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阵法师
作者: 天子无为
字体: 特大
颜色:          

  所谓幻阵,指的的便是一些迷惑人心神来达到伤人目的的阵法,幻阵之中亦真亦幻,种种的幻想弥漫其中,有的,是人最希望的事情,有的是人最恐惧的事情,有的,是一些或痛苦或快乐的回忆,让人陷入其中难以自拔!这却也只是低级的幻阵罢了。

  而高级一些的幻阵就是直接在人的魂魄真灵中汲取信息,从而显现出那些连当事人也不知道却又隐藏在真灵深出难以忘却的记忆,在那幻境中的一切都是像现实一样,即使是知道那为幻境也同样会陷进去,若是被幻境给找的人心中最脆弱的部分,便能借势引发心魔,让其万劫不复,就连灵魂也无法脱出!

  当然,阵法师未达到天灵级那是不可能布置的出高级幻阵。

  雷宇昼夜赶路,当然,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夜晚,天地一片明亮。这也正好省去了休息的时间,雷宇体内的力量自行吸收,天地之能也不断的补充着人体的需要,这也让他的身体不会感到疲倦。

  但是,这段时间雷宇惟一感到不适的便是那神识之力,这种力量一般要到夺命之期才会修炼,但是雷宇被麒麟要求,自五行塔的时候便接触,还神奇的进入那空灵之境。说到这种力量,雷宇也不是很熟悉。据麒麟所说,这种力量在前期作用不是很大,但是到了天命之境,控制天地间的力量就必须要神识之力的掌控。

  天命之境对他现在来说还很遥远,但是神识之力在前期的一些用途他还是掌握了,这不时常分出一些神识之力警惕着周围。说到底,在前期这种力量与感知差不多,也就是范围要大一些,更加精确一些。

  冰川之海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天的影子在地面上显现,而雷宇就仿佛在云中穿梭,这种情况也是很容易迷路。好在雷宇这次前去的目的地是在这万里冰川上北面两座大山之间,位置很好认!

  “大哥,我这都跑了多少天了,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了。”雷宇心中问道。

  “差不多一个星期了。”

  “哦...”雷宇不由的为自己感到自豪,这一个星期可是没有停下来过,就算一秒都没有。但是现在的身体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累,只有那神识之力显得有些吃了了,现在他也很少使用。

  两座巨大的冰山越来越大,那就意味着目的地近了。

  “大哥,你说着神识怎么个回复啊?我现在都不怎么敢用了。”雷宇一边跑一边在心中想到,这个时候他就是想早点到了天雪宫见到水师伯啥都不说,先睡上一觉。

  等了半天,脑海中响起了麒麟的声音。

  “神识之力乃是这个世界最为奇特的力量,虽然前期的修士很少使用,但是当你达到了一定的境界,神识之力便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

  “现在跟我说这些还远着呢!”

  “哼,有些东西你早点知道也不是坏事。”

  雷宇没有做声,只听到了麒麟的继续说道:“恢复神识唯有两种办法,第一就是通过时间来恢复,第二就是通过特殊的药物,这些回复神识的药物每一件可都是天地间的异珍。”

  “真有那么珍贵吗?”雷宇有些不相信。

  麒麟半天不啃声,雷宇以为它又被自己给气跑了,也没在意。

  “小子,给你说个最简单的例子,当修士达到天命之境的时候便能运用天地之力。但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天地之力靠己身之力来引导,但是还需要神识来控制,方能发挥出实力。那个时候神识的消耗会很大,有了这些药物那就不担心神识的消耗,最后的胜利必定掌握在准备充足的一方。”

  雷宇这回听明白了,问道:“那就是说我以后牛逼了,是不是身上都要带着补充神识的药物?”

  “必须的。”

  “那你有没有?”雷宇陡然问道。

  “没有,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没有...”麒麟之魂语气顿了顿,雷宇目光闪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没有继续说话,反正现在自己不用担心这些。

  跑着跑着,雷宇忽然放慢了速度,一座茅屋出现在,前面是一片花圃,一位少妇正坐在屋前,怀中还抱着一位婴儿!她面色祥和,带着一丝幸福的笑容,轻轻的哼唱着不知名的歌曲。

  雷宇心神似乎着了魔一般,此时他一步一步前走着。这里的环境明显与四周格格不入,他却丝毫没有发觉。

  “这种感觉...”雷宇心中顿时感到一阵痛楚,似乎这个记忆很熟悉很熟悉,自己就像是完全经历过一般,但却有显得很模糊。突然,脑海一阵刺痛,像是有上百根针在扎,又像是要爆裂一般。

