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丽的肩头打一个结,赤擦了一把汗:“完成了。”

  看看丽,她已经迷迷糊糊有些醒了。

  赤打趣道:“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我的手不老实,在你身上多摸了几把,要不我把它砍了。”

  丽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好啊!”

  “说定了。”赤作个搞怪的鬼脸,大步走去拿起斩龙,门同时被打开,一个学警滚了进来。

  原来这个学警是负责搜索控制大楼的,来到三楼见这扇门打不开,还以为是锁住了,本来也累了,就背靠在上面休息,赤一把别住门的斩龙拿起,他就滚了进来。

  两人都愣了一下,赤快一瞬反应过来,出脚踢晕了他,后褪下他的灰色制服给自己换上,回头抱起丽:“我们得走了。

  换上了制服的赤尽量走仪器观察不到的建筑物背后,两人很轻松地离开垃圾场。不过丽倒是痛得直咧嘴,毕竟,打中她的是长2.5厘米的穿甲弹啊!赤瞟了她一眼,闪进一个角落,慢慢地抱着她走:“想吃糖吗?”丽摇摇头:“会被发现的。”赤道:“放心,没事的,说吧,想吃什么糖?”丽狡猾地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除了黑色的糖,我全要。”

  赤愣了一下——————:“没问题。”

  片刻,糖已经买好。瞟见街头还有一些学警在巡逻,赤纵身上了一双层矮屋,正好旁边的一高楼拦住了截州塔上的仪器视线,实在是在重重包围中最好的休闲之地。

  “吃吧!”赤把糖递给丽:“有人说吃糖的小孩不会哭。”“谢谢老板。”丽接过糖又递回去一颗,赤摇摇头,为自己点上一支烟。

  “老板不喜欢吃糖吗?”丽忽闪着大眼睛问。

  “糖是属于快乐的人的东西。”赤吐了个烟云。

  “老板好像很不快乐哦。”

  “也许吧!”赤擦拭起剑锋,他不想再聊下去了。再聊下去他必定会回忆起那些痛苦的记忆。

  丽眨眨眼睛:“我们以前认识吗?”

  “什么?”赤古怪地看着她。

  “第一次看到老板感觉就很怪,后来我才发现这种很怪的感觉是——久别重逢。”

  “也许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人吧!”

  丽一笑,的确,这种想法太天真了,忽然一激:“唉呀!我都怎么了。”说着从自己的荷包中翻起来。

  赤问道:“怎么了?”

  “杰克让我转给你的东西,这个。”丽掏出一张牌,那是一张小王。丽补充道:“杰克说:如果大王代表的是天,那赤先生就是唯一能威胁上天的人。”

  “他太抬举我了,其实我很没用的。”赤吸了口烟。

  “才不是,”丽坚决地摇头:“老板是个英雄。”

  赤吐个烟云:“没看见他们在通缉我吗?有被通缉的英雄吗?”

  “一定有什么弄错了,他们误解你了。”

  “是你误解我了,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漫不经心。

  “才没误解呢!赤先生救了我,救了很多人,帮助杰克与晓,帮助了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你是《巨剑豪》中的传奇英雄,也是我永远崇拜的人啊!”丽越说越激动,看见赤一愣一愣地瞪着自己,两片绯云立即爬上脸来,连忙把头扭过去。

  赤干咳了两声:“快吃吧!”

  丽小声问:“老板,我们现在怎么办?”

  赤道:“今天晚上有班船,我先送你去那等着,……”

  丽道:“那你呢?”

  赤瞟了一眼截州塔:“去放点烟花给你看。”

  ……

  赤行走在大街上,看了一眼钟楼,已经8:30,还有30分钟船就要开了,另外还有10分钟的脚程,得快点才行。

  赤为自己点上一支烟。

  行走在大街之上,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由于这可能是赤最后一次点烟了,笔者特意一提:赤点烟一直都是用食指关节发出的火系小焰——有够特殊吧!)

  这时路上稀稀拉拉没几个人。又走了半条街,就完全看不到一个人了,四处都是黑压压一片。

  等等,赤愣了一下,怎么回事,为什么路灯都关掉了,难道……

  “欢迎,欢迎。”路口出现一个身影。发出幽冷的声音。哗,哗——哗哗,高亮度探身灯一盏接一盏地打开,将赤周围照得雪亮。

  赤静静地吸了口烟:“中招了。”

  身影正是S·:X·:I,依旧是那一身的黑衣,不过手中多了把枪,得意地一笑:“早就料到你会来破坏高清晰侦察仪,所以我等你多时了。”

  “想决斗吗?”赤看看周围没人。

  “少说笑了,我和你?No!No!No!你还没那个资格。”S·X·I弹了个响指,赤身上立即出现无数红点。

  “狙击专用的红外线?”赤惊了一下。

  S·X·I一笑:“没想到你这个怪神也知道这个,没错,两边的露天楼道都已经布满了我的狙击手,乱动的话身上就会——————————————开很多个洞哦。”

