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冷非鱼忙不迭地点头,第一个冲出机房,熟门熟路地朝会展中心二楼跑去,听到身后“哒、哒”的脚步声,蹙眉,她突然停下了脚步,身后的人来不及刹车,硬生生地撞在她后背上。

  “咝。”

  明显的抽气声,说明那人撞得不轻。

  “你跟着我做什么?”冷非鱼警惕地看着破锣音,一点也不收敛的脚步声不是故意暴露她的行踪吗?

  “保护你。”破锣音一边吃痛地捂着鼻子,一边正经地答道,“还有,我是我老婆,我当然得跟着你,要是你再跑了怎么办?”

  “我什么时候成你老婆了?”

  冷非鱼不耐烦地与破锣音一问一答着,脚下的动作却没停下,蹲在展厅的圆柱后面,躲过一队巡视人员之后,踩着已经停止工作的扶手电梯的扶手,腰一转,攀上了二楼围栏间的缝隙,手臂一收,整个人顺势翻了过去。

  听到与自己几乎同时落地的声音,她厌恶地蹙起眉心,头也没抬地说道:“我说过,我已经结婚了。”

  “那有什么,我会比你老公更疼你。别忘记了,上次你输给了我!”

  听到破锣音聒噪的声音,冷非鱼好笑地看着他,“我记得上次我们可是不分胜负。”

  “是吗?”破锣音做了个掏耳屎的动作,慢悠悠地说道,“那副画最后在我手上,所以你输了。”

  冷非鱼轻蔑地哼了一声,一副赝品就得意成这样。不过,她并没有拆穿破锣音的话,那副画还未出手,不能让人知道真迹在她手上。

  见她没有回答,破锣音得寸进尺地说道:“你瞧,你半夜做这么危险的事你老公也不陪着你,说明你们两根本就不齐心。我就不同了,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特别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有我在身边很安全。”

  冷非鱼双眼专注地审视着大厅里的状况,没心思与身边的人插科打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她猫着身子,顺着墙边溜到了重型武器展柜面前。

  就是它了!

  看着展柜里流线型的重机枪,冷非鱼二话不说,蹲在地上,从腰间抽出玻璃刀,再拿出针管一样的东西,顺着玻璃划了一个圆,一股煤油的气味在空气中回荡。小心翼翼地控制玻璃刀的角度和力度,顺着煤油圈出来的圈划了一圈,刀把一磕,玻璃落地。

  冷非鱼将手腕伸进圈里,在展柜内侧最底层摸索着,指尖终于够着一弹簧锁,轻轻一按,展柜便被打开。

  破锣音眼神复杂地看着她的举动,眉心越皱越深。

  没注意身边人的探究,冷非鱼贼呵呵地将重机枪挎在肩上,从展柜的抽屉里搬出如鞭炮一般卷成圆盘的子弹。

  见她笨拙的模样,破锣音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欲接过子弹。

  “你做什么?”冷非鱼手一缩,警惕地看着他。

  “我能做什么?我要是真想做什么,你现在还会好好的?”不满冷非鱼对自己的戒备,破锣音本就扎耳的声音更嘶哑了几分,如铁片互相刮蹭一般,刺得冷非鱼耳膜生疼。

  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变脸,冷非鱼自己扛着近千发子弹到了靶场。

  冷漠男子比她早到,脚边放了一个黑色的旅行包,冷非鱼盯着它瞅了半天,最后轻蔑地哼了一声。

  原来他和自己一样,没钱买装备,准备顺手牵几样回去,只是不知道他会什么办法离岛。

  明天展会一开门就会发现武器丢失,到时整座岛,连同周围的岛屿都会封锁,他怎么出去?

  除非……

  冷非鱼眼眸猛地一缩,难道他也知道?

  如果她是一个人行动的话,也会试试那个方法,可是……

  她不相信对面的男子会想到这个方法,这是当初她与飞鸟一起策划出来的!

  收起玩味的眼神,她第一次仔细打量对面的男子,朦胧的暮色里,他的身形如鬼魅般漂移,看地并不真切,不算魁梧的身材挺地笔直,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不知道是月光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她总觉得对面的男子看上去很孤独。

  “生人勿近”的气息让他整个人显得疏离、淡漠,可不知道为什么,冷非鱼总觉得这个男子骨子里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们之间的恩怨用最直接的方法解决。”男子面罩下的薄唇缓缓开启,不带任何情绪的话被他冷冰冰地吐了出来,漆黑的暮色里莫名增加了一丝寒气。

  “那你得先问问我,”冷非鱼还没回答,破锣鼓音就站了出来,习惯性地将她挡在自己肩后。

  冷非鱼歪着脑袋看着他,这个动作他做得自然而然,没有任何犹豫,仿佛保护自己就是他的职责一般,他究竟是谁?

