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见赵飞白盯着自己,金璇流芳却丝毫不惧,左右两手伸出,一股无形气劲从手臂往掌心涌动,瞬间贯满整个拳头,柳枝细的手指刹那间变得粗壮有力,双手入蛇一般向着赵飞白游动击去,这是武当绝学——太乙五行劲。

  “呼呼呼呼”,一阵拳风响动,前方赵飞白却已不见,金璇流芳的秀拳全部落空,但拳劲却激荡开,波及到了闪身避开的赵飞白,赵飞白一个踉跄稳住身形。

  “还是低估你了,全国警察搏击赛总冠军,果然厉害。”赵飞白没事一样笑道。

  金璇流芳却大吃一惊,她的太乙五行劲一发功,劲气比邹矩发出飞刃的速度还快,但赵飞白却像没事一般,躲的非常轻松,显然喝过血后的赵飞白实力增加了不只一点两点。

  邹矩不等赵飞白有任何喘息,双腿一蹬,“嚯”的一下跃了起来逼近赵飞白,左手一把雁翎刃从赵飞白头上刺下,右手成爪捏向咽喉,左脚却已踢向他的裆部,把秘踪拳的灵活多变发挥到了极致。而金璇流芳依然双拳灌满了太乙五行劲,一闪身就是五雷闪电手击向赵飞白下腰。

  赵飞白依然脸上带着残酷笑容,脚向前一蹬,人却倏的往后飘去,在空中慢悠悠的转了个身看向骆方,突然一加速向骆方疾驰而来。

  骆方正看着前方三人打得激烈,忽然却看到赵飞白一个转身向自己冲来,心中一惊,慌忙转身就跑。

  那边金璇流芳和邹矩两人拳脚落空,就看到赵飞白已在追赶骆方,忙闪电般纵身追去。

  骆方此时什么也不想,只是拼命往前奔跑,手一撑跃身跳出了小区护栏,向山上乱跑,不时转头看看后方。

  而赵飞白也纵身翻出了护栏,紧跟骆方不放,口里直叫:“臭小子,就是你闻到我身上的气味吧!上次本想把警察引过来,好让林耀那小子杀了你,被你逃过,这次看谁还来救你!”

  骆方听到后,心里又气又急:“原来是他搞的鬼,难怪林耀知道我在那儿,一定是赵光头给他说的,不然他怎么知道我能闻到他的气息。”

  想归想,但骆方脚下却丝毫不敢放松大意,玩命的向前奔跑。

  但后面是谁?是以速度称雄的嗜血狂魔,两者之间的距离疯狂拉近。

  骆方耳朵里听到了那嗜血狂魔“啧啧”的怪笑声,心里越来越着急,突然脚底心一凉,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双脚忽的就被一股气息包围,那久违的感觉瞬间出现。

  “倏!”

  骆方的速度瞬间加快,一步四米,五米……十米,二十米,真正的开始疾跑如飞。

  那后方的赵飞白顿时呆住:“怎么这小子突然跑的那么快,难道他也是……”随即不再多想,脚上一发力,速度猛增,又追了上去。

  双方距离逐渐拉近。

  “不行!”骆方心中暗暗着急,“我都逼出这么大的潜力了,可还是跑不过他,距离越来越近了,怎么办?”

  身后不远处的赵飞白则是满脸鲜血,一副胜利在望的表情,面容异常可憎。

  此刻的骆方完全爆发出体内被逼出的奇异力量,双腿快如闪电,一直维持着一种连续爆发的状态,却丝毫不感到疲惫。骆方快,而赵飞白更快,几乎看不到双腿移动,只是化作一道流光一闪而过,掠过的花草树木轻微摆动,似乎只是一阵微风吹过。至于金璇流芳和邹矩虽然速度快于常人,但是和这两个变态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早就被甩的没了踪影,不过金璇流芳却是一直施展出追踪术,紧咬着赵飞白不放。

  渐渐的,骆方和赵飞白之间只相差了一只手的距离,赵飞白忽的伸出手去,拍向骆方肩膀。骆方本就已经跑的心慌,突然感觉肩膀被拍,知道赵飞白追了上来,顿时脚一软,那股奇异力量一下散开,人变作倒地葫芦滚到一旁,摔的鼻青脸肿。

  赵飞白一脚刹住,一脸嗤笑的看着骆方,像已经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骆方只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笼罩着自己,浑身上下似乎都暴露在了赵飞白面前,只要赵飞白随便一捏,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现在骆方只是感到心如死灰,以至于有一股似有似无的热气在周身缓慢升起他都毫不知觉,只是用手撑着地面,双腿不断蹬着枯枝杂草急速后退。

  此时赵飞白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忽然身体一动,出现在骆方左侧,一口咬向他的颈部。

  “咯咯咯……”,一连串响声从骆方全身上下发出,只是瞬间皮肤和肌肉全部凝结,坚如磐石。

  “嘣!”

  两颗断牙从赵飞白嘴里飞出,赵飞白一脸痛苦表情的站起身来,嘴里又吐出一颗断牙,嘴角流出了血,这次嘴里的血才真正是他自己的血。

  趁此机会,骆方想也不想,慌忙跃起,脚底一股寒气升起,又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跑了回去。

  赵飞白见状一愣,顾不得疼痛,捂着嘴又追了上去,同时嘴里呜咽道:“你小子是怪物么?怎么那么硬?”

