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总而言之,这次任务非常凶险……尤其没了四阶基因锁的恢复力之后,极度危险,差点就挂掉了,如果不是最后时刻的龙血临体,只怕就真的没命了,起码是肉身没命了。虽然那么惊险,但最后的收获也是极大的,不提主神空间的奖励,就现在一身功力元神已经是大进了,也拥有了所谓龙血不死身,神兵武器不用兑换就拿到了,虽然这是意外……至于断浪那个任务,天云猜测应该是他放出来的五颗龙元最后还是造就了二元或是几元的断浪,也不知道没了翻船的帝释天,断浪又是怎么样谋夺到几颗元神的。“项兄弟,你可是好些了?”天云身后,海族水神王手拿木拐,由两名族人搀扶着走了过来,看得出,水神王这两日间因伤又苍老了许多。天云微微有些愧疚,姿势有些别扭的抱拳道:“多劳族长费心相救,我可是大愈了。只是……”天云意思就是我间接把你弄成这样,又毁了你们全族人的家乡,就算之前你们见势不妙逃走了,没了人员伤亡,但毁了家乡也甚至可以算是生死大仇了,这次又被你们相救……“埃……”水神王苍老的脸上反而都是释怀的笑意,“我们族人有祖训要保护神龙,不得离开神龙岛,这对我们而言也是负担呐!神龙岛物资濒乏,又得供养神龙,族人们都很苦啊,这次没了神龙与岛,对我们海族人来说反而是件好事也不一定,新的栖息之地也已经找好,那是一座无人之岛,物产丰盛,正合我们海族人居住。……之前我命危之际,还是项兄弟出手相救,此番待送了项兄弟回了中原后,我们就要去那岛上安家了……项兄弟果真厉害,那么重的内伤居然一日之间就康复了。”

  总而言之,这次任务非常凶险……尤其没了四阶基因锁的恢复力之后,极度危险,差点就挂掉了,如果不是最后时刻的凤血临体,只怕就真的没命了,起码是肉身没命了。虽然那么惊险,但最后的收获也是极大的,不提主神空间的奖励,就现在一身功力元神已经是大进了,也拥有了所谓凤血不死身,神兵武器不用兑换就拿到了,虽然这是意外……至于断浪那个任务,天云猜测应该是他放出来的五颗龙元最后还是造就了二元或是几元的断浪,也不知道没了翻船的帝释天,断浪又是怎么样谋夺到几颗元神的。“项兄弟,你可是好些了?”天云身后,海族水神王手拿木拐,由两名族人搀扶着走了过来,看得出,水神王这两日间因伤又苍老了许多。天云微微有些愧疚,姿势有些别扭的抱拳道:“多劳族长费心相救,我可是大愈了。只是……”天云意思就是我间接把你弄成这样,又毁了你们全族人的家乡,就算之前你们见势不妙逃走了,没了人员伤亡,但毁了家乡也甚至可以算是生死大仇了,这次又被你们相救……“埃……”水神王苍老的脸上反而都是释怀的笑意,“我们族人有祖训要保护神龙,不得离开神龙岛,这对我们而言也是负担呐!神龙岛物资濒乏,又得供养神龙,族人们都很苦啊,这次没了神龙与岛,对我们海族人来说反而是件好事也不一定,新的栖息之地也已经找好,那是一座无人之岛,物产丰盛,正合我们海族人居住。……之前我命危之际,还是赵兄弟出手相救,此番待送了项兄弟回了中原后,我们就要去那岛上安家了……项兄弟果真厉害,那么重的内伤居然一日之间就康复了。”赵凌空有点尴尬的白袖掩面咳了一声,两颊微微有些发红,羞涩道:“只是,话虽如此……”毁了人家一族世代累积的财产,又不是真的故意帮他们解脱宿命,只是为了屠龙而屠龙而以,哪里好意思言谢?水神王深看了凌空男孩一眼,诚恳道:“项小兄弟不必多言此事了,此事就此作罢,两不相欠如何?”天云这个人就是个矛盾体,说是矛盾体,其实除了恋妹之外就是个普通男孩罢了,看到老弱会怜老惜贫,看到被欺负的人也会同情,愤怒也会想杀人,前世就是如此一个普通宅男,这一世的刺客训练,只不过拥有力量后把这一点放大了无数而已,此刻闻得这言,连忙道:“这怎么可以?”想了一下,天云继续道:“我可教你们一套武艺,作为报答你们海族人的相救之恩,拟补亏欠之情,这套武艺乃是极高深的绝学,你们海族人可以代代相传,自保之力定然大增,再也不惧外敌!”这种对于自己来说是举手之劳,帝释天脑中无数,何乐而不为呢?水神王手轻轻一抖,狂喜道:“项兄弟果真愿意……只是祖传武功岂可轻传他人?”看天云和那些高手那种破坏力,让水神王羡慕不已,如果他族中有这种人在也不会任那些屠龙之人的欺凌了,听到天云要传他们一族那种程度的神功,也就是说造就他们一族那样的强者,自然先是狂喜。只是狂喜后就是慢慢冷静,水神王有些犹豫,这种时候的国人对于这种类型的技术看的比生命还重的。帝释天那样子每隔几十年换一家传承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也要有这个寿命才行啊?凌空点头微笑道:“这倒是并非我之绝技,而是偶得的绝学,不相干的!”水神王轻吁了一口气,激动的手中木拐抖动不已,由不得他不激动,这种东西关系到全族存亡的啊!“……那就劳烦项兄弟相教了!”“恩,你听好,这绝学名叫冰湛神功……”“且慢!