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什么?!飘雪她?!……”牧野山庄内,南宫牧野如死灰一般,手中的茶杯被摔得粉碎。原来,在东方烨打散青云教弟子阵型之时,便有一名弟子趁乱逃走了。南宫牧野听完消息后,立刻只身随着那青云教弟子往那森林赶去。

  当南宫牧野两人到达时,银白色的雪已经覆盖了整片森林。横七竖八的尸体被雪覆盖得像一座座小山。南宫牧野一眼望去,并没有从容貌分辨出谁是谁。那黯淡的红莲剑,在银白色的空间显得是那么夺目。“飘雪!……”南宫牧野朝红莲剑的方位跑去,抹去倒在红莲剑旁的尸体身上那厚实的雪,果然是飘雪。“飘雪……”南宫牧野双眼流出的泪花如涌泉。飘雪身旁是一大滩鲜红色的血液,银白色的雪想奋力掩盖那鲜红色的光芒,但只是徒劳。在那惨不忍睹的血液冲刷下,红莲剑越来越黯淡,越来越黯淡,最后黯淡得变成黑色的了。

  “暴雨梨花针,紫色的匕首刀伤……烈阳掌?!”南宫牧野伤心过后,检查了飘雪的死因。看到飘雪那发红且骨折的左肩,顿时想到了烈阳掌。“是不是东方烨?!”南宫牧野喝问道那青云教弟子。“是,是……”那青云教弟子看到南宫牧野的表情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温文尔雅的牧野山庄庄主会有这个表情。“啊!!!……”南宫牧野抱着飘雪的尸体咆哮着,方圆数十丈紧紧吸附在枯木上的雪也因此被震了下来,整座宁静的森林仿佛都在震动。

  “哇塞……”山藏惊叹道:“南宫牧野年纪轻轻,内功修为的他的年纪却完全成反比啊……”东方烨感受到森林的震动,也认出了那咆哮的声音正是南宫牧野,暗暗一惊: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庄主。当日和他交手真是这辈子最错的决定,幸亏那时不是生死相搏……山藏看了看惊愕的东方烨,苦口婆心地说道:“以后出门别再单独行动。你没有我们东瀛忍者的轻功,逃生技巧,现在整个中原武林都视你为仇敌,一定要好好注意。”东方烨渴望自由,可不想再被束缚了,只是敷衍地回答道:“呃,好了,知道了……”

  乐山大佛的雪下得更加壮丽,大佛的外貌,甚至形状都被雪掩盖得无影无踪。青云教练功场内,孤风正练习着荆云傲新传的刀法。“嗄嗄……”雪残酷地下着,天边还传来几声恶心的乌鸦惨叫。银白色的雪仿佛覆盖了整片天地,所以那出众的炭黑在天空中是那么显眼。孤风似乎因此感到很厌烦,凝聚内力在刀上,一下把天上的几只乌鸦劈了下来。

  “嗄……”乌鸦的惨叫声更加凄凌了,虽然这是最后一次了。愁眉不展的孤风停下了手中挥舞的刀,往青云教大堂的方向走去。

  青云教主人房内,荆云傲正看着一画像——画像内一威风凛凛的男子手持佛剑魔刀,神气自若,正是荆云傲悼念的义父荆棘。只见一青云教弟子莽撞地冲进荆云傲房间,失魂落魄地说道:“教主,不好了,不好了!飘雪师姐她,她惨遭东瀛忍者和东方烨的毒手了!……”“叮……”很清脆的兵器掉落声在那弟子背后传来。荆云傲和青云教弟子回过头来,只见孤风在他们背后,呆若木鸡地站着,然后便疯一般跑了出去。

  荆云傲也随着青云教弟子来到大堂,只见青云教弟子都排成两列,泣不成声,中间似乎躺着一个人,被一张白布遮挡着。孤风猛地掀开白布,只见飘雪安详地躺着,雪白的肌肤已经渐渐泛着淤青,被击得骨折的左肩又红又紫,脖子上的血痕越来越清晰。“是烈阳掌吗?!”孤风看了看飘雪的左肩伤势,质问道。“呃,听说就是东方烨和一名东瀛忍者杀死师姐的……”青云教一名弟子说道。“……”孤风双眼朦胧,转身离开大堂。

  “孤风师兄已经一天一夜没进食了……在房间没出来过……”“哎,孤风师兄对飘雪师姐情深一片其实各位师兄弟都是历历在目。只是飘雪师姐不知,把孤风师兄当大哥而已。直至南宫庄主和飘雪师姐情投意合,孤风师兄才静下心祝福他们。只是如今……”青云教的某个角落,响起几名弟子的窃窃私语。“南宫庄主带了几箱聘礼来我们青云教了,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另外一个角落,扬起青云教弟子的叫声。“噢?怎么回事……”窃窃私语的青云教弟子都往大殿走去……

