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老板,再来一盘。”仙子大声喊到。

  一位体面的纸人侍从立即端出一盘“红烧狮子头。”三人一阵筷子飞抢。旁边一桌小生看得直眨眼,仙子三人坐的八仙桌上已堆了二层盘子空了。(神众吃东西都是带着品尝的心情来吃的,一盘菜只品半口而已。)

  ……

  “好痛快啊。”仙子舒服的靠在椅子上。

  元老头道:“是啊!这么久没上城,都忘了味道了。”淑灵也满意的砸吧了下嘴巴道:“肚子好胀啊!”

  “哇哈哈,淑灵的肚子像孕妇一样啊!”

  当。

  “不忌口的家伙。”淑灵黑着脸,大锤紧握。

  仙子在地上挣扎着强调:“是师兄”。

  大吃特吃之后,元老头让淑灵拿足一堆金币去购置一些衣服,却把仙子带到了兵工厂。

  “哇,好大的柱子。”“那是烟囱。”元老头一边纠正一边想:这小子挺聪明的呀,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难道……我……从来都没告诉他这些生活常识。

  不知不觉二人已来到大烟囱的脚下:——“紫炉坊”的门口。紫炉坊占地许亩,分里外两区,由神域高层直接管辖。后堂立有高大火炉,可打制一些精良的兵器,又可定制一些工艺特殊的饰品。由于技术精湛,口碑上佳,一直是武者挑选兵器的不二之处。

  紫炉坊里的工人,都是一些由高级操纵术才能操纵的石人,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中,一件件精美的装饰便应运而生。

  元老头这瞅瞅那瞅瞅,对仙子说:“仔细看着吧!这家店里的制作、原料、工艺、甚至设备都是一流的。”

  仙子地却正望着一台蒸气带动的冲压机发呆。

  受不了仙子无视自己,元老头直接动手道:“过来。”元老头拉住呆了的仙子就往里屋走。

  “掌柜,取货”。一位白净的布人迎了过来。

  “神爷,您是元天师傅吧,你订的货我马上拿来”。

  仙子一愣:“师傅,你什么时候订的?”

  言下之意是你不是很久没进城了吗?

  “笨蛋,做个符鸟来带信不就行了”。

  “对了,以师父的法力做个纸鸟可以飞很远,而且目的准确无误。”

  元老头得意笑道:“现在才发现师父的厉害吗?”“是啊。”仙子用力的点头回答,语气肯定,一个大锤砸下去,仙子一闪而过,惊呼道:“这里有外人看的。”

  “少屁话”,又是一个大锤横扫,仙子再跳。

  幸好布人已抱着一个箱子出来了。不然两人一定会把别人的店拆了。“小神友这是你的。”

  “是什么啊?”仙子直接爬在案头上,翻看着手里的盒子。

  “打开了不就知道了。”元老头冷冷道。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八宝手镯。

  “好漂亮哦。”仙子瞬间就忘记了刚才的打斗,笑道:“谢谢师傅。”

  “款式只是一般,不过镶有三颗虚无珠哦。”元老头介绍说。

  “真的,好棒哦。“(虚无珠是八宝手镯的核心部份,物品就是被放进了内部无边界大小的虚无珠)

  仙子带上八宝手镯,手心向上叫了声。

  “出来。”

  毫无反应,仙子一脸不解。

  “你还没有给它建立联系,手镯就只能进不能出。”说完元老头手一挥,仙子右手手腕立即渗血。接着元老头剑指翻转,三滴神血准确点中虚无珠,三粒虚心珠同时闪耀出一道道白芒,白芒渐渐转红,尔后回到虚无珠内,三颗珠子也已由白转红,正式成为仙子的物品。仙子眼中顿时流露出惊奇的神色,立马试了起来。

  “出来。”————还是毫无反映。

  元老头大笑道:“笨蛋,你什么都还没放。”“出丑了。”

  布人微微一笑:“这是元天真人特订九玄项链,请过目”。

  好漂亮的项链,金丝穿十八颗小巧的九色宝石,连着一块椭圆的玄铁,玄铁两边各镶一颗红宝石,中间是一颗顶大的珠子。

  布人道:“按真人的吩咐,中间镶的是真人寄来的宝珠。”

  如此漂亮的饰品到手,元老头却无只言片语,略一沉默。

  元老头接过项链,放入怀中。

  符人道:“最后一样是金色的头钗。

  仙子一把接过,翻看着问道:“为什么不是金钗。”

  元老头皱眉道:“关你屁事。”付过现钱,过身就走。

  ……

  二人走在大街上,一言不发。

  终于,仙子开口打破了沉默:“都市的房屋好漂亮啊,恐怕凡间的人们一生也难想象这里的样子。”

  元天真人只顾低着头,念一些好像是咏叹调子的词:

