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紫霞峰多女修,这里俨然就是一个女人的王国。

  紫霞峰峰顶有一个名叫日月湖的天然小湖,小湖常年被地火加热,是为一天然温泉。

  小湖中有一个半月形的小岛,小岛上那一湾碧水被列为禁地,只有得到紫霞峰长老许可才可以进入。

  这一天,金镶玉带着紫月来到了峰顶。

  湖面热气的掩映下,她们乘小舟进到湖心小岛。金镶玉帮紫月褪去衣服,紫月的肌肤吹弹可破。紫月脸色微红,钻到了水里,只露出来半个身子。

  片刻金镶玉也褪去衣服下来了。

  两人之间有无数的悄悄话要说。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此时在药峰上,同样是峰顶之处,在一处密室中,叶青和青云道人同处一室。青云道人一边对叶青讲述修真界的宏大历史,一边控制炉火炼制丹药。

  他说话时流露出一副道法自然地境界。炉火摇曳,青云道人慢慢地讲述。

  “我们修真者坚信一件事,那就是人定胜天!”

  “太古以前,蛮兽出没,天魔肆乱。太古大能创出修真法门,才使得人类能在那乱世立足。”

  “修真有六重境界,谓之曰六门。分别是自然门、金门、玄门、真门、妙门和幻门。”

  “自然门主要是潜气内行、太乙循经。分练气、筑基两重境界”

  “金门,是丹光慧日的境界。金门境界的修士,丹田有金丹凝聚,是修士一身精华所化,内蕴大道。同时肩头暗挑明月,气势逼人。”

  “玄门,是玄光的境界。平常的丹修这一重境界还没什么,但若是剑修,则必须经历这一步才能修成剑真,乃是极为重要的一步,达到这一步的修士双肩有无敌剑气喷射而出,直达玄青。”

  “真门,此境界的修士元神之力暴涨,拥有身外化身之能”

  “妙门,妙门修士可化身千万”

  “幻门,传说到了这个境界,修士可以元神出窍,遨游于天地之间,从此再无地域之限。”

  “至于幻门之后,那便多是传说了。我们这片天地间,还从没有听说过有超越幻门的修士出现。”

  一席话说完,师徒二人目光都变得渴望和憧憬。幻门境界,可望而不可及。但幻门境界却是每一个修道之人的梦想。

  “元神出窍,遨游天地,从此再无地域之限”这是何等的逍遥快乐。

  又有哪个修士不为之神往,不因此而苦修。修真之路漫漫,修士几何?成者几何?

  青云道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单手从旁边拿过一本秘籍递给叶青道:“叶青,你先好好修炼这本养气诀,等你什么时候有了气感,就来找我罢。到时候我再亲自指导你。”

  叶青接过秘籍,略微翻看一下,发现这本秘籍不过是一本普通的秘籍,里面所记录的,也的确是浮云派的入门功法养气诀,但与紫月送给自己的那本相比,多了最后三层的修炼功法。

  “师傅,这莫非是全本的入门功法?”

  青云道人哈哈一笑,道:“如今我已经收你为弟子,这全本的入门功法自然是应当给你的。回头我去浮云峰为你在那千丈崖上刻下名字,你便可以算作是我浮云山的正式弟子了。你可有什么疑虑?”

  叶青平静的说道:“能成为浮云山的正式弟子,弟子怎会不欣喜若狂。”

  说完师徒二人同时大笑起来。

  在叶青的记忆中,紫月曾经送给他一本养气诀,可惜那只是半本,只包含一到十层的修炼功法。那本功法还是金镶玉私下里给紫月的,紫月没有修仙资质,于是就把这本书悄悄给叶青看了。

  现在叶青自己得到了功法,终于可以开始修炼了。

  匆匆告别了青云道人,叶青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搬了一个平角凳子放在院子里。坐在上面开始开始观看养气决秘籍。

  “人体有十二正经。。。。”秘籍开头先讲了经脉。

  “经脉之中,隐藏诸多要穴。。。。”再讲穴位。

  “所谓修炼,就是引动天地灵气,洗涤己身。。。”再述总纲。

  叶青被深深的吸引住了,虽然这本秘籍他以前就曾经看过,但是看全本和看半本,心情是完全不同的。

  况且以前的他,只是从灵魂碎片中吸收而来的,感觉上还是有着一层隔膜,不如真的看一遍来的过瘾。

  叶青认真的推想秘籍,他的心神完全被眼前的秘籍吸引着,再也没有其它的心思了。

  紫霞峰上,突然传来一阵娇笑声。

  “嘻嘻。。。。嘻嘻。。。。。”

  “师娘,你说师父年轻的时候也曾是一代新星吗?”紫月一边撩着温泉水从自己脖颈之处滑下,感受那种独特的感觉,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金镶玉半躺在旁边,微闭着眼睛,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说道:“你师父那个时候,年轻气盛,可是见不得别人比他强。”

  “他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就突破了筑基期,成为当时门派内的首席弟子。我们见了他,都要尊称一声“大师兄”。”金镶玉脸上浮现一丝红晕,低声喃喃道:“当时追求他的人,那可是极多的。”

  金镶玉话音一转:“不过你师父他最终选择了我”。

  金镶玉像是陷入了回忆中,紫月呆呆的看着金镶玉,手指在自己无暇的脸颊上弹动,呢喃道:“小师弟,不知道我们将来能像师傅和师娘那样逍遥吗?”

  可是她突然双眼朦胧起来。

  “叶青他有仙根,注定是和我走不到一起的。”这句话在她心中响起,她身体猛的一震,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头到脚包裹了自己。

  此时紫月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她知道自己怕是一辈子都只能当一个药童了。更甚的是等她长大以后,就要被浮云派送走,随便寻一户人家嫁掉。

  她不是无知的小孩子,从那些师姐们偶尔闲聊的话语中,她猜测出自己将来的命运。

  “听说那些没有仙根的孤儿长大后都会被随便嫁掉呢”

  “天啊,那不是很惨,万一嫁给一个喜欢虐待的男人,岂不是。。。”

  师姐们的话在耳边回荡,紫月泪眼朦胧,只觉得自己的未来灰暗无比。

  如今的仙门药童,终有一日要长大,长大之后一切都不再从前。美好的生活美好的憧憬将会破灭。

  “叶青”紫月有些痴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喃喃的说着,她却不知道一旁的金镶玉只是呆了片刻就已经恢复,正在那里看着她,眸子里满含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