  大殿内,张灯结彩的,青云教弟子准备的治丧用品并没有来得及布置,却被喜气洋洋的红灯笼,婚嫁装饰品修饰得富丽堂皇。飘雪冰冷地躺在棺材里,穿上大红的新娘服,泛紫的脸也被浓妆淡抹得异常娇艳美丽。南宫牧野撇弃了绿色长袍,穿起艳红的新郎服。“一拜天地……”还有一个媒婆站在一旁,高呼着,脸色甚是深沉。

  飘雪静静地躺着,南宫牧野对着大门外便是一鞠躬。“二拜高堂……”南宫牧野朝坐在正中央的荆云傲拜了一拜。南宫牧野的双眼吞噬着泪花,荆云傲满脸愁云。“夫妻对拜……”南宫牧野深沉地朝飘雪拜了一拜,周围的青云教弟子再也忍不住泪流,南宫牧野的脸上也挥洒着泪痕。“好了,你终于是我们南宫家的人了……呵呵……”南宫牧野执着飘雪的手,苦笑道。在寒风的拍打下,飘雪的手冷如冰霜。南宫牧野那握着飘雪的手已经冻得发红,但是却恋恋不舍松手。

  诡异的迷雾森林里,寂静得让人窒息。雪,也惊慌失措的随风摇曳着,不敢轻易飘落下来。“山藏,东方烨最近怎么样?”两名蒙面人妖娆地靠着一棵大树干,正是伊贺和山藏在对话。“没,没怎么样,很好。前些日子我和他还一起击杀了青云教的右护法飘雪。”山藏的浓眉紧皱,对于伊贺不信任东方烨的举动,很是不愉快。伊贺见到眉头紧锁的山藏,苦口婆心地说道:“东方烨这人不简单,一定要好好留意……”“好了好了,知道了……”山藏敷衍地说道。“哎……”伊贺摇头叹息,然后便和迷雾森林的气息一般,寂静地离去了。一阵清风掠过,惊慌失措的雪才放心地荡漾下来。整片森林又恢复往日的安静了,两名蒙面人已经离去。

  “噢?!东方烨又做出了伟大的贡献嘛!……”突然一名黑衣人在诡异的森林中浮现出来,惊慌失措的雪顿时被踏成雪水。那个身影,没错,正是柳泽次郎。他的嘴角咧开诡异的笑容,然后干笑两声,乘风而去。

  过了几天,江湖追杀令中东方烨的人头从一千金暴涨到五千金,江湖传言众说纷纭,但更多的都说是牧野山庄南宫牧野提高的价格。武林中的各个小帮小派也因此蠢蠢欲动,四处搜刮东方烨的下落。

  “师父,江湖追杀令东方烨的人头价,是你加上去的吗?……”牧野山庄的主人房内,叶星宇冒昧地问南宫牧野。一提起东方烨,南宫牧野又想起飘雪了,哀怨地回答道:“不是。”叶星宇正要再问下去,一名牧野山庄的弟子递来一封信给南宫牧野,说是东方堡来信。南宫牧野信也不看,便向叶星宇说道:“星宇,帮我回信给东方堡吧……”叶星宇看看南宫牧野的回答,再看看那未开封的信,于是点了点头。

  衡州客栈阁楼上,山藏和东方烨正优雅地品着茶。“山藏大哥,你不带面罩的样子很英武嘛!干嘛整天要披着面罩呢……”东方烨第一次见到山藏英伟的面容,不禁赞叹道。“我们忍者就是要时刻保持神秘。若非为了保护你,真不想摘下面罩,换上这身衣服……”山藏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埋怨道。“哼,我才不需要他们保护呢……”东方烨高傲地回答。“我知道你武功超群,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如今你的人头贵了好几番,武林人士都希望能够得到你的脑袋呢!若非你不善于忍者潜匿之道,真想给你做一套忍者服。”“哎哟!我才不要那种紧身衣!想到穿那种紧身衣就难受!……”说罢,东方烨还作势挠挠自己的皮肤。“呵呵……”山藏的脸上泛起涟漪般的笑容,让东方烨看呆了——第一次见到冷酷无情的东瀛忍者脸上会有笑容。

  “金钱帮的,东方烨的人头是我们飞虎寨的!就你们的实力也敢跟我们抢?!可笑!……”“飞虎寨的也别傲!我看东方烨会死在我们怒蛟帮的新式武器!……”衡州客栈第一层,众多武林人士汇聚一堂,争论不休。

  “呵!我也想看看你们谁能摘下我的人头!……”东方烨高傲地从客栈二楼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