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暗笑,指东打西,但都在避让绿衣少年,他要让那绿衣少年大意,以便一招解敌。沈星忽然一拳轰向一位少年,那少年胆寒不敢硬碰,倒退而出,而他旁边两位少年伸手拆挡沈星拳招解那少年之危。

  沈星大怒一声,他一脚蓄力,横扫众人,卷起阵阵阴风怒嚎,荡起灰白山石肆虐八方。五人都不敢去硬撼这一脚,齐齐倒退一步。

  沈星趁机一跃而起,凌身攻击,直取受了重伤的常彬,散发俊逸,长拳藏锋,嘴角勾起追魂邪笑。

  常彬惊颤,连连倒退,怎奈沈星如巨鹏展翼,瞬息之间便追了上来,双拳抽动,连连轰击。沈星跟若轩多次比拼,参考若轩的秘法凌身连击,现在沈星可在空中一连打出数拳重击。

  其他四人来不及相助,常彬难以招架,被沈星双拳轰击在胸口之上,在沈星暴风一般的攻击之下,他胸前的灵宝级宝甲已经破裂出一个缺口,被沈星一拳打了进去。

  常彬被打飞下山巅,洒血长空,惨叫连连,他的胸口被打裂开来,可见五脏六腑,被震得血水相融,难以辨认。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大口呕血,萎靡不振。

  沈星见废掉一人不再理会,掉头再次对上迎面而来的四人。

  沈星在四人围击之下依靠飘逸身法连连躲闪,之后看到那个绿衣少年摇头耻笑,尽露戏谑之意。

  沈星大吼一声,攻取金昌,金昌也是怒喝出声一步踏前,右拳尽力扫出。

  沈星骤然止步,退了出去,正好是绿衣少年那个方向。

  “终是让我逮到,过来受死。”绿衣少年快步上前,蓄拳嗤笑,见到沈星退到身前后,一拳轰出,打向沈星后脑。

  沈星听得身后风雷声响,以绝世身法旋转己身,踏着飘渺奥秘的步法,擦着那绿衣少年的拳头而过。而此时沈星无情出击,一拳打在那惊骇的绿衣少年头上。

  绿衣少年来不及躲闪,傲气无存,满脸惊容,在中了沈星一拳之后,全身疲软,跌坐在地上。他现在只觉整个天地碎裂,归于混沌,自己无从着力,只觉轰鸣声响荡脑海。

  望着跌坐在地上的少年,七窍溢血,六神无主,沈星暗笑了一下,现在也不好击毙对方,将他打残了最好,随后又冷漠地看着剩下的三人。

  此时三人有点踌躇,有了退却之意,对方实在太过英勇,他们在这几息的时间之中便被放倒了两个,现在再难以相敌。

  “你们是一方少年王?”沈星看着三人,放下架势,轻蔑地道,随后慢慢走向三人。

  三人相视一眼,眼中再难以见到傲气,只余犹豫之色。但被人轻蔑俯视,也是难以忍受,随后三人都是一齐大吼一下,冲向沈星。

  沈星施展斗转星移快速接近三人,在一瞬间抓住前头一位少年打过来的手,转身一折。

  咔嚓!

  那少年身躯不支沈星如此残暴的扭转,瞬间就折断了过来,嘶喊连连,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后悔!

  看着名为金昌的少年追击上来,沈星一脚重击在身前折断了手的少年后背,那少年激射而去迎上了金昌厉芒闪烁的巨拳。

  在一旁的少年见到这一幕也是红了眼,一脚尽力踢了过来,挟着狂暴的血腥之力,如滚雷一般横扫沈星。沈星毫无假色,同样是一脚踢出,飞沙走石,电闪雷鸣般对上了少年的一脚。

  咔嚓!

