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申时末,太阳向西而下,山上的罡风又开始剧烈的挂了起来,温度急剧下降,三叔一干人退回了营地之中。

  此时的赵毅,已经连接爬下了三处如之前一样的断崖,爬出了云雾遮蔽的高度,来到了一处形似鸭嘴般宽大的裂缝之处。

  因为高度降低的缘故,在这里已经显得有些温暖和潮湿,山崖外面滴滴答答的像屋檐滴水一样落着融化的雪水;在山崖裂缝的周边以及附近,长着一些低矮的灌木和耐寒的植株。

  赵毅在裂缝之外,便闻到一股子扑鼻的腥臭味。小心翼翼的踏入其中,除了腥臭味更加浓郁之外,没有发现其他特殊的情况。

  裂缝很深,颇有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感觉,赵毅谨慎地向里面走了一段路,越往里面腥臭味越是浓重;不敢太过深入,赵毅便退回到裂口外沿的平坦之处,由于地势内陷的缘故,这里相对干燥且腥臭味不算太浓,还能忍受得住。看着天色渐暗,赵毅决定今晚便在这个裂缝内暂时休息一晚,反正从这里往下看,已经能够看见谷底了。

  赵毅在裂口的附近拣了一大堆枯死的灌木,将其中的一部分拢成一堆,准备生火烧点热水喝。自从赵毅之前做了那个扫视云雾以发现窥探者的动作之后,便再没觉察到有窥探的迹象,这也让赵毅松了一口气,更加确认原先感觉到的窥探者,应该是雪山上一些动物,如果是人,在赵毅继续攀爬的过程中,应该还会继续关注着他。

  “要是道长在就好了,不是说修为恢复了吗?这点小山沟应该难不住他吧?生个火也不会这么费劲啊。”赵毅一边嘀咕着一边“咔咔”地打火石生火;不一会儿,篝火点燃了,只是这些枯死的柴火毕竟不是那么干燥,烧着之后,浓烟滚滚,幸好裂缝里面没有风,外面呼啸着的山风吹动,带动着这些浓烟向裂缝之外而去,要不然整个裂缝都得充满浓烟。

  赵毅在崖下用一口薄铁碗接了点雪水,放在火上将水烧开,就着热水吃完干粮填饱了肚子。

  吃完干粮,外面已是一片漆黑,赵毅将一大捆相对粗大的灌木扔进火里,得烧点炭,用于晚上睡着之后取暖之用,要不然这夜里非得被冻死不可。

  这一捆灌木一扔上去,顿时压制住了火头,浓烟滚滚而起。

  就在这时,一阵山风刮了进来,将浓烟灌向裂缝之内,窝在一侧的赵毅来不及躲避,顿时被熏得灰头土脸,泪流满面,咳嗽连连。赶紧往一旁避开浓烟,咳了好一会儿,才止住咳声。

  “真倒霉!”赵毅揉着被熏的红通通的眼睛骂了一句。

  “扑棱棱”裂缝深处传来声音,声音密集如同雨打芭蕉。赵毅愕然回头,只见黑压压的一群东西从裂缝深处飞了出来,在赵毅惊愕的目光中冲向赵毅。

  “我靠!”赵毅怒骂一声,连忙双手抱头扑倒在地。只感觉身子上方如同狂风吹过一般,一群飞行物从头顶狂飙而出,翅膀拍打声,飞行物“吱吱”叫声,回响在裂缝之内,说不清什么感觉,只感到恐怖无比。

  有几只飞行物或许是飞的太慢,或许是飞错了方向,或许是互相之间撞在一起了,也或许是撞在壁顶了,“噼里啪啦”掉下来好几只,就落在赵毅的身边,赵毅悄悄转头一看,差点惊呼出声,手脚一使力,拔腿便想跑。

  我的妈呀!这些落下来的全是蝙蝠,全是一只一只盘子大小的蝙蝠,在地上不停地挣扎想要重新飞起,只是不知道被撞坏了哪里,怎么也飞不起来。

  赵毅强忍着爬起来逃跑的冲动,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幸好,只是一小会儿的时间,便再也没有蝙蝠在头顶飞过了。

  赵毅爬起身来,将那几只掉在地上直扑腾地大蝙蝠用一根树杈扫到崖下去,往下面一看,好家伙,飞出裂缝的蝙蝠铺天盖地一般黑压压的一片,正向谷底压了下去。看来是刚才的浓烟熏醒了这些蝙蝠,外面刚好天黑,这些蝙蝠纷纷捕食去了。只见被赵毅扫下崖的几只蝙蝠,在落下去的过程中在峭壁上东撞西碰,似乎有血撞了出来,立刻便有一群蝙蝠呼啸而至,眨眼被分食的尸骨无存。

  赵毅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这高山之上也有蝙蝠?赵毅觉得自己原先的认知完全被颠覆了。