  赤掏出一枚金币:“试试!”他的胆子倒是大的很。

  “别乱动。”S·X·I呵道:“这些狙击手可都是有千米之外也能发发夺命的本领了哦!而且上头的命令已经改为:逮捕你,无论死活。”

  赤将双眼眯到一个令人发寒的程度,一幕出现在他的眼前:在与杰克赌牌的时候,赤拿出了一枚金币,说了一句:“看到这枚金币了吗?”其实这是一句心理暗示,在不知道要用金币来干什么的情况下听到这句话,人们的目光就会不自觉的集中在金币上,而赤就是乘金币扔上天空的一刹那将自己与杰克的牌互换了……

  赤暗道:这些都是专业狙击手,这招似乎不够用,但也只好搏一搏了。

  “住手,他是我的。”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S·X·I一皱眉,这个大少爷来插一腿干嘛?不错,来人正是麻稿田,不过他换上了两把真刀,跟着他的两架机器人也配上了射击性武器。

  “请自重,麻稿田少爷,快回去。”S·X·I呵道:“要为你父亲的身份着想。”

  “顾不了这些杂碎的事了。”麻稿田拔出双刀,“不亲手打倒这个家伙,我会不爽得几个月都睡不着觉的!”

  赤看了一眼墙壁。

  回头对麻稿田道:“这个并不重要。”

  麻稿一愣:“你在说什么?”

  “重复对你说过的一句话。”赤吐个烟圈:“那句就是:像你这种一点都不看重父亲的人,我,不扁你不爽!”

  “妈的,尽说些疯话。”麻稿冲了过去。

  S·X·I大叫:“不行啊!”

  砰!一记重拳已打在麻稿田脸上,当即倒地,鼻血横流。

  “开枪!”S·X·I下了狠手,而赤却快他一步,左手出拳打向麻时,右手同时将金币抛出射向墙上的电缆。

  哗!漆黑一片。

  “怎么停电了?”S·X·I大呼,随即明白:那被金币射进了电缆内,造成了电线短路。天啦!

  什么都看不见,狙击手也不敢贸然开枪,只余下无数的红点乱闪。

  “混蛋!”S·X·I拿起通讯器:“大鸟,快来支援,快……”话未落,一把巨剑已架在他的脖子上。

  “什么?”S·X·I将手中的枪调了个头,赤顺手把他夺了过来:“现在轮到我来说————————‘别动’了!”

  S·X·I忍住一身冷汗道:“我劝你冷静点,投降是你最好的选择。”

  赤一把捂住他,抱着他就走。

  慌乱中,狙击手们取下红外线瞄准头,安装手电灯在枪上,顿时,光线又恢复了,不过S·X·I与赤都不见了,更糟糕的是:十精奇出现了!

  十精奇看着四周射向自己的灯光,一笑:“这是开露天舞会吗?”

  砰!有人率先开枪,十精奇已有杀死神族人的先例,按照神族的思维,他的罪死十次也不够偿还。

  不过,这次的十精奇可不是赤手空拳而来,在他硬如铠甲的身体外又披上了一套上好的铠甲,手中也多了一把双刃斧。

  砰!砰!砰!砰!枪击声此起彼伏,不断地换弹开枪,只让十精奇觉得好玩。

  发出戏剧性的一笑:“铃,铃,铃!全球注意了,大屠杀——开始了!”露出双肩上的脸谱。

  ……

  有了S·X·I作盾,进入截州铁塔的电机房真是轻而易举。那里已有四人在检查停电原因,赤出手打晕了他们。

  “你想干什么?”S·X·I问。

  赤断开闸门,接上特别保险丝,然后把截州铁塔专用的备用电源接上。

  “别动。”S·X·I突然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枪:“很意外吧!我一直藏着一把枪!”赤觉得他真的很烦,想都没想就拿个石子扔去把手臂打断了,拔出一根电缆,赤对准电路中枢插下去。

  “等一下。”S·X·I道,“这样整个电路都会超负荷运转的!”

  砰,一个电灯炸了。

  “这是对你的微惩。”赤打晕他,出了机房。

  不过几十秒,截州铁塔内的人员都还没有反就过来,就看见电线的包皮脱落,接着四周的电器开始打出火花,接着爆炸。截州铁塔塔顶,三十六回高清晰侦察仪一架接一架地爆炸。

  身处码头的丽回头看着一朵朵冲天的焰火,愣道:“烟花?”

  的确很像,不过耗资是上百万啊!

  ……

  一个狙击手在夺路狂奔,八发火焰弹在瞬间贯穿了他的身体。

  “二十五个。”十精奇一声冷笑:“第二十六个在哪呢?”

