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当他两走到院门口时,张董见了老熟人,热情地奔过去,叫到:“陆叔叔。”

  那人寻声望来,一看到张董,脸上笑开了花,一把抓住张董的肩膀,说:“强子,你这小家伙还是那么结实。”

  “陆叔叔,您来看我爸。”

  “是的,是的,我们老骨头了,就这几个哥们,不找他来聊聊,还找谁去?”老人厥着嘴说道。

  忽然他发现了白啸林,眼睛紧紧盯着白啸林,一脸似曾相识的表情,吸了口气问到:“你是…?”

  张董连忙介绍说:“哦,他是我们公司广告部经理。”然后拉过白啸林说:“来啸林,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们林家的大功臣,从小就跟着我父亲,我和姐姐都是他从小照顾到大的,来叫陆伯。”

  “陆伯!”白啸林礼貌地点点头。

  “小伙子,你好,你好像…”陆伯欲言又止,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不可能,不可能!”

  张董看到陆伯奇怪的样子,担心的问到:“陆伯你怎么啦,好像什么呀?”

  陆伯看张董,回过了神,说:“我先去看看你父亲,以后我们有空再聊啊,好吗?”他说完拍拍张董的肩旁就急匆匆的走了。

  “陆伯,陆伯,你...”张董喊道。

  陆伯挥挥手,回头说:“以后再聊,以后再聊。”说完掉头直奔医院大厅。

  张董摇摇头,对白啸林说:“我们家陆伯是个大好人,小时候因为父母亲忙,是他把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老人就是性格怪僻,退休后住在自己家,很少出门,生活上都是他老伴照顾,不是我父亲生病,他可以一年不出门,哎!”

  白啸林听到张董说这人如此怪僻,好奇地抬眼望去,这时他分明看到陆伯远远地盯着他,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当他看到白啸林看他时,他立马掉头走了。白啸林心想:这人真是个奇怪的人!不一会,他俩就离开了医院。

  特级病房里,只有陆伯和林董。陆伯颤抖着说:“耀祖,他真像,他真像啊!”

  “你没让强子看出来吧!”林董声音里透着威严。

  “没,没有。”陆伯还是很激动。

  “老陆啊,这件事是我这生最后的心愿,但是牵涉到很多人的利益,你一定要注意保密。”

  “哦,会的,会的。”

  “我已经叫李医生采集了他的血样,过两天DNA结果就会出来,你了,行动要快,尽快要赶到宝庆去,把他的情况彻底弄清楚,他的资料我已叫人给你备好了。不得已这事只能要你办,我才能放心啊!老陆你一定要帮我把这事办好啊!”林董眼神满是期望,话里充满了信任。

  老陆连忙点头,说:“放心,这次我一定办的滴水不漏。”

  “那好,谢谢你那!你去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林董拍了拍陆伯的肩旁。老陆急急地转身离去。林董看到老陆离去的背影,松了口气,紧紧凝视着天花板,回想到很久很久以前!

  一个星期后,张董又叫白啸林一起去看林董,白啸林欣然答应。

  张董说:“他父亲自从上次见了白啸林后念念不忘,常常提起,还嘱咐他要带白啸林去他那,哎!人老了,医院也想别人常去,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能见林董是我的荣幸!”白啸林觉着林董喜欢他,那可不是一件坏事。

  不久他们到了医院。当他们走进林董的特级病房时,看到陆伯还有...“爸,你怎么来了?”

  白啸林见他父亲在林董病房里,非常疑惑!他父亲表情复杂,说:“是林老板请我来的。”说完望了望林董。

  林董眼神里充满了慈爱,看着白啸林,说:“啸林,等会有一些事要告诉你。”

  他说完,给了陆伯一个眼神,陆伯马上会意,拉了拉张董的手说:“强子,我们先到外面散散步,你爸有话要对他们父子俩讲。”

  张董虽说是一头雾水,但他明白这是他父亲的意思,乖乖地跟着陆伯出了病房。林董见他们出去后,清了清嗓子,说:“来,啸林,你先坐下,我和你爸有事情告诉你。”

  白啸林见这神秘样,就问:“董事长,什么事情?”

