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晨曦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最后两道秀眉深深的锁到一起,倒抽一口凉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慕容晟早已按耐不住,忍不住问道:“她到底怎么样?”

  晨曦忍了忍,似是鼓了很大的勇气,方才讷讷地道:“她已经…他已经…”慕容晟急道:“怎样?”

  晨曦道:“已经怀有四个月的身孕了!”

  此言一出犹如一记重锤砸在慕容晟的心口,将他震在当场,良久方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晨曦的衣襟失声道:“怀孕?你是不是诊错脉了,她怎么可能…”

  晨曦垂下头道:“我学医都十来年了,师傅都是庄主请过来的名师,就算庄主不信我也该信你自己呀?更何况喜脉最易诊断,怎么可能错?”

  慕容晟难以置信地道:“她根本没有怀孕的迹象,她若真怀孕不会看不出来的!”

  晨曦似乎有些不忍,但最终还是说了实话,她不想欺瞒主子,轻轻吁了口气道:“并非所有的女人怀孕都会挺着大肚子的,凡事都有例外,她就是那个例外,再过两个月她若穿着宽松些一样很难发现,甚至到她生产都不太明显也不无可能。”

  慕容晟闻言不禁想起了花亦飞方才赤裸相见时的模样,那腰虽说算不上粗却也算不得细,再回想往常她着薄衫束腰带时盈盈一握的柳腰,不禁恍然,蓦然半晌,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沉声道:“你先下吧!”

  晨曦默然点头,悄悄退了下去,刚走两步又听得慕容晟沉声道:“此事我不想第三个人知道!”“是!”晨曦幽幽叹了口气退了下去。

  花亦飞醒来已是第二日正午,慕容晟又守了她一天一夜,瞧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目,她的眼湿润了。

  慕容晟温柔的将她的双手握在手心里,神色黯淡,眼底浮现出深切的悔意与歉疚,道:“我…我不该对你那么凶,但你那样子实在让我心疼…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

  花亦飞淡然一笑道:“你什么都不必说,我明白!”

  慕容晟这才长长吐了口气到:“你…”

  花亦飞惨然一笑道:“你都知道了么?”

  慕容晟点点头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花亦飞凄然一笑道:“我若知道早去找他了,何苦独自承受?”

  慕容晟失声道:“你不知道?”

  花亦飞苦笑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想知道,想的发疯!”

  慕容晟默然良久,明知她所说的不是真话但却无力反驳。在他心里早已认定孩子的父亲是沈洛天,只因他实在想不出除了沈洛天花亦飞还会甘心情愿的将自己的身子给谁,而且还这么维护他,算算时间差不多就是沈洛天成婚前后,沈洛天成婚次日将她寻回之时,她平静的出奇就连原本眼中深深藏匿的恨意都消失无踪了。他心里一直疑惑,直至今日他才明白她会如此是为了哪一桩。

  花亦飞见他沉默不语,轻叹道:“此事你不信也罢,想想无论说与谁听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慕容晟道:“你预备一个人将孩子养大么?你终究不是铁打的,为何不找肩膀依靠?”

  花亦飞惨然道:“我若是清白之身或许还有这个想法,可如今…就算有人愿意娶我,我又情何以堪?”

  慕容晟轻抚其云发,无限深情的道:“只要你愿意,他就是我慕容晟的孩子,你是不是清白之身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将来无论发生生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永远做你的依靠。”

  花亦飞微微一颤,痴痴的凝住这他那魔魅的面孔,清波荡漾的眸子已盈满了晶莹的泪水,然后整个人投入他的怀中,痛哭出声来……

  无论她多么坚强,她终究是个女人,她也有累的时候,她也需要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