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王室谷口,火炮声一阵接一阵,拉玛阿将军正指挥五门大炮死守谷口。计划已经完成七成了,我军应该稳赢了吧!

  拉玛阿心中这样想着。脸上却不见笑容:——已经很久没收到元天真人他们的通话讯息了,不会是出了意外吧?

  越想越心烦,拉玛阿一挥麒麟刀,指挥五发炮弹打过去去,再一次击倒了妄想攻入王室谷的妖卒。

  在另一头,圣地之内存在着另一场战斗。

  面对元天夫妇即将使出的无上猛招,杯伯拿大法王不经心地一笑道:“风火劫·二式?有趣,尽管来吧!”

  元天真人咬咬牙,往右移一步。理树心有默契的往左移了一步。两人一移之间,似乎世界的格局也变了,一朵小而通红的火球悬在了两人之间。

  “准备双线进攻吗?不是这样简单吧!”杯伯拿大法王自然的闭上了眼睛道:“不过我让你们。”

  让?不,不可以大意啊。对方始终是超级怪物一般的存在。仙子暗想。

  元天真人暗呵一声,与理树冲了过去,火焰翻转,激起两路沙流。

  杯伯拿一掀衣襟,同时挥出双手,翻滚骇人的巨浪打向元天真人,浑厚惊人的土墙压向理树玄女。

  “水咒、土咒是火和风的克星,恐怕不好应对。”坤庐露出一丝忧虑。

  仙子坚定地看着元天夫妇,心道:————但师父们一定行的。

  不等巨浪、土墙近身,元天、理树往地上一跺,跳起躲开。空中几个翻身,落地之处已经是杯伯拿大法王的后方。

  杯伯拿头也不回,反手一挥。

  一条迅猛的骄雷扫向理树,一阵疾速的风贯向元天。出招之快几乎是省去了前奏。

  “是速度打法。”坤庐惊道。

  来招虽快绝,但元天夫妇也不是软料。两人眼神一寒,再次一跃,在杯伯拿上方交叉后分别落在杯伯拿左右。

  “跳够了没有?”杯伯拿双手交叉,无数光粒子迅速汇集在他身上。一振臂,八道豪光猛射四方。

  元天、理树一咬牙,又是跳起躲开,两人身后的尘沙瞬间已是粉末。

  坤庐咬牙心惊,低声道:“连续使用大型的破坏法术,这家伙大气也没喘一口啊!”

  元天夫妇这次跳起用力极猛,跳得极高。在空中并不坠体下落,反而发散出火劲、风力,背对背而悬于空中。

  杯伯拿大法王微微睁开双眼,抬头凝视道:“苍蝇们,不跑了吗?”

  元天真人微微一笑,通身燃起强猛火焰,理树玄女长发挥散飘荡,激起阵阵豪风。

  杯伯拿不屑一笑,双手弯曲为爪,地下无数冤气破土而出,全数汇入他的爪中。

  仙子咬牙道:“要来硬的了。”

  元天的火劲聚而不散,在他上方渐渐形成了一个形体。

  理树的豪风汇于一处,在她上方慢慢有了一个模样。

  “是火神和风神啊!”坤庐一喜。

  仙子一点头,道:“当一系法术的最高境界被使出来时,就会出现那一系的创造神的模样,这个传说————是真的。”

  但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的双手也渐渐有了形体的笼罩,那些东西盘踞在他的双手上,翻转着望向天空中的火神和风神,嘶声吼叫。

  坤庐咬牙道:“是七大法术外的的另类法术:——鬼系,难道用怨气汇集成形的那对白色的东西是付丧王。”

  仙子一皱眉,道:“双手各出现一个付丧王,这家伙简直是怪物。”

  “是真理啊!”杯伯拿眼神余光一扫,竟令从不言败的仙子一阵心寒。

  红光满面,赤裸的上体微微消瘦,双目炯炯有神,精神旺盛的火神。

  模样清秀,一身青色锦缎长衣,不屑世俗,以侧面目示人的风神。

  凸目兽牙,满面愁苦,一身白骨缠绕,无法跻身大神之列,唯有独自称王的:——付丧王。

  三种法术系的顶尖硬撼,将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坤庐加紧调息,手中紧握“死冀”与“皇”,一旁的仙子也轻轻擦拭斩龙剑锋。——如果元天夫妇这一招失利,就要靠他们补上了。

  三人还在续力,火神、风神、付丧王的形象已清晰无比。

  仙子再次考虑起无法斩入杯身体的原因,坤却对杯的快速恢复能力不解:难道他和广的体质相同,不会这么巧吧?

