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为维护武林正义,中原各个门派都义无反顾地应东方堡之邀前往东方堡开武林大会,商议如何远征西域,剪除对中原武林有着心腹大患的血煞教。

  东方堡内,人山人海。中原武林各派魁首云集东方堡。除东方烈阳外,洛笔生亦有条不紊地打点一切,置理好一众武林同道。毕竟如果能够一举歼灭血煞教,夺得古清仞头颅,洛笔生和陆文渊两兄弟就分隔两地了。“啊!冷月,你也在来了啊!……”东方堡内人潮汹涌,东方烈阳在茫茫人海中见到了一个久违的妖魅身影。只见此人身穿黑紫色紧身衣,头上秀发扎成一条长辫直至腰间,脸颊被一条黑色丝巾蒙住面容,正是深居简出的冷月山庄庄主西门冷月。他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名弟子,正是月影和飞星。“东方堡主,武林大会什么时候开始进行?”西门冷月冷冷地问道。“嗯,看起来各门派掌门都已经云集,整理好秩序就可以开始会议了……”

  东方堡内的广场里,云集了数百位武林正道。来者都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侠客,四大家族除了北堂家流星堂因已经被朝廷招安的缘故未能参加,其余三大家族都云集至此。其中一直偏安一隅的西门冷月,如今竟然亲身参加武林大会,让武林正道的人们都对冷月山庄刮目相看。

  会议一开始陈述了血煞教捣毁百晓门,帮助东瀛忍者挑拨东方堡,牧野山庄关系等罪行,接着一讲到如何进行进军血煞教时,西门冷月首先就讲述道冷月山庄愿意首当其冲。紧接着西门冷月解释道:“冷月山庄奉行替天行道,杀尽天下不仁不义之徒。今血煞教不仅不仁不义,且为祸武林,为人,为天,皆应斩草除根。”西门冷月正义凛然地陈述完这番话后,紧接着说道:“论路程,除了流星堂,就数天山派和冷月山庄与血煞教最为接近。然而今不知血煞教虚实,我庄中弟子又训练有素,建议先领一队人潜入西域,查访血煞教虚实。”西门冷月讲述了自己的想法,一众武林正道纷纷赞同。“嗯,那么西门庄主,就好好打响征讨血煞教的第一炮吧!”东方烈阳鼓励道。“嗯。”西门冷月坚定地向东方烈阳点点头。西门冷月领了第一道艰巨的任务后,其他门派的弟子就探讨着后续工作。西门冷月接下来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冰冷地坐着,眼神凝望主持会议的东方烈阳。

  入夜,东方堡后花园平静如水。东方烈阳独自一人在散步,观赏夜色,心中的思绪万千——担忧着武林的动荡,东方烨的近况,以及想着西门冷月。“谁?!……”东方烈阳忽然感到周遭有些异动,思绪中断,转过身四处张望。一个鬼魅的背影在他的视线划过,没有任何言语。“啊,原是冷月……”东方烈阳看着西门冷月的背影慨叹着。双唇蠢蠢欲动,想叫住她,但是话始终没有说出来。“烈阳,夜深了,早点回房休息吧。”此时李凝霜在不远处走来向东方烈阳说道。“嗯……”

  次日早晨,西门冷月率领跟随的弟子早早地就离开了东方堡,甚至没有一声留言。东方烈阳起床后才知道此事,遥看西方,心中不解:冷月,你的心中,为何如此惆怅?你的眼中,为何如此迷离?……

  西门冷月回到冷月山庄,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安排着潜入西域的人手。为了更好更快地调查出血煞教的底细,西门冷月决定亲自前往西域。防止人多口杂,手忙脚乱,西门冷月带了飞星,破浪以及九名冷月山庄杰出的弟子一同赶赴西域,留下残梦,月影两位驻守冷月山庄。飞星,破浪是冷月山庄仅有的两名男性弟子,他们都是命苦的孤儿。飞星自幼就被收留于冷月山庄,破浪十二岁时在冷月山庄外的森林里迷失方向,差点命丧野狼之口,恰逢被西门冷月救走,尔后顺理成章成为冷月山庄的弟子。他们的武功都非常优异,众多弟子之中,仅次于残梦和月影二人。

  “唔,风沙真大。”西门冷月带领一众人来到了西域,飞星手捂着面,眯着眼说道。“好了,接下来我们的行动都要小心谨慎,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大家绝对不能分开。”西门冷月命令到。“嗯!……”

