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没有作好死守的准备的守城军怎么可能敌得过如狼似虎的南宁军?随着几声巨响,南宁军将城门撞开,嘶喊着杀入城中。

  万青山的命令给得很清楚:绝对不能伤害普通百姓。所以进入城中的南宁军并没有像以往历史上的侵略者一般四处烧杀抢掠。

  万青山带着士兵冲入紫禁城中,来到了那座代表无上荣誉的龙椅面前。

  士兵们簇拥着万青山坐在那把龙椅上,发出巨大的叫好声,齐齐跪下呼喊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这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画面就这样发生时,万青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激动,相反,坐在这宽大的龙椅上只让他感到彻骨的寒冷,最终,他还是只剩下了自己······

  萧蒙和晚仙先后进来,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地,众人又跟着一齐跪拜了万青山,然后睁着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万青山,等候他发下命令。

  万青山看着那些变得更黑更瘦的手下们,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但嘴里却是吐出着充满威严的话语:“兄弟们辛苦了,但是现在还不能放松警惕!萧蒙,你领着你那一队士兵去将我给你的名单上的那些官员的府邸占领了,让兄弟们在那里休息。晚仙,你去将我给你的名单上的人请来,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朝廷的运作!”

  “是!”晚仙和萧蒙异口同声到,分别带着人退下了。

  所有的人都退了下去,偌大的空间中只剩下万青山一人,空洞的寂寞涌上心头,他突然觉得,或许宁东篱会庆幸自己被抓了罢······

  将颓废的情绪一扫而空,摩挲着龙椅的扶手,他半眯了眼睛,嘴里喃喃道:“还剩下最后的战役要打啊······”

  凤国的军队终于再次上路了,而万青山占领了京城的消息也传到了舜景和凤的耳中。

  舜景笑了笑,转向凤道:“你说我们现在打不打得下这天下?”

  凤偏着头缓缓梳着自己的头发,闻言淡淡道:“打不下,只能一山二虎呢······”

  舜景点了点头,道:“是啊,我们的士兵已经太劳累了,再去啃京城这块骨头的话可能行不通,所以······看样子真的只能一山二虎的啊······”

  “人手不够的话,下面由我去打?”凤将头发像舜景一般高高的束起,用红绸绳绑了。

  舜景皱了皱鼻子,反对到:“不行,别想和我分开!”

  凤叹了一口气,而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笑了,“那就让那个陈将军去打,看他的样子是个忠厚的,不用担心离了我们会起二心。”

  舜景想起那张憨厚的脸,也笑了,“倒是个好人选,本来不想再劳累他的,但看样子也只能辛苦他了,能力倒是足够的。”

  两夫妻相视而笑,就这样把可怜的陈将军丢到了凤国的另外一头,让他去打万青山此时救不及的东南方。

  当万青山接到传来的消息时,整个东南方已经被陈将军啃得差不多了,而他也终于能够在完成任务之后休息一会儿了。

  万青山没想到他们动作那么快,虽然布置好了防御,但是没有好的大将指挥的士兵在被攻击时总是会乱了自家的阵脚,这倒是让他倏忽了,早知道应该留下萧蒙或者晚仙在那的。

  可惜事情已经发生了,此时再去救援无异于又要和凤国死战,这是两个国家此时都受不住的。

  于是万青山对此事保持了沉默,只是叫晚仙领了人到南方去守住他们现在还拥有的地盘。

  让万青山感到头痛的是萧蒙终于发现了凤国的女皇是血鸢,这也不怪萧蒙反应慢了这么多,主要是万青山一直都禁止了那张画像在士兵间的流传,而他们整天打仗,也没时间去外面集市上去买这种八卦的东西。

  当好不容易暂时不用再打仗了,萧蒙领了人出去逛集市,也就是在那上面让他看到了那副画有凤国大婚场景的画,当时他狂笑,却没有说出原因。

  等回到了宫中,萧蒙立马就拿了那张画来找万青山,指着画上那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皇上,皇上,哈哈,这个你看过没有,哈哈,笑死我了,这画匠也太厉害了,竟然把这凤国女皇画成了血鸢的样子,看看这笑容多别扭啊,要是被血鸢看到了肯定要把这画匠给杀了!哈哈,笑死我了!对了,血鸢的任务还没完成啊?”

  万青山沉默了,他不知道该不该跟萧蒙说出实话,因为他害怕,他害怕萧蒙知道了血鸢就是凤国女皇这件事情后会离他而去,他自问他在萧蒙心中是比不上血鸢在萧蒙心中的地位的,因为当年就是靠着血鸢的名声才把萧蒙吸引来望雪楼的,既然当时他可以为了血鸢加入望雪楼,如今他是不是可以也为了血鸢加入凤国的队伍中呢?

  见万青山迟迟不开口,萧蒙感到了一丝不对劲,试探着问到:“皇上,这······不会真是血鸢罢?”

  “哈哈哈哈,肯定不会是的,你告诉我啊,皇上,这肯定不是血鸢对不对!”萧蒙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恐慌。

  “为什么你不说话,难道······难道这真的是血鸢?!怎么可能,她不是做任务去了吗?你!她的任务不会就是这个罢!以美色诱惑凤国军师吗?!你回答我啊!这肯定不是血鸢对不对!”萧蒙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音,整张画都让他揉皱了。

  “那······”,万青山艰难地开口,声音晦涩难明,“那画上的女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确是血鸢无疑······但,这绝不是朕给她派的任务,朕只知道,她被军师抓住了,然后,然后就传出了这个消息······”

  萧蒙难以置信地望着万青山,颤抖着声音道:“你······你就这样将她一人留下了?一个人都没派去救她?”

  万青山垂下眸子,轻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