  麻稿田挣扎着站了起来:“大宝!二宝!杀了他。”

  两架机器人得到命令,立即向十精奇开火。

  “不屑!”——横、竖两道斧斩,两架机器已经报废了。

  “我们的大少爷只有这点本事吗?”

  一咬牙:“太小看我,影杀!”话落,麻已经不见了,而十精奇的铠甲上却叮当作响。

  十精奇一笑:“徒…有…其…表!”双刃斧倒抽,身处半空的麻稿田被硬生生弹开右手。不等他痛过,也不等落地,十精奇已摆出横劈的姿势。

  一道细小的红光射来,击在十精奇身上,细小的红光引起极不相称的大火花,强如十精奇也连连后退。而射来的实体竟是——烟蒂!

  一个黑影般的男人翩然而至。

  麻稿田忍住剧痛:“是,是我救了我。”救?对方看他时的冷漠却令麻稿田心寒。

  “少来!我只是不想在还没有痛扁你之前你就死了。”赤抬起腿一脚踹在倒在地上的麻稿田的小腹上,麻当即晕了过去。赤道:“这样心里就舒服多了。”

  “有个性,我喜欢。”十精奇道。

  赤道:“这里的人都是你杀的?”

  “没错,以后你们也就不要再说什么:十年没有一个神非自然死亡之类的话了,很恶心的!”

  赤一手拿起斩龙,一手掏出金币:“想玩近战还是远战?”

  十精奇扬起双刃斧:“近战如何?”

  话落,赤已化为黑色的闪电冲出。

  当!十精奇举斧挡下第一击,赤反手再斩,十精奇后退闪开,赤追战一步……

  十精奇边打边退,赤且战且进。不多时,两人的移动已快得像奔跑一样,而他们手中的兵器则以更快的速度互击,挥舞的兵器像是要在空中勾画出婉花一样流畅。只有接二连三炸出的火花才预示了这是一场激战。

  出招、出招、出招!赤手中的斩龙挥舞得如兽神的舞蹈,粗犷而流畅。另一方面,十精奇的双刃斧更是粗野得如一位发了疯的暴君,没有半点招式,完全是本能反应在对敌。

  人行道边上的铁栏杆拦住两人。轰,当!撞过去了,两人以肉体撞开了铁栏杆,而专注于眼前战斗中的他们似乎还没察觉到这件事。

  奔跑一路,激斗了一路,斩龙与双刃斧已击打出无数的火花。

  当!当!当!叮!当!当!叮!砰!当!当!

  一路的金属撞击声是唯一为他们喝彩的声音,可是——路已到了尽头。

  轰,砰,两人撞上了一堵厚墙。

  ……

  良久,尘沙散去。

  厚墙上留下一个大洞。

  赤与十精奇在厚墙前对立而站。

  滋!——嚓!

  十精奇的双刃斧开了一条口子,十精奇纳闷道:“还以为你那满是裂纹的破剑不算什么,原来却是一柄好剑。刚才的热身战好像它一个口子也没添。”

  赤不语,他的肩头添了一道口子,深可见骨,鲜血正不断涌出。

  十精奇嗅出空中的血腥味:“不过好像是我稍胜一筹啊!”

  “未必!”赤冷冷道:

  “什么?”十精奇惊讶地发现自己心窝处的铠甲被打了个洞。

  赤轻轻擦拭斩龙剑锋:“这次是在铠甲上开洞,现在要在你身体上开洞。”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十精奇双肩八张脸同时透出红光。

  激战一触即发。

  一阵直升机的嗒嗒声传入他们的耳朵。

  两架直升机、七辆全副武装的吉普往这边赶来,赤瞟了一眼钟塔:“糟,时间不多了。”

  十精奇道:“看来我们得换个地方。”

  “我会在2号神域等你。”

  “2号,记下了。”十精奇腹部的嘴发出红光——腹部穿甲炮。

  巨大的火球砸向军方队伍与两人的中间,大量沙石激起,沙石过后,两人已不见了。

  ……

  浮石号角拉响,船马上就要开了。

  而黑色的闪电也终在这一刻赶到了。

  丽舒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赶不上呢!还好,不过刚才预警铃又响了,还有截州铁塔上……你没事吧?”

  赤已经将肩头的伤包扎了,道:“你看我像有事吗?”

  丽道:“那好,我们快上船吧!”

  赤摇头:“我还没买票呢!”

  “啥?”丽一倒:“买票的时间早就过了啊!”

  “所以啊!”赤环腰抱起丽,然后一个冲跑,纵身从侧面跳上了浮船——二次逃票成功。

  “只能这样了,嗯?丽,你怎么了?”

  丽已经口吐白沫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万一失手我就死定了,知道这有多高吗?

  赤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才五米的距离啊!怎么可能跳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