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敢问先生,一个人来自何方,有去往何处?譬如你我。”她略微一顿,眼睛只紧盯他,周围俱是沉默。“譬如先生,于外人看流连山水,超然物外,洞明世事;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可于先生自己呢?再譬如我,”她惨淡一笑,摇摇头。“前十七年似乎无比蹉跎,蹉跎到几乎记不起究竟发生过什么!”她目光殷殷,“望先生指一条路。”

  许士悠的眸中泛起几分豁然开朗,更多地还是不解。“世人曰‘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生从何来,去亦往何处。如我,自山中来,终须山中去;如我,自泥中生,死后皆化尘。生死间这数十载,是是非非,不过白驹过隙。红尘白云苍狗多变化,亦不过尔尔。我心既不留,红尘奈我何!而于你,”他目光灼灼,“已往者不可追,来者犹可谏。至于路,在你心中,在你脚下。士悠无可告!”

  沐宛初怔怔,茫然点点头,又迅速摇摇头:“我还是不知……”

  “既然不知,不妨置之。”

  “就是一个字‘等’?”沐宛初看着许士悠没有异议的神色,几许失望,“若我不想呢?”

  “随你——”

  沐宛初讶然,看来高人都有些牛脾气。

  帝皇宴,确实非一般富贵可比。沐宛初对着眼前的万千浮华,轻轻叹口气,喃喃:“与我不相干……不相关……”忽觉有人轻轻握住自己放在膝上手,那双手柔软滑腻,却隐隐冰寒。沐宛初抬头,宣夫人抿嘴温暖笑笑。沐宛初抬眼悄悄环顾四周,曲台之上群臣济济,似乎都全神欣赏着歌舞,可余光总时不时留意皇帝、太后的一举一动,又会偶尔扫过一下她们这边。她再瞧瞧自己的位置,极近首席,却隐在轩辕凌下侧后面的阴影中。她微微一笑,向宣如影递个眼色。宣如影挑眉诧异,抬头环顾一番,才点点头。

  曲台上的丝竹莺歌绰绰约约传来,二人牵手并肩而行,踏着积雪咯吱咯吱响,星空浩瀚,虽然清冷,可是因为有人相伴而不觉得特别寒。“咦!许先生——”

  前面凉亭中,许士悠昂首而立,俏然清寒。他闻声转过头欠欠身,没有多少惊讶。沐宛初嬉笑道:“难道许先生早猜到我们会来?”许士悠微张张嘴巴,没答话。宣如影抿嘴直笑:“许先生乃绝世高人,自然不喜喧嚣。”

  许士悠一改白日的傲倨,客气道:“夫人过奖。”沐宛初刚张嘴巴,生生被许士悠打断。“士悠亦无法帮夫人。”沐宛初噎住,只顾张着嘴巴看他。而他轻轻一声叹息,“士悠今日才恍觉混迹二十余年,竟有些糊涂……”

  “哥……”沐宛初怯生生叫道。沐扬与上官清不知何时已立在亭口,神色说不出的复杂。半晌,沐扬抿抿嘴,点点头,眼角尽是柔和。“宛儿。”沐宛初听罢,紧咬的嘴角上扬,笑意荡漾如波,血浓于水的亲情,是她永生依恋。

  台上乐声珠圆玉润,千古以来奏的永远是盛世和谐。本为潭中水,偏偏暗流涌动。轩辕凌极其自然地睨一眼侧后空荡的座椅,唤过一个小厮,低低吩咐几声。小厮快速跑开,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又匆匆跑回来,对轩辕凌耳语。轩辕凌皱皱眉,微哼一声,寒意森森。

  所有人好像什么也没注意,专心粉饰这天下太平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