  西域的夜晚是那么静幽,西门冷月等人留宿在一山洞内。西门冷月走出山洞,看着那灰蒙蒙的天也掩盖不住的皎洁月光,深叹道:“冷凝,我一定会为你复仇的。嗯,听说东方烨也会来西域啊。如果能尽速铲平血煞教……”西门冷月的面容依旧蒙着一块黑纱,但也因此更加能看出她那深邃的眼神中充满对未来的期盼。

  原来段冷凝和西门冷月素有交情。早在十年前,西门冷月就敬服段冷凝嫉恶如仇,警恶惩奸的为人。只是当年她籍籍无名,只是听闻段冷凝的事迹,不曾见面。十年后,段冷凝深居天山。有一次段冷凝下山采购干粮时,恰逢遇到西门冷月。段冷凝得知西门冷月发扬自己警恶惩奸的精神,两人聊得甚是投机。也正因为如此,段冷凝即使长居天山,也能得知天下大势。如今段冷凝命丧血煞教教主古清仞之手,西门冷月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东方烨为了替段冷凝报仇,想必也会前来西域。但是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太薄弱了。西门冷月前来西域,一来可以维护武林正义,二来可以尽力找出东方烨,保护他周全。可以的话,翦除血煞教之后,便将东方烨带回东方堡……西门冷月此次前往西域的决定,不仅仅为了武林,更加是为了段冷凝,为了东方烈阳……

  次日早晨,西门冷月吩咐道:“为了更快更有效率地查出血煞教的底细,我决定分为三队。我,飞星,破浪一人一队,每队四人。每日申时,都必须至少有一人回到此山洞汇报当日的调查情况。”西门冷月有条不紊地分配着工作给各弟子。接着就带着所属的三名弟子离去了。“师父很有斗心啊,很久没见过师父如此热血沸腾了……”飞星慨叹着,紧接着也暗暗给自己打气道:我也不能落后!说罢,他带着自己所属的三名弟子也飞似地离去。

  逍遥谷内,寒风瑟瑟。

  唐枫在房间里收拾行装,看势又是要出门远行了。“枫,刚回来逍遥谷没多久,又要去哪呢?”正是东方皓在唐枫门外问道。“师父,我想回杭州探望一下父亲,然后要远上西域一趟。”“回家探望父亲是好事……”东方皓慨叹道,紧接着问道:“远上西域做什么?”“东方兄或者就在西域,我要过去好好照应他。”“西域是血煞教的地盘,如果你要去,必定是险阻重重啊。”东方皓担心道。“正因为如此,我更加要去。如今东方兄一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的世界是一片昏暗。我要将他拉出黑暗。”说罢,唐枫坚定地冲着东方皓笑了笑。“西门庄主等人已经潜入西域,当日东方堡武林大会已经定下目标,血煞教很快就会被瓦解了。你就不必趟这趟浑水了吧?……”东方皓归根究底就是担心唐枫的安危。“东方兄为了武林安危,颠沛流离,摒除六亲,孤身一人走上这条路。相比之下,徒儿的选择,又算得上是什么呢?”唐枫字字珠玑。“师父,就让大师兄去吧。师兄,我也和你一起去。”此时,门外又出现一个人,正是丁晨。东方皓看了看丁晨,他的眼神充满坚定,和唐枫的眼神一样充满火热。东方皓摇头叹息了一下,说道:“好吧。两人同行互相照应,一路保重……”说罢,东方皓淡然离去。“师弟,此行凶险重重,你又何必以身犯险呢?”“大师兄,你又何必自打嘴巴呢?哈哈……”丁晨不愿意和唐枫口舌之争,挽着唐枫就要下山去。唐枫见丁晨也拥有一颗火热的心,便不加劝,一同下山去了。

  黄昏,西域的风尘更为萧瑟。“破浪师兄,这里是哪里?……”破浪带着三名精英弟子在沙漠中前行,忽然停顿下脚步。三名弟子不知其所以然,问破浪道。“你们没必要知道……”破浪的声音顿时从冰冷变得阴沉,那种声线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只见一道刀光掠过,顿时奏起两声惨叫,和一声兵器格挡的声音。“呵,不错嘛……”只见破浪话毕,挥剑欲杀掉三名精英弟子之时,其中一名弟子的剑也同样迅捷如雷地抽出,挡住了破浪划向咽喉的攻击。“破浪师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那名弟子声嘶力竭地问道。但是她刚问完,破浪顿时感觉到她已经没有生命的气息。她已经被一褐袍中年人一掌击中后颈,当场气绝。只见背后一阵凌厉的奸笑声:“哈哈!破浪,做得好!……”迷蒙的黄沙中泛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古清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