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为了筹备参加科考,陈梦鸥自从过年后是书不离手,没日没夜的念,不想却在即将出发前往汴梁的时候,病倒了。

  他的父亲陈老四和母亲孙大娘自然是十分着急,看着自己儿子病恹恹的模样,心里不知有多难受了。而赵雅萱也是难受的很,她可是对于读书上瘾了,现在,可以教给自己书中知识的陈梦鸥病了,她也不能总是去请教他一些对于书中不懂的问题了。这个都要靠自己去思考了。

  不过赵雅萱还是很照顾陈梦鸥的每当孙大娘没空来照顾他的时候,赵雅萱就来帮忙。并没有避什么男女之嫌。

  陈一帖不知被请过来多少次了,他看过陈梦鸥的病后,说道,陈梦鸥这病是操劳过度造成的,也没有什么药能够立竿见影的对他的病产生疗效。所以只开了一些安神养脑的药,并嘱咐他多多休息。

  还好,陈梦鸥经过了几次的科考失败,心性也是被磨砺的不同寻常人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垂头丧气的样子,每天照常和家人一起开着玩笑过日子。赵雅萱一有问题问他,他总是不厌其烦的为她作出解释。

  陈梦鸥这种乐观的精神也感染的别的人,陈老四和孙大娘也就放心了,他们怕只怕,陈梦鸥硬是要拖着病体去参加科考,到时候,有可能功名没有考到,人先到阎王爷那里去报到了。到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可受不了。

  赵雅萱看着陈梦鸥的家子这些天来的强装笑颜,心里也十分难受。她虽然在这个家的时间不长,但是已经对这个地方产生了一种依恋,对陈梦鸥一家子也是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又到了每天固定时间的晚饭了,陈梦鸥一家子都坐在了饭桌上,陈梦鸥拖着病体也在座。

  而赵雅萱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翩翩美少年,他的样子居然和赵雅萱十分的相像。

  从他们之间的对答还是能够知道,这翩翩美少年就是赵雅萱女扮男装的结果。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子呢。

  “干爹干娘,你们看得出来我是女扮男装吗?”赵雅萱问道,话语中含有些许忐忑。

  陈老四笑道:“当在看得出来了,我们可没有老四糊涂。你刚才进房间去,现在又出来,这个家里也只有我们四人不多不少,你无论怎么变装扮,还是赵雅萱啊。”

  “哈哈,雅萱,我们是知道你女扮男装,不过看起来的效果不错啊,本来凹凸有致的身材变成直板一条了,如果不近身检查的话,不熟悉你的人是看不出来的。”

  陈梦鸥说道:“雅萱,你这样做是干什么啊。”

  “干哥哥,明天是你启程进京的日子,但是你现在的这副模样,别说是去会考了,就是赶路也不行,这些日子呢,我也和你一起学习了,该学的我都学了,你不是说,我的学识已经快要和你可以有一比了吗,所以,我想代替你去参加那个会考。”

  “胡闹。你以为会考是可以由别人代替的吗?一旦被查出来,那可是杀头之罪的。赵雅萱,快快换了你这身衣服吧。别闹了。”陈梦鸥一听赵雅萱要代替自己去参加会考,当时就变了脸色。

  而看到赵雅萱这一身装扮满脸疑惑的陈老四还有孙大娘也是很震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赵雅萱居然是这个想法,代替自己儿子去参加会考。

  陈老四劝道:“是啊,丫头,你就别异想天开了,这种事一旦被查出来,那个罪可不小啊。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我们想想啊,我们是指望自己的儿子考得一个功名来光宗耀祖没错,但也不能作弊被弄得身败名裂啊。”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苍桑。

  孙大娘也开口对她说道:“就是,雅萱,听你干爹的,不要去好不好,梦鸥他错过这次机会还有下一次的。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一辈子都不安心的。”

  赵雅萱从他们的话语中,得知他们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的,并没有因为有机会让自己去帮陈梦鸥取得功名而欣喜。这让她很是感动。不过她在这两天早就想好了,自己一定要去参加这个会考,不知怎么的,她感觉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牵引着她,让她一定要到汴梁去。

  “干爹干娘干哥哥,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其实你们不用那么担心的,去参加会考的人那么多,我也不可能从中脱颖而出,我只是想知道我现在到底有几斤几两,你们放心,我是不会真的用梦鸥哥哥的名字去参加会考的,我会捏造一个假名。”