  听到赵飞白的喊叫,骆方也不搭话,只是一个劲奔跑,同时暗自感受着此刻全身皮肤和肌肉的坚硬,终于出现了,两种异能竟然同时出现了,趁这个机会好好感受一下。

  此刻,骆方沉浸在对两种异能的体会当中,但双脚仍不停移动,向前飞奔,与金璇流芳和邹矩的距离越来越近,但后方赵飞白也是逐渐向他靠近。

  追了片刻,赵飞白气急败坏,见到与骆方距离差不多了,脚下突然猛的加力,飞身撞在骆方背上,骆方本来就在向前跑,一被撞上,“嗖”的一下电射出去,“呯”的一声又撞到一棵大树。那大树被拦腰撞断,骆方因为全身肌肉坚硬,毫发无损,就地一滚慌忙站起身来,就见到那赵飞白一只血手已经抓到了眼前。

  “嗖嗖嗖!”

  一阵疾风从骆方身后激射而来,三只雁翎刃迅速出现挡住了赵飞白伸过来的手掌,接着一声娇叱,金璇流芳也出现在了骆方身后,忽然一个下马步,左手叉腰,右手衣袖气劲鼓胀,直直一拳从骆方身后打出,手臂从骆方腰旁穿过,“嘭”的一声击在赵飞白肚子上,赵飞白冷不丁被一拳击中,一口鲜血喷出,人已倒飞出去。

  金璇流芳此时动了真怒,上来就是一招通臂拳,发挥出了她的真正实力,而邹矩则是直接掠过金璇流芳,往赵飞白倒地的方向疾飞过去。

  赵飞白刚一站稳,邹矩一拳打出,一支雁翎刃随着打出的拳劲激射出来,赵飞白伸手挡过一拳,却被后面紧跟而来的雁翎刃刺中胸口。邹矩或是一掌或是一拳,鱼贯打出,连绵不断,每一次出手,后招都是紧接着飞来一支雁翎刃,赵飞白不是中了拳掌,就是被雁翎刃刺中,而那雁翎刃像是无穷无尽,源源不断的击射向赵飞白。

  只是一会儿,赵飞白就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染透,动作散乱,被邹矩飞起一脚踢飞五米多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小王八蛋,叫你伤我徒弟!”邹矩口中仍自骂道。

  骆方和金璇流芳走过来,紧靠着邹矩站着,望着地上的血人。

  “不知死了没有?”

  骆方满脸疑惑看向金璇流芳和邹矩,而两人则相视一眼摇头表示不知。

  此时一缕缕夕阳透过茂密的树叶照射下来,也照射在了血人身上。忽然一阵大笑从趴在地上的赵飞白口中发出,震的树叶沙沙作响,只见赵飞白缓缓爬起来,全身插满了雁翎刃,仍在哈哈大笑,口中的血不时喷出。

  “怎么?疯了么?或是回光返照?”邹矩看着这一幕疑惑道。

  “我疯了?”赵飞白停止了大笑,呲牙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们,我最近不久才突破吗!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你们杀死。嗯,你们也玩够了,就让你们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话音刚落,赵飞白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一股刚猛的气息以他为中心猛的辐散开来,犹如一阵烈风吹得邹矩三人脸上微微生疼,“咚咚咚”,周围一棵棵树木竟然被这刚猛气息震的倒下。

  “这是什么气功?”

  邹矩和金璇流芳心里一阵猛跳,就凭刚刚这股气势,两人就已经知道了赵飞白的生猛,忙拉住骆方不断向后退去。

  “想跑么?”

  赵飞白气劲一震,“嗖嗖嗖”,插在身上的雁翎刃朝四面八方击射而出,夹带着阵阵刚劲,快如闪电,邹矩和金璇流芳忙把骆方拉到身后,不断闪躲,“噔噔噔……”,四周的大树上到处钉满了雁翎刃,而邹矩大腿上也被射中了一刀,疼的呲牙咧嘴。

  赵飞白身影一动,已到了三人眼前,左手一拳击向邹矩,右手一拳击向金璇流芳,速度快得离奇,金璇流芳和邹矩两人只得伸手格挡。

  “嘭!”

  邹矩一声惨叫,瞬间就被打的往后直飞,摔倒在地重伤晕死过去,而两只手臂诡异弯曲,显然已经骨折断裂。而金璇流芳双手连连施展太极的阴阳环抱手法,终于化解了这股刚劲,但嘴角也渗出一丝鲜血。

  “不错,竟然接住了我一拳。”赵飞白点头狞笑道。

  此时,金璇流芳脸色惨白,终于知道了眼前敌人的可怕,忙气沉丹田,周身气息暗自流转,太乙五行劲灌满了全身骨骼肌肉。而骆方完全插不上手,只得又躲到一边,站得远远的。

  赵飞白忽地靠近金璇流芳,抬手又是直直的一拳,打向金璇流芳面门,拳劲异常凶猛,骆方甚至还能看到那拳头周围环绕着一种至刚至猛的气息。

  “临清潭腿!”

  金璇流芳并没有硬碰硬,却是施展处十二路临清潭腿,双脚连环踢向赵飞白下盘,双手依然还是太极掌法,不断化解赵飞白的这一拳之威。

  但金璇流芳片刻就发现,这赵飞白的下盘稳如磐石,她一脚可以把树都拦腰踢断,却不能撼动对方分毫,此时,赵飞白的拳头已经逼近。

  “嘭!”

  金璇流芳一挡,顺势倒飞出五六米后又退了两三步才停下,气息一阵紊乱,嘴里更多的鲜血涌了出来。

  “太强了,和师傅都有得一拼。”金璇流芳暗自活动手指骨骼,“不管了,把所学都用上,怎么也要拼这一回,不然我死,邹老死,那骆方也要死这儿。”

  想到这,金璇流芳什么也不顾,娇躯一震,抽身向前,对着赵飞白施展起了毕生所学,什么大悲拳、形意拳、三皇炮捶,少林五拳桩一一施展开,犹如许多蝴蝶围绕着赵飞白翩翩起舞,顿时看得一旁的骆方眼花缭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