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紧急集合解散后,骆方、张羽花、萧建明三人一起边说边笑,向食堂早餐部走去。

  “骆方。”

  骆方闻声转头,只见周言正向自己走来。

  “你们先去吃吧,帮我那一份也买了,我一会就到。”骆方对张羽花、萧建明二人道。

  张、萧二人点点头,又瞧了瞧一身警服的周言,满脸狐疑的离开。

  “走,边走边谈。”周言和颜悦色的道:“那天,你凭着可以闻到死亡气息的本领,终于让这案子有了点眉目。那天,我们出动了三条警犬顺着学校后山下到了高速公路,最后找到了一间起码有二十年历史的破瓦房,里面除了一套沾满血迹的衣服外,什么也没有。血衣上到处是指纹,只是核对后,指纹库里根本没有记录。后来警犬也不肯再追踪,显然已经闻不到气味了。唉!对了,你这本事,父母都知道么?”

  “知道。”骆方点头。

  “厉害!”周言啧啧叹道,“好吧!我就有话直说了。我想请你协助我们抓住那个‘嗜血狂魔’。”

  “嗜血狂魔?”骆方一怔,随即道:“是你们自己取的名字吧!嗯,还挺贴切的。”

  “对,现在我们警方内部都这么喊。”周言笑道。

  顿了顿,周言又接着道:“请你帮忙,就是和我们15个小队一起巡逻,这样你一闻到什么,我们就能马上采取行动。当然,你上课的时间也不能耽搁。我现在就给你一个微型对讲机。”说着,周言拿出一个类似纽扣的对讲机,递给了骆方。

  骆方一听,来了兴趣,伸手接过纽扣式对讲机,随手摁在了衣领内侧。

  “这样你上课的时候,只要闻到死亡气息,就可以马上通知我们。就算你来不及说话,只要伸手按这‘纽扣’的边沿,我们也会立刻知道,并定位到你的位置。你这几天就和我们一起吃住在学校吧,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你的父母了。”

  骆方顿时傻眼:“你都已经通知我爸妈了,还要‘请’我干什么?直接说不就行了。”

  “呵呵!”周言表情不自然的笑了笑,干咳了两声。

  放学后,骆方对张羽花、萧建明打了声招呼就回家去取衣物和日用品。到了家里,对父母又是一阵安慰宽心,抬出了“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的经典论言,这才被爸妈放出了门。

  衡远一中北面,教师宿舍楼门口。

  因为警察的到来,住在一楼的教师已提前搬离了宿舍,暂时与二楼以上的其他教师共用一室。警察住一楼也是为了方便遇到紧急情况,能迅速作出反应,快速赶到出事地点。

  “骆方,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周言热情道,与骆方走到宿舍大门口,指着站得整整齐齐的15支武装警察小队,“这15支小队中,有14支小队是在学校的固定区域进行定点巡逻,另外一支小队则是在这14个区域之间进行流动巡逻,你就是跟着这一支流动巡逻队,而这支队伍战斗力是最强的。”

  这时,宿舍楼上探出了许多教师的身影,密密麻麻,看着下方站的笔直的警察队伍,阵阵议论声不时从头顶传来。

  这15支小队,每一队有15人,而周言自己也有一个5人机动小队,所以总共有230名警察。除了周言外,其余229名警察统一的暗红色贝雷帽,墨绿色紧身作战服,黑色皮靴,外面套着一件黑色防弹背心。

  “这是X3型防弹背心。”周言笑看着骆方,随即身后两名警察的其中一名也递给骆方一件防弹背心。

  “防弹衣。”骆方伸手接过,开始研究起来。

  “X3型是X2型的升级版,可以防御普通穿甲弹穿入,而且X3型防弹衣有智能受力调节作用,不管哪个部位中弹,都能把子弹冲击力均匀分布到整件衣服上,直至完全抵御,避免了没被穿甲弹射穿,却被子弹冲击力震的只剩半口气的尴尬局面。”另一名警察解释道。

  骆方点点头,有点爱不释手,这还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穿防弹衣。

  “时间差不多了。”周言看看表,随即收起笑容,抬头注视着前方队伍,“今天是我们在学校的第一天巡逻,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千万要睁大眼睛了,发现目标后切忌个人单独行动,马上通知附近队友,按照我们制定的方案实施抓捕,最坏的打算就是把凶手当场击毙。在行动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师生的安全!好了,时间到了,现在大家按照计划开始巡逻,听从自己队长指挥,不服从命令的,就地革职。”

  “是!”众队员面容坚毅。

  说完,周言对骆方点点头,转身与另外四名警察走进了一间宿舍改成的临时办公室。

  这时,那支流动巡逻队伍里走出一名高大魁梧的壮汉,有近一米九的个子,三十岁出头,板寸头,一张轮廓分明的国字脸,虎背熊腰,肌肉健硕,壮汉看着骆方哈哈大笑:“哈哈,你好,你是骆方吧!我是15小队的队长,司马皋,外号‘狂徒’,你叫我司马狂徒就行了,哈哈!”

  司马狂徒似乎对自己的外号很得意,话声粗犷,犹如洪钟,震得骆方耳朵阵阵生疼。

  “哦,还请你多多关照。”骆方伸手掏了掏耳朵。

  司马狂徒见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放心吧!兄弟们,走了。”

  随后,第15小队鱼贯走出宿舍大门,骆方也紧紧跟上。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一弯明月挂在空中,草丛里时不时传来一阵虫叫,偶尔看见一些同学路过,也是三三两两没有谁独自一人。

  穿过一片棕树林后,司马狂徒转头看着骆方:“长官跟我们说,你的鼻子出名的灵,几百米外都能辨别,上次已经记住了那‘嗜血狂魔’的气息,这次你一闻到可要马上告诉我,不管是不是真的,先逮到人再说。”

  骆方不由点头:“我只要一闻到,马上就通知你们。”说着,转头瞧了瞧后面十几个警察手中的武器。

  这些武器有的他在电视上见过,可有的他连听都没听过。比如有一把枪,光枪管就两米长,头轻尾重,得贺长平和卫小侯两个警察抱着才能正常巡逻,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用的时候怎么发射。

  “一定是上次知道了‘嗜血狂魔’的厉害,所以这次警察专门针对他的特点而精心准备的武器。”骆方暗想,同时也暗叹贺长平和卫小侯倒霉,拿着这么一把怪枪,走哪儿都得碍手碍脚。

  晚上十点五十分,第15小队一行人走过学校大门。

  这时,一股熟悉的气息传了过来,骆方忽然停下,转过身,仔细的对着大门的方向嗅了嗅。

  司马狂徒见状,忙打出一个手势,小队人员立刻刹住了脚,贺长平跑到卫小侯前面一蹲,打开了枪管处的支架放在地上,并且两手迅速抓住支架稳住,卫小侯忙调整枪口,全体人员瞬间对着大门的方向形成了攻击状态。而司马狂徒右手虚按衣领处的微型对讲机,随时准备向附近小队发出警报。

  过了一会儿,骆方转过身看向众人,微微摇了摇头。

  “不是吗?”司马狂徒疑惑问道。

  “不是。”骆方拍拍屁股,“走吧。”

  “哦,继续巡逻!”

  当即众人紧绷着的心放松下来,转身沿着学校的天文道离去。

  这时,距离学校门口约四百米处一座居民楼内。

  “妈!妈!小云,快打电话给你妈妈和二叔、二婶。告诉他们,奶奶快不行了,叫他们赶紧来!”一个中年人焦急的看着病床上的老人,含泪对着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女孩道。

  “嗯!”女孩也哽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