  又是一声清脆的折断之音,如奏乐一般为孤峰而赞。那少年飞来的右脚此时被完全打断,吊在腿上,少年抱着右腿痛叫出声。

  沈星凌身飞起,又是一脚打在那少年胸前,少年如风筝一般飞出,射向再次扑来的金昌。金昌又是一惊,连忙收拳抱住飞来的少年,只见那少年胸前打出一个脚印的凹陷,内腑被震得支离破碎。

  金昌丢下少年,用染红了的手擦了擦脸,狰狞恐怖,满眼血丝盯着沈星扑了过去。

  “都是一群废物,还称什么南冥拳,什么北神腿。”这时那红艳少女一脸轻蔑看着四人,也轻轻跃起,双掌青虹凝现,电芒暗涌,攻向沈星。

  沈星看着一拳轰来的金昌,一掌拍去,将他震退而去,而后沈星迎上红艳少女。

  那少女一掌拍向沈星,电芒四射,气荡八方。沈星侧身闪避,脚踏星步,在那少女惊骇之中瞬息赶到她面前,双眸凌厉,寒芒显现,直入少女心神,震慑神志。

  红艳少女只觉自己对面而来的是高高在上的帝皇,不可对望,不可力抗,似对方这无情的寒眸可以穿透一切,自己无所藏身。

  沈星轻轻一笑,这少女已经被他慑住心神,他一掌扇向这少女的脸,他没有一丝的怜惜,因为她是敌人,甚至是让他厌恶的敌人。看着后面一怒赶来阻止的华服少年,沈星没有丝毫的犹豫,重重拍在少女脸上。

  啪!

  一声绝响,回荡山巅,那华服少年止住了脚步,那男子金昌呆若木鸡。少女半边脸被打破,一口利牙渗血吐出,朱颜红艳转眼成空。她被一掌扇飞出去,那华服少年也忘了去接住,跃在山石间,神志不清,摇曳着一头散发,大口呕血,有如红粉骷髅,如是在午夜所见,定是让人丧魂。

  沈星没有多余的想法,飞身一脚踢向金昌,金昌刚从惊容回神,连忙双手挡着沈星一脚。可沈星一脚重达几万,他双手被荡了开来,之后沈星一拳轰在金昌胸前。

  金昌身躯飞出,惨笑出声,他的胸前被打陷了,也是再无战力,重伤难支,但看着沈星的眼神尽是戏谑,似是在耻笑他的不自量力。

  沈星没有任何感想,他的霸道拳意创出,只有勇往无前,不受外界所阻。他转身对上缓步走上来的华服少年,这位少年雄伟健壮,有着慑人之威,普通之人绝不敢直视于他,与他相对而来都要拜服而绕行。

  “今日定将你斩于剑下!”华服右手之上一把重剑带着冲天锋芒展现于世,剑身刻画着玄奥的纹络,有着一抹让人心悸的气机流溢其间,重剑轻颤,似是在兴奋,又可再饮他人之血。

  “杀了他,沐西哥,杀了他……”后方那位少女有了一丝神智,神色凄厉,含糊地对着华服少年道。

  “放心吧,苏妃,我会为你报回此仇。”沐西持剑而立,看了后方少女一眼道。

  沈星冷冷地看着对方名为沐西的少年,如果所料不差的话应是新入门的西区弟子李沐西,听闻一人霸绝西区,无所不服,西区被他一人神威震慑,所有的新入门弟子都俯首称臣。

  这是一个劲敌,同时也是沈星所期望的对手,他全身战意在这一瞬间暴涨到巅峰,开始燃烧着他每一寸肌肉。

  李沐西举剑斜指,有一道玄气随剑尖划过,有一股天音于天边呤唱,这是一招凌厉剑法的起手之式,引动了周围天地灵气的共振。

  沈星踏着飘渺步法前进,踏上一步似是万里之远,又好似是在原地踏步,无踪可寻,如鬼魅一般疾速冲向李沐西。沈星精气神达到一个极致,凝聚着拳意,冲体而出,充斥着整个山巅,将这战围变成了他的领域。沈星临近李沐西,上来便是绝招,霸拳轰击,狂风肆虐,冲击着李沐西。

  李沐西神色安然,一剑划出,如星河倒挂倾天而来,与沈星的霸拳对轰在一起。

  轰隆声起,两人尚未临身,两招就开始摩擦触碰,在两人中间,火花闪现,电芒四射,气势激荡。

  李沐西淡然面对,一剑之力随着天地灵气聚集而来,威能在不断地上升,打在沈星一拳之上。

  沈星拳轰着对方一剑,面色一变,一脚踢向李沐西之后骤然闪避,在如虹的剑势攻伐之下,每一脚都踏出一个重印,化解余力,退出了好几步才止住身形。

  此时,沈星右手之上一道恐怖剑痕满是狰狞,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袖,滴落在光秃的山石之间。

  第一招,他就被对方一剑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