  就在这时候,少妇抬起头,发现了雷宇这位陌生的孩子,不由得站起身,向着院外走来。

  “年轻人,你怎么在这里?”声音透着一股清新的柔美,让雷宇心中一动,更重要的是这个声音很熟悉,彷佛...自己很早的时候似乎听过。

  “我...”雷宇望着面前那位相貌普通的女子,她不美丽不惊艳,却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

  “你是不是累了脸色这么难看?进来休息一会吧!”女人见雷雨脸色不对,继续出声问道。

  闻声,雷宇心中却生出一种很欣喜的感觉,他没有反抗,点点头。女人微微一笑,随即打开门,让出一条道。

  院内,雷宇坐在草地上,而女人依旧坐在那张木椅上,抱着怀中那熟睡的孩子,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好舒服的感觉...”雷宇似乎入迷了,在这个女人身边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

  “冰儿...”一道声音从外面响起,女人连忙站起身,抱着孩子迎了上去。

  “孩子她?”女人出声问道。

  “安排好了,可是现在...”男子脸色一阵凝重,就在这时候,雷宇脑海一炸,目光死死的盯着女人的手臂,那个紫金色手链...

  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警惕道:“这位小兄弟是?”

  女人连忙擦了擦眼角,回答道:“他是刚才路过的...”

  “是吗?”男子将女人拉向身后保护了起来,胸口敞开,只见一枚玉坠挂在脖子间,是那般的熟悉。

  雷宇眼睛忽然变得模糊,心脏似乎受到了什么东西的重击,很痛很痛...

  “你们是?”他难以遏制心中的情绪,飞快向前跑来,就在这时候男子忽然一脚,力道之重,将雷宇踢飞了出去。

  “孩子...”一道呼声从女人口中传出,她面色焦急,但是被男人紧紧的拉住。

  “他可能是仇家派来的杀手。”男子喝道。这时候女人轻轻的退了回去,目光里依旧透出一股担忧的神色,这一幕被雷宇看的清清楚楚。

  男子抽出手中的剑,闪烁着刺目的寒光,雷宇目光呆滞,彷佛丢掉了魂魄一般,呆呆的坐在地上。脑海中不断闪烁着刚才的画面,口中低声呢喃道:“他们是我的父母,他们是我的父母...”

  雷宇像是着了魔一般,似乎没有注意到危险的来临。只见男子一步一步逼近,手中的长剑寒光四射,一股强烈的杀意弥漫了整个庭院。

  晃~!

  一道寒光从眼前划过,雷宇本能的抬起头,只见男子举起手中的利剑就要劈下...

  雷宇嘴角凄惨的一笑,喃喃道:“父亲...”随后闭上了眼睛,似乎解脱,心中多年的愿望已了。

  啊~!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凄惨的叫声,雷宇本能的睁开眼睛,只见女人软到在地,孩子被死死地护在怀中...

  杀~!

  突然,许多黑色服饰的杀手闯入院子,男子放过雷宇,向着人群冲去。顿时间四周响起一片杀声,但是雷宇脑海中只有那位倒地的女人,他艰难的向着女人爬去,丝毫不在乎周围的拼杀。

  “她是我母亲,她是我母亲...”心中呐喊着,但是身体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锁住,他像是发了狂一般向着女人爬去。当他爬到女人身旁的时候,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伸出手摸着雷宇的脸庞,目光中露出一种慈爱,似乎...

  “你是我的孩子,长大之后的孩子吗?”

  雷宇点点头,眼泪再也忍不住。女人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那只温暖的手也很快离开了雷宇的脸庞,无力的摔落在地。

  “母亲...”雷宇破声大喊,无尽的痛苦,长久的思念,世界彷佛崩溃了一般,母亲的离世,心中的悲痛,这一切...

  “他好可怜啊!”一座宫殿内,两名侍女呆呆的望着面前的水晶屏幕,一座少年正抱着一位死去的女人仰天大吼,无尽的凄凉都将她们给感染!

  大殿内一遍安静,越来越多的侍女跑了过来,围在水晶屏幕前,看着里面的少年。

  “没想到他心中居然隐藏了这么大的秘密。”一位老妪自语道。

  “二宫主!”周围的侍女立刻拱手道。

  老妪没有说话,目光死死的盯着画面,随即道:“将此画面保留下来交给宫主。”

  “是...”

  待老妪在离开之后,大殿里面再次恢复了安静,一名名侍女神色专注的望着屏幕,似乎将任务给忘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