地早在三天前便已经整理好了。

  三个家族,共有九个人参加比试,比赛以抽签的方式决定各自的对手;当然,有规则能避免同族之间的争斗。

  因为所有场次均为单败淘汰,所以参赛之人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长史大人扯着公鸭嗓,嘶吼般地讲了一通之后,宣布颌阳镇比正式开始!

  第一场比赛,便是赵家的赵威上场,他上次族比时被淘汰而无缘镇比,这次居然战胜了上次曾经参加过镇比的赵勇,拿了族比的第一。

  好巧不巧,他的对手也是王家此次族比的第一名:王家宝。

  这两人一上场,坐在太师椅上其胖如球的长史大人,眼睛一亮,费力的挺了挺不知在何处的腰,仔细地打量着两个人。

  只见两人年岁相仿,身量体型均彪悍如狼;充满敌意的两人在场中刚一对眼,便是火花四溅,几乎不用场中仲裁喊开始,便要打起来;而且长史知道,只要这两家的人在一起争胜负,下手必重、手段必多;绝不会留个情面放个水啥的,当真是龙争虎斗分外精彩。

  这第一场便是好戏啊!长史大人如此想着,摩挲着胖而无须的下巴,眯了那双绿豆眼,准备好好的看一场武戏。

  “咣!”一声锣鸣,比斗开始。

  场上两人敷衍着一抱拳,便拉开架势,慢慢的互相接近着。

  长史大人放开捏着下巴的手,轻轻端过茶几上的茶盏,揭开盖子,吹了吹浮叶。

  “嘭”地一声,赵威和王家宝的桥手撞在了一起。

  长史大人眼睛不离场上,鼻间深吸一口气,其胖如球的脑袋微微地左右晃动,似乎在享受茶叶的清香。

  王家宝桥手向赵威胸前一推,赵威的桥手顺势后缩,暮然向前一震,便震开了王家宝的桥手;左脚一收虚虚点地成左虚步,左手自上而下虚晃。

  王家宝看的分明,心下暗笑,赵家这三十六式虎豹拳他们清楚的很,这不就是要出右黑虎掏心了嘛。

  王家宝最少有十种办法破了赵威的这一招,不过他准备用最漂亮的方式进行反击;不求一招击败赵威,最少能迫得赵威使不出黑虎掏心来,只要一压制住他;在接下来的比斗之中便能招招占先,直至击败对手。

  王家宝要用一场漂亮的比赛告诉自家的老太爷,您老人家的重孙子是多么的为王家长脸,多么的为王家争气。

  心念电转间,王家宝揉身而上,双手齐肩而出,叉向赵威的咽喉,准备趁赵威左脚将前未前之时,打乱赵威的节奏,将他迫得向后退。

  如有可能,甚至能将赵威的平衡破坏掉,接下来的一招,便有可能取胜。

  长史大人肥厚的嘴唇在杯沿轻轻地一吸,一口温热的茶水便啜进了口中,茶水随着大人肥胖的脸颊如波涛般的鼓荡,在口中绕舌过齿,顿时茶香满口分外提神。

  可见长史大人是个风雅的茶道高人,深谙茶之三昧啊!

  清苦一过,香甜便随之而来,长史大人舒坦满足的将茶水向下一咽……

  面对王家宝凶悍的攻势,赵威确实向后退了,但是退的毫不慌乱,五行沙包阵中的那些揍可不是白挨的。

  只见赵威左脚后退半步虚点于地时,脚尖一发力,腰胯一合,提左脚勾脚尖向前猛地蹬出。

  “咚”的一声,赵威左脚的脚跟重重地蹬在王家宝向前扑进的身上,正中心口;两力相合,赵威又用了全力,王家宝顿时向后飞出,倒在场地外闭过气去。

  长史大人一口热茶刚刚才咽到喉咙呢,一见这场面,“呃”了一声,茶水便卡在咽喉,呛进了气管。

  两个家族的族比第一,首场相遇而斗,居然只走了一招!

  所有观战的人都被惊呆了,场面略死寂了一刻,三叔鼓掌大呼一声:“好!”

  赵氏一族顿时沸腾了!

  弯腰好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长史大人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抬起涨的血红的胖脸,左右看了看。

  只见左边的王老太爷脸色铁青的站着,右边的赵老太爷手端细瓷茶杯,正细细的缀吸着茶水,半眯了眼,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见长史大人看过来,赵老太爷将手中的茶杯对着他略略地欠了欠,以示尊重。

  看赵老太爷那架势,雍容优雅,气定神闲,风轻云淡,深得茶中三昧,果然也是茶道中人啊。

  ……

  镇比第一战居然打成这个样子,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

  其中也包括了一直主抓家族后备力量训练的三叔,以三叔想来,就算赵威勉强通过了五行沙包阵,也不过是实力略为提升而已;打死也没有想到,这么重要的比赛中,除去惯做比斗起手的桥手不算,赵威居然只用了一招,仅仅一晃一蹬,便将王家族比第一的王家宝,蹬的飞出场外,倒在地上闭过气去。

  所以,便有了先前全场死寂的场面。

  负责公正的裁判愣了一下之后,毫无疑义的宣布了赵威的胜利;而倒在场地边的王家宝自有王氏族人将其抬回去救治。

  幸好,虽然被击打的部位是心口,却只是闭过气去,没有什么大碍,一番救治之后,便醒转了来。

  王家宝思及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随着这一败而付之东流。而且这一败不但丢了王家的脸,也断了自己的前程;从今而后,只能与其他族人一样,靠进山狩猎下地种田而辛苦谋生,不禁心若死灰,低下头来涕泪横流。

  得胜的赵威向四面抱拳拱手表示谢意,又捏了拳头向王家人聚集的方向示威般地举了举,这才从容不迫地走出场地。

  赵威小跑着来到满面笑容的三叔面前,兴奋地说道:“叔,王家的真差劲诶,一招就干掉了。哈哈,小毅搞的那个沙包阵真棒。”

  听见赵威这样说,三叔畅快地哈哈大笑,边上未及上场的赵勇和赵宏更是如同打了鸡血般,捏着拳头跃跃欲试。

  见到赵威出人意料的表现,王何两家的选手心中直打鼓,越发的谨慎了;在接下来的对战中无不小心翼翼。

  午时未到,余下的三场比斗便已决出胜负;赵勇战胜了何家的第三名;赵宏战胜了王家的第二名,而王家族比第二的王家林出人意料的战胜了何家的第二名,加上首轮轮空的何家第一名何刚明。

  如此,赵威、赵勇、赵宏、王家林、何刚明将在下午继续抽签进行比斗,直至决出前三名。

  午宴的时候,王家老太爷只是略略的陪坐了片刻,便借口身体不适匆匆离开;据说回去之后,把居室内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个精光。

  而赵老太爷却是精神矍铄高兴的很,族比选出的三个人均进入镇比第二轮,这在赵家来说已经好多年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