  忽然三人杀气一显,眼中光芒一炸,同时出招,火神化为火柱,俯冲而下,同时风神化为疾风围绕火柱而下,将火柱压得极为修长。

  果然是单单针对单体敌人的招式。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一抖华丽的衣衫,纵身而起,两个付丧王被拉成两根白线,诡异无比。

  接招了

  ————————————轰!

  空气炸裂,空气中的分子在高压下竟然炸射开来,一轮一轮的气波不断扩散,逼得空中的乌云层层散开。紧接着才是一声闷响,其声势连仙子与坤也暗叫受不了。

  三人的力场制造了一个光球,叫人看不清里面的动静。

  但气波不断,看来三人硬撼不止。

  又是一声更为惊人的巨响。

  整个光球转眼之间扩大,叫人睁不开眼,整个圣地也在这一瞬间被照得雪亮。

  亮光逝去,天空又留下一轮奇大奇圆的三色环,慢慢扩大,外圈滑如玉,内侧拖带着余火、轻风、碎灵。

  王室谷中的伤兵。

  王室谷口的炮队。

  河边驻扎的营地留守部队。

  甚至是整个妖界的居民和西线的神军、妖军,都惊异地看到了这一经久不逝的三色环。

  拉玛阿辨出了环中的红、青色是来自元与理二人,一咬牙:“果然有变。”一面叫卫界三人加速前进,一面叫卫空快赶回来也去帮忙。

  却没发现——手中的麒麟刀不安分起来。

  ……

  尘埃过后,仙子二人扇开灰尘从地面爬起。

  “人呢?”坤庐急急地搜索。

  仙子心头一震,忽然神智进入了另一个境地。

  那是仙子与麒麟刀单独存在的心灵之境。

  仙子不语,抬头看着远方,空无的远方似乎有着他将要面对的未来,沉默片刻方开口道:“说吧!”

  麒麟刀透体红光,熊熊火焰自刀身冲天而起。一个圣兽的声音自刀中传来:“说什么?”

  “说该说的,说完你以前就想告诉我的东西。”

  麒麟刀道:“我希望你为父报仇。”

  “仇人是谁?”

  现实中的仙子双眼放光,稳稳抡起斩龙巨剑,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就是眼前这个王八蛋了。”

  正对刚刚三人硬撼之处的下方,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震飞大量土石,将被尘土掩埋的身子显出来。

  同时,元天夫妇从空中落下,一个脚下不稳倒在地上,嘴角渗出一丝神族金血。

  杯伯拿轻松地一笑,扫视身上的泥尘道:“我太大意了,有失真理的身份啊!”

  众人不语。

  “我与你们之间的差距已经被证实了,你们也不用做无谓的反抗了吧!”杯伯拿拍拍手,抖抖身子,拂去尘灰,周身干净如初。

  “他……没有受伤吗?”坤庐吃惊道。

  明显答案是没有,只是无人敢答坤庐。

  仙子先前一步,低声问道:“我有一个问题。”

  杯伯拿淡淡一笑,他的笑容可以让舞池中的舞女迷醉,扭头对着仙子骄傲道:“真理会为每一位臣民解答,只要你匍匐在我的脚下。”

  “你身上散发的淡淡金光是结界吗?”

  “本法王赞美你的洞察力。”

  “切。还真让我们猜中了。”坤庐无语道。

  “准确地说。”杯伯拿一笑,用白皙的手指撩起自己卷曲的刘海道:“是由心力制造的无数如分子大小的小结界,它们覆盖我的全身,具有和普通结界同样的作用,却不会影响我做其它事。”

  坤庐一愣,问道:“如果你身上的金光是结界,那么隐含的白光难道是——?“

  “没错,是‘治愈之光’,被压缩成细小的一层覆盖在我全身。这两样是我立于不败的王牌,我把它们称为‘三圣衣’。”。杯伯拿转头面向元天真人道:“临死前能知道这么多的奥义,也该满足了吧!”

  “厉害啊!如此随身携带的治愈之光用来治愈一些蛇虫鼠蚁什么的会好方便啊。”元天冷笑。坤庐一愣,暗想道:原来仙子的冷笑话是有文化氛围的。

  “真理不想听你们的戏语。言归正传吧!全力一击对我也毫无影响,各位也没必要让我再动手了吧!————做最后的抉择吧:自尽,或者臣服于本法王的脚下!”

  “做梦呢你,两种都不会选的!”仙子与坤庐在杯伯拿身后同时扮起鬼脸。元天真人漫不经心地吐了一口血痰。

  “真理讨厌不肯醒悟的东西。”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举起一只右手:“明明刚才的那一击你们就已经输了。”

  挥手而下。仙子暗暗咬牙:——————超强的气压又要来了!

  嗯?等等——————无效。一切没有变化?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手心,——————真理的行为出现了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