  听赵雅萱这么一说,陈老四还是不同意:“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是别去的好,如果碰上眼尖的人,被看穿了,那也是大麻烦啊。你既然被救到我家里,我们也要为你的安全负责,况且,你还没有恢复记忆,如果碰上你以前的仇人,对你下毒手,那怎么办。”

  “干爹,如果是那样,只能我自己自认倒霉了。正是因为我被梦鸥大哥救了,你们又对我那么照顾,我才能够活到今天,所以,这是一个我报答你们机会,成与不成,我都会回来的。”

  “就算这样,我们也不可能陪着你进京的啊,你一个姑娘家,孤身一人怎么去呢?”孙大娘提出了这个疑问。

  陈老四是这个家的最大劳力,他不可能丢下田地不管,就只陪赵雅萱去京城的。孙大娘一个女流之辈,而且还要照顾陈梦鸥,自然也不可能离开家里了,而陈梦鸥,如果他能够去参加会考,还用得着赵雅萱去吗?

  赵雅萱回答道:“这个问题我也仔细想过了,我可以跟着镇上的商队一起去,只要给点伙食费,保护费我就可以到达京城了。”

  原来,在武安镇上有着一些专门运送货物到大城里去贩卖的商队,这些商队有着很好的信誉,总是按时将一些城里订的货送到,而且也不排斥不是商队中的人加入其中寻求安全到达城里去,只是如果要求和商队在一起的话,就要有镇中的人作担保,还要交一定的保护费。这种事也是赵雅萱听过陈梦鸥一家子在闲聊时候说出来的,她自己就牢记在脑海中了。这时就将其提了出来。

  方案有了,却遇上了一个难题,那就是要交那个保护费,陈梦鸥一家子还凑不起。所以当赵雅萱提出这个方案时,陈老四孙大娘陈梦鸥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他们也看出赵雅萱是真心为了他们这个家,虽然她的做法很是可笑,但是她那种坚持却感动了他们这一家子。

  而陈梦鸥也认为如果让赵雅萱去参加会考,考中的可能性会比自己还大,原因就是赵雅萱的记忆力现在比自己还要好,他念五遍才记住的书,赵雅萱只要念过两遍就能完全记住了,这不得不让他多次感叹,如果赵雅萱生为男身,那一定会成为考场上的魁首的。

  这次他自己是信心十足,但是天不作美,就在这紧要关头自己居然会生病,他心中恨哪,这么多日子的寒窗苦读,眼看就要有高中的机会了,却是无法去到通往为官之路的考场。

  赵雅萱可谓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她的学识基本上都是来自自己的近授与,除了她的思想,

  说到思想,陈梦鸥不禁对赵雅萱是好奇的很,这么一个女孩子居然思想是那么的超前,她总是很多次的提出男女平等的问题,而且还振振有词,这让陈梦鸥的父亲那样的传统卫道士一听赵雅萱这种言论总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却是被赵雅萱还有和她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孙大娘批驳的哑口无言。这样的事在他家中是发生过很多次了。赵雅萱的这种表现,让陈梦鸥还有他的父母很是奇怪赵雅萱的身世究竟是怎么样的。怎么会有这样叛逆的思想。

  只是赵雅萱对于过去已经忘得一干二净,无论怎么去问,她也是不知道了。当初能够问出她的名字来,算是他们好彩了。

  陈老四和孙大娘当然不愿意赵雅萱自己一个人去到处跑,这样一个姑娘家可是和他们相处了很长时间了,要说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一听到她要离开自家,他们的心里就是一阵难受,一直以来,他们就只有陈梦鸥这么一个儿子,当然是对他爱护有加了,现在多了赵雅萱,他们对她也是你对行陈梦鸥一样的对待的。这可是上天赐给他们的干女儿啊,他们很希望就这么和陈梦鸥还有赵雅萱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乡下,如果到时候赵雅萱同意,就让她嫁给陈梦鸥,如果不同意就为陈梦鸥找一个乡下姑娘做媳妇,为赵雅萱找一个好婆家嫁出去。那也是很遥远的事情,现在却面临着与赵雅萱分别的时候,虽然赵雅萱信誓旦旦,她一定会回来的,但是世事难料啊,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如果赵雅萱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不测,那他们可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了。

  所以对于赵雅萱的提议那是百般阻挠,丝毫不让她有离开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