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闻言,天火停了下来,他觉得天瑕子说的还有一定的道理,略微思量,抬头:“小子,看这间道袍我就送给你了,总不能让你在你女朋友面前出丑对不?”

  羽墨见刚才还张牙舞爪的想拿回道袍的天火,现在居然装着一副高人的模样把道袍送给自己,他脑袋不由有些转不过弯。

  “天火师叔祖给你,你就接受,干嘛还傻站着”天瑕子在一边起哄。

  羽墨见状套上了道袍,不经意间他发现天瑕子眼睛望着自己,而眼珠却向天火撇了撇,羽墨不由的一愣。

  “谢过天火师叔祖。”

  天火嘿嘿一笑道:“不必客气……”就在天火还要说话时,天瑕子再次插嘴了。

  “做为师叔祖,见面礼应该不会差吧。”天瑕子仿佛在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虽然天瑕子的喃喃声虽然小,但在这寂静的夜晚,却是极其清晰的,在场的人几乎都能听见天瑕子的喃喃道。

  听到天瑕子的喃喃声后,天火脸色一变,心道:不好!

  羽墨见天火的脸色变化和自己的师傅的举动,心里登时一亮:“天火师祖要送见面礼么师傅?”

  天瑕子点了点头:“做为师叔祖,自然不会吝啬到这种地步吧。”天火道人身为7品炼器师,他的私藏自然比平常人丰富,不过天火却一向很吝啬,虽然他那剑丹级的能力根本就用不了多少武器,但天火道人就是喜欢收集,收集后就是不送人,也不给自己用,在独罗宗里,没有几个人不眼红天火的私藏的,如果能靠这次的机会狠狠把天火宰上几次,那绝对可以让天瑕子得意上几天。

  天火自然也知道天瑕子的想法,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总不能让着两位天赋如此好的弟子在自己眼前溜走吧。

  见到羽墨渴望的眼神,天火露出了一张比哭还难看的脸道:“不知,你是修行什么为主的?”

  羽墨一听到这话,顿时感觉有戏。

  “师叔祖,我缺的是一把像样的剑,刚刚的那把7品法器的黑剑被莫盾毅给毁了。”说着羽墨指了指地下一块剑柄。这正式刚刚被莫盾毅砍成碎片的黑剑。

  羽墨的这句话也是有出路的,他特意把7品法器给报出来,这样一来天火如果拿出笔7品法器还要弱的武器的话,那必定会弱了天火道人的面子,所以天火道人如同懂,他最少也会拿出一把亚灵器级别的法器出来!

  剑修?听到剑这个字,不想天火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微笑道:“剑丹后,就可以用自己的灵力炼制出一把属于自己的剑了,炼出来后应该不会……”见到他又想推脱,天瑕子不由的再次打断了他那一丝希望。

  “剑丹刚刚制炼出的剑,一出来就是把3品或4品的法器,而再过几个月就要开始要比试了,你觉得单凭一把3、4品的法器能赢么?”天瑕子望着太月亮,一边缓缓道。

  天火干咳了几声,忍疼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精致的长剑,长剑全身呈流线型,在长剑的剑柄处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神龙,神龙盘旋在剑柄处,从而形成一个个固定手指用的凸凹处,在剑身上,羽墨细心的发现上边居然刻着一些奇怪的条纹。

  阵法!这把剑里面存在者阵法,不过不知道什么哪一类的阵法,羽墨心道。

  天火心疼的抚摸着长剑自顾自得道:“这把剑名为龙吟剑,我刻了许多1个3品攻击法阵和一个4品的声波阵在里边,两了这两个阵法,你就攻击的时候就可以增加不少的攻击力,而且可以使出那声波阵,这样一来敌人就会在瞬间被声波阵中的声音所震住,就可以为你增加的许多胜算。”

  龙吟剑!天瑕子略微惊讶的扫过天火道人的脸,他自然听说过龙吟剑,龙吟剑和凤听剑是一对情侣剑,这种两把剑的威力都不弱于一只亚灵器,而且如果这两把剑的持有者一起攻击的话,那么攻击力更会上升,几乎可以比拟一把2品的灵器了!在天火道人的收藏里,这两把剑可以称上中等收藏品。

  没想到这老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一鸣惊人!连这种相当于灵器的货色都拿出来了!看来这老头还真的挺喜欢羽墨的,而据天瑕子所知羽墨也蛮喜欢炼器的,不如……。

  接过天火手中的龙吟剑,羽墨轻轻抚摸着剑身,他能感觉到龙吟剑所传来的愉悦,手回剑,羽墨恭敬的对天火道:“多谢师叔祖!”

  虽然心疼,不过听到羽墨的这句话,天火道人也露出了一丝欣慰,目光投向不知何时出现在羽墨身后的女子。

  “小女娃,没想到你和羽墨居然是一对的,羽墨的福气不小啊。”天火道人为老不尊的一笑。

  羽墨能为了这名女子牺牲自己的性命,而这女子又在紧要关头不顾自己的安危跳出来阻挠,正常人自然很正常的把这两人认为是一对情侣了。

  怜梦闻言,小脸一红,目光落在羽墨脸上,只见羽墨没什么表示,她的小脸不由更红了,悄悄低下了头,也不敢看别人了。“小女娃害羞了,哈哈。”天火道人哈哈一笑,仿佛把刚刚的心疼给忘记了,手中一动一把造型跟羽墨差不多,不过那生物却换成了凤凰的精致长剑出现在众人眼中。

  天瑕子心里咯噔一下,这老头还送东西送上瘾了?!羽墨的武器没了,天火自然不会拒绝,但怜梦的武器现在还握在手中呢,这怎么回事?

  “龙吟剑和凤听剑本身就是一对的,现在龙吟剑送给你夫君,那这凤听剑对老夫来说也没什么作用了,所以送人送到底,这凤听剑就交给你了!”说着天火道人难得一次郑重的把凤听剑交给了怜梦。

  怜梦愣了愣,接过凤听剑,随后向天火道人深深的施了个礼:“多谢,天火师叔!”

  天火道人微笑的点了点头,这次把这双剑送出去,天火道人意外的发现,自己心里居然感觉畅爽了起来,比以前看着那一堆宝物的激动,兴奋完全不同,这仿佛是给名剑寻到真主后,从内心发出的愉悦!

  “天瑕子,别发呆了,我们还是别打扰人家小两口的温存,我们回去继续喝我们的酒吧!”在那瞬间天火道人突然有了饮酒的兴致,居然出奇主动邀请天瑕子喝酒。

  天瑕子又愣住了,这老头送东西送傻了?在天瑕子愣住时,天火道人已经缓步出了洞口,天瑕子见状交代了羽墨几声,然后也尾随而去。

  天瑕子和天火道人两人离开后,这山谷里也就只剩下羽墨和怜梦两人了。

  流水声依然清澈,清脆水滴声滴入水中的声音,如同一把小锤子一般敲打着怜梦的小心肝,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小脸红成的小苹果。

  她还是第一次跟羽墨在一个荒无人烟,孤男孤女的带着。

  刚刚由于打斗的原因,羽墨也没有几乎认真的观察怜梦,但现在四周一静下来,羽墨顿时就有时间好好打量这名,美得让人犯罪的女子了。

  (修理还没过几天,显示器又挂了,一早上都忙这个,现在终于好了,补上早上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