  其实,赵毅有所不知,这些蝙蝠是极为凶残的高山蝙蝠,畏光怕火,极度嗜血;要不是刚才赵毅被烟熏火燎掩盖住了气味,这会儿这些蜂拥而出硕大的蝙蝠就能生撕了他。

  赵毅吓的心胆俱裂,在边上坐着喘了几口气,想想自己要是被这些恶心的家伙咬死,不由的打了个寒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实在是太可怕了,得趁这些凶物回来之前在这个裂缝里找个安全的地方。

  赵毅这样想着,于是扎了个火把,向裂缝边上走去。

  ……

  月在中天,道长刚刚把老族长送走。

  自从那天在祠堂将赵耀武的事情全部告诉赵毅之后,老族长好像放下了一桩天大的心事,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心情也是极好。

  今天在武场看了半天,大叫了一个下午的“三振出局”之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吃完晚饭便一个人跑道观来找道长聊天了。

  至于为什么找道长聊天,刚说了没几句,道长便已明了;老族长显然是希望道长能想想办法再劝劝赵毅,让他修真去。

  毕竟赵毅如果能去修真,而且以赵毅的勤奋、根骨和不到两个月便能破障寻元的悟性,在老族长的眼中看来,日后修行有成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这也关系到赵氏一族的振兴大计,用老族长的话来说,那就是:他老头子年数无多啦,保不准什么时候两眼一闭,就去见列祖列宗了;如果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赵毅拜入修真大派,为赵氏的兴盛赢得一个契机,他日寿尽之时也能安心的闭上眼,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能对列祖列宗有个交待。

  再说了,修真之人不禁婚嫁,不会绝了他赵耀武一脉的嘛。

  两人攀谈良久,道长表示,只要赵毅愿意,他是极希望能将赵毅荐入山门的,同时也答应老族长,等赵毅此次事了,再劝劝赵毅。又突然想起回山之时,师尊要他带给老族长的话,于是便将师尊那番关于赵氏一族衰落和天机测算之术之间因果关系的话转达给了老族长。

  老族长听完,大惊之后黯然半晌唏嘘不已,一再表示感谢。

  两个人聊了两个时辰,柳氏见老太爷久不归宅,知道老太爷在道观,便跑来唤老太爷回去安歇,于是老族长便告辞而去。

  道长将老族长送至门口,看着老族长的身影远去,这才回到后院。

  刚跨进后院,道长目光一闪间,不由得“咦”了一声。

  只见云瑶的居室之中居然亮着灯火,道长心里“咯噔”了一下,快步走到云瑶的房门口,叩了几下,轻轻唤道:“师妹,师妹。”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云瑶走了出来,见道长正要开口,连忙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轻轻说道:“思雨睡着了,到你房间说去。”

  当下两人来到道长的居室,云瑶说道:“小毅没事。”

  道长纳闷地说道:“那你为什么回来了?”

  云瑶说道:“都是思雨这小丫头坏事,不过这小毅的灵觉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强,我们只是稍微离近了一点,便差点被他发现。”

  道长惊奇的问道:“竟有这回事?”

  原来云瑶一直跟着赵毅等人,充当赵毅的保护着的角色;只不过赵毅他们是在地上走,云瑶是在天上飞。

  思雨这小丫头对这个能在悬崖绝壁上跳舞的小毅哥哥十分感兴趣,云瑶走时,非得赖着跟去。没奈何,云瑶只有带上她一同前去。

  这一路,思雨看东看西问这问那,兴致高昂的很。

  当赵毅从垭口左摇右晃地攀下,到达云雾之中后,云瑶融于天地之间的强大神念,依然清晰无比的感知着赵毅的一举一动;但是思雨就看不见了,于是求着云瑶也降到了云雾之中;但是云雾之中的能见度毕竟有限,所以应思雨的要求,便离赵毅略近了些。

  没想到赵毅在雪线之下断崖之上突然做了回身扫视的动作,云瑶便知道,赵毅肯定感觉到有人在窥探他了;之后赵毅闭上眼睛以感气之法对周围的一切进行感知之时,那丝丝扫射过云雾的灵觉更是让云瑶惊诧不已;虽然凭借比赵毅强大不知多少倍的神念,骗过了赵毅,没有让他发觉,但这已经让云瑶吃惊不已了。

  “明日一早我再过去,思雨这丫头,你将她交给赵毅的娘;带着她,我怕被小毅发觉。”云瑶对道长说道,看道长点头答应了,云瑶又说道:“其实根本不用这么麻烦,我直接带小毅下去找不就得了,多方便啊!”

  道长摇摇头,说道:“不妥,不妥,不能怕麻烦啊,你忘了师尊告诫我们的话了,各人因果各自担,不由他人费心肝。毅儿自己的因果便让他自己了吧,反正有你在边上看着,也不会有生死之忧,更何况你还能借这个机会对毅儿多些了解不是?”

  云瑶想了想道:“那倒也是,我对小毅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呢。不行,等这事了了之后,你得想办法,这么好的徒弟上哪里找去啊。”

  道长哈哈一笑道:“到时再说吧,你倒是和他家老太爷想一块去了。”

  云瑶也是失笑,当下两人说些闲话不提。

  只是云瑶口中这个这么好的徒弟,此时正有性命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