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啊!)

  筱白的抽泣声渐渐弱了下去,青梦看也快到了午饭时间了,借着这个理由进去看她怎么样了,不看不知道,青梦真的吓了一跳。

  筱白已经擦干了眼泪,坐在床上冥思,要不是还有泪痕,怎么也看不出她刚刚大哭过一场,反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胤禩看来是不想得罪郭络罗氏了,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是很伤心,可我怎么越想越气呢,满脑子都是报复的想法,你说我是不是人品有问题?”一本正经的发问,充满期待的眼神。

  青梦一时语塞,这死丫头扛打击能力简直变态啊,怎么一个时辰的功夫就能转到对立面去呢?报复?搞笑吗,就她那点本事别说八福晋了,就连人家身边的丫头都不是对手。

  “怎么不说话呢?难道我人品真的有问题?”筱白苦着脸,显然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好人了。

  “我说你想怎么样啊?人家八阿哥都婉言拒绝了,你还能去揍他一顿?还是揍郭络罗氏一顿?”青梦没好气的回她,永远不着调。

  “你跟胤禛是两情相悦了,我呢,为了你,大老远的跑来,碰到这么个主,你是让我马上一头撞死回去呢,还是在这里当一次孙悟空呢?”筱白嘴角浮现的坏笑让青梦警惕起来。

  “你想大闹天宫吗?”

  筱白点头,“既然恋爱是不可能了,以我明筱白的性格,不把这大清皇宫整的乌烟瘴气就绝不轻易回去!”豪情万丈的站起来,对着屏风发誓似的,看的青梦一脑门子黑线。

  姑奶奶啊,这小祖宗看来是被八阿哥刺激到了,由着她闹,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想起以前实验课上被她拿去做实验的动物的悲惨下场,青梦都替八阿哥心寒。

  看青梦脸色不对,筱白也没去管,反正不耽误你和老四谈恋爱啊、结婚啊、生娃啊就行,大踏步的出去梳洗了。

  晚上天没黑,筱白就带着青梦赶往集合的地方,那里四阿哥与太子他们已经到了,唯独不见八阿哥一帮人,将青梦交给胤禛,筱白刻意慢慢的远离他俩,似乎别有所图。

  胤禛看着越挪越远的筱白,暗笑,你以为就你那巴掌大的心眼能玩到什么地方去啊,“筱白,回来!”

  不情愿,相当不情愿,但没办法,大家都看着呢,尤其是四哥的眼神,一种早就看穿了你的破点子的意思。无奈,打马回到胤禛身边。

  “四哥,前面哪里啊,怎么一个土包?”随着康熙走了一会儿,胤禛似乎把马全赏给了她一样,每次都跟着她屁股后面不离不弃,感动的筱白想踹晕了他。

  最近青梦与胤禛关系进展极大,不再是看破世俗的模样,反而活泼、懂事的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这会儿胤禛正在教青梦一些骑术,听到筱白发话,往那边一望,确实一个大土包,“一座坟,看大小,估计以前也是个贵族。”

  “坟!”这个词一出现筱白心里那些不安的小躁动就点燃了,这丫头穿越之前就喜欢看什么《鬼吹灯》、《盗墓笔记》这些挖坟打粽子的小说,此后每次路过坟地也不再是小心翼翼、拔腿快跑的样子,而是眼放精光,恨不得开棺越货的表情,但转念一想,现代人已经没有什么放陪葬品的习惯了,想着万一拼了命挖出一过了时的手机啊、电视机啊什么的,多没意思。

  可这里不一样,这是清朝,还是早期,眼前这座还挺大,胤禛还说貌似是贵族,是不是,呃,尝试一下呢?

  心随所想,筱白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森森的不对劲,贪婪的望着那个大土包,恨不得即刻穿到《盗墓笔记》里抓几个人过来好开工。

  “看什么看,不吉利。”四阿哥看着筱白的模样也是一惊,她这是想要掘人家坟吗?怎么会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呢?赵晋礼这家伙是不是不仅教了《金瓶梅》,甚至教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看胤禛脸色也不善,筱白赶紧收回目光,佯装继续赶路,嘴里也唠叨着,“夜围赶路费劲”之类的。

  从此之后,筱白就开始心不在焉,脑子里都是那座坟的位置啊,找什么人啊,怎么下手啊,每次想阻止自己这种荒唐想法的时候,却又冒出什么重活一次不容易,一定要轰轰烈烈的把现代无法实现的事情都做一遍,以免遗憾。

  筱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轻度的精神分裂了。

  围猎很顺利,康熙又打了一头熊,跟大家夸耀了一番,然后众人拍了几轮马屁,也就结束了。回去的路上仍然路过那个土包,筱白为了防止自己再去想盗墓的事就尽量把眼神集中到身边的人身上。

  马走的很慢,筱白渐渐注意到一个人行为有些异常,似乎时不时的看向土包的方向,直到那土包消失在视线之内,他仍然回头望去。

  “有戏!”筱白心里叫好,悄悄的让马全过去打探那人的情况,马全开始有些犹豫,筱白一瞪眼,也就吓得赶紧过去了。

  虽然马全是四哥的人,可眼下真的没人可用,筱白毕竟是从现代穿越的,脑子里根本没有什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条条框框,这封建社会的妇德也是没有听进耳朵里多少,所以没人可用下一步想到的自然是培植自己的势力。

  冲动是魔鬼,而筱白正是喜欢与魔鬼为伍的一个人,想到了就要去做,打马转向,奔着康熙就去了。缠了康熙半个晚上,软磨硬泡、耍赖打滚,几乎能用的都用了,直到康熙是在扛不住了,这才从禁军里挑了一队人,以格格侍卫的身份赏了筱白。

  说她神经大条,可这事上倒是细心,还忽悠康熙允了她的损人补缺制度。简单的讲,就是一旦她的这队人有什么折损,她可以去禁军里再挑出同样人数的人来补充。

  回到营帐,筱白就安排了自己的一个侍卫替换了门口的一个太监,然后才安然睡去,不管青梦怎么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就是收紧口风,死活不说。

  第二天青梦模糊的看到筱白天未破晓就鬼鬼祟祟的出门了,穿的一身骑马装,本想跟着她,可再一想,自己对这里地形毕竟不熟,万一跟丢了也不好交代,只得继续装睡,等这死丫头回来,必须得问问她在搞什么飞机了。

  一处僻静的地方,马全紧张的望着周围,生怕被人发现,这叫什么事啊,明明可以正大光明的去给格格汇报,可偏偏格格交代他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等着,来的还是一个禁军,马全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筱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树丛动了一下,马全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看到筱白的脑袋露出来,才发觉自己身经百战的神经也有些控制不住,后背湿了一大块,风一吹,冷的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