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天辰
作者: 皓都
字体: 特大
颜色:          

  陷入沉思的杜辰,都忘记了时间,一顿简简单单的饭吃了将近两个时辰。

  清醒过来的杜辰,看着空空如也的酒壶,摇着头一阵苦笑。

  本来杜辰是想看看二狗子的,可是一想自己现在也算是潜伏,不宜暴露身份便做算了,结了帐一个人茫然的走在大街上。

  “兄弟们,今天是无双城城卫军公开招募的日子了,再不快点,名额满了又白来了!”一群人正向着城主府的方向跑去。

  “哎…大哥,这是什么情况啊?”杜辰拉着最后一个人问道。

  “你倒是撒手啊,要是抢不到名额,我找你算账。”此人恶狠狠的对杜辰瞪了一眼。

  “你不告诉我怎么一回事,我就不撒手。”杜辰撒着蛮,这性格和十年前一点都没变。

  “得,怕了你了,咱一起跑,路上我在慢慢告诉你,可好?”这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好,走!”两人向着城主府方向跑去。

  “今天是城主府对外公开招募城卫兵的日子,据说十年前城主吉布廉受伤闭了死关,这无双城的实力大打折扣,虽然有高手坐镇,可是那人好像不属于无双城的人,有传言说那人随时都会离开无双城,所以少主吉优华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就开始招募高手,只要你有实力就可以在无双城谋个一官半职,当然有很多像你这样的地兵也想进去浑水摸鱼的,不过只要有地兵境界的能够通过测试的都可以进入城卫军,同样也可以分配到一些低级功法,也是很不错的选择,你也去试试?”

  “还有这么好的事,我得去看看。”杜辰打着自己的小九九,这无双城虽然害的自己差点死翘翘,但是好歹也让自己重铸新身,功大于过,这事就不和他们计较了,但是吉布廉我必要他死,竟然敢把阿卓伤的那么重,另外对于打听上官家族的事,加入城卫军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行,这次哥哥我去定能夺他个城卫军百夫长,到时候你跟着哥混,哥罩着你,对了,我叫韦立军,你叫什么?”韦立军拍着胸脯对着杜辰说道。

  “我叫杜辰,如能进得了城卫军,一定找韦百夫长帮忙。”杜辰一记漂亮的马屁拍了过去,搞得韦立军眉开眼笑。

  “到了,你看到没,那边是招募城卫军的地方,地兵直接过去测试一下就可以了,而我志在百夫长,我要去另一边的勇士招募处,记得找我韦百夫长。”韦立军提醒道。

  杜辰点着头向城卫军招募处走去,“兄弟,我来应征城卫军。”

  “嗯,叫什么名字,什么境界?”招募处负责登记的卫兵问道。

  “杜辰,地兵。”

  “拿好这个牌子,进去等候测试。”杜辰接过卫兵递过来的一块木牌,正面刻有“无双”两字,背后则是一组数字1987。

  “没想到我前面还有1986个人啊。”阿辰感慨道。

  进入偏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硕大的广场,广场之上人头攒动,广场周围有十几个房间,应该就是测试用的吧,等了大半天的时间,都没听到有人叫到自己的号码。

  “嗨,兄弟,急不急啊,要不要特权号码,看到这个牌子没,可以免等直接进去。”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偷偷掏出个高档木制的牌子,背后写着“刺刀”两字。

  “真的可以免等,有这么好的事,你自己不用?”杜辰怀疑的看着这家伙。

  “兄弟我看你在这等老半天了,还没吃饭吧,想必是饿的慌了,我是吃过饭来的,江湖救急,乃我辈之所欲!”这家伙侃侃而谈。

  揉了揉快饿扁的肚子,杜辰犹豫了下:“那行,咱俩换换,兄弟留个名,日后好报答。”

  “好说好说,在下贾鸣!”那家伙说道。

  “假名?”杜辰本性谨慎,这一听哪还敢啰嗦。

  “呃,兄弟不要误会,在下姓贾名鸣,城西贾家,世代从商。”贾鸣慌忙解释。

  “哦,兄弟多心了,在下记住了,这是我的木牌,拿好。”杜辰和贾鸣互换了木牌。

  杜辰捏着换来的木牌来到“刺刀测试房”门前,门口卫兵核对了一下木牌便让杜辰进去。

  一间黑洞洞的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唯有最里面一张案几,案几上面正放着一个水晶球发着荧荧之光。

  “拿到水晶球,测试通过!”一句冷冰冰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之中。

  杜辰眉头一皱,怎会有如此简单之事,立即静下心来,虽眼不能观但耳能听八方,果然在左右两侧各有一道微弱的呼吸声,待杜辰看向两边时,四道荧光向杜辰射来,还能听到水滴落地之声,这分明就是两只野兽,这测试也太狠了点吧,待杜辰适应了屋内的光线后才发现这两只野兽分明就是凶恶的野狼。