项兄弟,且让我准备好纸笔!”水神王这时候也不惧了寒冷,搬了桌椅,拿了纸笔就地船头写了起来,天云说是口诀,他就一字一句的记了下来,项天云一个个外功动作,运功方式作了出来,他就画了上去。三个时辰后,水神王满脸通红的看着手上这本小小的本子,这本看似平常的深蓝装本上开头上边几个大字‘冰湛神功’,下书‘项天云’授。又自细细品味了神功之玄妙,水神王起身一个大礼参拜,由于起身太快,又鞠躬弯腰,身子一个不稳就要倒地,旁边两位族人慌忙扶好,“项兄弟赐功之恩,海族人永生永世难忘!”凌空往前数步,径直扶起了水神王,笑道:“不必如此!”水神王站起身,感激道:“项兄弟,再有一日的行程就到中原了,还请先回房休息片刻吧!”项天云点头一笑,探出了身子,转身回了一开始的养病客房,身后的水神王看着他的背影,感叹似的叹了口气。回了房,天云先是盘膝坐床上练了一会武功,随后又自元神空间拿出来英雄剑摩擦把玩,只见他手握英雄剑,轻轻一挥,随着森冷的剑身划过某种神秘的轨迹,空气中一阵涟漪,一道黑线一闪而逝。因为帝释天的记忆中属于武功那些都被天云清晰的保留了下来,所以属于徐福的无上剑道修为他也得了几分,虽只是几分精髓,但只是这几分也足以让凌空有个剑神之实了,帝释天用了数百年年时间学习各种兵器,剑是与刀并列的兵器中的佼佼者,自然被帝释天花了整整百年时间去修炼,那是用时间磨出来的出神入化,炉火纯青,比之一生奉献给剑,专修一门的的剑圣与无名是更上的一个层次,得了几分精髓的凌空不敢说能比得上无名与剑圣那种深度,但起码也是同一层次的剑道高手了!有点尴尬的白袖掩面咳了一声,两颊微微有些发红,羞涩道:“只是,话虽如此……”毁了人家一族世代累积的财产,又不是真的故意帮他们解脱宿命,只是为了屠龙而屠龙而以,哪里好意思言谢?水神王深看了凌空男孩一眼,诚恳道:“项小兄弟不必多言此事了,此事就此作罢,两不相欠如何?”天云这个人就是个矛盾体,说是矛盾体,其实除了恋妹之外就是个普通男孩罢了,看到老弱会怜老惜贫,看到被欺负的人也会同情,愤怒也会想杀人,前世就是如此一个普通宅男,这一世的刺客训练,只不过拥有力量后把这一点放大了无数而已,此刻闻得这言,连忙道:“这怎么可以?”想了一下,凌空继续道:“我可教你们一套武艺,作为报答你们海族人的相救之恩,拟补亏欠之情,这套武艺乃是极高深的绝学,你们海族人可以代代相传,自保之力定然大增,再也不惧外敌!”这种对于自己来说是举手之劳,帝释天脑中无数,何乐而不为呢?水神王手轻轻一抖,狂喜道:“项兄弟果真愿意……只是祖传武功岂可轻传他人?”看天云和那些高手那种破坏力,让水神王羡慕不已,如果他族中有这种人在也不会任那些屠龙之人的欺凌了,听到天云要传他们一族那种程度的神功,也就是说造就他们一族那样的强者,自然先是狂喜。只是狂喜后就是慢慢冷静,水神王有些犹豫,这种时候的国人对于这种类型的技术看的比生命还重的。帝释天那样子每隔几十年换一家传承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也要有这个寿命才行啊?天云点头微笑道:“这倒是并非我之绝技,而是偶得的绝学,不相干的!”水神王轻吁了一口气,激动的手中木拐抖动不已,由不得他不激动,这种东西关系到全族存亡的啊!“……那就劳烦项兄弟相教了!”“恩,你听好,这绝学名叫冰湛神功……”“且慢!项兄弟,且让我准备好纸笔!”水神王这时候也不惧了寒冷,搬了桌椅,拿了纸笔就地船头写了起来,天云说是口诀,他就一字一句的记了下来,

  项天云一个个外功动作,运功方式作了出来,他就画了上去。三个时辰后,水神王满脸通红的看着手上这本小小的本子,这本看似平常的深蓝装本上开头上边几个大字‘冰湛神功’,下书‘项天云’授。又自细细品味了神功之玄妙,水神王起身一个大礼参拜,由于起身太快,又鞠躬弯腰,身子一个不稳就要倒地,旁边两位族人慌忙扶好,“项兄弟赐功之恩,海族人永生永世难忘!”天云往前数步,径直扶起了水神王,笑道:“不必如此!”水神王站起身,感激道:“项兄弟,再有一日的行程就到中原了,还请先回房休息片刻吧!”项天云点头一笑,探出了身子,转身回了一开始的养病客房,身后的水神王看着他的背影,感叹似的叹了口气。回了房,天云先是盘膝坐床上练了一会武功,随后又自元神空间拿出来英雄剑摩擦把玩,只见他手握英雄剑,轻轻一挥,随着森冷的剑身划过某种神秘的轨迹,空气中一阵涟漪,一道黑线一闪而逝。因为帝释天的记忆中属于武功那些都被天云清晰的保留了下来,所以属于徐福的无上剑道修为他也得了几分,虽只是几分精髓,但只是这几分也足以让天云有个剑神之实了,帝释天用了数百年年时间学习各种兵器,剑是与刀并列的兵器中的佼佼者,自然被帝释天花了整整百年时间去修炼,那是用时间磨出来的出神入化,炉火纯青,比之一生奉献给剑,专修一门的的剑圣与无名是更上的一个层次,得了几分精髓的凌空不敢说能比得上无名与剑圣那种深度,但起码也是同一层次的剑道高手了!