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如冰雹直直砸下,即使有风,也挽不住那抹身影。原本平静的湖面顿时砸出一朵花,如水出芙蓉。

  紫瑛看情况不妙,疾驰而来,拼命喊道“小姐!小姐!”正待她想跳入水中时,“哗——”又掀起一阵巨大水花,刚巧淋了紫瑛满身。“小姐——”紫瑛急急跑去紧紧握住沐宛初一只手,喜极而哭:“小姐!你怎么能唬紫儿呢!”

  沐宛初脸色涨得通红,薄唇轻颤,却始终说不出话来,惟惨淡一笑,紧紧反握住紫瑛,大口大口喘着气。直待气息匀和,才示意丫头把自己拉上来。此时的她,全身湿透,头发散乱,水珠顺着发绺一滴滴砸到衣服上,又快速在衣服上晕开,融为一体,完全一副落汤鸡的模样,呆呆的表情也甚是契合。

  沐宛初扫视过受惊的安平贵人以及正安慰她的轩辕凌,转身,只想离开。

  “你不想说什么?”身后轩辕凌冷冷道,却又比平时多了几分戾气、惊恐与不定。

  “我无话可说。”

  安汐若摇摇头,眼神带着乞求,“王爷,不关她的事。”

  轩辕凌向沐宛初一步步欺去,黑着一张脸,眼中神色复杂难明。相反地,沐宛初分外平静地转过身正对轩辕凌,摆明一副“你想怎么着”的神气。“怎么?我没摔死,你不高兴啊?”

  轩辕凌呼吸声愈来愈重,变得有些急促,显然强压着怒意。其实他本无恶意,只是被沐宛初的无心之话激了,一时感情占据理智。他紧紧盯着她,眼中怒火渐烧,却迟迟没有进一步行动。而她自始而终的平静。时间一分分过去,如漏刻中的水,也如她发鬓上的水,一滴一滴。忽而,她像是耗尽耐心,一个利落的旋身,提步便走,越走越快,最后跑起来。刚反应过来的紫瑛在身后使劲追着,只留轩辕凌呆呆凝视着那一抹柔弱却倔强的身影,那抹身影正消失!

  沐宛初跑啊跑,似乎这样可以发泄一下冤屈与难受,可老天似乎连这一丁点怜悯都不愿垂青她。她愤怒地狠狠瞪着眼前的两个男子,而其中死死扣住她双肩的男子亦正用同样愤怒的目光狠狠瞪着她。

  “你又是谁?为什么也来欺负我?放开!”她挣扎着,苦怒怨恨纷至沓来,皆化为纷纷划落的泪水。她踢他,踹他。而他犹如一座山一道岭,不躲不避,只是目光里凝聚了越来越多的痛楚与不敢相信,只是抓住她双肩的手青筋暴起,不知不觉加大了力气。

  “混蛋!你给我松手!”

  后面的男子情绪十分复杂,身体微微颤抖着,心中却难得保持着几丝清明。他缓缓迈进一步,一手颤巍巍搭到紧扣住沐宛初的大手上,对着前面男子,哽咽道:“扬兄……罢了……”

  渐渐地,他手上力气减小。她趁机挣脱,猛然推开他夺路向前。

  路两旁的花木渐渐稀少,殿宇也少了几分秀气,多了几许气势与威严。其实她不记得路,上次来有人引路并未留心,今次受气伤心只顾见路便跑,到累极停下来时,早已不知身在何处。虽然她还不知道要去哪里,但她明白此刻一定得离开皇宫。她一路试探走走停停,终于,远远瞧见一道朱红色的大门。如溺水的人渴望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急匆匆奔去,全然无视大门前一排排戒严的侍卫,一级级雕龙玉砌的玉阶。

  “哟,你这是?”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细细打量,从她斜歪的金钿、散乱的发丝到淋淋的衣衫裙裾。

  沐宛初看看男子,样貌很美,处处透着要命的优雅高贵。她瞟一眼自己的湿漉漉、脏兮兮的裙子,移开目光,指指远处那道门,“出去。”

  “那可不是你能走的地方。”

  “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男子好奇地再次打量她。而她也好奇地注视着他,目光坚定不移。

  男子笑笑,淡淡吩咐一旁的侍从。“带她出宫。”

  沐宛初闻言又遥望那道门。

  “可不是那里。”男子戏谑着翩然离去,只留一抹孤独飘渺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