  长桥横卧、花开花也落。

  飞鸟伴白云,青风多情不若。

  流水不返,鱼恋静潭。

  单凤单飞,三千华枝不可依。

  大鹏冲天起,长剑动山河,可知人寂寞。

  元天真人反复念了几遍,这才回过神来,对仙子道:我们去买一些书吧,免得什么也不知,遭人笑话。

  其实什么也不知道的只有仙子,元天真人说话说得巧妙,似乎指两人又似乎单指仙子。

  仙子很高兴,必定出丑次数太多了。

  于是两人随意走进一家书屋。

  五大类、十六个等级的书,井井有条,却一个客人也没有,二人不管这些,走到“生活”一类,见书就买。恐怕他们的消费,已占书屋全天销售额的一半以上。

  买了一大堆,一骨脑放在仙子手镯里,这才去和淑灵约定的地点会面。

  ……

  到了约定的广场,看见淑灵正扎在一群孩子堆里,那些孩子大多十岁,元老头说过禁止生育的禁令是十年前颁布的,所以这些应该同仙子一样是最后一批在神域出生的孩子了。

  仙子凑过去问:“他们在干什么?”“嘘,这两个小孩正在玩一种对抗的魔弹游戏”。

  正中,一张石桌上放了几个铁皮人和几个木人,正在相互对攻,石桌两边的两个小孩正是两方的“主帅”。

  “这些玩具和稻草工人之类差不多吧!”仙子小声问。“嗯,不过小很多,而能量不是靠灵符,而是用魔弹。”“魔弹?”

  这时右方的小孩说道:“到我了”说完从石桌边的木盒中摸出一颗珠子。放在手心。他手中现共有五颗。

  小孩道:“这一局就要你玩完。”这——————————————————。眉宇交汇间仙子忽然心头一颤,感到背脊骨一麻。心道:这孩子身上流动着其他孩子没有的东西,那是看不见的麟角,让他可以如邪魔一般放肆的欺压周围的灵魂。

  左方小孩生气道:“胡说,我现在还有四点生命,三只怪物,你有四只,不可能打倒我的铁甲兵团”。

  右方小孩坏坏一笑,两眼满是自得道:“强就是强,若要证明,我就证明给你看”。话音落,手间动,飞速拿起一把玩具枪,麻利上好一颗珠子冲对方怪兽打出,一道白光在射中对方怪兽,一会儿,对方怪兽竟走向了他的阵地,竟然同右方小孩的木人站在一块。不但仙子,所有小孩都愣了。

  右方小孩一笑:“这颗珠子,是很罕见的‘诱惑之光’,接着我要发动早已打入场内的地利珠——‘沃野’,和天时珠——‘雨顺’,这样我的一名‘木战士’就会成长为‘千年巨树兽’。”全场又是一惊,左边小孩一瞧一愣的说:“原来你已凑好了这两颗能提升木系战士攻击力的珠子。”

  “现在你该觉悟了吧!”“胡说,你只是有一只超级怪兽而已,不可能在这一只回合打倒我,我的铁甲士兵防域力可是很高的。一只被你的‘千年巨树兽’打倒,另一只你就没办法了吧!”

  “我说过”。右边小孩站起身来:“强就是强”。

  说完,飞速下掉上一颗珠子,又上上另一颗珠子打出去道:“我再使用‘磁化’。”一道黑光,对方的两只铁兵和二为一,就像因恐惧抱在一起一样。“居然是这种特意针对我的东西。”

  “现在,杀吧”。右方小孩大声吼道,样子极度兴奋。

  ‘千年巨树兽’抱住被当成一只的两铁兵扔出场外。另外四只怪兽一涌而上,四点生命瞬间化为虚无,而且右方小孩故意让铁兵砍下最后一刀,更是要羞辱对方一番。

  好半天,对方都不能从凳子上站起来。必定四点生命,三只怪兽在一回合便被打倒,谁都会震惊的。

  右方的小孩大口的喘气,他一定很兴奋,因为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我说过,我——魏成沦才是‘魔弹游戏’最强的玩家,(原来这叫‘魔弹游戏’)现在按照约定,乖乖学狗叫吧!”

  左方的小孩一愣,吃惊道:“不用这么过份吧!”

  “喂,愿赌服输”。

  几个小孩帮左方的小孩说话,“算了,魏成沦”。“不要总是这样”。“难怪你没有朋友”。

  “闭嘴,闭嘴”。魏成沦大吼:“你们全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姓赵的小鬼,如果你想赖皮的话,我就把这事印成传单,通告天下”。

  “啊……。”

  “真是人小鬼大,技术并不怎么样,却硬说自己最强。”仙子一本正经的插嘴说道。

  “胡说八道,别以自己大我两岁就可以吓唬我。”魏成沦转过脸,狠狠的说。

  仙子一汗,这小子表情好凶。道:“本来就是,如果对方也有一颗‘诱惑之光’,你的‘千年巨树兽’就保不住了,形势就会大逆转。”

  “不可能,‘诱惑之光’是几千颗魔珠才出一颗的珍品。”“哦哦,原来你只是仗着珠子多而已,不是靠自身的势力。”仙子带着坏笑的口吻挑衅道。

  “你……”。魏成沦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仙子乘势看了成沦一眼,道:“不如一战论英雄。”四目相对,淑灵分明感到一种火热的战意,这种感觉让她略略感到害怕。“明天早上八点这里见。”

  “一言为定”魏狠狠的说。

  “输了我就学狗叫。”仙子笑道。(这话当即吓了淑灵一跳。)“不过如果我赢了……”

  “我就剃光头。”“不,我要你放那个小孩一马”。“嗯?好。击掌为定”。

  两个臭屁的小孩一掌约定。

  五百年后,谁也不会相信这竟是劫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