  难道说他与这副身体的本尊是旧识。

  可这副病殃殃的身体有机会接触陌生人吗?

  “你确定要护着她?”

  冷漠男子促狭地看着破锣音,转了转脖子,似乎是准备出手了。

  “我们上次还没分出胜负呢,”破锣音笑眯眯地说道,“先打赢了我再说。”

  冷非鱼事不关己地看着耍嘴皮子的两人,悄悄从肩上取下重机枪,蹲在地上,将子弹解开,卡进弹道口,试了试重量,不错,没有想像中的笨重,灵敏度也高,就是子弹多了扛在肩上太重。

  一秒450发子弹,这么大一盘不够她玩两、三秒,她要好好享受。

  深吸了两口气,她开始酝酿情绪,就在两名男子开始交手的同时,她笑眯眯地起身,将重机枪端在胸前,对着靶子的方向抿嘴笑了笑,手指一拨,紧绷的手臂立刻一阵颤抖,身体像抖筛子一样抖了起来。

  MD!

  冷非鱼还没回神,在后挫力的影响下,她蹒跚地退了几步,终于重心不稳四脚朝天地躺在了地上,手里的机枪也脱手而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副身体也太经不起折腾了吧!

  “鱼……喂,你没事吧?”破锣音虚晃一下,硬生生挨了冷漠男子一掌,闷哼一声,跳到了冷非鱼身边,将她扶坐起来,靠在自己怀里。

  冷非鱼大口喘息着,还没从先前的惊慌中回神,几次的夜间行动,她并不觉得这副身体有不妥之处,打斗起来除了速度稍微慢了点,手臂上的力气弱了些,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这种机枪已经将后搓力降到最低了啊!

  呃,是降到最低,不是完全没有,每秒450发子弹的速度,后搓力再低,也不是她这细胳可以承受的。

  “喂,说话啊。”

  见她双眼发直,破锣音心里一紧,焦急地嚷了出来,气息没压住,胃里一阵汹涌之后,喉咙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你受伤了?”终于回神的冷非鱼冷眼看着破锣音嘴角的血丝。

  “没有,我很好。”

  冷漠男子冷哼一声,“找死!”

  上前一步,他伸手就朝冷非鱼面门击去。

  破锣音想也没想就将冷非鱼挡在身后,冷非鱼顺势往他怀里一扑,手腕朝上一勾,袭向冷漠男子的下身。

  “好卑鄙的招数。”冷漠男子双腿一夹,朝上跃起,避开冷非鱼的同时,积聚了巨大力量的手掌朝破锣音后背劈去。

  冷非鱼咬牙,将脑袋埋在破锣音怀里,双手抱着他的腰,两人在地上滚了两圈,躲开了冷漠男子的袭击。

  “我觉得……”

  两人身子停止滚动后,破锣音正好压在冷非鱼身上,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搭在她的腰间,姿势暧昧之极。

  “这算不算是你对我的邀请,要我做点什么?”

  他微微俯下脑袋,温润的气息扑在冷非鱼的脸上,挠得她缩了缩脖子,小猫一样的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破锣音喉结一动,眼底迷上一层氤氲的旖旎。

  白痴!

  冷非鱼膝盖一弯,顶在破锣音的小腹上。

  “在这边!”

  高亢的吼声打断了两人的动作,靶场外顷刻间便灯火辉煌,几拨人正迅速朝这里靠近,随着汽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啪”的一声,靶场上刺眼的探照灯尽数打开。

  “该死!”

  冷漠男子低声咒骂了一句,不再在冷非鱼身上浪费时间,提起脚边的旅行包朝沙滩跑去。

  果然是这样!

  冷非鱼一把推开破锣音追了上去。

  三人沿着靶场的铁丝网跑了近百米,冷漠男子纵身一跃,跳进一塌陷的坑里,随即钻出了靶场。

  冷非鱼想也没想也跟着钻了出去,远处的狗吠声越来越近。

  “追他做什么?”

  她才跑了两步,身边的气息便一暖,破锣音聒噪地追了上来。

  “想要逃出去,你就乖乖跟着。”

  冷非鱼简短回答之后,不再说话,直到海岸线的尽头才停下。

  “他人呢?”破锣音警惕地看着周围,四周黑漆漆的一团,暮色里弥漫着湿重的海水腥味。

  “跳下去。”

  不等破锣音答话,冷非鱼爬上一旁的礁石,纵身跳进了海里,小脑袋在海面上一浮一沉。

  “鱼……”破锣音愤恨地咬牙,也跳了下去,顾不得胸口上撕裂般地疼痛,游向了冷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