  杜辰向前冲去,随着杜辰身动,两只野狼立马向杜辰扑去,两只野狼眼看就要扑到食物,口水流的更欢,哪知杜辰一个急刹转身后退,两只野狼估计也是配合的久了,同时转身将杜辰与案几隔开,而且双方都没做出任何干扰对方的动作,一只野狼坐着未动假眯双眼而另一只狼则向别处移动估计是想绕至杜辰身后形成包围之势,杜辰哪能让它得逞轻轻后退最后成三角围势。

  看着面前的两只饿狼杜辰皱着眉,当初乞丐爷爷训练杜辰防身技巧时也曾同时对付过两只饿狼,但那两只纯属野狼只会一直追着杜辰根本没有配合而言,并且还互相干扰让杜辰有机可趁,而这两只野狼却懂得配合。

  杜辰脱掉上身长衫扭成绳状,双手横拉冲向对面假眯的野狼,同时另一只野狼则扑向杜辰,待原先假眯的那只野狼跳起扑向杜辰时,杜辰又是一个急刹转身将手中长衫横向挡在另一只野狼的血盆大口之前,卡住这只野狼的同时杜辰一个顺势翻身骑在了野狼的身上,长衫两端交叉在野狼脑后打了个结,这野狼也聪明的紧,直接倒地不让杜辰骑着。

  杜辰倒地一个懒驴打滚躲开假眯野狼的第二次扑击,假眯野狼呲牙与杜辰对侍,而另一只野狼则在撕咬绑在头上的长衫。

  话说虽长,但事情就发生在眨眼功夫。

  此时,杜辰背对案几,一步步后退向案几靠近,两只野狼估计知道一旦杜辰拿到水晶球他们就会没了猎杀饱餐的机会了,饿急败坏的向杜辰扑来,后面的野狼连长衫都不急着解开,露着锋利的狼爪就冲了过去,只是为了不让杜辰靠近案几。

  杜辰本想慢慢靠近案几拿到水晶球,没想到这样做竟然触及了两只凶兽的底线,不顾一切的向杜辰扑来。

  如果杜辰还是沿着原本的路线退向案几,必定会倒在狼吻之下,逼不得已只好闪向一边。

  两只野狼重新将杜辰与案几隔开,被绑着的野狼迅速的解开了头上的长衫,端坐在案几前方不远处,好似要保护水晶球放弃捕猎杜辰了。

  杜辰一步步向侧方后退拉开与野狼的距离,将其中的一只引开,直到后背贴到墙壁无路可退为止。

  这两只狼配合的和两个久经沙场的战士一样,现在分开行动好似失了左膀右臂,战斗力可谓去掉四层。

  待一只野狼将杜辰逼到角落时,呲牙朝着杜辰低吼,好像很不满意杜辰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似的。

  就在杜辰紧盯着野狼,防备着野狼的一丝一动,突然心头一震惊慌好像有什么东西对自己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不由自主的偏了下头,就这一动一把匕首“嗖”的一声扎在脑后的墙上。

  杜辰一头冷汗,要是自己再迟那么一丁点儿,自己的脑袋就报废了。

  看着墙上抖动的匕首,杜辰虽说后怕,但也毫不犹豫的拔了下来,想要干掉这两只野狼最起码得有武器,没有武器自己就得处处提防根本没办法主动出击,俗话说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面前的野狼见杜辰拿着凶器,那还得了,一声怒吼直接跃起向杜辰扑来,只见杜辰一个低身双膝跪地从野狼身下滑出,越过的野狼眼中露出一丝迷茫,四肢一个颤抖直接倒地失去了生命气息,原来它已经被杜辰给开膛破肚了。

  远处的那只野狼顿了一下,一声狼吼急速向杜辰冲来,杜辰不急不忙,待狼爪离自己不及一尺时,一个侧滑转身将匕首狠狠地扎进野狼的后脑,如果两只狼还照原先那样配合,杜辰想赢估计还得浪费一段时间。

  看着两具凶兽的尸体,杜辰耸了耸肩,走到案几前拿着水晶球,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异常。

  突然,屋内透亮,案几左侧一扇小门后走出一个不到五十岁的壮汉,看起来不怒而威,威中带点阴深的感觉,杜辰眼中精光一闪,此人竟然是梁匕,真是冤家路窄。

  “元力波动零,反应能力上等,勉强合格!”梁匕宣布着测试结果。

  “大叔,什么叫勉强合格啊,没看到小爷干掉这两只大野狼吗,还有你刚才那个匕首是想杀了我吗?”杜辰不服气的喊道。

  “这只是低等的野狼,虽然比普通的懂一些配合技巧,但是我没发现你身上有丝毫的元气波动,只是凭着自己上等的反应能力花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才搞定,如果换做别人用掌刃或者手刀远程攻击,估计一袋烟的功夫就够了吧,你这样的人死不足惜,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能躲过我的一击,所以破格录取你。”

  “呃……对哦,我现在可以修炼了,怎么会忘了呢,嘿嘿。”杜辰挠这头傻笑着。

  “去校场东边的刺刀小队集合吧。”梁匕朝杜辰挥了挥手。

  杜辰从案几右侧的小门出去后,看到一个很大的校场,校场上已经有不少人待着了,这些应该都是刚才测试通过的人吧,杜辰绕着人群默默的寻找着刺刀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