  “不急,不急,你坐下,这件事对你很重要,要慢慢地说。”林董走过去,亲热地拉着白啸林坐下,还用手轻轻地抚着白啸林的肩膀。

  白啸林坐了下来,疑惑地望着父亲?他爸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啸林啊!你现在也快到而立之年,我老了,不知什么时候就去了,所以有些事情也是该让你知道了。”

  “爸!你说些啥呀!到底是什么事情?”白啸林急了。

  “你,你…”他父亲欲言又止,不知何事让他难以开口,看到白啸林焦急的眼神,他咬咬牙说:“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林老板才是你的亲爸!”他说完就把头掉过去,不敢正视白啸林。

  “什么?”白啸林听到这话,恰如耳畔响起惊天大雷!林董见白啸林惊愕样,心痛地说:“啸林,你先不要着急,我知道这事情会让你一下子很难接受,我慢慢讲给你听。”林董于是讲起了这件20多年的往事:

  20年前,在宝庆,林董结婚不久,在娘家的资助下开始创业,经营化妆品店。在创业艰难时期,没注意妻子怀孕了。由于怀孕期间过分操劳,生女儿时又难产,因而患了怪病。吹不得冷风,进不得冷水,总之怕冷,久治不愈。

  而宝庆又是在北方,寒季多于暖季,最后为了不让妻子遭罪,就把她送到南方一娘家亲戚家养病。

  当时家里条件也不宽裕,请不起保姆,事业上又忙。这时,好朋友陆伯主动来帮他带女儿。但是陆伯必竟是一年轻小伙,不是很会带小孩。恰好隔壁有一小姑娘英子看到这情况就经常来帮忙!在他们俩人的照顾下,小女儿长的很健康。

  林董很感激陆伯和英子,特别是英子非亲非故来相助。林董解决了后顾之忧,全心投入到事业当中,很快化妆店走入正规。这时林董也常腾出时间陪陆伯和英子。哪知!久而久之,林董却爱上了这个善良的姑娘,英子也喜欢上了他,他俩成了情侣,经常幽会,但是这时的林董还是觉的愧对妻子。

  最后被娘家人知道了,那时他的大舅子是当地的一霸,他知道这事后,大发雷霆。动用恶势力逼迫英子离开,最后逼得英子家搬到郊外。狠揍了顿林董,还警告他如果不与英子断绝关系就让他苦心经营的化妆品店关门。

  在这种情况下,英子主动与林董断绝了关系。没想到英子这时却已怀上了林董的骨肉,她父亲早就过世,母亲本来就体弱多病,经过这么多事,承受不了压力,也离她而去!孤零零的英子无奈之下找到陆伯,要他帮忙告知林董,她已怀有他的骨肉,看林董如何打算。

  林董听陆伯说了后,很快就做了决定,他要与英子私奔,他想:他妻子和女儿有娘家人照顾,再加上他的店子,她们生活应该不是问题。而英子孤单一人,怀有身孕,如果自己不去照顾,可以想象她以后生活会是怎样的!

  他要陆伯传话给英子做好准备,当天晚上就走,陆伯就急急去通知英子去了。没想到,他们的谈话给他大舅知到了,他大舅很快就行动。先是在路上打晕了陆伯,而后又找到英子,摔给她一叠钱,威胁她说:如果她不马上离开宝庆,他就断了林董的胳膊。

  英子知道这张恶霸说得出做的到,为了心上人,只有含泪离开,从此音讯全无。当林董和陆伯赶到英子家时,已是人去楼空。

  林董知道是他的大舅张耀武干的,热血一下上来,不顾陆伯的劝阻,找张耀武拼命去了。找到他大舅时,命没拼成,反而给张耀武狠揍了顿,还摔下话说:你还想见到英子,就得跟他妹好好过日子,要不然他一辈子也甭想见她!

  不久,他妻子也赶了回来,身体好些了,他和英子的事,她只字未提。英子杳无音讯,妻子又善良宽容,女儿也是娇小可爱,他就慢慢地淡下心来,但是他从没放弃寻找英子,他一听到一点关于英子的消息就要陆伯去探寻,每次都是寻而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